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限之培养系统〕〔豪胥韩三千小说全〕〔豪婿韩三千免费阅〕〔韩三千〕〔豪婿韩三千〕〔豪婿〕〔宋风晚傅沉〕〔时间苍凉爱不淡忘〕〔提拔万浩鹏〕〔超级女婿〕〔重生之都市修仙洛〕〔偏宠替嫁小娇妻〕〔重生之都市仙尊〕〔总裁老公惹不得〕〔隐婚挚爱:前夫请〕〔透视民工混都市〕〔亿万首席霸道又温〕〔当爱情来敲门〕〔仙宫〕〔名门二婚:墨少的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二百六三 以斗争求和平则和平存
    “就是那里吗?”

    清晨,格罗妮娅和梅恩,还有十多名圣武士潜伏在林荫中,眺望远处那道荆棘之墙后,一座座如库房般的巨大建筑。

    “乖乖……怪不得叫荆棘之城。”

    跟格罗妮娅的关注点不同,梅恩看着这座拔地而起的城市,感到了莫大的震撼。

    “是啊,这里每天一个样,听说冒险者广场马上要完工了,到时候会对整个神陨高原的冒险者开放……呃,我当然是不会去的。”

    充当向导的是厄普西隆的一个游侠,正要接着梅恩的话题往下说,被其他圣武士冷冷盯着,赶紧申明立场,再急促的道:“出来了!看到没?每天都没变,就是这个时间!”

    越过荆棘之墙,能看到仓库里源源不断涌出身着素色麻衣的人,汇聚到平坝,排出整齐队形。再由红衣人带领,喊着一二三四的号子,整齐的挥胳膊蹬腿,作出奇怪的动作。

    叫杰尼的年轻圣武士恨恨的道:“他们在用奴隶进行邪恶的祭祀!”

    梅恩嘀咕道:“我怎么觉得就是单纯的活动呢……”

    随着一座座仓库里的奴隶涌出,最终他们看到了好几千人聚集在平坝上,这样的规模令所有人震惊不已。

    “好多奴隶!”

    格罗妮娅冷笑:“如此深重的罪恶,今天必将被我们终结!”

    其他圣武士反而有些犹豫了,杰尼皱眉道:“这么多人,怎么分辨哪些是合法的,哪些是非法的啊。”

    游侠怯怯的道:“我听说……他们并不是奴隶,而是在进行训练的市民。”

    “训练市民?”

    圣武士们发出了鄙夷的笑声,格罗妮娅说:“这是我这辈子听到的第二好笑的笑话,第一好笑的是血冠女王获得了曙光之星的认可。”

    她拔出长剑,沉声道:“不管合不合法,用奴隶进行邪恶的祭祀,都是罪恶,我们上!”

    “格罗妮娅!”

    梅恩急切的唤着,提醒她来的时候两人没有获得共识的争论。

    格罗妮娅叹道:“好吧,我们尽量不伤害人,哪怕是普雷尔公爵的部下。”

    杰尼和其他圣武士都露出不以为然的神色,格罗妮娅解释说:“我们得为夏安迪亚想想,不要让夏安大叔太为难。”

    杰尼看了看缩在一边,满脸无奈的游侠,撇嘴道:“就饶他们一命!”

    十多个圣武士借着林荫和洼地的掩护飞速靠近,十来米高的荆棘之墙对他们来说也就是搭个人梯的事情,晋升到英雄级别的格罗妮娅更是脚尖点着荆棘一跃而过。

    当他们出现在平坝上时,奴隶们不仅不为所动,还有人好心的道:“你们站错地方了!还不回自己的位置?当心被辅导员骂,分扣多了影响毕业成绩!”

    尽管听不懂,圣武士还是感受到了奴隶们屈服于压迫的畏惧。

    “奴隶们!”

    格罗妮娅高声喊道:“你们自由了!正义的圣武士来解救你们了!”

    周围的奴隶呆住,用看白痴般的目光看着她们,还有人嘀咕:“这是新课程吗?测试我们的反应?”

    杰尼等人跟着大喊:“从这边走!我们在荆棘之墙上打了个洞!从那里逃出去,你们就能获得自由!”

    “你们在玩什么呢?今天没有紧急状况的演习课程啊!”

    一个红衣青年走了过来,靠得近了,才惊呼出声:“真的是圣武士!”

    见他从腰间摸出哨子要召唤警卫,格罗妮娅身影一晃闪到他身前,一脚将他踹飞。

    奴隶们不仅依旧呆呆站着,表情还变得更怪异了。

    “快走啊!”

    格罗妮娅再度呼喊,觉得这些奴隶麻木漠然得不可思议。

    然后她终于发现了一件超出她想象的事情,这些奴隶面目干净,衣着整洁,人人都很精神,哪是奴隶应该有的状态!

