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补总裁要转正〕〔天网建筑师〕〔诸天万界红包系统〕〔天命为妃〕〔最牛兵王〕〔寒少的宠妻〕〔神帝归来〕〔科技传播系统〕〔傲世无双:绝色女〕〔商途〕〔我是半妖〕〔修二代的日常随笔〕〔火爆毒妃:君少,〕〔青眉煮酒〕〔毒妃权倾天下〕〔撩妻入怀:陆少很〕〔周天李若诗〕〔王爷站住,重生嫡〕〔掌欢〕〔不死仙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二百六九 贝塔城与夏安迪亚的战争才刚刚开始……吗?
    当李奇公布了惩罚时,广场上先是沉寂了片刻,再轰然涌起冲天声潮,全都在叫好。

    圣武士这边惊愕的看向夏安,这样的判决他们自然绝不接受。娜玛更是泪水涟涟,如果不是夏安在用目光阻止他们,贝塔城的红衣守卫也在阻拦,他们多半已经冲上台子抢人了。

    格罗妮娅的脸色变得煞白,接着又缓了过来,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梅恩这时候是真怕了,抱着胳膊哭道:“这怎么可以?当着这么多人被抽鞭子,我会叫得很难听啊!”

    夏安挥手示意圣武士安静,接着是他开口陈述。大家都以为他要反对,却没想到李奇跟夏安早就谈妥了。

    可夏安的发言,也令李奇愕然。

    “大家应该都知道我是谁了,夏安迪亚的夏安,这些犯下过错的圣武士,都称呼我为导师。”

    “我很愧疚,没有尽到教导他们的责任,给贝塔城的无辜民众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也玷污了夏安迪亚圣武士的正义。”

    传奇圣武士的话语,不需要扩音器,就回荡在整个广场,清晰的送入每个人的耳朵里。

    “正义是条艰辛的信仰之路,走上这条路的圣武士,背负着太多期望,同时也承受着太多的苛责。尽管龙尔德的正义神光照耀着我们,圣武士却一直很迷茫,始终没有找到正确的方向。”

    “我带着圣武士在神陨高原建立了夏安迪亚,就是希望找到一条正确的道路。我们的追索刚刚起步,年轻人们血气方刚,总是避免不了被情感蒙蔽了理性,扰乱了信仰。”

    “我并不是恳请大家原谅这些犯下过错的圣武士,而是想说明正义之路的艰难。圣武士不是人人都能当的,龙尔德的正义神光不是人人都能承载的。”

    “这些犯下过错的圣武士,有些人已经背离了正义之路,走到了堕落的边缘!”

    夏安的话让台上被禁锢在金光圆圈中的圣武士们身体一抖,除了两个人,一个是杰尼,他正期待着导师救下他,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回应,这让他觉得自己的导师变得极度陌生。另一个是格罗妮娅,微微扯着嘴角,似乎在冷笑。

    “让我庆幸的是,大多数人还有挽救的余地,即便面临误会,即便可能遭受伤害,他们也能克制住自己,并没有杀人。”

    “抹灭一个生命,对圣武士来说是无比沉重的事情。尽管圣武士还没有完全看清正义的前路,但正义之路的起点,每个圣武士都不会忘却,否则就背离了信仰,成为堕落者,这个起点是什么呢?”

    夏安扫视广场,每个人似乎都跟他目光相触,下意识的心潮卷动。

    “起点就是守护善良,铲除邪恶。不管圣武士做了让大家多么头痛的事情,但在他们心底,这是最神圣的法则,不如此,他们就不叫圣武士。”

    广场一片默然,开始有一些人点头,接着是无数人点头。

    这话的确没错,虽然圣武士性情古怪,让人讨厌,可对上邪恶的时候,圣武士还真是比其他人更值得信任。

    夏安接着道:“现在这些接受审判的圣武士里,大多数人还能坚守这样的起点,有的人却抛弃了底线。”

    “杰尼-方托斯!”

    夏安指向年轻圣武士:“是什么让你忘记了圣武士的信条,在没有遭受生命威胁,没有经过必要审判的情况下杀戮平民?你甚至狂妄得没有用侦测邪恶,就剥夺了三个人的生命?”

