刚刚更新: 〔爆笑Z班〕〔克斯玛帝国〕〔玩转电竞:大神萌〕〔盛世凰谋:天妃〕〔师道成圣〕〔透视医圣〕〔综漫世界里的圣主〕〔都市之修仙归来〕〔司礼监〕〔钢铁蒸汽与火焰〕〔陋俗之婚闹〕〔一术镇天〕〔奶爸圣骑士〕〔全职厨师〕〔混元鬼圣〕〔动力之王〕〔天才宝宝腹黑妈〕〔神武帝主〕〔华娱之闪耀巨星〕〔我在异界是个神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二百五十 夏安迪亚的夏安
    “夏安迪亚真是个神奇的地方,我从没见过这么多出身不同,宣告派别也不同的圣武士能和平友善的生活在一起。”

    木屋里,红发少女正对着络腮胡圣武士侃侃而谈。

    “怪不得妮可没有在龙尔德回归的问题上深究,原来这里连堕世派的圣武士都有。还不止是圣武士,我见到了很多德鲁伊、游侠、战士,甚至还有巫医。大家能和圣武士和平相处,让我感觉很亲切。原本我以为,只有在艾兰尼斯才会看到这样的景象。”

    格罗妮娅的感慨让夏安连连点头,他唏嘘的道:“夏安迪亚有一千多人,除了一些特殊的必需品,其他东西,不管是吃的还是穿的,都是我们自己动手生产的。在这个险恶的地方,我们最需要的就是团结,大家都做得很好。”

    见黑发少女眼珠滴溜溜转着,似乎有些不以为然,夏安问:“那么梅恩,你有什么看法呢?”

    “呃……很好啊,哈哈”,梅恩敷衍道,格罗妮娅白了她一眼,她才无奈的道:“好吧,我就是觉得,年纪大的还能安心的在这里种田、编织、挖矿,年轻一些的圣武士,好像不太认同大叔您的想法,他们更想以夏安迪亚为中心,在整个神陨高原践行正义。我们在这里呆了好些天,每天都有圣武士来邀请我们出去……查访。”

    “如果大家都成了农夫、矿工、织妇,那又有谁来保卫夏安迪亚呢”,夏安笑着说:“年轻人总是精力旺盛,得让他们在外面跑跑。当然具体的尺度就得把握好了,所以我安排了班纳和娜玛去约束他们。”

    “说到尺度”,格罗妮娅皱眉道:“圣光堡那边在大量使用奴隶,传闻说他们是在挖罗丝神尸,这样的邪恶,夏安大叔,您认为也是可以容忍的吗?”

    “这仅仅只是开始啊,格罗妮娅”,夏安深沉的道:“纪元更替,很快我们可以看到更邪恶的罪行,为了把夏安迪亚锻造成正义剑柄,在未来需要的时候挺身而出,铲除最大的邪恶,有些事情,我们不得不保持克制。”

    两个少女圣武士默然,夏安的观点有悖于她们的正义观,但这些话背后蕴藏着的深沉衡量,又超越了她们的视野,令她们觉得自己那点正义有些狭隘了。

    夏安又道:“那么,格罗妮娅,你对夏安迪亚的具体情况还有什么可以说的吗?或者你还需要些时间,继续深入到我们的生活里?”

    格罗妮娅踌躇了一下,决然的道:“我觉得夏安迪亚很好,很多事情是我以前从没有认真想过的。虽然有些……小问题,可我觉得这里的确是圣武士的家园,是龙尔德期许的地方。”

    “不过,这里并不是我的家园,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恳请您让我接受神器自证的检验吧!”

    “这样吗……”

    夏安依旧温和的笑着:“没关系,既然你这么热切的希望,我就尽快安排吧,另外……”

    他对梅恩说:“半身人那边,还要麻烦梅恩跟他们好好沟通一下,他们最近又闹出了不少乱子。”

    “哈哈,半身人嘛”,梅恩尴尬的道:“从来都安分不下来,我会好好说他们的。”

    夏安点头,还要说什么,妮可急急奔进来:“姐姐他们回来了!埃斯特和布兰琪受了伤!劳尔满脸都是血!”

