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镇阴棺〕〔战神凰妃〕〔农门秀色之医女当〕〔极拳暴君〕〔我有无数神剑〕〔逍遥医少在都市〕〔无敌枪炮大师〕〔叔,你命中缺我〕〔返回2006〕〔绝世龙帝〕〔英雄联盟之傲世为〕〔丹神归来〕〔世界第一宠:财迷〕〔奇迹的召唤师〕〔都市最强高手〕〔都市之绝世仙帝〕〔噬天丹皇〕〔万界武侠大冒险〕〔美食诱获〕〔极道都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二百七八 贝利诺王子:我又有个大胆的想法
    圣光堡,中心城堡的秘室里,贝利诺、特鲁克、费德里克三人组对视无语,气氛凝重。

    费德里克打破了沉默:“不能再招惹圣武士了,夏安太强大,除非有三个以上的传奇过来,否则我们只能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

    “什么事都没发生?城堡旁边的矿点被烧得一塌糊涂,要恢复起码得个把月,用来对付夏安的那个矿点也被他摧毁了!”

    特鲁克阴沉着脸说:“现在不是要当什么事情发没发生的问题,而是我们必须做点什么事情的问题。”

    “但我们有什么?”

    费德里克之前一直是旁观者,数落起来滔滔不绝:“王子殿下这边就别指望了,一堆渣渣佣兵,连保护城堡都指望不上。特鲁克你这边呢,两千克神廷克斯特分部的部队,都是平时在王国里作威作福的家伙,他们一定总是在抱怨待遇问题吧?而且没接受过正规的军事训练,抓点小偷强盗和异端还行,别指望他们跟军团对打。”

    “迩香派来的圣骑士也是差不多的德性,人还没到呢,就要分部的人搬出军营,或者给他们建个更好的军营……”

    特鲁克的脸面有些扛不住了:“我会教训他们的!会让他们知道来这里不是旅游,是战斗,是完成使命!”

    “希望如此”,费德摊手:“总之,现在的情况是,以我们的力量,夏安迪亚我们不敢碰,普雷尔那边,我们没力量去碰,我们能做什么?”

    贝利诺忽然道:“我们还有个矿点!”

    “但那在十多公里外!比对付夏安那个矿点还远!”

    特鲁克没好气的说:“我们一动,圣武士就来砸矿场,普雷尔就来救奴隶,别想在那里安安生生的开采!”

    “不!”

    贝利诺面色凝重的说:“仔细想想,到底是谁在阻止我们开采罗丝神尸?”

    “当然是圣……”

    特鲁克话没说完,皱起了眉头,这的确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圣武士?不对啊,以前圣武士那边不是好好的吗?”

    费德里克说:“最多就拦路检查,放掉没合法手续的奴隶而已。”

    特鲁克沉沉点头:“对,是普雷尔!他来了之后,先抢奴隶,再做了那份《圣光堡探秘》的幻景,那帮圣武士肯定是被幻景鼓动来的!”

    贝利诺这时候思路如泉涌:“没错!他跟咱们是死敌,但他的力量不足以攻下我们圣光堡,所以就打击我们的产业,要我们在神陨高原呆不下去自己退走。”

    “想想夏安给我们的警告,之前我们在开采神尸他并不理会。那个警告我觉得是在告诉我们,只要别惹他和夏安迪亚,他也会约束圣武士不再管我们。”

    “这么一来,我们只需要专心对付普雷尔就行了。”

    费德里克叹气:“问题又绕回来了,我们没有力量解决普雷尔和他的军团。”

    “为什么一定要针对他的军团呢?”

    贝利诺问:“特鲁克,我记得迩香那边答应过你,只要有确实可行的计划,他们会派传奇过来,帮忙解决掉普雷尔?”

