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校园全能王牌少女〕〔影帝你的小迷妹上〕〔重生之辣媳当家〕〔九零女配逆袭记〕〔我真的怂了〕〔始于权游的西幻之〕〔网游之帝国浮沉〕〔追随曹总混三国〕〔诸天万界神龙系统〕〔种田神医:夫君,〕〔绝色总裁的极品狂〕〔校园重生之王牌少〕〔每天在作死中直播〕〔再世为凰:重生庶〕〔天地至圣〕〔重生宠婚:霍少,〕〔史上最狂赘婿〕〔九转神龙诀〕〔妈咪太小,总裁太〕〔殿主的绝世宠妃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二百八五 1226年的最后一场雪
    “明天就是27年了啊,时间过得真快,去年时候我还是个混吃等死的小王子。”

    “是啊,去年这个时候我还是个人畜无害的小领主。”

    “公爵,邪恶的罪犯或者恐怖的魔王才会这么说吧……”

    “啊哈哈,口误口误……”

    贝塔城中心广场,李奇跟瑞玛科王子亲切话别。

    李奇劝说瑞玛科王子再留一段时间,王子原本也是这么打算的。可不仅特蕾希娅那边催得急,萨其顿王国宫廷似乎也出了什么状况,他不得不马上出发,连留下来跟李奇吃顿年夜饭的时间都没有。

    “那个……公爵,关于我的部下……”

    王子扭捏了好一阵,终于提到正事。在他背后的七十四军团官兵,只剩百来个人。

    七十四军团有五百多人来援,除了最初一战死伤几十人外,之后的工作只是把守贝塔城外围一小段防线,以及带着九十八军团训练,再没出什么伤亡。

    前两天,也就是又一次破坏圣光堡的阴谋之后,作为伏兵的两个军团在回撤过程中搞了一次军事演习。

    所谓的演习,就是把沿途所有魔兽、亡灵和各种威胁凡人的存在都揪出来。杀光所有怪物,烧光所有巢穴,抄光所有不义之财,包括它们身体里的核晶。

    这场演习声势浩大,方圆上百公里的地域里,从低级的腐化野兽,到足有六级的骨龙,一个都不放过。期间还击败了一处沼泽里冒出来的上万骸骨亡灵,那支足以肆虐小国的亡灵军队,被难以计数的魔火弹和威力强大的魔导炮一通狂炸,楞没几个冲过火线进行肉搏,给围观的冒险者们留下了无比深刻的印象。

    演习并没出现多少死伤,可回营之后,七十四军团却几乎团灭了。

    一百多人声称得了“腐化之气综合症”卧床不起,一百多人出现了“重度高原反应”行动不能。几十个不知所踪,几十个带着大腹便便的婆娘来找王子,两眼泪汪汪。

    他们都不愿意离开……

    在神陨高原期间跟九十八军团结下了深厚的战斗情谊,这种话转职当了宣传枢机的欧萝拉可不好意思编造,游手好闲的萨其顿人跟木头脑袋的哈德朗人从来都相互看不顺眼。

    这些萨其顿人都是被九十八军团那优厚到令人眼红的待遇给吸引的,在联合作训的这段时间,吃得舒服,住得舒坦,日常待遇比他们在北方的时候好得太多了。

    不仅如此,九十八军团的官兵吃穿住行、武器装备什么都不用考虑,按力量级别和职位岗位计算的薪酬,相当于他们的十倍都不止!

    更可怕的是,九十八军团的士兵还被时时刻刻鞭策着,逼迫他们进步、升级!个把月下来,大把只会残缺神术的士兵都升到了一级,不少人甚至还掌握了多个神术,这完全是不要钱的超凡教育。

    当然,九十八军团也有很多怪异的地方。他们的军官大多都是赤红教会的神职者,除了传统的各级军官外,还有什么“政委”。这些政委权力跟队长一样大,做什么事都得队长政委两人碰头决定,有时候甚至是小队中队里的所有赤红神职者一起开会,让整个军团更像是赤红教会的神殿骑士团。

    这倒不是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九十八军团本来就是爱神教宗普雷尔公爵所有,变成赤红教会的神殿骑士团也在情理之中。

    所以,除了王子的侍从和领民,其他萨其顿人都想留下来。

    瑞玛科王子当然是不愿的,这些老兵既是超凡者,又有丰富的战斗经验,离了他们,七十四军团等于散了骨架。

    “每人两枝菲尼27式精英版魔导枪,一枝菲尼27式暴风枪,一具魔火弹,每三个人一具魔火筒。”

    李奇报出的补偿清单让瑞玛科王子脸上的沉重一分分消退,在萨其顿最便宜的就是人啊。有了足够的装备,什么骨架,打上两仗不就有新的了?