    “什么!?”

    夏安霍然起身,朝格罗妮娅和梅恩点点头:“我们稍后再谈。”

    等夏安急急走了,格罗妮娅关切的问:“出了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妮可很焦躁:“姐姐也不愿说,看她的情况,好像也吃了亏,对手肯定很麻烦。”

    格罗妮娅跟梅恩对视一眼,手握剑柄。凛然的道:“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希望能加入到队伍里,跟大家并肩作战!”

    “你们?”

    妮可好笑的摇头:“就算是大军打上门来,还有大家啊,怎么可能让你们帮手?放心,有大叔在,没事的,我就是担心姐姐。”

    她咬着指甲,既疑惑又忧心:“姐姐很厉害的,除了大叔,我再没见过比她更能打的了,连班纳都不如她。可她那个样子,不知道遭遇了什么。啊啊,真是越想越不放心啊!”

    ………………

    夏安迪亚深处,一片古老建筑的废墟旁立着一座木屋,淡淡涟漪偶然荡过,显示这里处在防护结界的保护范围内。

    木屋里,夏安换了一身麻袍,脸上略带倦色。

    “劳尔只是皮肉伤没什么,埃斯特的冻伤有些严重,得躺几天,布兰琪的情况最糟糕,她应该是信仰崩溃了。”

    娜玛跪在地上,听到最后面那句话,惊愕的抬头。

    夏安叹道:“这也不意外,布兰琪的信仰就是执妄的,本来还可以慢慢纠正,现在看来,她的命运注定会是另一条路。”

    泪水在娜玛眼眶里打转,她低头道:“导师,为什么不责罚我?”

    夏安问:“你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娜玛惶恐的道:“我……又被自己的小小执妄迷惑了心灵,忘记了跟随导师建立夏安迪亚的初衷。”

    “不,你还没有完全想清楚。你想得更多的是,如果自己再强一点,如果机会再找准一点,你的正义就能得到伸张,大家也不会受伤,对吧?”

    夏安的声音虽然温和,却像是刺一般扎在娜玛心头,让她身体微微颤抖:“导师……我……”

    “我很失望啊,娜玛,我让你管理大家在东面的行动,不是让你带着大家去当贵族的走狗。”

    夏安的声音转为冷厉:“就像我让班纳去管着大家在西面的行动一样,也不是让他们去当冒险者和平民的救星!”

    “你出身贵族,由你负责跟圣光堡有关的接触,是希望你让夏安迪亚和圣光堡维持均衡的关系。既让圣光堡认识到夏安迪亚的圣武士没有什么不同,照样会找他们的茬,又能感觉到,只要稍稍收敛,就不会跟我们有根本的冲突。”

    “班纳也是一样,他的任务是让冒险者和平民知道圣武士会秉持正义,会助人行善,但不会当他们的保姆,夏安迪亚也不是他们可以予取予求的善堂。”

    “你们的出身只是便利你们做这样的事情,我希望你们的心灵可以挣脱出身的束缚,寻找到更超脱的正义,而你和班纳,让我一次次失望了。”

    娜玛的头深深扎在地上,带着哭腔道:“对不起,导师……”

    夏安摆手苦笑:“算了,别太往心里去,是我要求太高了,夏安迪亚不是一天能建成的。别说你们,就连我,也一直在犯错啊。”

    他怜爱的抚着娜玛的紫发说:“你能把自己和大家安全的带回来,这才是最重要的,大家都好好的活着,这才是我建立夏安迪亚的真正目的啊。娜玛,你能继续帮我完成这个心愿吗?”

    娜玛抬头,虽然泪光盈盈,脸色却已坚定,她郑重点头:“龙尔德在上,我发誓会永远追随您,此生不渝,导师!”

    “好啦,别说这种晦气的话”,夏安笑道:“那么,我们来分析下你遇到的那帮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吧。”

    娜玛面容一正,肃声道:“他们有两个圣女或者特殊的神职者,一个跟杀戮之神有关,一个跟冰雪女神有关。而他们的头目,那个年轻人,神力竟然可以在这两者之间做转换……”

    听娜玛讲完细节,夏安眉头紧皱:“黑头发,灰眼睛,很秀气很年轻,东方口音,有很多最新的魔导武器?”

