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娱之勋〕〔科技大仙宗〕〔如来必须败〕〔小世界其乐无穷〕〔诅咒之龙〕〔转生眼中的火影世〕〔这个明星来自地球〕〔最强红包皇帝〕〔诸天尽头〕〔美漫之最终执行官〕〔秘密的森林〕〔诸天万界神龙系统〕〔帝逆洪荒〕〔诸天试武〕〔从海贼开始的噬魔〕〔杨小落的便宜奶爸〕〔逍遥侯〕〔我就是圣光〕〔炼器祖师讨厌女人〕〔绣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二百六二 提尔之秤和格罗妮娅的正义
    夏安迪亚的中心,类似会议厅的大木屋里外都挤满了人,夏安郑重的捧出一个盒子,当着大家的面打开。

    盒子里是一把剑,又粗又圆,没有剑格的剑柄,又宽又短的剑身,让它更像是一件上古时代的古董,而非现在用来搏斗砍杀的兵器。

    “这把剑叫提尔之秤,是黑暗年代到第一纪元,初代正义之神的化身,费恩世界第一位圣武士提尔用过的佩剑。”

    “它并不是用来战斗的,每当提尔要作出决定的时候,都会用它来衡量是否符合正义。如果是正义的,他将能举起这柄剑,并获得祝福。如果不符合正义,他就举不起剑,还会受到对应的惩罚。”

    夏安的讲述让旁观的数百圣武士们发出如潮的惊奇,格罗妮娅和梅恩也啧啧称奇,真没想到,夏安还拥有这样一件神器,这大概就是夏安在神陨高原建设正义家园的依凭吧。

    “大家都知道,提尔在第一纪元成神,在神国宣布神名为龙尔德,而后大家渐渐淡忘了他的凡人之名。提尔之秤由提尔当初所在的教团保管,这个教团把自己命名为提尔之手,以保管这件神器为自己的使命。”

    “真正的圣武士无惧谈论真相,在第二纪元,龙尔德意志分裂,提尔之手教团自责的认为,有可能是依旧保留龙尔德的凡人之名,才导致龙尔德出了问题,所以把教团改名为白银之手。”

    “没错,建立正义家园的誓愿,获得了提尔之秤的认可……”

    班纳、娜玛和妮可等人神色平静,显然早就知道这样的内情,格罗妮娅和梅恩以及其他圣武士,则是心潮澎湃。

    一件自提尔时代传承下来的神器!

    的确如妮可所说,这件神器可以照见绝对正确的神意。

    怪不得夏安能够团结各个派别的圣武士,即便龙尔德意志分裂,正义莫衷一是,但手握这件神器,获得龙尔德身为凡人时的神意认可,就意味着获得了一部分龙尔德意志的认可。

    “以龙尔德和夏安之名发誓,夏安迪亚将成为圣武士的正义家园,将成为正义之剑的剑柄。在纪元更替的动荡时代,我愿守护夏安迪亚的圣武士度过这场秩序沉沦的劫难,为龙尔德回归神国,为正义重降费恩献出一切!”

    夏安将盒子放到木屋中间的石台上,神色肃穆的述说着,同时握住剑柄。

    提尔之秤渐渐泛起微黄光芒,再由夏安高高举起。感受着神器上脉动的纯粹正义神力,所有人都单膝下跪,手抚胸口,表达自己的崇仰、敬畏和虔诚之心。

    短剑放回盒子,圣光随之消散。夏安环视跃跃欲试的圣武士,沉沉的道:“只有坚定不移的誓愿,才会获得提尔之秤的认可。如果你对自己的誓愿还没有深刻彻悟,也没有为之牺牲一切的准备,那么誓愿越宏大,你受到的惩罚越可怕。泽克……你们很多人都照顾过他,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就是因为没有获得提尔之秤的认可。”

    圣武士们纷纷变色,连梅恩都下意识的掐了掐格罗妮娅的胳膊。泽克她们见过,断了一只胳膊,痴痴呆呆的,像是灵魂少了一部分。

    夏安看向红发少女:“所以,格罗妮娅,你确定要用它验证你的誓愿吗?”

    格罗妮娅低着头想了片刻,抬头时,眼中无比坚定:“我确定!”

    “那好,像我刚才那样,握住它发誓,等候它的裁定”,夏安让开一步,示意她上前。

    格罗妮娅握住提尔之秤,闭着眼睛,低声道:“以龙尔德和格罗妮娅之名发誓,我将以圣武士的身份,向毁灭王国的邪恶之敌施以正义的制裁!我将以艾兰尼斯王室血脉的身份,向杀戮亲人、乡邻和千万无辜者的凶手索取她应付的代价!”

