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小医生〕〔富贵盈香〕〔大周王侯〕〔九域神皇〕〔重生太子妃:鬼王〕〔我的右手会说话〕〔在冬天中央等你〕〔重生学神:封少娇〕〔公子如兰,美人如〕〔快穿第五人格:当〕〔我家编辑超凶哒〕〔总裁霸爱,宠上瘾〕〔最豪赘婿〕〔医路繁花〕〔欢喜冤家:楼上男〕〔重生九零:神医萌〕〔北唐风云〕〔宫夜宵和程漓月〕〔强宠,小娇妻给我〕〔重生之奶爸医圣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二百七四 命运魔女的预言,夏安将死?
    拉普拉斯妖?怎么感觉是“薛定谔的猫”的同类?

    至少挺押韵的……

    李奇虽然不懂,却本能的蒙对了。

    “大概是这个意思……”

    小红帽做了简要讲述,李奇明白了个大概。

    在地球世界,一个叫拉普拉斯的蛋疼数学家,做了个假设来阐述他的决定论。

    他假设了一个拥有无限计算力的恶魔,认为只要这个恶魔知道了宇宙中每个原子当前的位置和动量,就能计算出整个宇宙过去曾经发生过,现在正在发生以及未来即将发生的所有事情。

    “你是说,命运女神尼斯塔,就是费恩版的拉普拉斯妖?”

    李奇耸肩:“我在大学里的物理选修课虽然挂过两次,但也知道构成世界的最小物质单位不是原子。再往下分的话,根据量子测不准原理,不可能同时测定每个基本粒子的位置和动量。”

    “另外,计算力无限这个前提,也是不存在的。计算必须依赖物质和能量实现。无限的计算力,就算是投入整个宇宙的物质和能量,也实现不了吧。”

    小红帽没好气的道:“麻烦你在秀物理学知识的时候,把前面那些‘我其实不懂物理’的话去掉!”

    她再道:“没错,因为量子力学的出现,基于牛顿力学的拉普拉斯妖假定已经破灭了。但那是地球世界,这里是费恩世界,世界法则都不一样!”

    “在这里,科学……我是说,不管是对客观世界的认知,还是社会人文的造诣,都还停留在中世纪。”

    “这里的智者信仰绝对理性,包括了朴素的原子论,再加上数学和逻辑,加在一起,必然通向决定论。决定论的必然推论是什么?就是拉普拉斯妖。”

    “决定论是理性的一面,感性的一面就是宿命论。就算是在地球世界,宿命论都有大半人笃信,费恩世界信的人更多。不同的是,在费恩世界,心灵会产生力量,对宿命论的信仰汇聚出信仰之力,催生了命运神职。”

    “不过命运女神的本质跟痛苦、告死、火神那些源初信仰神祇又不一样。她有理性的一面,就是刚才说到的决定论,这让命运女神具备了魔网那样的两面性。”

    小红帽说到魔网,李奇就懂了。

    依赖魔网施法的魔法师也分两类,一类是运用理性认识魔法规则,通过魔网引导魔力,编织法术模型,施展法术。对这样的魔法师而言,魔网是冷冰冰的超然存在。

    另一类通过感性触摸魔法规则,以信仰牵引魔力。在这类魔法师心中,魔网就是一位神祇的具现,也即魔法女神密斯特拉。

    当然魔法师并不会严格按这两个类别区分,大多数时候魔法师是理性感性兼有的。理性认识不足就信仰补,魔法师动不动就高呼密斯特拉在上,那可不是毫无意义的行为。只有拒绝向神祇低头的奥术师,才会只依靠理性施展奥术。

    “决定论是说世界运转万物兴灭都是因果相连,有固定的轨迹。宿命论是说凡人的命运就是这些轨迹的一部分,在你还没出生,甚至人类都还没出现前,你的命运就已经安排好了,这两个加在一起造就了命运女神尼斯塔。”

    小红帽的总结通俗易懂,李奇觉得,命运女神跑去地球世界的话,绝对能收获五十亿以上的信徒。地球世界的科学早已深入到了量子世界,但绝对大多数人对世界的认知还停留在牛顿时代。

    这其实没什么羞耻的,李奇工作三年,数学就已经退化到初中水平,也不影响他当个善良的魔法师。

    小红帽继续解释:“拉普拉斯妖是一种理想状况的假设,就算费恩世界的基础法则是牛顿力学,你刚才也说过,无限计算力这个前提不可能存在。而且拉普拉斯妖存在的前提是全知全晓,这又跟全知者的存在冲突了。所以,尼斯塔只是对拉普拉斯妖的cos……模拟,她始终是残缺的。”

