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道总裁有个度〕〔仙气缭绕红尘路〕〔邪帝诱惑:俘获蠢〕〔霍格沃茨之光阴〕〔剑耀九苍〕〔旭乱三国〕〔九转帝尊〕〔鬼医本色:废柴丑〕〔谍海王牌〕〔飞跃末日废土〕〔春妆〕〔陆爷,夫人又去碾〕〔终极小助手〕〔追妻有道:总裁的〕〔来自地狱的男人〕〔我的天赋能力全靠〕〔无限气运主宰〕〔从零开始的碧蓝航〕〔踏星〕〔可装鬼怪的系统盒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二百六五 公审圣武士,绝对的正义
    “费恩赤红共同体总枢机,李奇-普雷尔,向您问好。”

    李奇回礼:“虽然这不是我们第一次打招呼。”

    怒哼声在后方响起,数十名圣武士穿透木屑飘带,上了高台,为首的正是那个紫发少女。

    她冷声道:“你还有胆提上一次!你还有脸污蔑我们的正义!”

    “娜玛!”

    夏安挥手止住少女,也让圣武士们停下了脚步。

    传奇圣武士保持着友善的态度说:“我也知道,这些圣武士跟您的领民发生了一些误会,我会以最大的诚意跟您讨论赔偿问题。但在这之前,我必须把他们带走,您有什么意见?”

    “我对您的想法没有什么意见”,李奇淡定的道:“只关心您怎么做,真要付诸行动的话,后果就是战争。”

    “战争?”

    夏安微微眯眼:“您的确做了很多准备,可我并没有发现传奇的存在。难道您愿意赌上自己和部属的性命,来做这样一件没有意义的事情?”

    “夏安”,李奇叹气:“咱们就别您您您那么虚伪了,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彼此却应该很了解了。”

    “在神陨高原的所有冒险者眼里,在你的熊孩子的嘴里,你是最不像圣武士的圣武士。而我呢,也从不把自己的贵族身份当回事。”

    “至于跟你,跟夏安迪亚开战,你可能误会了什么,我说的是战争,不是战斗……”

    他用根本听不出威胁的温和语气说:“你带着圣武士来到神陨高原拓荒,不就是想远离费恩的战争?可你要做的事情,又是在把夏安迪亚推入战争的涡流。到时候夏安迪亚被秩序同盟指定为跟迩香同流合污的罪人,成为各地圣武士教团群起讨伐的异端,你确定愿意接受这样的后果?”

    夏安眉毛挑了挑:“我会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为了我所坚持的正义,哪怕是做一些原本我不愿意做的事情,也会在所不惜。”

    “让其他人看不到听不到?”

    李奇指指周围:“你以为我做的准备,都是为了对付你吗?错了,就算你用花巧工夫屏蔽大家的耳目,就算你用传奇领域笼罩这座高台,可我们之间的对话,高台上发生的事情,依旧被摄像机记录着,顺带说一句……”

    他又指指台子下方那上万观众的方向:“现在还在直播呢,注意风度和言辞。”

    隐隐的哄笑声穿透飘带,传入高台,让夏安等人脸色微微一变。

    仿佛笑声就是力量,李奇嚣张的摊开手说:“当然,你真要在所不惜的话,大可以把我和在场上万人杀个干干净净。”

    夏安还在沉默,后面的圣武士终于沉不住气了。

    “我们什么时候跟迩香同流合污了!?”

    “你休想挑拨我们跟其他圣武士教团的关系!”

    “你以为这样就能威胁到我们!?”