    奴隶不该都目光空洞,佝偻削瘦吗?

    “她杀了卡洛斯辅导员!”

    “凶手!别放跑了她!”

    “快叫卫兵!”

    “大家上啊,抓住她们!”

    奴隶们义愤填膺的喊着,一拥而上。

    “你们……”

    格罗妮娅拳脚相加,将一个个奴隶打退,心说这些人恐怕是被什么法术控制了,果然是在做邪恶的祭祀。

    “我们一定搞错了什么,他们不像奴隶啊”,梅恩在人群中如鲶鱼一般灵巧穿梭着靠近,对格罗妮娅喊道。

    “这些人的灵魂已经被污秽了!圣武士,驱逐邪恶!”

    杰尼等人把刚才的约定抛诸脑后,长剑上金光闪亮,劈向企图抓住他们的“奴隶”。

    血水四溅,顷刻间就倒了一大片人,奴隶们惊恐叫喊着,四散而逃。

    杰尼快意的大喊:“正义必胜!”

    轰……

    一头足有两人高的巨大白狼猛然显现,将杰尼踩在脚下,尘土飞扬中,年轻圣武士整个身体都埋进了地里。

    巨狼的尾巴一扫,把其他圣武士当飞蛾一般拍倒,它居然口吐人言,语气非常不爽:“又是你们这帮疯子,大清早的练练体操都要被打搅!”

    “杰尼!”

    格罗妮娅冲向那头大得不可思议的黑背白狼,为什么野性德鲁伊也会出现在这样的邪恶祭祀上?

    一个小个子拦住了她:“唧嗖~抖香~”

    格罗妮娅用剑脊扫过去:“让开!”

    小个子手一挥,遮蔽了她身体的巨剑骤然出现。

    在格罗妮娅的惊骇目光中,两剑相交,不仅她的长剑截截崩裂,整个人也像是被疾奔的钢铁巨像撞上,倒飞而出,重重砸进仓库的壁面。

    “格罗妮娅!”

    梅恩高喊,然后身体一僵,直挺挺倒地,身后露出又一个小个子的身影。

    小个子手一扬,手里的粗壮光鞭悄然消散。

    “快救人!”

    她招呼赶过来的辅导员,再看地上躺着的受害者,皱眉道:“这帮疯子脑子里灌的到底是什么啊?”

    ………………

    贝塔城核心区办公楼的会议室里,费共中央召开了临时对策会议。

    “圣武士跑来解救奴隶,杀了四个学员,打伤了包括辅导员在内的十二个人……”

    贝塔城统合部主任史丹和贝塔城警备部部长波比做了情况汇报,波比还做了自我检讨:“昨天教育区刚装好摄像机,我就把巡逻区域调整了下,没想到监控中心还没完善工作机制,监控工作乱哄哄的没有头绪,正好疏漏了。”

    李奇把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是我这边大跃进了,想用远摄法阵和魔导摄像机技术建立覆盖全城的监控系统,可后端的监控管理没有跟上,结果出了篓子。幸好菲妮、艾丽和卡琳在那里练广播操,当场将圣武士擒获,还救回了两个伤员,不然后果会更严重。”

    “防住小股人员破坏的难度太高了,李奇你不要自责……”

    欧萝拉体贴的安慰着,再问到事件的重点:“所以,那个夏安终于忍耐不住,开始挑衅我们了?”

    “好像跟夏安无关……”

    波比报告了圣武士的口供,事件的矛头居然转到了圣光堡。

    “看来那个王子还不是百分之百的蠢货”,李奇感慨的道:“怎么跟夏安无关?是他御下不严嘛!夏安或许智商情商很高,可惜部下立场混乱,居然被情商智商都低得可怜的笨蛋王子给利用了,那家伙现在说不定正抱着头呻吟呢。”

    塔伦斯气呼呼的:“如果夏安真的控制不住部下,那我们应该调整策略,把对付夏安迪亚作为下一步工作的重点!”

    老头的气愤大家都很理解,学习班和冒险者公会是贝塔城的两项重点工作,在为贝塔城提供常住和流动人口的同时,也在为厄普西隆输送新鲜血液。圣武士这么一搞,大家的安全都得不到保障,对贝塔城乃至费共还会有多大信任?

    “要不我去夏安迪亚一趟?好好震慑一下他们,让他们老实点。”

    欧萝拉最近有点小骄傲,确认自己的阶级之眼是审查信仰的利器之后,连带对自己的交际能力都生出迷之自信了。

    “欧萝拉枢机,你的革命幼稚症又犯了啊,回去交份三百字的检讨!”

    李奇没好气的怼了回去:“那边是一堆疯子般的圣武士,还有个传奇圣武士坐镇,你用什么震慑他们?美色吗?”