    特鲁克点头:“对的,问题是计划得周密,得有足够的把握,你别想让传奇冲到他的地盘上,冒着极大的危险去杀他。”

    “不,不需要到他的地盘上,我刚才不是说过吗,我们还有个矿点。”

    贝利诺眼里闪动着智慧的光芒:“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特鲁克哆嗦了一下:“我记得你这句话!当初你出主意把奴隶支到夏安迪亚,让圣武士去招惹普雷尔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

    “听听殿下的想法嘛”,费德里克主持公道:“反正我们也没有想法。”

    等贝利诺说完,特鲁克是在皱眉沉思,费德里克衷心的赞道:“这的确是个大胆的想法。”

    ………………

    “李奇,你也想当圣武士了吗?就凭你那平地都会摔的身手?”

    贝塔城,即将完工的中心广场上,卡琳懒洋洋的讥讽李奇。

    “还记得之前是怎么被那个娜玛摔的吗?来,让我摔两下你就知道我能不能当圣武士了。”

    李奇用李小龙步伐蹦蹦跳跳着,腰上正是夏安送给他的皮带。

    卡琳还以最认真的鄙视:“嘿哟,那可是很专业的体术手段,圣武士的体术跟武僧是一个水平。你想摔我?是不是从浮空舰上摔下来,摔坏了脑子?”

    咔嚓一口啃掉竹笋,她伸胳膊蹬腿晃脖子:“来就来!我正想碾碾人呢!”

    然后她盯着某个东西,有些犹豫:“你是不是弄了什么奇怪的玩意,想在我身上做试验?”

    圆滚滚的尤赞赶紧冒充机器人:“跟我无关,无关……”

    “的确是做试验,不过不是什么奇怪的玩意”,李奇拍拍腰带:“格斗大师腰带,夏安送给我的礼物,这可是个好玩意。”

    卡琳愣住:“格斗大师腰带?可以让人无师自通各种拳脚和武器技艺的魔法神器?”

    这玩意的知名度还真是不低,连缩到半位面的廷尼威女王都知道。

    “那只是传闻啦”,尤赞纠正道:“首先,不是无师自通,它就是老师。它会告诉你手脚身体该怎么动,但你得指挥身体跟上它,要达到熟练的程度还是得进行长期锻炼。其次,也不是各种技艺都会,它只会用过它的人会的那些技艺。”

    “原来如此……”

    卡琳点着头说:“不过李奇,你这还没锻炼呢,就想在我身上找便宜。是觉得自己天赋过人呢,还是觉得夏安的技艺很厉害,对付我绰绰有余?”

    李奇比出李小龙的招牌起手式,招着手道:“我只是觉得娜玛摔你的时候,充分暴露了你笨拙迟缓的缺点。”

    嗷汪嚎叫声中,两人高的黑背白狼出现。

    “你对一只狼说笨拙迟缓?人类,你的狂妄自大让我充分理解了什么叫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巨狼卡琳的森冷眼瞳盯着李奇,说着很有逼格的话,可惜因为眼睛有点对,毫无威慑力。

    李奇一拍腰带,啊啊怪叫着,扑向巨狼。

    噼噼啪啪……

    轰轰咚咚……

    好一阵后,广场上烟尘散开,李奇被巨狼的头死死压在地上动弹不得,李奇又两腿夹着狼脖子,两手抱着狼嘴,一人一狼相持不下。

    “你认输吧!”

    “呜呜呜……”

    白光闪动,巨狼变回人形,抬着李奇胳膊,小蛮腰一拧,给他来了个旋身后空翻,再转身跨坐在他腰上。

    卡琳得意的笑道:“这就是你的体术?”

    李奇使劲挣扎,还在嘴硬:“怎么不是,柔道啊!”

    两人身体起起伏伏,尤赞终于忍不住道:“你们没察觉到现在的姿势很糟糕吗?我还是未成年人……不,未成年的鬼啊!”

    咚……

    卡琳又变成了巨狼,一尾巴抽飞尤赞,迈着胜利的步伐走了。

    “不顶用啊,我根本就跟不上……”

    李奇揉着腰爬起来,对咕噜噜滚过来的尤赞抱怨道。

    尤赞说:“我就说了,得专注的训练一段时间,腰带只是给你的心灵做出提示,并不能直接指挥你的身体。”

    李奇挠头道:“我觉得还是交给艾丽或者缇娜用好一些,她们会一些技艺。这样你不就能更快的分析到魔力流向,搞明白这玩意的激发原理?”

