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妃曲之来世了尘〕〔我夺舍了魔皇〕〔神魂丹帝〕〔开局一把黄帝剑〕〔乡村透视仙医〕〔医品赘婿〕〔农女为商:驯夫有〕〔美女总裁的贴身保〕〔腹黑竹马:小青梅〕〔雍杰传奇〕〔龙血圣尊〕〔抗战之超级武器库〕〔抗战之烽火漫天〕〔至尊农女:妖孽王〕〔重生医武剑尊〕〔神医兵王混都市〕〔魔改大唐〕〔狂妻来袭:九爷,〕〔血红轨迹〕〔重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二百六八 公审圣武士,如果你是圣武士该多好
    “审判!审判!审判!”

    万人呼喊的潮声压住了圣武士心中沸腾的躁怒,让他们对自己在民众心目中的形象有了全新的认识,对夏安正面对什么样的力量有了更清晰的感受。

    格罗妮娅觉得,除开自己握住提尔之秤发下的誓愿,其他心中认定的正义,面对这样的声潮,也再难保持坚定。

    这个时候,让她对万人高喊“我是圣武士,你们无权审判”,“我做过的任何事情都无愧于心,都是在践行正义”,她根本做不到。

    “力量……原来这才是力量……”

    她明白了夏安为什么会让步,即便是传奇,在万人的呼声,万人的讨伐面前,也会退缩。

    至于什么正义的划分,普雷尔公爵,这个魔鬼,根本不是说给夏安,说给圣武士听的,而是说给这些人听的。是蛊惑他们逼迫圣武士,在用他们的呼声威胁夏安。

    如果夏安还想在神陨高原继续建设夏安迪亚,还想让夏安迪亚成为圣武士的宁静家园,就不能对这样的呼声置之不理。让神陨高原上的所有人都声讨圣武士,让圣武士成为民众和冒险者的公敌,这样的后果,夏安承受不起。

    格罗妮娅看向李奇的目光异常复杂:“魔鬼……”

    审判开始,依据“朴素律法”,李奇一方是原告,圣武士是被告,台下上万人则是法官。这是上溯到精灵时代,人类还是原始部族的时候就确立的法则,圣武士无法反对。

    前半段的指控和举证环节异常简洁高效,毕竟事件经过完整清晰,不容辩驳。

    杰尼、格罗妮娅和梅恩等十四名圣武士,侵入贝塔城,杀死四人,杀伤十二人。

    摄像头记录下了整个过程,还有受害者以及目击者的完整陈述,证据多到了让案件板上钉钉都还不够,足以再压好几层马蹄铁。

    让人们颇为意外的是,阻止圣武士继续行凶的居然是三个大小不一的姑娘。当她们一一上台,以证人身份陈述事发经过时,现场气氛活跃了不少。本该肃穆庄重的审判现场不时响起笑声、掌声和叫好声。

    “我正跳得高兴呢,这帮圣武士忽然混进来喊打喊杀的,我去阻止他们的时候,他们居然还对我动手!”

    银发碧眼,异常甜美的小姑娘指着自己的鼻子,用匪夷所思的语气说:“我才十三岁啊!还没有成年!”

    “法官”们笑声一片,圣武士却脸色发青,你这是示威吧,你一定是在示威!

    刚才播放的影像里,你挥着一根又粗又长的光鞭,一鞭子就倒一个圣武士!然后你说自己十三岁未成年所以圣武士很凶残?到底是谁凶残啊!?

    淡金头发银灰眼瞳的小姑娘上台,比刚才的银发小姑娘仅仅高了个帽檐。她召唤出一只幻彩鹦鹉,鹦鹉落在她肩头,扩音器里瞬间涌出一股澎湃的声浪,冲刷得所有人头晕目眩。

    “他们直接冲进来喊着解救奴隶那个红头发先打倒了我们的辅导员,我们想抓住他们问清楚情况他们又喊着消灭邪恶开始杀人。那个红头发还想打飞我我很小心的控制着力量不爆掉她的衣服和皮肉,结果她还是没用砸进墙里晕过去了然后我就不敢动手了怕伤着更多人……事情经过就是这样的……李奇告诉我说真话只说真话说全部的真话别说其他的心里话我应该做到了吧?那个红头发真是只弱鸡啊……呱呱呱……”

