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红粉图鉴〕〔双面总裁宠妻无度〕〔璀璨仙途〕〔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出走萌妻:总裁别〕〔江上华笙空流转〕〔慕少独宠重生妻〕〔网游之至强剑士〕〔顶级强者〕〔黑夜进化〕〔侯府小哑女〕〔诸天之最强BOSS〕〔山村最强小农民〕〔权门悍妻〕〔美女总裁的特种兵〕〔少年大将军〕〔流云引〕〔莫负初夏〕〔楚楚星光〕〔心有瑶光楚君意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二百六一 王子是个不幸的职业
    欧萝拉带着一队纪律处的旗手来到了贝塔城外的军营,现在她手下也有人了。仅仅只是在厄普西隆的一次生活会上,就有二十多人转职成“赤红旗手”,而且全是见习的荆棘牧师,也难怪菲妮会生出危机感。

    “贝希米亚伯爵……呃,女伯爵,不,圣女殿下……”

    瑞玛科王子出迎,面对欧萝拉,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我受李奇,唔……公爵阁下的委托,来办理教会在九十八军团的传教事务”,面对王子,欧萝拉又恢复了昔日哈德朗王国第一交际花的风范,嫣然浅笑的道:“顺带感谢殿下由公爵阁下转达的好意。”

    赤红教会的神徽已经放在了秩序同盟的大旗上,在公爵自己的军团里发展信徒,这是名正言顺的事情,瑞玛科王子自然不会多想。

    事实上就算事情不对,这会王子也完全转不动脑子,他已经进一步慌乱到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了。

    不过他还是勇敢的说出了心声:“那个……不仅仅是好意,我是真心仰慕您。”

    他掏出一枚戒指:“这是我们萨其顿王族传承了千年的富足之戒,它的价值胜过萨其顿的王都,我想用它来证明我对您的……真心。”

    欧萝拉吓了一跳,这家伙还真是打仗打习惯了,一上来就大举进攻,直奔主题。

    她看着那枚戒指,心中忽然涌起幸福的激流。

    前几天才知道,当初蔻塔解除她身上的魔法装备时,李奇被传讯戒指炸断了手指,可他把断指一接一裹,就带队来救她了。

    现在已经明白她早就被列入“革命统一战线”的重要成员,救她是出于革命的需求,可其中蕴含着的真心,又岂是眼前这位王子,这枚价值连城的戒指能够比拟的?

    等会回去得让他给自己送枚戒指,什么都没给就肆意掠夺自己的福利,真是太便宜他了!

    恋爱的甜蜜感觉充盈着旌旗魔女的心胸,让她对瑞玛科王子的示爱感到非常厌烦,她也决定直截了当点。

    欧萝拉脸色一正:“很遗憾,我的身心已经献给了……吾主,这辈子我都不会考虑婚姻。”

    瑞玛科王子丝毫没有意识到这句话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脸上升起巨大失落的同时,嘴里还在挣扎:“我也明白圣女殿下您的虔诚信仰,不过我对您的仰慕并不一定需要世俗形式的束缚。”

    “看来特蕾希娅,我是说女王陛下,对你还不够信任”,欧萝拉轻飘飘的道:“不过这也不意外,那个时候她是怎么反应的,只说给了我和希尔维。”

    瑞玛科愕然,这事怎么跟女王陛下有关?那个时候?

    怎么感觉尾椎在隐隐发凉呢……

    欧萝拉半眯着眼睛笑道:“那么王子殿下,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说点悄悄话吧。”

    王子心跳瞬间加快一倍,刚才那点疑虑抛诸脑后:“我我我我的指指指……挥所,没没没……人!”

    于是在欧萝拉部下的担忧目光以及瑞玛科王子的艳羡目光中,两人进到指挥所里。

    紧接着,指挥所里亮起森冷的白光,依稀能听到欧萝拉神圣凛然的呼喊:“亮出真身吧,瑞玛科-萨其顿!看看你在人民眼中有多邪恶!”

    王子殿下的惨叫倒是清晰得很,紧接着大喊:“我有罪!我悔过!”

    如果不是欧萝拉的部下明白了导师是在干什么,拦住了瑞玛科的部下,王子的丑态恐怕就要人人皆知了。

    片刻后,欧萝拉出了指挥所,拍着手,脸上浮着片片红晕。

    瑞玛科王子在后面颤颤巍巍的扶着门出来,还逞强的要站直了,结果两臂高举,直直仆地。

    “殿下,现在您还仰慕我吗?”

    欧萝拉两只手背在身后,十根指头欢快的编织着,她还是第一次开足神力用阶级之眼审查对方的信仰。

    果然,就如圣武士的侦测邪恶一样,瑞玛科王子的信仰因为牢牢站在贵族阶级的立场上,冒起了象征邪恶的黑气。

    这样的邪恶,让她下意识的绽开骷髅光翼,用上了阶级之剑,还没到英雄级别的瑞玛科当场仆街。

    “我……”

    瑞玛科王子像是面对圣光制裁的罪犯,哆嗦着惊恐的道:“不敢!我不敢了——!”

    纪律处的旗手干事们偷偷发笑,瑞玛科的部下一头雾水,还好不远处用白石铺出交叉线条的平坝上方,一艘怪异的浮空舰骤然显现,化解了这场尴尬。

    浮空舰的整个外壳都被拆掉了,除了中心的浮空核晶引擎区和法阵区外,其他地方都改成了铁笼子,看上去有点像挂满了镂空胸罩的衣架。

    埃隆舰长臭着一张脸下了浮空舰,跟着缇娜出现,招呼士兵把笼子里的奴隶护送到学员区。

    “欧萝拉姐姐,你把王子殿下怎么了?”

