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少一宠成瘾〕〔农民工玩网游2〕〔精帝〕〔汉兴〕〔无敌传人〕〔绝品狂龙〕〔我就是篮球天王〕〔快穿之这位神仙请〕〔超级兵王归来〕〔君爷又被套路了〕〔娘子威武:丞相夫〕〔那一年她们正毕业〕〔被夺舍之后〕〔宠妃撩人:摄政王〕〔全能影后超酷哒〕〔私人娇妻苏医生〕〔宠妻攻略:神秘老〕〔文艺圈巨星〕〔都市红粉图鉴〕〔我在同一天活了千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二百八四 神陨高原即将迎来平静……吗?
    洞口喷出大股烟尘,无数人踉跄着冲出洞口,朝着北方拔腿狂奔。

    “特鲁克,等等我——!等……混蛋啊!”

    贝利诺王子跑在后面,看着特鲁克跟一帮圣骑士上了龙马,疾驰而去,腿一软跪在地上,再没了力气。

    “费德里克!”

    再见到魔法师跑出来,他惊喜的伸手,魔法师嚷道“我只有一个传送卷轴”,身影扭曲虚化,消失不见。

    你一个魔法师还要用传送卷轴!?

    不就是生怕慢了一步被普雷尔跟夏安联手杀过来吗?

    一想到地下发生的事情,贝利诺就肝胆欲裂。

    两个传奇啊,特鲁克招来两个传奇的时候,他真的以为大事必定,神陨高原终于可以成为他名副其实的所有地。

    结果,两个传奇一个死了一个跑了!

    归根结底,是夏安跟普雷尔联手了!当初设置陷阱的时候不是没考虑过这点,但仔细衡量,夏安没理由再帮普雷尔啊。

    结果整件事情,似乎变成夏安和普雷尔联手坑他们,而且还坑成功了。干掉了迩香来的一个白袍主教,另一个奥术师似乎变成了怪物,直接从空中飞走了。

    这下圣光堡完蛋了……

    贝利诺就觉哀莫大于死,迩香在这边居然折损了一位传奇,还可能支持他吗?没了迩香的支持,他还能干什么?窝在领地,面对普雷尔的袭扰整日担惊受怕?还是躲回王宫,忍受兄长们的冷嘲热讽?

    “别管我!让普雷尔杀了我吧!”

    两个人一左一右架起他就跑,他绝望的嚷着。

    “殿下!不要放弃啊!不是您的计策有问题,是敌人太强大!”

    是达凯,他的安慰让贝利诺心头好受了一点,可这无助于改变现状。

    “殿下,就算没了迩香,您背后还有整个王国!您是克斯特的王子,是拥有神陨高原合法开拓权的贵族!”

    另一边的是维克,他的劝说让贝利诺升起一丝希望:“如果您只是按照传统贵族的方式在圣光堡开拓,普雷尔还要攻击,就不是秩序同盟对忠诚神廷的战争,而是哈德朗王国向克斯特王国宣战!国王陛下不会坐视不理!”

    “对啊……”

    贝利诺贝两个忠心部下塞进马车,心思也活泛起来。

    然后他猛锤车厢墙板:“你们是着泥腿子干活吗?那还不如杀了我!”

    人呼马嘶,圣光堡的败兵拉出滚滚烟尘,仓皇北窜。

    行动出发地所在的山谷里,尽管李奇、艾丽以及威尔森等人躺在担架上,人们却欢声笑语。

    最初的计划是利用腐化之气削弱对方战斗力,用合体大招解决对方棘手战力。

    实际执行下来,这两点都奏效了,当然具体情况就跟构想的不太一样。比如原本计划是跟艾丽合体,结果变成了跟菲妮和玛丝合体。

    虽然有点冒险,计划也赶不上变化,出了很大岔子,行动总体上还是成功的。

    矿点被摧毁了,所有罗丝神尸都被消耗了,还干掉了迩香一个传奇白袍主教,弄疯(?)了一个传奇奥术师。

    自己这边个个挂彩,一半重伤,却没死一个人。

    更大的收获,当然是揭开了菲妮的又一层面纱,搞明白了在她的痛苦神力之下,还有绝望神力。虽然依旧没明白具体的缘由,但对菲妮的认识终究又前进了一大步。而由这样的了解,自己这边的底牌又多了一张。

