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人界掉马甲〕〔重生学神:封少娇〕〔萌妻乖乖:总裁老〕〔五谷丰登小福妻〕〔老婆,你好甜:隐〕〔七零律政俏佳人〕〔仙尊奶爸从无敌开〕〔穿越财富人生〕〔屠魔工业〕〔重生我要当学神〕〔捡到个男神〕〔医路繁花〕〔只锦〕〔无敌从做主播开始〕〔香辣农女:汉子,〕〔王者夫人掉马我掉〕〔天才命师〕〔都市终极魔少〕〔秋声依旧著梧桐〕〔超自然事务管理局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二百八一 命运纠缠的传奇
    “十八年前,你即将在普雷尔城堡降生,那时候我在康拉德城巡视,感应到了世界的变化。一条新的,难以言述的世界线,在我眼前出现。”

    “当我赶到城堡时,你正好呱呱落地,你的父亲因我的到来而喜悦,请求我给你取个名字。我还没来得及思考,整个费恩都在轻声呼唤一个名字……”

    阿尔萨斯?

    李奇盯着那张脸,破碎的记忆渐渐凝聚,不由心神摇曳,眼前此人,还真是个跟他命运纠缠的传奇。

    “克莱芒祭司……不……”

    白袍让李奇确认了对方的位阶:“克莱芒主教?”

    老者脸上浮起被亲人背弃的痛苦表情:“你的名字还是由我出口,赋予你的,李奇,我是你的父亲啊。”

    no——!

    李奇很想学卢克发出凄厉的惨叫,不过星战梗用得太多肯定会被小红帽笑的。

    老者说的“父亲”,在费恩通用语里还有个意思,那就是“教父”。

    没错,他李奇-普雷尔是有个教父,就是眼前这个克莱芒。

    十多年前,克莱芒还只是哈德神廷分部的祭司。而后克莱芒高升到迩香,托这层关系,李奇才有机会去迩香的贵族学院修行。不然一个穷乡僻壤的小王国的穷乡僻壤的小子爵的儿子,怎么可能得到这样的机会。

    “我去迩香的时候,听说你已经去了北方,没能跟你聚上一面真是遗憾啊。”

    李奇一边说一边揉着怀中菲妮的头,要她继续克制。

    身后的玛丝还没发出信号,他得拖延时间:“至于取名之恩,还有受你的那些照顾,刚才你答应那个家伙三十万金蒲耳的时候,咱们应该就结清了吧。”

    克莱芒主教低声喟叹:“你是触动世界命运之人,我一直深信不疑。按照我的计划,你的人生轨迹应该与忠诚圣堂相交,成为一位圣光环绕的牧师或者圣骑士。”

    “但枢机会不相信我,毕竟每个祭司都会相中一个甚至几个触动世界命运之人,那时候我人微言轻,他们并不当真。”

    “现在他们终于明白自己犯下了多么大的错误,可笑的是,他们决定让我来纠正这个错误。”

    老者慈祥的看着李奇:“刚才对奥术师许诺的三十万金蒲耳,是让他保证你能活着跟我回到迩香。”

    李奇面上沉默,脑子里疯狂吐槽:“我以为原本的李奇-普雷尔默默无闻就是费恩世界的一个随机数,结果还有这么深沉的背景呢?小红,你给我选择的这个身份是不是有什么玄机还藏着,等到大结局的时候忽然跳出来大喊一声阴谋得逞了变成最终的大反派?”

    “您呼叫的女神不在服务区……”

    嘁,连小红这个称呼都不回击,肯定是心虚了!

    “我被枢机会发配到了北方,感谢他们,让我在恶劣的冰原上触摸到凯姆的神意,晋升到了传奇。”

    克莱芒感慨的道:“等我回到迩香时,才发现世界的动荡,背后竟然是你。我的孩子,果然如我所料,你就是触动世界命运之人。”

    旁边的奥术师贾斯丁插嘴道:“这么说三十万金蒲耳远远不够啊,不然世界命运也太廉价了吧?”

    奥术师贾斯丁……

    当初和菲妮一起被四个奥术师抓到浮空舰里,其中一个奥术师,就是那个老头,不就叫贾斯丁吗?这个贾斯丁,跟那个贾斯丁有什么关系?

    衣角被玛丝轻轻扯了扯,李奇回头跟灰精灵萝莉视线相交,瞬间交换了几道意念。

    “准备做好了,援军还有三十秒到达战场。”

    “你们是不是还在玩撸啊撸?算了我这就做准备。”

    “雅丝在上面说罗文娜也察觉到了传奇出现,问是不是采取b计划。”

    “放出去打太危险,还是先在这里作一场。”

    嗯咳了一声,李奇说:“克莱芒主教,如果你还抱着让我浪子回头的希望,光是把我绑回迩香并没有什么意义吧?三十万金蒲耳对世界命运来说太廉价,对我来说还是可以考虑一下的。”

    克莱芒说:“你的灵魂已经被邪恶的神祇掌握,那说不定就是夜女士的恶念分身。带你回迩香,就是要把你解救出来。”

    喂喂,成是夜女士的邪念分身了,你还装死?

    “听到提示音后请留言,一为普通话,二为费恩通用语……”

    李奇懒得再理小红帽,继续拖延:“既然知道我背后有夜女士,还敢跟我作对?”

    “很遗憾,夜女士已经沉睡了”,克莱芒语气复杂的道:“所以枢机会才敢派人过来,而且还只敢派我这样,跟你有命运纠缠的人。”

    “等我把人收拾起来你们再慢慢叙旧吧”,奥术师贾斯丁不耐烦的道:“这个李奇是你的,其他人是我的……”

    他吸了吸口水,嘀咕道:“两个很不错的小姑娘,再加一个更不错的大姑娘,一定很美味。”

    法杖抬起,正要施法,连接洞穴的多处通道里忽然响起低沉而细碎的声音,有些像潮水。

    菲妮小脸煞白的道:“我可以害怕了吗?”

