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南风熏熏〕〔惹火甜妻:老公大〕〔听说超级大佬甜炸〕〔轮回乐园〕〔都市之我真的无敌〕〔笑傲仙缘〕〔重生完美时代〕〔汽车大时代〕〔重生后我有了美颜〕〔无敌小刁民〕〔青枝的佛系种田系〕〔影帝今天做人了吗〕〔仙二代全程无敌〕〔超英的小团子[综英〕〔头号偶像〕〔名侦探柯南之恶魔〕〔陆先生又上头了〕〔重生之先声夺人〕〔凤展异世〕〔透视仙王在都市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二百六四 公审圣武士,夏安的正义
    晨光从一侧射来,格罗妮娅不得不眯眼,她不愿意低头或者转头,哪怕片刻,那意味着屈服。

    正在凌迫她的并非是明晃晃的刀尖,或者那把挟带着无尽力量的巨剑,而是成千上万人的目光,混合了好奇、怜惜、鄙夷、愤恨以及审视的目光。

    “太……太羞耻了!他们到底要把我们怎么样!?”

    一旁的梅恩可不像她这么从容,脑袋压得低低的,眼睛瞅着脚尖,脸色又青又白。

    梅恩所说的羞耻跟之前遭遇过的那种事情无关,这会她们正跟杰尼等人一字排开,被绑在高台上的一根根柱子上,面对好几千人,或许超过一万人的注视。

    除了被禁制绳索绑得死死的,她们并没有遭受更多虐待,就连押解她们的人也都是女性。不过这种场面,别说格罗妮娅和梅恩,旁边杰尼那些圣武士也没谁经历过。

    梅恩只是低头,其他的圣武士有的全身颤抖两眼发直,有的神经质的念叨着什么,还有的低声哭泣。也就是杰尼好点,他的伤还没好,身体被支架撑着,两眼望天,嘴角始终斜着,那像是冷笑。

    “他们会烧死我们吗?”

    梅恩快哭出来了:“那样的死法好丑!”

    没看到柴堆,应该不会把她们烧死。但不管是什么,就如梅恩所说,好羞耻。

    格罗妮娅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很平静,脸颊还是不由自主的烧着。她的确感到羞耻,为自己的不自量力而羞耻。

    晋升到英雄级别的美妙感觉蒙蔽了她的灵智,让她以为自己拥有的力量足以伸张正义了。但在那个小个子,那柄巨剑面前,她却感觉到了真正的力量。再回想夏安对她的教导,没有用上一丝神力,只是靠凡人躯体的运动和凡俗武器的运用,就让她毫无招架之力,那样的力量更加玄妙高深。

    力量,我需要更强大的力量……

    格罗妮娅的羞耻进一步加深了,制裁特蕾希娅,复兴艾兰尼斯,多么正义的誓愿啊,现在想起来,简直就是无知孩童的胡言乱语,靠什么制裁,拿什么复兴?

    当初在红石,自己对那些圣武士道出这个誓愿时,投到她脸上的那些目光,她终于明白了,那就是在嘲笑自己的不自量力啊。

    在红石,连区区捕奴队都对付不了,在这里,仅仅是个小孩子,就把自己打昏了。再想想自己的目标,特蕾希娅是个传奇啊,手下还有千军万马,要怎么打败她?艾兰尼斯的人们已经全都沉沦到谎言里,要怎么唤醒他们?

    力量,没有力量,再微小的正义都伸张不了……

    格罗妮娅终于想通了,她心灵一片澄净,她找到了自己的道路。

    会不会太晚了?

    不,不要丧失希望!自己是被提尔之秤认可的圣武士!

    格罗妮娅脸上的烧灼感渐渐消散,她勇敢的跟台下的人群对视。

    “我的正义之路不会就这样断绝的!提尔之秤认可了我的誓愿,而且……”

    格罗妮娅眼中升起希望的光芒:“夏安大叔也不会坐视不理的,保护神陨高原上的每个圣武士,这是他的誓愿!”

    高台立在这座荆棘之城北面的巨大广场里,穿着红衣的赤红教徒和披着白蓝绿三色罩衣的士兵拦出一条线,将荆棘之城的“奴隶”和闻讯赶来的冒险者们隔在高台下。

    “奴隶”除外,天知道这么多冒险者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不过也好,正好让他们看看,夏安大叔的正义,还有夏安迪亚圣武士的正义!

    “不要怕,我们是正义的化身!”

    她鼓励着梅恩,也是在鼓励自己。原本她还认为杰尼那些圣武士有些过于狂热了,现在她觉得其实还远远不够。

    一个红衣人登上了高台,顿时让格罗妮娅两眼发红。

    在人类里算是很高挑的个头,比格罗妮娅高了一头,宽肩蜂腰的身材非常匀称,漆黑短发下是一张清秀面孔,白皙的皮肤令很多女人都会妒嫉,灰色的眼睛熠熠生辉。

    当这张面孔没有表情时,很难确定他到底是少年还是青年,总之年纪绝不会超过二十岁。

    他穿着样式古朴的鲜红短袍,腰间扎着很宽的黑皮带,银亮皮带扣蚀刻着微笑五角星标志。除此之外,再没更多的装饰,整个人显得异常清爽,鲜红的短袍穿在他身上,让他如火炬般耀眼。

    李奇-普雷尔,哈德朗王国的公爵,复苏爱神的教宗,特蕾希娅女王的侍剑者,秩序同盟的核心高层。

    这张面孔虽然不如特蕾希娅熟悉,可在秩序联合通讯社的访谈里,以秩序同盟官方代表的身份出现过好几次,格罗妮娅等人自然不会陌生。

    仇人当面,份外眼红……

    普雷尔公爵一个个走过双手背缚绑在柱子上的圣武士,仔细端详他们。

    其他圣武士更加紧张了,就连杰尼也低下了头不敢对视,不仅因为这个人掌握着他们的命运,还因为这是位教宗。

    “呸!”