    许愿之后,现场沉寂了片刻,短剑没有一丝反应。

    正当其他圣武士面露不忍之色,梅恩惊骇交加的要冲上去时,嗡嗡的振鸣响起,格罗妮娅的身体颤抖起来。她咬着牙,艰辛的将短剑举起,短剑上流动的淡淡金光,让众人低呼出声。

    惊呼声很快就变大了,金光骤然变得猛烈,自剑身灌入格罗妮娅的身体,让她通体弥散出淡淡的神圣光尘。而后格罗妮娅一直维持着高举短剑的姿势,似乎变成了一尊雕像。

    “可以了……”

    夏安低声说,再扶着格罗妮娅的胳膊,将提尔之秤放回盒子。

    看着焕然一新的红发少女,夏安语气复杂的道:“格罗妮娅……不,现在该叫你格罗妮娅公主了,你获得了提尔之秤的认可,你的誓愿是正义的。但我要提醒你,这不等于你必将获得胜利。正义不是为索求胜利而生,正义是为指明至善之道,为守护善良和邪恶的界线而生。”

    “我向提尔之秤请求的并不是胜利,而是证明我所相信的正义”,格罗妮娅深沉的道,然后向夏安低头致意:“谢谢您的赐予,您和夏安迪亚对我的帮助太多,我实在无以为报。”

    “你能报答的……”

    夏安笑道:“不要急着返回艾兰尼斯,靠你一人之力也做不了什么。继续在这里呆一阵子,完成必要的修行吧。刚才提尔之秤的认可,应该让你晋升到了英雄级别,你需要获得足以匹配新生力量的技巧。”

    “我……可以吗?”

    格罗妮娅有些惶恐,这意味着能获得夏安这位传奇圣武士的教导。

    “太好了!我们又有一位同门了”,妮可高兴的揽住格罗妮娅,其他圣武士,包括班纳和娜玛,都抱以热烈的掌声。

    “谢谢!谢谢夏安,谢谢大家!”

    格罗妮娅不停的鞠躬,欢喜得落下了泪水。梅恩迟疑了片刻,偷偷瞄了一眼夏安,见他的喜悦诚挚无伪,她脸上的迷惑散去,和大家一同使劲鼓掌。

    ………………

    第二天,格罗妮娅气喘吁吁的回到和梅恩同住的木屋,兴奋的对梅恩嚷嚷:“夏安导师真是太利害了,不用神力就把我打得落花流水!圣武士的技艺之路原来这么玄奥,我们之前学的那些东西简直就是小孩子在过家家!”

    梅恩看着美丽而神圣,宛如圣女的格罗妮娅,幽幽叹息。

    她努力挤出笑容:“那就好好在这里修行啊,至少要晋升到传奇,想做什么才更有把握。”

    “那可不行,在夏安迪亚最多待到年底”,格罗妮娅很急切:“邪恶的女王已经在进攻瓦伦丁大教堂,她的副手还在向迩香逼近,等她的邪恶势力占据了整个东费恩,我还有什么机会呢?”

    “说到迩香……”

    梅恩小心翼翼的道:“迩香不是跟秩序同盟一路货色吗?甚至曙光……血冠女王派希尔维西征,也是为了抵抗苔原兽人的入侵,大家都说兽人是受了迩香的鼓动才南下的。”

    “证据呢?”

    格罗妮娅冷笑:“迩香从来以费恩的守护者自居,就算教会腐朽,但总还有脑子吧,怎么会做这种自毁根基的事情?难道没可能是血冠女王鼓动兽人南下,再栽赃给迩香,又以抵抗兽人为借口,把北方那些国家纳入到她的统治之下?”

    “这种卑鄙的勾当,她做得很熟练了啊。她通过幻景粉饰自己在艾兰尼斯的所作所为,她对艾兰尼斯的阴险控制,都说明了她精于此道!”

    梅恩正想说什么,两个圣武士的争论声传入木屋。

    “实在想不通,夏安为什么拒绝了那些可怜人的求助。”

    “可能跟东边的贝塔城有关吧,那可是个了不得的势力,我们没必要再竖一个强敌啊。”

    “你这是投降主义,是相对派的异端思想!正义不管大小,不论代价,必须伸张!

    “那圣光堡用奴隶挖矿,据说还是挖罗丝神尸那种邪恶之物,怎么就不找他们伸张正义了?”

    “我们一直在做啊,检查他们的商队,释放不合法的奴隶。至于合法的奴隶,我们去解救不就等于违背律法了吗?还有啊,罗斯神尸的确邪恶,但开采和使用它是不是邪恶的,这还并没有定论!”