    这玩意的神奇之处并不在于它的功用,而是它竟然不需要转换装置,直接用赤红神力都能激发,让尤赞啧啧称奇,才找卡琳对练的。

    “你的灵魂和**状况可以在赤红神座得到最原始也最准确的数据,魔女还不能。”

    尤赞的回答让李奇皱眉,这家伙经常在赤红神座敲键盘,难道就是在摆弄自己的数据?

    “而且圣武士的力量之路也值得学习啊,不仅能更精细的掌控神力,还能让身体和武器发挥更大的作用,节省神力的消耗。”

    尤赞这话说得也没错,虽然自己战斗起来都是正面硬怼,以力胜力,并不需要什么技艺,但能精细掌控神力,好处是很多的。

    李奇说:“好吧,以后我每天抽一个小时来练习……”

    尤赞接上:“国术!”

    “你是不是又在看龙蛇什么的网络了?”

    李奇没好气的道:“不是说这几天就能搞定厄普西隆和贝塔城的虚灵中枢吗?”

    “放心放心,其实已经搞定了,还需要几天做调试而已”,这家伙还真是有了空闲。

    李奇可没什么空闲,正准备回办公室继续鼓捣经济体系规划,哔哩小子响了。

    一听他就脸色一变,这可真是少见。

    阿尔法城堡通讯室,李奇恭谨低头:“陛下……”

    居然是特蕾希娅找他。

    女王眉头微皱,眉梢挑着,嘴角沉着,整个人散发着一股锋锐之气,像是刚从战场上下来。恍惚间,李奇居然生出了一丝陌生感。

    女王的语气也不怎么友善:“李奇,你在神陨高原上鼓捣的动静真不小啊。”

    李奇骤然醒悟,《圣光堡探秘》的幻景,应该传得整个费恩都知道了。

    “我们这边也在用浸染了腐化神力的武器,你的幻景倒是揭露了忠诚神廷的丑恶面目,可连带我们也受到了影响。”

    女王揉着眉头说:“最近这几天,德鲁伊、圣武士和其他正义感过剩的人通过各种渠道在向我传递压力,要我们澄清这样的武器是怎么来的,是不是也在用活人开采神尸碎片。”

    这又是一道关口,也是一次机会,李奇对自己说。

    他正了正脸色,用诚挚的语气说:“陛下,我想申明我的观点,我坚决反对腐化神力武器化,而且我认为也没有必要。四倍率魔导炮已经开始大量生产,九倍率魔导炮也即将量产,我们很快就能拥有大量打破防护结界的武器,为什么还要用这种会引发争议,而且也确实很邪恶的武器呢?”

    “邪恶……”

    特蕾希娅反问:“谎言难道不是邪恶的?可在白玉城那件事的宣传上,你不还是用上了?你是怎么说的?我们正在进行的战争,是你死我活的战争,只要能获得胜利,一切手段都是可以用上的,对吧?为什么在腐化神力这事上,你的标准又不一样了呢?”

    李奇叹道:“陛下,我们的战争是你死我活,而不是大家一起死。把腐化神力当作武器,就跟驱使亡灵作战一样,是通向世界毁灭的道路,当初在康拉德城,还有国王陛下……”

    说到这他咳嗽了一声不再说下去,特蕾希娅身体颤抖了一下,眼中波光闪动,张了张嘴,却转作幽长叹息。

    两人相对沉默了一会,特蕾希娅的面容缓和下来,苦笑道:“那又有什么办法,你的魔导炮的确有很大帮助,可迩香的力量也越来越强大,千年的积淀的确不可小视啊。而且迩香的人也在用,我们不用,这不是自缚手脚吗?”

    李奇问:“陛下那边打得很辛苦吗?”