    “每五十个人一门四倍率魔导炮,每两百个人一门九倍率魔导炮。”

    最后报出的项目让瑞玛科王子绽开春天般的笑容,他甚至瞅了瞅身后的部队,盘算着是不是把这些人留下来。

    还好尚存的一丝理智阻止了王子,连这些苗子都没了,再建军团就没那么轻松了。

    瑞玛科王子跟李奇亲热拥抱,依依惜别。踏进传送门时,王子遗憾的叹了口长气,某个魂牵梦绕的身影并没出现。

    这动静可没瞒过李奇,恨恨的想,这家伙还在挂念欧萝拉呢,是不是在给他的魔导炮里多弄点沙眼和裂纹呢?

    送走了瑞玛科,李奇往另一个方向走去,因为心情很好,一边走一边哼小曲。

    唐恩被他发配到哈德朗王国,负责招募移民。当然唐恩是以为自己在招募兵员,他会发现自己努力到死,都永远填不平九十八军团的兵员大坑。

    九十八军团账面上依旧只有一个大队,也就是一千人的规模。但加上七十四军团留下来的老兵,李奇已经凑出了第二个大队。只是这个大队不属于九十八军团,被划拉到了贝塔城,套上了“贝塔城卫独立大队”的番号。

    这样的“城卫独立大队”跟独立团是一个意思,特蕾希娅只给了一个军团的编制,可自家领地要养多少卫兵,特蕾希娅也管不着啊。

    两千超凡者的军队,加上各式魔导火器,在整个费恩根本算不了什么,但在神陨高原,已经是决定性的力量。

    李奇迈入传送门,光影转换,回到罗丝大神殿的传送殿堂。

    殿堂里张灯结彩,人影憧憧。之前分散在各个岗位的厄普西隆开拓者们大多都回来了,正为夜晚的年夜大会忙碌着。

    前一阵子,因为贝塔城拓展,厄普西隆一度变得空荡荡的,也没有招收新的学员。坐镇的塔伦斯成天嘀咕再没新鲜血液进来,教会……不,费恩赤红共同体就要出现人才断档的危局了。

    这会老头游走在人群中,审视着一张张或忐忑或期待或惶恐的新面孔,板着脸不时教诲,背在身后的手,指头欢快的弹动着。

    军团里的新人和贝塔城移民学习班出的赤红信徒苗子可不少,二百多名先进分子进入厄普西隆,分散在各系里学习,让在厄普西隆埋头苦修了一年的学员们终于荣升前辈。

    “总枢机!”

    见到李奇,塔伦斯举手招呼,殿堂里所有人都看过来,上千人同时或喜悦或崇仰的呼喊,那一刻李奇都有飘飘欲飞的畅快感。

    小红帽弹窗:“果然是小市民的底子,这心性还得好好练练!”

    李奇回嘴:“等会大家会一起向我们那至高无上的赤红女士祷告,献上最虔诚最热烈的祝福,需要我上赤红神座帮你稳住凡人之心吗?”

    小红帽咧了咧嘴:“我正慌着呢!你上来凑什么热闹?”

    李奇讥讽道:“瞧,咱们不是彼此彼此吗?”

    总之在大家眼中集英俊睿智高尚勇武于一身的总枢机,以及在大家心中全知全能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的赤红女士,其实内心都是忐忑不安的。靠着相互嘲讽,才安然度过了年夜大会和集体祷告。

    之后是人们喜闻乐见的节目:吃!

    厄普西隆小镇的广场上,一张张桌子摆开,每张桌子都埋着一口咕嘟嘟煮着的锅。各种肉类和蔬菜浸满了香料的气息升腾,让小镇变成了美食的世界。

    人们生涩的用两根小棍在锅子里翻挑,拈起一块块蔬菜和肉类。在各种佐料混合而成的香油碟里搅拌之后,送进嘴里,一边咀嚼一边露出陶醉的神色和唔唔的赞叹声。

    没错,大家吃的是火锅。

    李奇来到费恩,不仅要传播赤红信仰,顺带也要让华夏文化在费恩生根落地,大放光彩,这是作为地球世界华夏国人的天赋使命。

    火锅这桩大杀器,怎么能不拿出来呢。

    当然用香油而不是芝麻糊,锅里红油翻滚而不是清汤寡水,源于李奇坚持认为这才是正统火锅,那种蘸芝麻酱的清汤涮锅压根就是异端。

    厄普西隆小镇一角的院落里,清脆稚嫩的欢声笑语此起彼伏,李奇和魔女们在这里享受着只属于彼此的年夜晚会。

    桌子摆满了院落,大多都是尖耳朵灰精灵萝莉,李奇自然跟菲妮艾丽缇娜等魔女坐在一起。

    菲妮打了个酒嗝,她喝的不是啤酒,而是“费恩格瓦斯”,也就是用面包干发酵酿制的饮料。

    即便只是饮料,依旧有微弱的酒精含量,小姑娘脸颊酡红,拍着桌子道:“那时候我就手一挥,漫天飞雪啊!”

    说完她真的挥起了手,半空真的飘起了雪花。

    “我就说了小孩子不能喝酒!”