    只有梅恩勇敢的对公爵吐了口唾沫,然后头压得低低的,脸颊红得跟茄子一般,依稀还听到她低声嘀咕:“一定是魔鬼假扮的!”

    所以才会这么帅,让梅恩心跳加速。吐那口唾沫根本不是憎恶,而是在抵抗对方的魅力。

    格罗妮娅很清楚自己伙伴的想法……

    当公爵走到身前注视着她时,有那么一刻,她也想仿效梅恩。

    不过对方那双灰色眼眸深处的什么东西,让她的呼吸一滞。

    并不是大多数人都会有的惊艳,以及由惊艳升起的邪恶*,而是讶异,以及联想到什么的明悟。

    他看穿我的身份了!

    格罗妮娅暗暗叫道,身躯绷紧,下意识的想挥出破邪拳砸在那张很好看的脸上。

    神力刚刚涌动,禁制绳索就有了反应,如针扎的刺痛感不仅驱散了神力,还让她浑身发软,喉管发出低低的呻吟。

    真是没用啊……

    羞耻感让格罗妮娅又有了力量,她勇敢的跟他对视,嘶哑着嗓子说:“正义……必胜!”

    这时候普雷尔公爵的视线挪到了她的头发上,似乎在确认他的猜测,听到这话,一点也不着恼。

    他淡淡的笑着,点头道:“正义必胜!”

    公爵再没跟她说话,直接朝下一个圣武士去了。

    格罗妮娅愕然,刚才那是敌人之间的对话吗?根本就是两个圣武士之间打招呼啊!

    “果然是魔鬼假扮的……”

    这时候她觉得梅恩的说法是正确的,只有魔鬼才这么令人摸不着头脑。

    普雷尔公爵把每个圣武士都端详了一遍,然后站到台前,举起一个大喇叭,声音传遍了整座广场。

    “市民们,冒险者们,费恩赤红共同体第一公审大会召开!今天,我们将在这里审判这些圣武士,对他们袭击平民,杀害无辜民众的罪行做出正义的裁决!”

    “裁决”两个字刚刚落下,人群忽然开始骚动。

    此时晨光正浓,就见若干道金光自远处直射而来,顷刻间飞临广场。

    十多道剑刃入木的闷声合为一声,每根木柱上都劈入一柄长剑,悠悠晃着,正好将绑住圣武士双手的绳索斩断。

    包括格罗妮娅在内,圣武士们身体失去平衡,不是滑落在地,就是一个踉跄跪在地上。

    他们不仅不慌乱,反而人人面露喜色。

    格罗妮娅更在心中大叫,我就知道,夏安大叔会来救我们的!他会主持他的正义!

    这下看你怎么收场!?

    她看向普雷尔公爵,对方就算不会像其他贵族那样抱头大叫护卫,也会慌乱得跳脚吧。

    然后她又愕然了,公爵气定神闲的转身,甚至还耸了耸肩,那是“果然如此”或者“不过如此”的意思吗?

    “夏安,无数个摄像机正在记录这里发生的一切!最迟不过明天,就会传播到费恩大陆的各个角落,包括神魔网络!你确定要阻止这场公审,凭借你的传奇之力,包庇罪犯,向所有人宣示圣武士的正义,其实就是力量的正义?”

    难道不是吗?难道不是有了力量,才有正义?

    格罗妮娅在心中冷笑,夏安大叔怎么可能被你这样的幼稚言论恫吓住?

    在柱子上晃悠的长剑闪烁起金黄圣光,木柱轰然粉碎,碎屑漫天。明明无风,却汇聚为一条条宽大的飘带,交错盘旋,渐渐将整个高台遮住。

    一个身影穿透飘带,出现在高台上,但除了圣武士,以及还直挺挺站着的普雷尔公爵,其他人都看不清了。

    来人穿着很朴素的麻袍,中等个头,身躯魁梧,一脸的络腮胡,却给人很整洁的感觉。

    木屑如舞带一样飘飞,带动了某种玄奥的力量,将高台隔绝在一个怪异的空间里。而做到这一切的人,身上却没弥散出任何神奇之力,整个空间也因此并没失去真实感,让怪异像是变成了真实法则一般。

    “我的正义,就是保护夏安迪亚的圣武士,为此我才使用力量,这不等于我认可力量就是正义。”

    那个人低沉的说:“当然,我们所说的力量,应该都是这个世界的既定法则。继续走下去,最终湮灭凡人之心的道路。”

    他淡淡一笑,右手抚胸,点头致意:“白银之手圣武士教团的导师,夏安迪亚的守护者,夏安-提洛乌斯,向您问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圣者之死〕〔天师令〕〔最后一个女军阀〕〔宗主大人脑子瓦特〕〔萌宝计划:拐个总〕〔江湖侠道〕〔道一声人间值得〕〔艺术治疗师〕〔乱世仙侠〕〔岚颜知己〕〔萌宠日常〕〔我的灵力能交易〕〔末世之冲破黑暗〕〔仙门无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