    小姑娘掐住鹦鹉的嘴巴,用法术把它送走,脸红红的下了台子。

    笑声和掌声同时响起,台上格罗妮娅觉得羞耻到了极点,脑袋压得低低的。可这么一来,那头火焰般的红发反而更醒目了,“就是她啊”的声音如刀子般戳着格罗妮娅的心。

    之后是个头高挑身材火爆的女郎上台,一头黑发混杂的白发,加上热裤小背心的打扮,让她显得无比扎眼。

    她懒懒的打着哈欠说:“事情经过不是拍下来了吗?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啊。”

    说完她就往台下走,让观众和圣武士们一头雾水。

    你谁啊?跟这事有什么关系啊?

    眼见她要下台,然后才意识到什么:“噢,忘了说,我就是幻景里那只狼。”

    等她下去了好一会,人们才回过神来。

    那头高大凶狠,占了幻景大半画面,一爪子摁倒一个圣武士,一尾巴扫倒七八个圣武士的黑背白狼!?

    夏安眼瞳微缩,娜玛等人则愤恨的盯住这个白发狼女。就因为这家伙,杰尼他们才一个都没跑出来,还是给他们当向导的游侠跑回夏安迪亚报信才知道这事。

    梅恩瞅了瞅旁边伤还没好,被裹得跟粽子似的杰尼,打了个哆嗦嘀咕道:“好可怕……”

    陈述完事件,作为被告方的辩护人,夏安先检查了摄像机。

    以传奇的力量,感受记录晶片里的超凡力量波动,足以分辨是不是经过了事后编辑加工。

    几个摄像机检查过之后,夏安点头,认可摄像机拍到的影像真实无误。

    然后他询问了几名作证的伤者,包括第一个被格罗妮娅打飞的青年,是什么贝塔城移民学习班的辅导员。

    而后他又跟作证的学员聊了聊,确认他们的身份。学员里有第一期的契约奴隶,有来自哈德朗的退伍士兵。

    “你们提出的事实没有问题,夏安迪亚的圣武士的确造成了无辜者的死伤……”

    夏安开始辩护:“但整件事情还是有缘由的,圣武士并非蓄意伤人,他们解救奴隶的行为是正义的,是合法的。”

    李奇满脸喜色的道:“解救奴隶?你是说那些契约奴隶?难道你们夏安迪亚的圣武士也把解放一切奴隶,摧毁奴隶制视为正义?那太好了!这也是吾主赤红女士的神意啊!”

    夏安脸颊抽搐:“我是说,解救不合法的奴隶是正义的。你的这些奴隶是从圣光堡抢来的吧,不管是朴素的律法,还是成文的律法,这种事情都是非法的。”

    台下顿时响起嘈杂的喊声,那是第一期的学员们,听到圣武士否定他们的身份,顿时激动了。

    “圣武士,你们原来是圣光堡的走狗!”

    “你是想把我们送回圣光堡继续去挖神尸碎片吗?是让我们去死吗?”

    “真正解救我们的是公爵!再过几天我们完成了学习就不再是契约奴了!”

    李奇摇头道:“夏安,你对自然法的理解还不够透彻啊,自然法是什么?就是叩问自己的良心。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良心自有答案。”

    “这些奴隶在圣光堡里正受着死亡的威胁,我把他们解救出来,跟他们订立了一个月的奴隶契约,教会他们怎么在贝塔城自力更生。”

    李奇的语调变得凛然:“上古时代的人类是没有奴隶的,血脉把人类汇聚为一个个部落,彼此团结互助,艰难求生。圣武士!把那之后人类因为贪婪演化出的律法和约定丢开,叩问自己的良心,然后看着我,告诉我你的裁定,我做的事情是不是善,合不合乎自然!?”

    夏安沉默了片刻,叹道:“我这辈子,还从没像今天这样被人一直教导啊……”

    他说:“但这依旧是个误会。”

    “误会可以化解,伤势也可以复原,逝去的生命却无法挽回。”

    李奇冷笑:“如果能复活四个死者,我相信大家都会当作一场误会,你可以吗?”