    欧萝拉抗议:“总枢机,你的言论涉嫌人身攻击和性别歧视!”

    其他人根本不理会她的抗议,纷纷点头附和李奇,就连艾丽都抱着胳膊,煞有其事的点着小脑袋,让欧萝拉气恼不已:“就是因为有传奇圣武士在,才不轻言动武啊。现在贝塔城最需要的是和平环境,之前我们不是决定了先韬光隐晦吗?”

    史丹赞同欧萝拉:“我也觉得要谨慎从事,第三批学员又快到了,那都是从哈德朗各地监狱里搜刮来的罪犯。虽然大多数是被迩香奸细案波及的无辜者,不过里面还是有很多罪证确凿的凶犯,这些人要好好甄别,课程也要作出调整,得在这上面投入更多人手。”

    “贝塔城的各项事务同时展开,需要人手的地方太多了,厄普西隆现在都空空荡荡的。再去对付夏安迪亚,根本顾不过来。”

    威尔森也跟着说:“如果动用军团的话,只要能牵制住传奇,抹掉夏安迪亚没太大难度。不过难保圣光堡不会趁火打劫,贝塔城的防务会出问题。而且打散了圣武士,那帮疯子多半会变成恐怖分子,那可真是让人头痛的形势。”

    真是那样,就不仅仅是头痛了……

    蒂丝左右瞅瞅,收到李奇的鼓励目光后,勇敢的发表了意见:“冒险者区也快完工了,贝塔城汇聚整个神陨高原所有冒险者的工程也即将启动。我觉得,跟这些事情相比,不管是夏安迪亚还是圣光堡那边,都是次要的事情。”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李奇用费恩古语翻译了华夏的名言:“目前阶段,我们的确需要韬光隐晦。”

    波比终于忍不住举手发问:“韬那什么……是什么意思?”

    “就是现在先记账,后面算总帐”,李奇随口解释,波比了然点头。

    “不过……”

    李奇又道:“这不意味着我们要对犯下罪行的圣武士从轻发落,从夏安迪亚那边求得和平。”

    欧萝拉白了他一眼:“这不是自相矛盾了么?”

    李奇摇头:“没矛盾,有句话叫……”

    艾丽肩上彩光闪动,多了一只鹦鹉,那只鹦鹉飞快的道:“以斗争求和平则和平存!以妥协求和平则和平亡!”

    “这句话我记得没错吧,应该没错。那天晚上李奇讲政治和战争的关系其他人都睡着了只有我在认真听,菲妮在流口水缇娜脑袋一点一点的李奇把我的手放到缇娜耳朵上她都没发现……呱呱呱……”

    艾丽脸红红的把鹦鹉收起来,李奇苦笑,如果没后面那一大段心理独白,艾丽这把完全是逼格加一啊。

    “对,以斗争求和平则和平存!”

    他拔高声调,把大家的注意力从艾丽心理独白描述的暧昧景象里拖出来,当然还是免不了挨一记欧萝拉的“死亡凝视”。

    “所以,我们要做好跟圣武士打得头破血流的准备,甚至做好跟传奇殊死一战的准备!”

    说到跟传奇一战,大家的脸色都变得凛然,这可是件疯狂的事情。

    甘比特说出了大家的另半截心声:“又不是没干过……”

    欧萝拉那本来就很高的胸脯,这会也挺得更高。当初大家为了救她,不就跟传奇干过一场?如果真的要开干,她可不会退缩!

    塔伦斯这时候反而忧虑起来:“具体要怎么做呢?得掌握好分寸吧。”

    “分寸就是,让那帮圣武士看清楚我们的立场和底线,顺带也让他们的脑子清醒清醒,好好反省他们的立场和底线。”

    李奇眼中闪动着期待的光彩:“这同时也是个好机会,让学员们,让冒险者们明白,我们要在神陨高原建立什么样的秩序!”

    “真要打起来,圣光堡那边肯定会很开心吧”,甘比特叹道:“不甘心啊。”

    “来而不往非礼也”,李奇用哔哩小子呼叫了圆钩:“圣光堡的资料都编辑好了?不,不急着发给通讯社,先发到夏安迪亚那里,确保每个圣武士都能看到。”

    他再对波比说:“这帮圣武士的行凶经过,现场的摄像机应该拍下来了吧。”

    波比点头,李奇再道:“那么我们就开一场公审大会吧,对这些圣武士进行公正的审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拜师九叔〕〔黑铁皇冠〕〔洪荒青莲道〕〔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奥林匹克〕〔寻人专家〕〔自在神医逍遥客〕〔重生八零进行时〕〔厨娘有点田〕〔德阳郡主(重生)〕〔请开始表演〕〔我真是富二代〕〔最强天赋树〕〔我在私服疯狂刷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