    见到瑞玛科王子被部下从地上扶起来,那些部下都绕着欧萝拉走,满脸的惊惧,缇娜忍不住问。

    “没什么啊,拒绝了王子殿下的求爱而已。”

    瑞玛科王子终究是紧密的盟友,不好继续在公开场合贬损,欧萝拉转移话题道:“你这趟行动还顺利吧?”

    “求爱……”

    缇娜记起了当初在优雅神殿里,看到黑化欧萝拉对付那些圣骑士的景象,暗暗打了个哆嗦,为王子殿下默哀。

    再感应到欧萝拉的目光停在自己的帽子上,似乎穿透了织物,抚摸娇嫩的耳廓,让她又想起昨天偷窥到的景象,身体顿时热热的,好羞耻。

    缇娜赶紧摆头道:“很顺利!行程啊护卫力量啊各种资料详细得很,根本不费力气!这次又弄回来了二百来个奴隶,圣光堡短时间里别想再开工,那边的蠢货王子恐怕脸都绿了。”

    “虽然这么说不是很恰当,不过在费恩……”

    欧萝拉笑道:“王子还真是个背负不幸的职业啊。”

    ………………

    贝利诺王子的确正深深的感受着不幸,脸色也因此一直绿着。

    “特鲁克!你说要等人手齐了再进攻我可以理解。但你连出人保护商队都不愿意,结果又被那个普雷尔抢了奴隶!”

    中心城堡的露台上,王子对刚刚赶回城堡的特鲁克大发脾气:“现在矿场根本开不了工!每天我们要损失好几千金蒲耳!”

    “跟解决普雷尔的威胁相比,这点损失根本算不了什么”,特鲁克的脸色也很不好看。

    探子拍到的影像表明,普雷尔正以惊人的速度,在南方建起一座城市。城市外围构筑的防线看起来有些怪异,可配合魔导枪魔火筒以及新式魔导炮这些武器,足以抵抗军团级别的大军。

    现在圣光堡属于王子的那些杂兵已经损失大半,剩下的人完全没有胆气再去野战,只能充当商队护卫和看守。而由他统领的两千克斯特王国神廷部队,虽然士气高昂,可撞上那样的防线,结果他一点也不看好。

    即便等到迩香派来的圣骑士团两个大队,也难以稳胜普雷尔。而且对方似乎还拥有浮空舰,可以神出鬼没的偷袭圣光堡甚至更北方的商队路线,这样的力量对比,让特鲁克头痛不已。

    由此他对贝利诺这个怯懦愚蠢的王子更不满意了,早知道该找更聪明点更有实力的王子合作。不过那样的话,自己又很难控制住,世界上果然没有两全其美的好事。

    “我早就说过了,我们要精诚合作”,特鲁克压住自己的怒气,既然形势如此,就得充分利用贝利诺的价值,虽然这家伙对这一点完全没有自知。

    特鲁克说:“我已经帮你运作到了神陨高原的开拓权,剩下的事情我想包揽也没有立场插手。你就不能联络王国高层,为自己造出声势,拉几个军团过来?”

    “联络高层?为什么要我去联络?”

    贝利诺愤恨加不解的道:“在克斯特王国,只有我这个王子是迩香支持的!他们难道看不清这点吗?聪明的话,他们就该主动向我效忠,然后在父王面前营造出神陨高原很重要的气氛,推动父王派遣大军过来,结果他们都没有!他们什么也没做!”

    特鲁克再度为自己找上贝利诺而感到懊恼和羞愧。

    身为王子,竟然连自家王国的政治格局都看不清楚,果然是从一开始就没被投注过什么寄望的酒囊饭袋。

    克斯特王国的国王牢牢掌控着权柄,在忠诚神廷和秩序同盟之间小心翼翼的骑墙。能拿到神陨高原的开拓权,也是国王顺水推舟之举。

    如果这家伙能聪明点,有点政治眼光的话,就该拿着迩香这张牌主动去笼络下面的贵族。就算没什么结果,也能让国王感受到压力,这样他再跟国王沟通,就能多几分说服力。

    可这家伙除了成天抱怨,以及窝在圣光堡每天数金蒲耳之外,什么都不愿意干。而且不是因为懒,而是他根深蒂固的认为,事情的结果就该和早餐的牛奶和酥肉一样,由别人送到他嘴里。

    贝利诺还在为矿场无法开工而恼怒:“那帮圣武士呢?之前总是拦我的商队,假模假样的把律法当幌子,放掉没合法手续的奴隶。这批奴隶我专门让汉森花了钱弄齐手续,结果直接被普雷尔抢了!主持正义的圣武士到哪里去了!?”

    特鲁克冷笑:“圣武士又不全是疯子,不然早就死光了。”

    “谁说的?夏安迪亚那帮圣武士就是疯子!”

    贝利诺念叨着,忽然两眼一亮:“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听贝利诺说完打算,特鲁克最初还想笑:“你这个想法不是大胆,是无……”

    然后他愣住,片刻后,他用第一次认识的目光看着贝利诺,点头道:“这的确是个好主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玩家超正义〕〔无限终焉〕〔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尝我一往情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