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极品灯神〕〔重生盛宠:总裁的〕〔荒野幸运神〕〔进化之眼〕〔总裁老公太凶猛〕〔许你一世深情〕〔帝少的燃情宠妻〕〔烈焰兵魂〕〔萌宝冲上门:妈咪〕〔超级制造商〕〔终极小村医〕〔尚不知他名姓〕〔齐欢〕〔我的空姐老婆〕〔妙手狂兵〕〔头狼〕〔虞兮虞兮奈若何〕〔泰坦与龙之王〕〔温情一生只为你〕〔顾念帝长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二百五四 九倍率魔导炮的善意
    ,最快更新革命吧女神最新章节!

    “这、这怎么可能?怎么没有人逃回来通知我们!?”

    达凯看着远处的战场,难以置信的喊道。

    之前还意气风发的护卫和看守们,现在全躺在地上,变成了冰冷的尸体。地面上坑坑洼洼,焦痕遍布,不知道这些人遭受了多么可怕的打击。

    维克的声音也微微发抖:“不是被他们的盗贼劫杀了,就是驱赶到其他地方了吧。”

    两三公里远处,那杆大旗迎风飘扬,正是让所有人趋之若鹜的目标,现在看来,有点像死神的旗幡。

    “这可是上千人啊,英雄级别的没有一百也有五十个吧,不少还是施法者,他们是不是撞上了几个传奇?”

    达凯还在转着脑子,这时候双头巨龟车队停了下来。

    圣骑士称赞道:“爵士,这是明智的选择,我们这时候撤退,还能保住一半的人。”

    老头子维克没理会他,在车头昂首挺胸,拔出长剑,战意盎然的高呼:“为了王子殿下,为了李奇-普雷尔的三十万赏金,冲锋——!”

    说完他飞身而起,拉出一道灰白烟气,朝前方直冲而去。

    人们纷纷跳下车队,汇聚成人潮,跟随爵士发动了英勇无畏的冲锋。

    没错,李奇-普雷尔不论死活都值三十万金蒲耳,拿到这笔赏金,运作个侯爵都没问题。对一般人和低级贵族来说,能走到那一步,人生无憾了。

    目送人潮冲到一公里内,然后被连绵不绝的火球淹没,达凯觉得自己又看错了老头子,明知不可为而为,他才是真正的勇士啊。

    “这不是个好主意……”

    达凯偷偷向后方摸去,凯姆在上,他真不是因为怯懦才逃亡的。就像昨天从市集里逃出来一样,他还背负着凯姆陛下的重任,怎么能随随便便死掉呢。

    考虑到对方必定有盗贼或者刺客之类的人劫杀,达凯小心的摸着洼地和植被茂密的地方移动。片刻后,他感觉到有人快速逼近。

    铛的一声,两柄剑相交,达凯惊愕的发现,对方竟然是维克!

    “嘘……”

    维克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小心盗贼和刺客。”

    白发白须的老头拍拍达凯的肩膀:“我就说过,你跟我有同样的特质。”

    ………………

    分布在战线上的四门四倍率魔导炮以十秒每发的速度急射,自两公里外覆盖对方的人潮。魔导炮阵地前方,四五十具魔火筒以同样的速度倾泻着火力,自一公里外杀伤敌人。

    更前方的防线上,魔火弹就跟泼水似的,一直没有停过,压制和杀伤四五百米范围内的目标。而后魔导枪的射击,将四百米以内的地域变成死地。

    这是整个防御阵地第一次火力全开,别说罗文娜和凯文,就连熟悉这种画风的瑞玛科王子,都兴奋得满脸通红。

    “就是这样!使劲干!哪怕是一个……不!两个军团,都别想冲破我们的阵地!”

    越来越多的敌人,不等冲到阵地前方,就抱着头向两侧跑。等候他们的是一组组赤红战士,甚至还有魔女。

    “看来没我出手的机会了……”

    罗文娜很遗憾,对方虽然人数众多,却乱七八糟的一*冲过来。那杆大旗就像鱼饵一般,把他们一条条勾住,再用卑鄙狠辣的火球和枪弹进行覆盖。对方除了几个英雄靠个人勇武翻腾了几把,丝毫没有扭转他们的悲惨命运。

    “等等……”

    然后她眉头微蹙:“我感应到了传奇的存在,就在西面……”

    “果然还是来了。”

    李奇说:“暂时监视住就行,这会他应该没敌意,就是想看看我们的虚实。”

    ………………

    战场西面的矮山上,三个身影隐没在林荫之中,气息也尽数遮掩起来。一队林鼠毫无所觉的踩过衣角和鞋子,为它们的食物忙碌不停。

    “跟艾兰尼斯会战不一样啊,感觉好可怕”,敦实的年轻人嘀咕道。

    娜玛有点愤愤不平:“真是卑鄙的战斗,李奇-普雷尔的人就只会缩在土沟里吗?”