    李奇吞了口唾沫,嗓子也变得有些嘶哑:“等等我先预热一下。”

    “难道还有什么花招吗?”

    奥术师贾斯丁笑道:“腐化之气的确能遏制传奇之力,不过狮子就算不能用出全力,一窝兔子也别想指望从狮子爪下逃脱。”

    话音刚落,法杖一点,空气中浮现出一圈泛着淡蓝光晕,半透明的大手,穿透腐化之气,朝李奇等人抓下。奥术之手由传奇施展出来,威力果然非同一般。

    “凯瑟琳——!”

    凯瑟琳呼喊着自己的名字,开启了二段变身。两层楼高的巨人挥动更高的大剑,拍在奥术之手上,爆出片片碎芒,整圈奥术之手全被粉碎。

    恢复到英雄巅峰的凯瑟琳,在充盈着腐化之气的环境里,有跟传奇一战的力量。

    奥术师不仅没有吓着,反而更兴奋了,高声大喊:“这个圣女是我的——!呃……”

    刚喊出声,凯瑟琳的巨剑回击,砸在洞穴中心那根石柱上。

    嵌在石柱上的罗丝神尸碎片轰然炸开,纷纷扬扬激射而出。

    即便是九级传奇夏安,对上用神尸碎片做箭头的弩箭,也会被破防,这两个传奇显然没到九级。

    克莱芒撑起光盾,却不是平的或者圆的,而是尖的,如海船破浪,将神尸碎片的激流左右分开。

    贾斯丁则是展开一个个气泡,把激流一股股吞进去,再由身后喷出来,他整个人似乎超脱了这个空间。

    激流转瞬间飙过,两个传奇喘了一口大气。

    克莱芒的白袍多了几个黑点,刚才的船首光盾显然没有完全豁免腐化神力的攻击。

    贾斯丁则嘀咕着“该死的腐化神力”,看来他也吃了点亏。

    克莱芒依旧语气温和的劝道:“李奇,不要继续挣扎了,在这样的环境里运用神力,会加速腐化神力的侵害,你不想变成活尸吧?”

    康拉德城事件里没有多余的活口,那四个奥术师也全完蛋了,这真是太好了!

    没人知道这样的环境,才是自己的主场。

    洞穴中的腐化之气更加密集了,奥术师抽了口凉气:“他们连防护服都没穿,还专门对神尸碎片下手,难道是有什么依凭?”

    克莱芒脸颊抽了抽,终于露出冷厉表情:“那就别怪我下狠手了……”

    他伸手凭空一抓,圣光浮动,一柄法杖握在手中。法杖顶端的白光先如烛火一般微弱,瞬间通明,亮得像一颗小太阳。

    光亮驱散了腐化之气,在洞穴中撑起充盈着圣洁之力的空间,被光亮罩住的李奇等人,顿时感觉呼吸艰涩,身体麻木。

    菲妮尖声大喊:“来了来了!我忍不住了,我要叫了!”

    李奇差点一头栽倒,不要以为你还是萝莉有豁免权就可以随便污啊!

    然后他目光一扫,喉头骤然一紧,牙齿上下碰撞,格格作响。

    真的来了!我也忍不住了,我们一起叫吧!

    潮声涌入洞穴,那是密密麻麻难以计数的尸蛛!

    玛丝呼叫的援兵,终于到达战场!

    一人高的个头,莹莹发绿的眼睛,成千上万,蜘蛛恐惧症再叠加密集恐惧症一同爆发,顿时在李奇心中造成了致命暴击,他瞬间就陷入极度慌恐的状态。

    啊~啊~啊~

    啊啊啊——!

    李奇和菲妮同时高声尖叫,李奇是怕蜘蛛,菲妮是怕那些莹绿莹绿的蜘蛛眼。

    原本正在压制他们的圣光变得黯淡了,凯瑟琳又一剑劈在石柱上,震落的罗丝神尸喷出浓郁的腐化之气,冥冥中有什么东西发出一连串清脆响声,骤然破碎。

    “尸蛛……”

    贾斯丁冷笑:“以为招来这玩意就有用……咦……”

    一滴液体落到他肩上,他抬头张望,裹着黏液的触手自黑气中垂落,吓得他举起法杖,射出一道蓝光,将触手击得粉碎。

    “什么古怪!?我可是传奇奥术师啊!”

    这条触手崩解,又一条触手自黑气中伸出,反倒激起了贾斯丁的斗志。

    “好像是腐化之气产生的变化,真是奇妙的小伎俩,我来看看是什么。”

    奥术师笃定的施展出类似定身术的束缚法术,将在头顶盘旋的若干条触手定住。

    “这个玩意挺有意思的,普雷尔公爵你的小花招真多啊。”

    他畅快的大笑:“你难道不知道,任何神神秘秘的东西,在奥术师的绝对理性面前都毫无意义吗?”

    法杖点到一只触手,蓝光爆裂,贾斯丁像触电般打了个哆嗦。

    然后他发起了呆,直到克莱芒感觉不对,低低叫了一声贾斯丁,奥术师才有了动静。

    奥术师两眼发直,用跟之前完全不同的低沉嗓音念道:“从海底升起,从地上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紫阳小师叔〕〔续,梦醒千年〕〔龙牙特种兵王〕〔午夜布拉格〕〔1猎人的奇妙冒险〕〔大将军传〕〔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我穿越了我自己〕〔杀剑诀〕〔扣篮天才〕〔财运天降〕〔大汉帝祚〕〔豪门暖婚:大叔情〕〔清浊向恶而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