    “这么一来,尼斯塔没办法像魔网那样形成一个稳定的东西,基础不稳定,就不会有稳定的意志。命运女神的本体从来都捉摸不定,大家以为她很神秘,其实是因为她的本体始终稳定不下来,没有一个整体的,清晰的意志。”

    “她或许在一些领域,能表现得极端理性,凝结出稳定意志,比如占星师信仰的星座女士伊柯莉翠。或许在一些领域,表现出的感性能收获到稳定的信仰之力,也会有稳定意志,比如幸运女神和厄运女士,她们其实就是由尼斯塔分割出去之后形成的两个稳定意志。”

    李奇抽了口凉气:“这应该是很隐秘的神祇秘闻啊,你居然都知道?”

    “你那是什么眼神?不要口不对心!我是从你跟薇姬的对话里得出的推论!”

    小红帽气呼呼的道:“全知者的资料里可没有这些,只是一些模糊的猜测。”

    李奇赶紧赔罪,接着挠头:“那么问题就来了,薇姬现在这种状态,应该是从尼斯塔的本体上分割出了一部分,可到底是什么领域,又为什么被腐化呢?”

    “这得搞明白把薇姬变成魔女的腐化神器是什么”,小红帽说:“难道你没问?”

    李奇指指头顶,投影回放到某个片段,李奇正好问了这个问题。

    “你不必知道,那对你和女神毫无意义”,薇姬用类似小冰的语气说。

    “唔,感觉就算净化了这家伙,会是个麻烦啊”,小红帽也头痛了:“如果还是这么高高在上,我都想象得到一些景象,那会让我非常生气,甚至忍不住要把她打成反哥命!”

    李奇也想象得到……

    “凡人的命运都是既定的,你们的努力毫无意义”,薇姬要这么说的话,李奇跟小红帽真会把她打杀了。

    “我看问题还在薇姬的凡人意志上”,小红帽忽然眼睛一亮。

    李奇叹气:“只能等到把她弄到手……呃,我是说救回来再说了。她还能保有一丁点凡人意志,还是拜佐尔德让她推算我们的底细,接触到了你的神力所赐。不然在那次推算后,她的凡人意志就会消失,变成彻底的怪物,不过她还是把这事归为既定的命运。”

    小红帽跟着叹气:“那么好吧,她的事情就等把她弄到手再说了。”

    李奇不那么确定的道:“薇姬……倒不能现在就丢到一边,她给我做了个预言。”

    投影转到又一段对话,李奇依旧不相信薇姬就是命运女神尼斯塔,就跟不相信铁口神算一样,要她秀一手。

    薇姬说:“你身边的世界线不久后会产生轻微的扰动,那是一个跟你有命运纠缠的强大存在骤然消失造成的。”

    什么世界线,李奇有些懵懂,而所谓“强大存在”,倒是很清晰,薇姬做了补充:“那个存在,至少是个传奇。”

    小红帽皱眉:“很快会有一个你认识的传奇要完蛋了?那会是谁?”

    李奇认识的传奇也就几个,不算已经死掉的国王,友方是特蕾希娅、希尔维、努曼艾尔、海瑟薇、罗文娜,敌方只有一个蔻塔,还有个算是中立的夏安。

    在这些传奇里,够得上“命运纠缠”这个标准的……

    小红帽嘶嘶抽气:“不会是特蕾希娅吧?”

    李奇也有些惴惴不安:“如果是她,就不会是轻微的扰动了吧?”

    “那倒是,而且说的是你身边的世界线,应该是神陨高原上发生的事。”

    小红帽这么一说,对象就只剩一个了,夏安。

    可夏安又怎么够得上“命运纠缠”的标准呢?

    “喂!还真把她的预言当真了啊!”

    小红帽终于反应过来了:“她的预言能成真的话,这个世界就是决定论和宿命论的设定啊,我们还干什么革命!?”

    “可这里是有超凡力量存在的啊……”

    李奇依旧忐忑:“在地球世界,我们走的那会,大数据什么的不是都已经做到了可以预测犯罪了吗?在这里,预言一下谁快死了,也不算多离谱吧?”

    小红帽恐慌的抱头呻吟:“该死的超凡力量!在某些事情上表现出的生产力已经抵达了大同主义的尽头!这让我们的革命像在梅花桩上跳舞一样难搞啊!”