    北方的战事他一直在关注,但只是看大势,没留意细节。看特蕾希娅这个样子,虽然没到很恼火的地步,压力也够大的。

    “迩香把瓦伦丁北方几个国家都动员起来了,甚至还出现了大规模的冰原矮人部队。我们虽然还在前进,但在今年之内包围瓦伦丁大教堂的计划已经落空了,伤亡还很大。”

    “希尔维那边也很吃力,三个国家没剩多少力量,全靠我们的军团支撑。我又在后方组织了四个军团去支援她,目前也只是遏制了兽人的攻势。”

    特蕾希娅咬咬嘴唇:“从唐古斯会议到现在,我们这边已经战死了两万多人,因为伤残退出战场的人是这个数字的两倍。继续打下去,还会死多少人我不敢想,但我们必须打下去,所以……我想,能少死一些人总是好的。”

    “但那不是开启地狱之门的理由”,李奇说:“陛下还记得我在唐古斯会议上提出的建议吗?这场战争说不定会持续得比我们所有人预想的还要久,死难者也会比所有人预想的还要多,因为我们总是觉得,可以只付出这点牺牲就够了,然后又发现总是不够。”

    “在这个时候,我们就面临两个选择,一个是引鸩止渴,意思是为了解决当前的麻烦,顾不得之后必然会死的结果。另一个是打破某些束缚,激发出更大的力量,让更多人更多资源加入到这场战争里……”

    特蕾希娅嘴角挂起一丝笑意,了然的笑意。

    她摇着头说:“李奇,你又在推销你那套东西了吗?在我看来,你所谓的另一个选择,也是引鸩止渴。即便是亡灵天灾席卷费恩,或者是黯精灵甚至恶魔入侵,都比不上秩序崩坏后的恶果。那是人心的丧失,信仰的溃灭。”

    这是我最后一次努力了,真的,结果还是失败了。

    李奇暗叹,再堆上笑容:“我并不是说要全盘推行啊,但其中一些枝节,我认为既不会破坏现有的秩序,也有助于我们更有效率的汇聚力量,比如我说到的建立统一的通讯网络。”

    特蕾希娅想了想,缓缓点头:“如果只是这个的话,倒不是不能做。”

    她又叹道:“但这终究是间接的,我现在需要直接有效的力量。”

    女王的语气变得有力:“我也知道你的立场,并没逼迫你替我在神陨高原开采罗丝神尸。但你不能继续在这件事情上给我们拖后腿,今后我不想再听到看到一切关于罗丝神尸的言论和幻景从你那里传播出来,你明白吗?”

    李奇敢说不吗,只好老实的点头应允。

    女王又道:“很好,李奇,我就知道,对你只需要请求,而不是命令。”

    这是警告!很严重的警告!

    通讯结束,李奇在通讯室里转了几圈,暗道不妙。

    特蕾希娅那边,死伤惨重,进展迟缓,看样子已经跟迩香进入到互拼消耗的阶段。

    跟迩香千年积累下来的资源相比,特蕾希娅这边虽然有曙光之星认证,有多方联合,但还是差得太远了,所以她才把主意打到腐化神力武器化上。

    这个势头发展下去,就偏离了他希望推动的超凡力量平民化的方向,到时候双方真会搞成互喷腐化之气的局面。

    该怎么应对呢……

    一方面是加快新式魔导武器的研究,以及对现有魔导武器成本和性能的继续改进。

    另一方面,神陨高原上的罗丝神尸是目前双方最大的腐化神力来源,如果能切断这个来源的话,至少能暂时遏制住双方继续爬这条长歪了的科技树。

    李奇心事重重的回到贝塔城,这时候圆钩来报告圣光堡方面的最新情报。

    “他们准备开采另一个矿点的罗丝神尸?”

    李奇冷笑,看来得给圣光堡一记重的,彻底断绝他们开采罗丝神尸的念想。

    圆钩赶紧补充:“这是个陷阱。”

    咦,又是个陷阱?难道是……

    圆钩点头:“又是半身人得到的消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娱乐之我是喜剧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