    “你们这些就知道为贵族说话的家伙,难道不知道贝塔城是普雷尔公爵开拓的领地吗?圣光堡代表忠诚神廷,贝塔城代表秩序同盟。崩坏费恩秩序的涡流已经扩展到了神陨高原,我们就该遵从夏安的教导,专心打造正义的剑柄,而不是去趟这滩浑水,站到迩香那一边助纣为虐!”

    “你们是真心遵从夏安的教导吗?不是一直在怂恿班纳跟我们的娜玛交换监管区域,然后去圣光堡执行你们的正义?你们看不惯一切有钱人,你们一直想当救世主,获得穷人的拥戴,然后毁灭一切,这不是夏安一再告诫要极力避免的复仇之心?复仇只会带来无序,无序是最大的邪恶!”

    两个圣武士显然是私交很好,却又归属不同派别。

    争论声渐渐远去,格罗妮娅秀眉紧蹙:“贝塔城的城主居然是普雷尔……”

    她们两个在夏安迪亚谨言慎行,更没外出过,对神陨高原正在发生的事情并不清楚。以前半身人在夏安迪亚乱蹿,还会经常给她们带回消息,但半身人前一阵子说出去透透气,到现在还没回来。

    梅恩愣愣的嘀咕:“普雷尔公爵……是以前那个普雷尔伯爵吗?”

    “李奇-普雷尔,除了这个普雷尔,还会有哪个普雷尔?”

    格罗妮娅的语气无比愤恨:“我们在克斯特王国不是已经知道了这个人的面目吗?特蕾希娅的姘头和头号走狗!心思狡诈,作恶多端!他还是秩序同盟的宣传部长,通过幻剧粉饰特蕾希娅的恶行,就是他的手笔!”

    她握住了剑柄,咬牙道:“太好了!我可以先从他身上索取正义!”

    “但是……”

    梅恩慌张的道:“我们现在也算是夏安迪亚的人,直接去找贝塔城的麻烦,会给夏安迪亚带来麻烦的。”

    格罗妮娅一滞,呆了片刻,无奈的道:“的确是这样……我可不想因为伸张我的正义,去损害夏安导师想守护的正义。”

    梅恩刚松了口气,几个圣武士奔了过来,这些年轻的圣武士前些日子曾经热情的邀请她们出外巡视,被拒绝后就再没来过了,现在这是……

    “格罗妮娅公主殿下!”

    为首的青年圣武士急切的道:“昨天我们都目睹您获得了龙尔德的认可,现在有一项正义,希望您能率领我们去伸张!”

    “圣光堡的奴隶跑过来说,他们的亲人被贝塔城劫走了,哀求夏安迪亚的圣武士为他们主持正义?”

    梅恩一问,就明白了刚才那两个圣武士的争论缘由是什么。

    她摊手道:“这必定是圣光堡来挑动我们跟贝塔城为敌啊,怎么可能任由他们摆布?”

    “正义不论大小和代价!圣光堡的奴隶来源合法,贝塔城劫掠就是犯罪!我们不去找贝塔城主持正义,还算是圣武士吗?”

    青年圣武士正气凛然:“不要把我们当成什么事都要管的疯子,但受害者已经站在我们身前,向我们哭诉,向我们寻求正义,如果我们还要退避,那就意味着信仰的退缩和动摇!”

    梅恩抚额:“但是圣光堡也不是没干坏事……”

    另一个少女圣武士道:“我们过去一直在管制着他们,却因为贝塔城的出现,让我们在神陨高原维持的正义即将崩溃!娜玛变得畏首畏尾了,埃斯特被贝塔城的人打伤了现在还没好,我们缺乏有足够号召力的人领导,所以才来找格罗妮娅殿下。”

    见格罗妮娅目光闪烁,梅恩赶紧道:“所以你们跟贝塔城其实是私人恩怨对吗?”

    “我们是正义的化身,我们代言正义,阻扰甚至伤害我们的人就是正义之敌!这怎么是私人恩怨呢?”

    少女圣武士怒斥道,再对格罗妮娅说:“不用担心夏安导师怪罪,导师他的誓愿是建立正义的家园。如果家园周边的正义都不能得到伸张,那这样的家园又怎么可能成为正义之剑的剑柄!?”

    这是个夏安也无法含糊其辞,或者用大局之类的幌子压住的道理。

    梅恩长叹一声,再不说话。

    格罗妮娅点头:“好!这也是我想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从骑士开始进化〕〔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伏命葬世〕〔极品老木匠〕〔穿越之爱如尘沙〕〔佛系反骨(快穿)〕〔重生之剑神〕〔陛下息怒〕〔[综英美]纽约今天〕〔通天劫途〕〔医妃有毒:王爷,〕〔财运天降〕〔重生逆袭:高冷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