    “嘘……”

    夏安示意他们噤声,压低声音道:“有个传奇,不要弄出太大动静。”

    这时候双头巨龟车队刚刚赶到战场,上千人正如潮水般冲上去。

    空中和地面同时炸开无数火球,魔导枪的射击声密集得像瓢泼大雨,不时有射偏的子弹在山下溅起点点灰尘,令班纳和娜玛下意识的放轻了呼吸。

    “战争正在改变……”

    夏安低沉的说:“我大概明白了迩香为什么会对普雷尔公爵开出三十万金蒲耳的赏金,他发明的魔导武器,正在把低级职业者汇聚成可怕的战争机器。像你们这样没到传奇的人,遇上这样的军队,也不要指望靠个人的力量获得胜利。”

    “所以说,这个世界越来越腐朽了,大家为了胜利无所不用其极!”

    娜玛恨恨的道:“终有一天,他们会接受正义的审裁!”

    “贵族嘛,就是这样的”,班纳的感慨另有方向:“什么坏事都做得出来,他们最好自相残杀到最后一个人。”

    夏安暗暗叹气,忽然咦了一声,看往某个方向。

    班纳问:“怎么了?导师?”

    娜玛握剑柄:“是不是普雷尔的人?”

    说话的时候,她另一只手在胸口摸了摸,确认抗性护甲穿在身上。

    “不,不用在意”,夏安的视线转回到战场上:“四只好奇的小老鼠而已。”

    另一座矮山上,四个模糊的影子挤成一团,半身人们正瞪大眼睛,贪婪的看着眼前的战斗。

    弗洛多道:“比幻景看着带劲多了!”

    连山姆也少有的发表了感想:“好热闹……”

    皮克握着魔导枪比划个不停:“果然要这么用才对!该死,我们的枪好像差得太多了!”

    戈米斯想的事情跟眼前的战斗无关:“那个普雷尔公爵,值三十万金蒲耳啊,伙计们,咱们就没什么想法吗?”

    弗洛多摇头:“普雷尔公爵是女王的部下啊,而且圣光堡的人那么坏,我们怎么能帮他们呢?”

    皮克说:“普雷尔公爵不是贵族?是贵族就一样坏啊!就像我们的城主,那不就是个子爵?”

    前方忽然接连炸开四团跟炎爆术差不多的大火球,半身人看到一座小山包的上半部分瞬间没了,至少二十个人体抛飞上天。

    “好吧,这个三十万金蒲耳跟我们无缘”,戈米斯打了个哆嗦。

    “说真的,我怀疑那个夏安想赖我们的帐”,皮克幽怨的道:“我们得自己挣回去的路费了。”

    “我觉得……”

    弗洛多犹豫了一下再道:“圣光堡那边说不定有机会。”

    “你肯定是想去救那些奴隶”,戈米斯耸肩:“别指望夏安迪亚的圣武士会给你发奖章,他们都不管这事。”

    皮克却兴奋的道:“对啊,圣光堡出动了这么多人,里面一定很空虚!”

    弗洛多鼓动:“至少能弄到路费吧,你们不是都厌倦了在夏安迪亚吃吃喝喝睡睡吗?”

    戈米斯转转眼珠,同意了:“好吧,反正这里我们是没可能捡东西的。”

    四个半身人隐没在阴影中,朝北方潜行而去。

    几百米外,夏安看了看半身人消失的方向,再看战场,叹道:“我们该回去了,不要等普雷尔公爵腾出手来招呼我们。”

    “但这意味着”,娜玛说:“普雷尔会在这里称王称霸,我们该怎么办?”