    夏安不得不再度举手示意闭嘴,低沉的道:“难怪你面对我仍然这么从容,这对夏安迪亚来说的确是有力的威胁。”

    夏安加重了语气:“夏安迪亚不想和你成为敌人,我坚持认为这件事仅仅只是个误会,我们可以找到妥善解决的办法。但前提是不能这样公开羞辱夏安迪亚的圣武士,我必须带走他们,如果你接受不了我的诚意……”

    他回敬了同样有力的威胁:“别忘了我是个传奇,这意味着我拥有足够的力量,在不必杀人,甚至不必伤害到你们的情况下,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情。既然不曾流血,我相信秩序同盟不会为了区区几个圣武士犯下的小小过失,就跟整个夏安迪亚为敌。”

    李奇笑道:“我明白我明白……”

    他的语气骤然变得软弱:“你是夏安嘛,讲道理的夏安,面对你,我当然会从容,一点也不害怕。”

    不等夏安回应,又接着道:“这是客套话别当真啊,你想听真话的话,我会告诉你……”

    李奇面容一正,眼瞳中闪过雷光白芒,如电弧般刺刺作响,声音也如闷雷般隐隐轰鸣。

    “我,李奇-普雷尔,赤红女士的代言者!在费恩践行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信仰,这是费恩的至善之道!顺我者,就是善!逆我者,就是恶!区区一个传奇,凭什么来凌压我?你我之间,该努力保持从容的是你,夏安-提洛乌斯!”

    神力喷涌而出,冲击着遮蔽高台的飘带。飘带上的木屑化作粉尘,在已大亮的日光下,纷纷扬扬飘散,如一阵迷蒙的晶莹之雾,片刻间就化为乌有。

    高台重新暴露在上万人的注视之中,令夏安神色变得凝重,后面娜玛等人心头也是一个大跳。至于格罗妮娅和梅恩等人,更被李奇身上弥散出的神力气息压住,感觉身心俱麻,连舌头都动弹不得。

    一股微微清风拂过,这感觉马上就消散了,清风中蕴含着的力量让格罗妮娅等人赶到温和亲切,李奇身上却是微微刺痛,不过并不强烈,也没试图侵入身体。

    这是夏安展现的传奇之力,很轻松就化解了李奇的神力。

    他郑重的点点头:“在你背后的确站着一位神祇,你不仅仅是教宗,似乎还有选民的气息。刚才我真是失礼了,也的确狂妄了,请你见谅。”

    不愧是夏安,随手压制了李奇的神力,李奇刚才那番在圣武士听来完全是大逆不道的言论,也被他当作孩童的玩笑,完全不予理会。

    但他也没有丢开必要的礼数,更没有直接动手。即便是传奇,也不会贸然与一位新兴神祇的代言者为敌,除非逼不得已。

    夏安接着道:“我并不熟悉赤红女士的教义和信仰,但我能感受到女士的神力并无邪恶。所以,我们之间应该没有不可化解的矛盾,这就让我很费解。圣武士的一切行为都是在践行正义,就算有所过错,那也是误会,为什么你非要用这种方式羞辱圣武士?”

    赤红神座里,小红帽四肢大张瘫在沙发上,连声喊着:“秋香!画眉!快来帮我揉眼睛!哎哟刚才两眼都瞪麻了才给那家伙弄出特效,这么累人……不,累神的事情,休想我再给他干!话又说回来,刚才两眼打雷的特效帅不帅?”

    小红帽的唠叨在李奇心底里隐隐回荡,他的神色缓和下来,实际却是松了口长气。

    第一阶段目标,顺利达成!

    果然如预料的那样,夏安是个有头脑懂权衡的圣武士。靠着把夏安迪亚拖入战争的威胁,以及小红帽附身装逼展现的力量,总算让这家伙不急着动手,而是试图用嘴炮解决问题。

    如果是意志坚决崇尚力量的圣武士,懒得哔哔直接动手,他这一番做戏还真要丢了大脸。可真是那样的圣武士,又何苦跑到神陨高原来建设圣武士的世外桃源呢。

    至于嘴炮……

    对政工技能已经无限逼近max的自己来说,who怕who啊!

    “刚才是展示吾主的神力,如果言语里有冒犯的地方,你特……不要在意。”

    心情舒畅,差点把真心话吐了出来。

    李奇咳嗽一声,继续板着脸道:“这场公审大会,也是在践行正义!罪行必须被审判,罪恶必须被清算!”