    你真的这么干过吗……

    两人正心绪难平,相对无语时,李奇抽了一下。

    “一定是下面有事,菲妮在挠我的痒……”

    小红帽摆手:“去吧,我跟秋香和画眉跳几圈舞压压惊。”

    身心合一,李奇睁眼,果然是菲妮。

    “有急事啊!叫了你好一阵都没反应!”

    菲妮说:“来了个圣武士商人,说要跟你面谈。”

    圣武士商人,真是奇特的职业,夏安迪亚来的?

    想到薇姬的预言,李奇心头一震,难道真的会是夏安?

    “啊,好好玩的东西!你们都有,为什么我没有!”

    “我们是执行任务,只能蹲在结界里的人就别指望了。”

    “我上次还进了第一战斗序列!”

    “这是去见魔法师,像你这样讨厌穿蛛丝内衣和软甲的去不了,其实也没什么,反正没什么可看的。”

    “虽然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不过你笑得那么恶心,肯定不是好话!”

    菲妮的注意力转到缇娜她们手上的小玩意,佐尔德送了一堆小巧的魔偶,就跟地球世界的自动玩具一样,两个冤家也开启了日常的吵嘴模式。

    李奇这才想起佐尔德也给凯瑟琳送了东西,他从空间戒指里取出礼盒递给凯瑟琳……咦,变回艾丽了。

    艾丽接过盒子,看也不看,直接塞给菲妮,才让这对冤家平息下来。

    还是艾丽乖……

    李奇忍不住伸手又想揉艾丽的头,艾丽晃着头躲开,却又抱着李奇的胳膊,跟着他去传送门了。

    “真是……笨蛋……”

    缇娜目送两人离去,再看了看喜滋滋拆着礼盒的菲妮,低声嘀咕。

    贝塔城,刚刚修好的市政中心会客厅里,李奇接见了来自夏安迪亚的圣武士妮可-艾克托。

    姓氏以及发色让李奇想到了另一个圣武士,之前的公审大会,都没顾得上跟她打个招呼,还有旧账没跟她算清。

    偏马尾少女圣武士气鼓鼓的道:“娜玛是我姐姐!”

    “普雷尔公爵,我们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已经有了很多私人恩怨!”

    少女很耿直:“不过我是来谈生意的,作为夏安迪亚的军需官,我会放下私人恩怨,秉持公心……”

    挺可爱的小姑娘,圣武士都这么可爱就好了。

    虽然对方的年纪说不定和他一样大,可这么可爱乖巧,让灵魂年纪跨向二十年代下半叶的李奇,下意识的视为晚辈。

    “还有我个人的正义!”

    呃……什么叫个人的正义?

    “我们先谈债务问题吧,公爵说大叔毁坏了十四条禁制绳索,每条六百金蒲耳,总共八千四百金蒲耳。”

    没错,苍蝇腿也是肉,能讹一笔算一笔。

    “可根据我的调查,大叔毁坏的那种绳索,市面价格每条最多一百五十金蒲耳!计算折旧的话,货过一手只值一半,我最多只能赔你一千金蒲耳,而且你还必须把报废的绳索给我!”

    嘶……好狠!比小龙女都狠!

    “另外,我们夏安迪亚没有多少现金,只能用魔导矿石付款。清单在这里,公爵可以选择等值的矿石抵扣。或者先和我们进行以物易物的交易,再冲抵这项费用。”

    就知道你们夏安迪亚圣武士是群穷逼……

    李奇接过报价清单,看了几眼,顿时气血翻腾,恍惚间他以为看到了小龙女和他第一次见面时递过来的专坑新手客户的商业联合会目录!

    他忍不住讥讽道:“秘银矿石每公斤九十金蒲耳!?是市价的三倍啊!你们夏安迪亚的矿石是用嘴啃出来的,满含血和口水我还能找到几颗牙吗?”

    “这批矿石大半都是大叔自己挖的呢,传奇亲手挖的矿石,总该多点附加价值嘛。”

    偏马尾背着手,晃着身体说:“当然做生意的正义是你情我愿,是折衷。这也是誓约正义,姐姐说这是你划定的四种正义之一,所以啊,价格可以慢慢谈嘛。”

    夏安亲手挖矿?

    李奇对夏安的印象又好了一截,等等重点不是这个,这个偏马尾少女做生意比小龙女熟练十倍啊!

    这样的小姑娘,实在是不可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寒冬乍暖,你还在〕〔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重生之剑神〕〔鬼夫缠人夫人乖乖〕〔星际绿化大师〕〔余生和你都很甜〕〔佛系反骨(快穿)〕〔极品老木匠〕〔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万古界碑〕〔冷兵时代〕〔我有诸天万界图〕〔重回七零:军长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