    杰尼嘴巴张合着,像在案板上挣扎的鱼,却说不出一个字。

    圣武士虽然傲慢自大,行事乖张,但还是有底线的。比如杀人就有三条法则,受到生命威胁,进行了必要审判,以及侦测到了邪恶。

    当然这样的法则也是因地制宜的,对上贵族、教会和冒险者,力量的对比让圣武士会谨守法则。对上平民,就等于没有约束了,是不是坚守法则,就看圣武士自己。

    “我以夏安迪亚圣武士导师的身份,宣布剥夺你,杰尼-方托斯的圣武士资格!从现在开始,你仅仅只是个杀人凶手,不再是圣武士!”

    夏安正气凛然的“宣判”,让广场上响起一片喝彩声。

    这家伙,还真会撇清啊,这么一来,借公审圣武士打击夏安迪亚声誉的企图就泡汤了。

    李奇暗叹,他不可能阻止一个传奇圣武士说话,而且对方的智商并没掉线,用上这一招是必然的。所以这样的目标,从一开始就不现实。

    不过也没什么,只要让贝塔城的市民和冒险者们看到,在费共面前,即便是圣武士也不能借正义之名为所欲为。这个最主要的目标,在夏安低头认可公审圣武士的时候就已经达成了。

    至于贝塔城与夏安迪亚在神陨高原的竞争,来日方长,不急于一时。

    “导师!?”

    杰尼终于喊出了声,他扭曲着脸颊,绝望的道:“正义不是就在我心里吗?我的决定不就是正义的审判吗?我是圣武士啊!只要是圣武士,我认定的邪恶不就是邪恶吗!?”

    台下娜玛也没有那么激动了,流着泪低声道:“杰尼……”

    台上格罗妮娅低低叹气,暗道你说得没错,但能不能出手,出手之后会是什么后果,得好好想想,这也是自己的教训。

    圣武士的牺牲必须有价值,邪恶太过强大的时候,圣武士必须善于保存力量,留下有用之身。这些神典上的条文,不仅杰尼你忘得一干二净,我也一样。

    只是你不够幸运,如果我没被那个抡着大剑的小姑娘打昏,也会落得和你一样的下场。

    夏安平静的道:“杰尼-方托斯,在你破坏法则的时候,你就不再是圣武士了!”

    “不——!”

    杰尼癫狂的叫道:“不可能!我是圣武士!我是不是圣武士这不由你决定,由龙尔德决定!你看……大家看啊……”

    他试图集聚神力,用出破邪斩,可手臂疯狂摆动,却没有一丝金黄神光冒出。

    “我的正义之力!龙尔德陛下!为什么抛弃我!?为什么……”

    杰尼两眼发直,瘫坐在地上,精神陷入崩溃边缘。

    圣武士们神色凛然,台下的观众们也都是恍然之色。果然,圣武士要背离了信仰,即便不堕落,也会失去龙尔德的眷顾,不再拥有正义神力。

    李奇注意到夏安缩在袖子里的手微微颤抖,在他的感知中,原本没有任何出奇,就如平民的传奇圣武士,此时周身却笼罩着一层无形的神力,依稀在缓慢伸缩。

    这家伙居然来阴的……

    杰尼用不出神力,自然是夏安搞的鬼。但李奇也没必要揭破,这本就是圣武士难以启齿的麻烦。

    最初的圣武士,还会因为背离信仰而堕落,成为黑武士之类的怪异存在。但在龙尔德意志分裂后,不管圣武士做了多么邪恶的事情,只要他内心坚信是正义的,照样能获得正义神力。只有意志不坚定的人才会信仰崩溃,走向堕落。

    这不仅仅是圣武士的麻烦,所有神职者其实都是如此,信仰之力是可以被扭曲的。特蕾希娅与忠诚神廷的决裂,不就源于这样的事情?

    一般人并不清楚信仰之力的深层次原理,在固有的印象里,只要能获得神祇的神力,就意味着信仰坚定。

    夏安将杰尼开除出圣武士队伍,压制了他的正义神力,这就完美的将杰尼跟夏安迪亚和圣武士切割开,让处死杰尼的事情,对夏安迪亚圣武士的影响降到了最低。

    夏安接着道:“我对判罚结果没有异议,这是他们应该受到的惩处!”