    班纳提醒道:“现在他收拾的只是圣光堡的杂鱼,神廷那边可不会善罢甘休。”

    夏安想了想,手一伸,一张等身高的长弓出现:“走之前跟公爵打个招呼,传达下我们的善意。”

    一道白光破空而至,李奇和罗文娜抬头看着。眼见白光即将落到大旗上,罗文娜举起法杖,正准备施法,白光蓬的炸成点点碎芒,一张纸晃晃悠悠飘落。

    守卫大旗的部下将那张纸递给李奇,纸张很普通,上面有一行字,由淡淡的焦痕拼成:“夏安衷心问候普雷尔公爵,愿公爵身体健康,事业顺利。”

    罗文娜探头看到了纸上的内容,用上从欧萝拉那学来的腔调:“这家伙是在示威……不,装逼。”

    李奇赞同的点头,能把箭射得这么远这么快并不出奇,但在射到的时候把箭粉碎掉,箭身上附带的纸却没受到任何伤害,这种精细的操控能力,真是匪夷所思,不愧是传奇级别的圣武士。

    罗文娜觉得没把箭拦住有点扫脸面,不屑的道:“龙尔德的神力供应总是会出问题,才让他们练出了这种抠抠搜搜的本事。”

    这也很可怕啊,夏安这一手展示的力量非同小可,如果罗文娜没在身边,李奇觉得这个夏安真心想杀他的话,应该是很容易的。

    “来而不往非礼也”,李奇说:“也让他领教一下我们的善意。”

    后方山丘的一堆岩石消失,露出具让人一看就头皮发麻的武器。

    一米粗三米长的金属管子放在可以上下左右转动的底座上,管子后面连接了莲花般伸展的层层护盾。

    罗文娜吞了口唾沫:“好大……”

    “他在哪里?”

    李奇展开投影问罗文娜,投影上是方圆十公里内的地图,纵横都有线条区划出格子。

    罗文娜指了指某个地方:“这里,他们在缓慢移动,应该在提防潜行职业。”

    “331、421……”

    李奇向后方操作那门大号魔导炮的炮组喊道,罗文娜讶异的看到,炮组成员了然于心的点头,开始操纵底座转动炮口。

    罗文娜理智的没有追问,虽然她对刚才的数字代表什么很好奇。

    片刻后,似乎超过之前所有炮声总和的轰鸣炸响,一颗让罗文娜看上去都暗抽凉气的巨大火球腾空而起,向西面疾射而去。

    罗文娜感觉咽喉有点干涩:“这是……”

    之前的战斗里,李奇给瑞玛科王子配备的四门魔导炮威力已经接近炎爆术了,不过对传奇魔法师来说,终究还是上不了台面的东西,比正牌魔导炮差远了。

    可这会轰出的火球,完全能跟发射炎爆大火球的魔导炮相提并论,没想到李奇还藏了这么一手。

    李奇笑道:“这是九倍率魔导炮的善意。”

    西面某处山洼里,夏安带着两个徒弟,正走向坐骑,他猛然止住脚步。

    “到我身边来!”

    导师的语气里含着一丝少有的焦躁,班纳和娜玛不敢多话,赶紧站到他身边。

    夏安两臂伸展,一柄柄长剑跳出来,急速旋转,汇聚成一个罩子,将三人笼罩在内。

    一团火球呼啸而至,落在三人附近,地面剧烈震动,扬起冲天的尘柱。

    叮叮铛铛的金属碰撞声连绵不停,看着罩子上礼花般绽放的火星,班纳和娜玛脸色发白。

    这个挟带着无数金属碎片的炎爆大火球当然不可能把他们炸死,但如果没有导师的遮护,身上怎么也要多出若干个洞。

    钢铁剑罩如人呼吸般收缩扩展,将尘土一扫而空,看着不远处直径十来米,深好几米的大坑,连夏安的神色都微微一变,两个徒弟更抽起了凉气。

    “我的龙马!”

    然后娜玛悲痛的叫了起来,他们的坐骑瘫在地上,浑身被打成了筛子,滋滋的喷着血。

    “这是公爵回敬给我的善意吧,还真有些吃不消啊”,夏安苦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续,梦醒千年〕〔龙牙特种兵王〕〔午夜布拉格〕〔大将军传〕〔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我穿越了我自己〕〔杀剑诀〕〔大汉帝祚〕〔财运天降〕〔清浊向恶而战〕〔江湖心路〕〔甜妻很撩人:吻安〕〔困情〕〔武道佛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