    夏安张了张嘴,似乎想说可以,却又沉重的摇头。

    在商业联合会的目录上,复活一个人得一个传奇的灵魂再加上百万的金蒲耳。由此推及,就算夏安会复活术,代价也必然异常高昂。

    “当然,依据凶手的陈述,还有大家对圣武士的了解,这也的确是场误会,可以适当减轻惩罚。”

    李奇也决定退让一步,毕竟最后环节他必须坚持的东西,还得逼夏安让步。

    夏安眼角一跳,忽然对李奇“传音”:“根据最朴素的律法,只要损失得到了足够的弥补,可以最大程度的减轻惩罚。”

    “这个我认可”,李奇不为己甚,同时也微微讶异,夏安还真是懂得变通,想给自己塞好处么?

    “那个红头发的小姑娘,叫格罗妮娅,有艾兰尼斯王室血统,她立下了推翻曙光女王,复兴艾兰尼斯的誓愿。”

    这时候夏安的淡淡笑容,就显得很是奸滑了:“她正在四处寻求援助,结果找到了夏安迪亚。如果把她交给曙光女王,相信一定有益于你的事业。”

    李奇用眼角余光看了看脑袋耷拉着的红发少女,心说果然如此,怪不得那么眼熟。当初欧萝拉拍《特蕾希娅与芙蕾雅》的时候,因为红发是艾兰尼斯王室血脉的标志,欧萝拉的妆扮别有一番风姿,让他印象无比深刻。

    刹那间他对红发少女充满了怜悯,姑娘啊,你知道你崇仰的夏安大叔,正准备把你卖掉吗?

    李奇用决然的语气说:“不必试探我,圣武士,我是为死伤者讨回公道,而不是为我个人牟利。”

    夏安笑笑,并不在意,似乎刚才真的是在试探李奇,或者就是想给李奇挖坑。

    他感慨的道:“我在公爵……不,冕下身上,也看到了属于圣武士的公正之心。如果你是位圣武士的话,那该多好。”

    “如果圣武士能找到道路,能回归理性,我会把你这话当作夸奖”,李奇忍不住再度讽刺。

    “那么……”

    “那么……”

    两人异口同声:“谈谈惩罚吧。”

    讨价还价环节开启,李奇的价码是,杀人的两个圣武士,一个叫杰尼的,还有一个叫拉尔夫的,处死。其他六个伤人的,按伤人多少和伤势情况,处以十到三十鞭的不同刑罚。还有六个圣武士只是咋呼没来得及动手,每人五鞭子警告。

    夏安的价码是,杀人的圣武士,断臂,外加三十鞭。其他圣武士一律十鞭,夏安迪亚给予伤者足够的赔偿。

    既然是讨价还价,李奇也不会紧咬自己的价码不放。

    “那个叫拉尔夫的,只杀了一个人,还是慌乱中出手。死者是伤重不治,而不是当场死亡,可以宽免,按照你的条件处罚,但那个叫杰尼的……”

    李奇看了看那个年轻圣武士,语气很坚决:“他杀了三个人,出手狠辣,死者全是一击毙命,他必须死!”

    夏安也看了看杰尼,刚才幻景里杰尼杀人的景象非常清楚,传奇圣武士艰涩的道:“即便是按照圣武士的教规,他也必须死,那么就由我们……”

    “不!”

    李奇语气再加重了一层:“他必须按照贝塔城的方式处死,不能由你们圣武士行刑。”

    直视夏安,即便对方眼中怒火沸腾,李奇也毫不退缩:“等你们圣武士找到了正确的道路,守护人们认可的至善之道时,再在人们面前以正义之名行刑吧!”

    “你也说过,现在的神陨高原是无法之地。既然是无法之地,就没有真正的圣武士!我不会让你亲手处决他,以此宣示你们依旧把持着正义!”

    两人对视了好一会,李奇语气稍稍缓和:“他会死得很快,不会太痛苦。”

    夏安长叹一声,避开了李奇的目光,显然是默认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