    夏安一怔,再淡淡的笑了,后面娜玛等人呵呵冷笑。正在努力让自己站直了的格罗妮娅更生出荒谬绝伦的错觉,仿佛这个李奇才是正气凛然的圣武士。

    这让她差点哈哈大笑出声,你以为你是谁?

    “觉得好笑?想对我说,以为你是谁?圣武士吗?”

    李奇遗憾的摇头:“你们圣武士,真是黄鼠狼下崽,一代不如一代。需要我提醒你们,圣武士为何而战吗?”

    不等圣武士抢答,李奇接着道:“圣武士,为守护正义而战!听明白了吗,正义在圣武士之外!是什么让你们产生了错觉,认为自己就是正义?”

    就连夏安都没有接这个话茬,其他圣武士更陷入到沉默中。

    感觉这样的沉默就是失败,娜玛怒声道:“正义就是至善!龙尔德以公正和律法彰显正义!圣武士信仰龙尔德,践行正义,圣武士自己当然就是正义!”

    说得好!格罗妮娅暗暗叫道。

    李奇笑道:“龙尔德就是正义,圣武士信仰龙尔德,所以圣武士就等于正义,这个逻辑还真是漂亮啊。”

    然后他叹道:“那么龙尔德必定还在神国,信仰祂的圣武士教团必定毫无隔阂,万众一心的践行着同样的正义。龙尔德的正义圣光照耀着整个费恩,而不是仅仅缩在神陨高原的狭小角落里。”

    这大概就是夏安等人沉默的原因,娜玛支吾道:“这、这是一时的挫折,不代表正义……”

    夏安咳嗽了一声,接过话茬:“正义是绝对的,是纯粹的,正义超脱于个人,只有圣武士能触摸到,只有圣武士能践行。所以,圣武士是正义的代言者。圣武士不受庸俗道德的指控,不受腐朽律法的束缚。”

    “就算是多元宇宙也没有新鲜事……”

    李奇抒发着圣武士们都听不懂的感慨:“绝对的正义吗?也就是说,哪怕世界毁灭,正义也要伸张?”

    夏安愕然,再摇头道:“这是相对派圣武士的诡辩之道,我们没必要玩这种毫无意义的文字游戏。”

    “好吧,那么我们至少取得了一项进展,那就是明白了我们的分歧到底是什么”,李奇总结道:“你认为我们无权审判圣武士,因为圣武士就是正义的化身,不受道德和律法的约束,哪怕他做出再邪恶的行为,也是在践行你所谓的绝对正义?”

    “不……”

    夏安小心的选择着措辞:“只有信奉绝对正义的圣武士,才会是正义的化身,而且他并不是永远和绝对正确的。但他到底有没有背离正义,就算背离了正义,又该受到什么惩处,只有圣武士有资格评判。”

    李奇哈哈一笑:“因为……只有你们才懂正义?”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格罗妮娅在心底叫道。

    李奇接着说:“刚才我问,绝对正义是不是意味着哪怕世界毁灭,也要伸张的那种东西,你回避了问题。看来你们的正义理论还没进化到这样的高度,一下子来这个难度太高,那么就换个问题。”

    他扯扯嘴角,像是在笑:“一个圣武士正设法搭救一群受难者,但她快饿死了,这时候遇到一个刚产下死婴的母亲。她征得母亲的同意,吃了这个死婴,那么请问,她的行为是正义的还是邪恶的?”

    他的语气虽然平淡,可话语却满含挑衅:“这是个很简单的问题,类似的选择在现实里无处不在。难道你们圣武士连这样的选择都不敢面对吗?”

    夏安皱眉,身后娜玛那些圣武士们面面相觑,倒不是这个问题令她们为难,而是下意识的觉得,这个坑很深,多半爬不出来。

    “没有人抢答?那么就点人了啊。”

    李奇指向旁边鸭子坐的梅恩:“那个竹竿腿,对,就是你!你来回答!”

    梅恩抗议:“我的腿不是竹竿!”

    再用斩钉截铁的语气说:“这当然是正义啊!死婴又不是活人,为了救更多的人,做一些牺牲又有什么问题?不过为什么非要设定这么恶心的事情啊!”