    娜玛等人身体发软,相互护持着,才不至于软下去。而台子上格罗妮娅等人则是身体紧绷,虽然不会被处死,可即将承受的鞭刑,不仅仅是在鞭挞身体,更是在鞭挞尊严。

    夏安又叹道:“今天这场审判会非常难得,让我明白了很多事情,在此我向大家表示感谢。”

    他向李奇点了点头:“我更要感谢普雷尔公爵,他向我展示了从另一个角度看到的正义,这给了我很大的启发。”

    李奇微微笑着回礼,心中却咯噔一跳,这络腮胡是要反击了!

    就听夏安道:“我在此向公爵,向大家承诺,夏安迪亚的圣武士,会寻找到新的正义之路。而这次审判,我相信不仅是我,夏安迪亚的所有圣武士也都会引以为鉴,重新审视自己的信仰。”

    他拔高了声调,让每个字都沉甸甸的落入人们心中:“我代表夏安迪亚的所有圣武士,向这次,以及之前所有给大家带来的麻烦和困扰道歉!”

    “同时我也代表夏安迪亚的所有圣武士,向大家允诺,我们会继续坚守正义,为神陨高原这片无法之地带来公正,带来安宁。圣武士会成为善良之人最喜欢看到的伙伴,邪恶之人最畏惧面对的敌人!”

    “圣武士正在把夏安迪亚建设为至善之地,在那里,大家会更加安全,会自由舒适,会彼此友善。在夏安迪亚,将没有罪恶的容身之地,那会是大家最好的家园。”

    夏安扫视众人,露出自信的笑容:“圣武士是公正的,也是善于改正错误的。只要确实是圣武士的过错,哪怕是像现在这样公开受审,我作为圣武士的导师,作为传奇,也会秉持公正,绝不袒护!”

    叫好声轰然响起,然后是热烈的掌声。

    身为传奇,并没有依仗力量袒护自己人,而是秉公持正,断然开除背离了信仰的圣武士,其他圣武士也要领受刑罚。夏安迪亚的圣武士有这样的人领导,前程必然一片光明,而夏安迪亚那个地方,也必然是善良之地。

    李奇深深看了夏安一眼,不愧是老江湖,把公审圣武士的事情变成了夏安迪亚圣武士的广告专场!

    在地球世界,这样一场路演要出多少广告费啊,一个人头起码得三五十!这个夏安居然借自己之手,搞成免费宣传了!

    夏安也回以深沉的目光,虽然没有半点挑衅之意,可刚才的话根本就是针对贝塔城而来。

    另一场战争似乎打响了,这是一场争夺人心的战争,将决定贝塔城和夏安迪亚谁来主导神陨高原的秩序。

    “那么,行刑吧……”

    夏安幽幽叹道:“我会看着,一眼也不眨。”

    高台上,杰尼倒绑双手跪下,一队手持魔导枪的红衣守卫战在他身后。

    李奇随手点了一个守卫:“你来行刑。”

    那是个见习,只掌握了零级神术心灵之触,魔导枪是他唯一可以跟超凡者抗衡的武器。

    守卫脸色涨红的出列,他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激动,但因为太用力,魔导枪的枪口依旧晃个不停。

    “贝塔城第一次公审大会,罪犯杰尼-方托斯,杀害三人,判处枪决,立即执行!”

    李奇的宣判,让上万人感到无比新奇,枪决……

    确认李奇点头,守卫做了个深呼吸,枪口指住杰尼的后脑,并不抵死,就如往常无数次训练那样,用出了心灵之触。

    蓝光迸现,噗的一声闷响,子弹射入杰尼后脑,溅起一团血花。

    子弹并没穿透前额,年轻圣武士一直低着头看不到表情,这一枪射入,他脑袋一晃,朝前扑倒,身体剧烈抽搐。

    大概过了十多秒,抽搐停止,守在旁边,红衣胸前背后都绣了白色水纹标志的两个牧师上前。他们将杰尼的尸体翻了过来,一个探查呼吸和心跳,一个探查灵魂状况。

    整个过程,其他圣武士不是低头就是偏开头,只有夏安静静的看着。

    牧师宣布:“罪犯杰尼-方托斯,确认死亡!”