    腐化神力终究也有好处啊,当作战场的话,就算对方上传奇,现在也不怕了。

    李奇压制着因为血肉滋生而引发的身心怪感,默默的结算这次行动。

    收获最多的其实是疑问……

    首先是李奇-普雷尔的身世,对此小红帽很坚定的表示:“不要满脑子阴谋论!那个白袍不是说了吗?每个凯姆祭司都会相中一个甚至几个触动世界之人,李奇-普雷尔不过是其中一个而已。我让你成为他,只是因为你跟他名字念起来一样方便我和你自己代入,就这样,没有更特别的原因!也没有你所说的什么大结局之后用来玩弄读者感情的大翻转,我以我的党性……不,神性保证!”

    这么认真的赌咒发誓,再加上克莱芒也确实是那么说的,李奇的确找不到更多可疑之处。

    另一个疑问是克莱芒死前想说什么?迩香的凯姆……这是什么意思?

    “看来凯姆意志扭曲的背后,牵连着一个大阴谋啊”,小红帽感慨的道:“说不定是个持续了千年的阴谋,才让迩香对高阶成员下了那种神魂湮灭的恶毒诅咒。”

    联系上特蕾希娅跟迩香的决裂,李奇有所猜测。

    这个推论也不费什么脑子,迩香那边说不定是在用什么非正常的手段在影响凯姆的意志,凯姆有所察觉,所以才选择了特蕾希娅代言。凯姆频频为她撑腰,一步步将她推到曙光女王的地位上,乃至勾搭上了曙光之星,这都是凯姆在对抗迩香对祂的扭曲。

    “不必克莱芒透露,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猜测,应该不值得迩香杀人灭口”,:“我觉得,他醒悟到的,应该是很颠覆性的事情,比如迩香的凯姆实际是魔王什么的。”

    你这脑洞也太没边了点……

    总之信息不足,无法做出明确判断,这个疑惑也只能揣在心里。

    李奇在这边总结,旁边两个小姑娘也有特别的互动。

    “艾丽啊,你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呢。”

    菲妮老气横秋语重心长的对躺在担架上的艾丽说:“知道自己不够强,还非要逞强,现在知道天高地厚了吧?”

    痛苦兼绝望魔女抹抹鼻子,大拇指对着自己,仰着下巴说:“最后还是靠我解决问题!艾丽,这下你该知道为什么我是源初魔女,为什么我是唯一了吧?”

    “唔唔……”

    艾丽小脸绯红,正忍得很辛苦,卡琳的血还是她第一次用,浑身痒得像是埋在五百只喵星人里。

    没听到艾丽出言反对,菲妮更得意了:“记得以后叫姐姐哦,就算是凯瑟琳,也不能再仗着个头大当姐姐!”

    艾丽终于忍不住了,翻着白眼说:“得咦~汪嘻~”

    “没错,你的教训就是”,菲妮点着小脑袋瓜:“得意忘形!以后要好好吸取教训啊。”

    旁边玛丝、茵丝和雅丝不必传递眼色,心灵相通的同时笑出了声。

    “小姑娘真是有活力啊……”

    罗文娜过来看望李奇,听到萝莉们的笑声,有些伤怀悲秋的感慨道。

    “这次又是当看客,没帮上什么忙”,她招呼侄女:“欧萝拉,你怎么躲得远远的?你的男……公爵躺这儿都不来照顾他,还当自己是千金小姐?”

    李奇惊恐的连连摆手:“别……”

    欧萝拉也在远处使劲摇头,令罗文娜一头雾水。

    跟李奇寒暄了几句,敲定了这次的“出场费”,罗文娜忍不住问欧萝拉:“你们是不是吵架了?就算吵架了,李奇是伤员也不能这么晾着他啊!”

    欧萝拉脸红红的道:“姑姑,我真要过去,他就得插旗子了。”

    “插旗子?”

    罗文娜皱眉道:“你不就是赤红女士的旌旗圣女吗?你过去当然是给他插旗子啊。”

    “那个……”

    欧萝拉翻翻白眼道:“姑姑,你还真是纯洁啊。他用来治伤的……药物,比生命药剂的效果还强烈。”

    “居然轮到你说我纯洁了,男人果然就是活生生的教科书,欧萝拉你的进步真让我吃惊。”

    罗文娜悻悻的道,她依旧不明白。

    沉吟了片刻,传奇女魔法师恍然的哦了一声,然后脸上升起红晕,那是愤怒。

    “刚才我拍他的手他都没反应,而你说你只要凑过去他就要插旗子……”

    罗文娜咬牙切齿的道:“我真的老了吗?真的没有吸引男人的魅力了?我才三……我还是嫩的能掐出水的……唔……”

    拉下欧罗拉的手,她愤愤的道:“告诉李奇,以后别想再找我帮他撑场子!哼!”