    他起身招呼:“跟我来。”

    木屋中间的地板掀起,露出一条通道,夏安带着娜玛深入地下,许久后,进到一座宽敞的殿堂里。

    殿堂中心立着一尊重甲武士的雕像,双手大剑高举过头,呲目大呼,像是正劈向至恶之敌。

    夏安在前,娜玛在后,两人躬身向雕像行礼,夏安从旁边的石桌上取过一本泛着金黄色泽的厚重大书,很像是信风之书。

    他翻开大书,手抚书页,掌心闪起微微光芒。

    一幕影象投影出来,看着那个黑发华服的青年,娜玛低呼:“就是他!”

    夏安的神色变得凝重:“李奇-普雷尔,曙光女王的心腹,不久前被女王晋爵为普雷尔公爵,拥有整个神陨高原的开拓权。”

    “李奇-普雷尔!?”

    娜玛惊呼:“复苏爱神的教宗!”

    “你可惹到了了不得的人啊”,夏安带着丝庆幸的道:“还好他放过了你,这应该是在对我们释放善意。”

    女圣武士既懊恼又不解:“他为什么不表露身份?说清楚的话我怎么可能跟他发生冲突!”

    然后她抽了口凉气:“他跟圣光堡……”

    “明白了?圣光堡的背后是迩香,而这位普雷尔公爵,是迩香的劲敌,在迩香的赏金名单上,他的位置很靠前啊。”

    夏安合上大书,投影消失,他幽幽叹道:“原以为神陨高原会是避世之地,没想到这么快就变成战场了。”

    摸着络腮胡沉思了一会,夏安问:“你确定他用带有腐化之气的弩箭杀了那个骑士?”

    “是的!虽然隔得远远的,我还是看到了!”

    娜玛脸上升起愤怒的红晕:“他身为贵族,居然作出这么邪恶的事情,跟贝利诺王子没什么不同!”

    “刚才说的,你就没听进去多少啊”,夏安无奈的道:“而且感觉你对他格外有成见,是因为打不过他?”

    娜玛咬咬嘴唇,低声嘀咕:“怎么可能……”

    夏安没有追问,沉声道:“从明天开始,大家的活动范围收缩一半,不许靠近圣光堡和那片市集所在的区域,更不能跟这两边的人发生任何冲突。”

    “导师?”

    娜玛愕然:“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

    夏安叹道:“神陨高原已经成了战场啊。”

    娜玛一头雾水:“战场?那个李奇-普雷尔没有带多少人啊,圣光堡现在有好几千人呢,他都还没立足,就敢跟圣光堡开战?”

    “他当然敢,不然为什么用带有腐化之气的弩箭杀那个骑士?”

    夏安抱着胳膊,苦笑道:“这个年轻人,好大的企图心啊,真是好奇,他有什么依凭呢?”

    娜玛想了想,恍然道:“他是要主动挑衅圣光堡?”

    雪白脸颊微微扭曲,她愤愤的道:“下封战书约定决战不就行了吗?还用这么恶毒的手段!”

    夏安看了她一眼,暗暗摇头。

    娜玛再道:“导师,我们不能让他统治整个神陨高原!最好让他跟贝利诺打个两败俱伤!”

    “这需要从长计议”,夏安说:“所以我们不能先跳出来,必须避开他们之间的战争。”

    娜玛认可的点头,再有些忧心:“埃斯特他们,恐怕对禁令会很不满意。”

    “他不是冻伤了吗?”

    夏安露出怪怪的笑容,娜玛敢发誓,这样的笑容,要让她和班纳之外的人看到,心口绝对会摔成一堆碎玻璃片。

    就听传奇圣武士用阴沉的语气说:“让他多躺一阵子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都市极品赘婿〕〔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玩家超正义〕〔佛系反骨(快穿)〕〔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末世理科男〕〔十宗仙王〕〔手下就是人多〕〔极品老木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