    夏安目光微微一闪,台下万人也觉得心头沉重。

    这上万人里,大多数都是神陨高原的冒险者,死亡对他们来说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但哪怕是最惊悚的死,也不像此时如此凝重。他们都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力量,由这个圣武士之死贯穿到心中,压制住所有会破坏这股凝重气氛的念头。

    此时他们还分辨不出这股力量的本质是什么,只是下意识的觉得,这座还没开放的贝塔城,这些红衣,以及红衣的领袖普雷尔公爵,给神陨高原带来了秩序,全新的秩序。神陨高原,从这一天起,跟以前完全不同了。

    死刑之后,是另一个杀人凶手的断手之刑。李奇再度做出了让步,只是断手,不是断臂。这也是回应夏安愿意跟他讲道理,愿意接受处死圣武士这个结果的善意。

    这个比杰尼更年轻的圣武士被一刀砍下右手,刀手把自腕部砍断的右手捡起来递给他。只要用神术及时接上,这只手还能保全,只是远不如以前灵活。

    “不,导师说得对,我背离了信仰!这是我应该付出的代价!我会一辈子牢记在心!”

    这个年轻人表情坚毅,真心悔过,赢得了人们的极大好感。

    而后是鞭刑,十三个圣武士跪在高台上,由红衣牧师挥下皮鞭,按每个人罪行轻重,抽了十到三十鞭。

    噼啪的鞭挞声回荡在广场,圣武士们都紧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喊出声。当着万人的面被鞭挞已经是极度的羞辱,再喊痛的话,那种耻感似乎比当众大小便还要强烈。

    这一幕让观众心生感慨,刚才处死那个圣武士的时候,仪式太过肃穆,让人们几乎都忘了那曾经是个圣武士。而现在,大家终于认识到,圣武士不再是什么特殊的存在。

    结果还是有人出了声,那是个黑头发的少女,曾经被普雷尔公爵点过名问问题,还以“竹竿腿”称呼。她呜呜噢噢了几声,也不知道是太痛还是太羞耻,放声大哭起来。

    行刑结束,夏安就要带着圣武士离开,李奇好意的说杰尼的尸体已经装棺了,马上可以带走。

    “不必了……”

    夏安低沉的道:“麻烦你埋在这里吧,他不再属于夏安迪亚。另外,也请在墓碑上刻下这样的字:背离信仰,杀戮无辜的圣武士,不是真正的圣武士。”

    “没有问题……”

    李奇看着夏安,叹道:“你似乎燃起斗志了?”

    夏安楞了一下,露出默契的笑容:“没错,我对夏安迪亚的未来充满了信心,因为我找到了新的道路。我相信,过不了多久,夏安迪亚就会变得非常繁荣,到时候还希望你能过来做客。”

    “我能把你这话理解为夏安迪亚对贝塔城的宣战布告吗?”

    李奇笑着说:“我是说,争夺神陨高原人心的战争?”

    夏安点头:“是的,的确如此,你可不要害怕噢。”

    李奇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一声:“这就麻烦了,我还以为之前这些圣武士的到来,就已经让我们双方打响了这场战争,所以……”

    他叹道:“我已经出手了,你可不要怪我不宣而战啊。”

    夏安的脸色渐渐凝重,没有搭话,转身就走,招呼娜玛等人,扶着还没恢复过来的圣武士上双头龟车。

    “另外……”

    李奇还不放过他:”你损坏的禁制绳索呢?那可是……八千四百金蒲耳!”

    本来还想收五个铜子的子弹费,却被你用开革罪犯的圣武士身份这招逃过了……

    夏安脚下一个趔趄,语气里含着明显的羞怒:“会赔给你的!先记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拜师九叔〕〔黑铁皇冠〕〔专属校草养成计划〕〔毒戮天下〕〔洪荒青莲道〕〔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奥林匹克〕〔寻人专家〕〔自在神医逍遥客〕〔重生八零进行时〕〔厨娘有点田〕〔德阳郡主(重生)〕〔请开始表演〕〔我真是富二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