    格罗妮娅终于喊出了声:“说得好!”

    几乎在同时,娜玛惊叫道:“梅恩!你是怎么了?你对正义的理解怎么出了这么大的谬误?还有你,格罗妮娅!同类相食就是邪恶之行!不因圣武士能不能活下来,能不能拯救受难者那些考量而改变!”

    哄笑声潮水般响起,这时候圣武士们才意识到高台上的对话,下面的人听得一清二楚。

    娜玛赶紧辩解:“她们两个不是夏安迪亚的……”

    “好了,你们退下吧”,夏安挥手,不仅让娜玛说不出下面的话,还跟着其他人一同,被柔和的风裹着下了高台。

    夏安直视李奇:“你这依旧是相对派的诡辩术,对我来说没有意义。你想审判圣武士,就得拿出足够的理由说服我。不要用贵族的那套领地律法来主张你的审判权,那意味着我可以遵循第一纪元圣武士与贵族的约法,只需要跟你谈赔偿,而你无权处置行为失当的圣武士。”

    “要我说服你?”

    李奇讽刺道:“看来你对所谓的绝对正义,其实也不是绝对的相信啊。”

    “神意无止尽,我从不认为自己完全懂得了正义。正义是至善之道,但什么是至善呢?”

    夏安不为讽刺所动,悠悠的道:“最初圣武士信仰的正义很单纯,保卫民众,驱逐恶灵,锄强扶弱,惩恶扬善,如此而已。但世界并不因圣武士践行这样的正义而有所改变,纪元照样更替,高尚照样腐朽。而后的圣武士,开始研究律法,懂得了以公正之心贯彻律法,纠正律法。”

    “世界依旧没有变,龙尔德反而意志分裂了,圣武士沦为了世界的边缘人,至善之道,依旧飘渺无迹。”

    “于是我在想,要么是圣武士们迷失在各种正义里,成了相对派那种徒劳者,要么找错了方向,没有触摸到纯粹的正义。”

    “我不敢说我触摸到了,但随着我一步步的追索,龙尔德也不断在眷顾我。当我跨入传奇之后,我明白这条路是对的。圣武士必须与正义合二为一,在每件小事中寻求正义。当正义就如圣武士的呼吸那样自然时,圣武士就能代言正义,让费恩一步步迈向至善之道。”

    这一番话像是凑在李奇耳边低声述说,旁人根本听不到。

    李奇呆了片刻,忽然觉得这个夏安也是个……痴儿。

    等等,这跟冒险者描述的印象,以及圣武士的供述不符啊。

    他问:“那么夏安大叔,在旁人眼里最不像圣武士的圣武士,又是怎么跟正义合二为一的呢?”

    夏安淡淡笑道:“等这件事情了结,我们还可以友善相处的时候,再来讨论这个问题吧。现在,你得说服我接受对圣武士来说完全无法接受的事情。”

    他深吸口气,淡淡金光自他脚下伸展,触及到每个受审圣武士的脚下。啪啪声连绵不绝,他们身上的禁制绳索条条崩裂。

    这些圣武士满脸欢喜,正要行动,金光化作一个个圈,将他们限制在圈里。

    夏安再道:“希望你能给出的理由足够有力,能让我发现更多忽略掉的正义,否则,即便是与你的神祇为敌,我也必须守护我的正义。”

    看着那些崩裂的禁制绳索,李奇心痛的道:“每条禁制绳索值六百金蒲耳啊,你这是毁坏公物!如果你不赔偿并且缴纳罚金,也不愿意入狱服刑的话,我们会在整个神陨高原通缉你!”

    夏安脸颊微微抽搐,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寒冬乍暖,你还在〕〔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重生之剑神〕〔鬼夫缠人夫人乖乖〕〔星际绿化大师〕〔佛系反骨(快穿)〕〔余生和你都很甜〕〔极品老木匠〕〔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万古界碑〕〔冷兵时代〕〔我有诸天万界图〕〔重回七零:军长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