    现场人人各有心怀,不管喜还是嗔,人人都心中安定。

    经此一战,圣光堡应该是没力气再扑腾了,神陨高原北方这一片,总算能迎来久违的平静。

    大概在圣光堡、夏安迪亚和贝塔城三点的中间区域,一处陡峭石崖上,四个半身人的心情却久久不能平静。

    “别一副生离死别的样子嘛,泰索洛斯的子孙才不会为这种事情哭呢。我呢,就是觉得老跟王子公爵传奇这些人打交道,给他们当名字都不会提一笔的配角,早就腻烦了。”

    皮克说:“我准备跟冒险者们混一阵子,神陨高原是人类跟黯精灵大战的古战场,一定有很多宝贝,而且地下城冒险这种事情,怎么能少得了半身人呢?我迫不及待的要为自己的冒险史诗写下新的篇章了。”

    戈米斯耸肩:“就知道你手痒,牢记泰索洛斯的信条,不要以为幸运女神一直会对你微笑,我?”

    卷发半身人叹道:“你们别用那种目光看着我,我跟在王子身边只是觉得好玩,又有金蒲耳拿,又能使唤别人,这就意味着我成了邪恶的帮凶吗?”

    他用深沉的语气说:“王子接连两次的计谋,都是我想办法查探出来的哦。让你们告诉公爵和圣武士,就是想破坏王子的行动,让他别呆在这里了。”

    “我很想跟着王子回克斯特王都,以王子侍从的身份,一个个收拾之前那些找我们麻烦的混蛋!你们不会忘了跟格罗妮娅和梅恩在王都那会,被那些人整得有多惨,那一张张嘲笑我们鄙夷我们的脸有多恶心吧?”

    弗洛多松了口气:“那就好,我就怕我们还会像之前那样,远远的看着,就像是敌人一样,不敢跨出来大声说那是我们的朋友。”

    “你还要呆在公爵身边?”

    皮克讶异的道:“你又不是山姆,总在说‘我对那些学员有责任’,难道你真的当那什么军事情报部的特工当上瘾了?要干这活,到戈米斯那边干不更方便?”

    “我会去夏安迪亚”,弗洛多说:“这是我当特工的条件,我总是担心格罗妮娅和梅恩,公爵也需要在夏安迪亚有可以通报消息的人。”

    “如果格罗妮娅……公主的复国大业有指望的话,我也想跟着她啊”,戈米斯咧嘴笑道。

    弗洛多说:“不管在哪里,我们都要定期联络好吗?”

    他深深长叹,伙伴们各有目标,他再没办法让大家聚在一起,但他不希望彼此失去了联系:“我们只是暂时分开,最终我们都要回家的,红石的那座小山谷拴着我们的灵魂,对吗?”

    皮克和戈米斯楞了楞,都沉沉点头。

    等两人离开了,一直没说话的山姆结结巴巴的说:“抱、抱歉弗洛多,我应、应该跟你一起去夏安迪亚的。”

    “不,好好做你的辅导员助理吧”,弗洛多拍拍他的肩膀:“这可是你第一次主动的想做一件跟我,还有皮克和戈米斯都无关的事情呢。”

    弗洛多也离开了,胖胖的半身人看看皮克和戈米斯离开的方向,再望望弗洛多消失的方向,发出了跟他身体和年龄都不相符的沉重叹息。

    一向乐天开朗,从不相信宿命的半身人,此时也感觉到有什么力量,正在将他们彼此推离。像是世界早就做好的安排,他们无从抗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将军他怀了龙种〕〔最强医圣林奇〕〔辣妻来袭:少帅别〕〔修真从武侠开始〕〔午夜布拉格〕〔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逆行诸天万界〕〔驻颜太后:六十老〕〔穿越时间的地平线〕〔大家诡秀〕〔岳风柳萱小说〕〔战神王爷的吃货妻〕〔快穿,男神大人乖〕〔快穿女配之幸福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