    欧萝拉担心的道,倒没忘把锅里最后一片肥牛拈自己碗里。

    李奇殷勤的从空间戒指里取出肥牛煮上:“没事,难得一年就这么一次……”

    “还有,艾丽!”

    欧萝拉又担心起另一个萝莉:“你在喝什么?那是黑麦啤酒啊!你该跟菲妮一样……”

    话没说完,跟艾丽碰着杯的缇娜道:“艾丽只是懒得变凯瑟琳而已。”

    “你们……”

    欧萝拉嘴里嚼着肉片,吐词不清的道:“别觉得我不当纪律枢机了就可以胡作非为了啊!李奇,你也太放纵她们了!对未成年人你得尽到监护人的职责!”

    声音太大让身边的伊芙打了个哆嗦,一大块风暴洋雪鲸肉掉到了桌子上,新生魔女吓得脑袋点得如鸡啄米的连声念叨对不起,欧萝拉只好收住火力去安抚她。

    “哎呀这下可多了个絮絮叨叨的管家婆哟”,卡琳啃着硕大的烤猪腿,用油光光的嘴巴念叨着。

    李奇暗暗嘀咕,你对自己在这个大家庭是啥角色都还没有足够的认识吗,二哈?

    “哈哈……我姑姑两次来都说一定会让李奇好好见识传奇魔法师的本事,结果两次都成了看客,她走的时候那脸色差得就跟这片豹肝一样……”

    没过一会,两杯格瓦斯下腹,欧萝拉就把桌子拍得比菲妮还响了。

    这时候菲妮已经在院子里四处流窜,招来纷纷扬扬的雪花,令罗丝魔女们叫好不绝。

    “打雪仗!所有李奇讲过的故事里,打雪仗都是过年的保留节目啊!”

    菲妮娴熟的在笑声中落泪,转换到魔女形态,挥手降下冰雪风暴,哗啦啦的大雪顷刻间就把院门埋了。

    神陨高原在大陆南方,见不着大雪,但在有超凡力量的世界,随时都可以下雪。

    欢呼声中,菲妮带着一堆萝莉扑进积雪里,嘻嘻哈哈的打起了雪仗。

    菲妮太高兴了没注意控制力量,院子很快就被大雪埋了大半。李奇也不在意,到时候让她自己收拾就行了,这也是给她一个深刻的教训。

    “真漂亮……”

    欧萝拉踩着积雪爬上了屋顶,坐在屋瓦上,仰望纷纷扬扬落下的雪花,发出了由衷的赞叹。

    雪花落到因酒意而变得绯红的脸颊上,她叹道:“含着菲妮的痛苦神力呢,如果不是这种微微刺痛的感觉,我真觉得现在的一切都是在做梦。”

    “李奇”,她揽住身边李奇的胳膊,眼波流转:“去年……不,马上是前年了,你见到我的时候,是不是觉得那时候的我很……放荡?”

    “是”,李奇很诚实的回答,他觉得对妹子该说真心话:“那件裙子,太伤风化!”

    然后他哎哟叫痛,胳膊的软肉被欧萝拉狠狠拧了一把。

    “那件裙子,我只在见你的时候穿过一次!”

    欧萝拉恨恨的道:“就是想看看你的真面目!”

    “那时候你可不会看上我吧?不是把我当成香喷喷的小鲜肉,觉得可以蹭奶占便宜吗?”

    李奇继续作死,再一次痛呼出声。

    欧萝拉说:“我啊,是想看看你有没有变化,是不是还是那个呆里呆气,浑浑噩噩的小小见习骑士。你应该还不知道,在迩香的时候,我们就见过面了。”

    李奇抽了口凉气,还有这事!?怎么记忆里完全没痕迹呢?

    有了几分酒意,压在欧萝拉心底的隐秘往事也喷薄而出:“准确说,是我们见着了你,你没见过我们。”

    李奇愕然:“我们?”

    “是啊,你在迩香贵族学院修行,我们也在啊,只不过我们不在一个学院。”

    “每天中午下午上完课后,你都会沿着狭长的通道去学院外面的平民区吃饭,毕竟你只是个小子爵的儿子,根本承受不起学院的消费。”

    “我们学院的食堂就在那条通道的上面,我和特蕾希娅、希尔维还有芙蕾雅,一边吃着饭,一边看着你在通道里走着。你用哈德朗人才会穿的那种破旧短斗篷,遮掩自己的学员制服,每次都走得很急。我们才只吃了一半,你又急冲冲的返回学院。”

    欧萝拉的讲述让李奇渐渐聚起记忆碎片,对啊,那时候特蕾希娅她们也在迩香修行。只是没想到,李奇-普雷尔没有见过她们,但他的身影,却早落入了她们的眼里。

    那时候的李奇-普雷尔,在想什么呢?好像就想着吃饭和上学,甚至都没认真想过未来要做什么。

    李奇在旧日记忆里找到了很多辛酸感触,毕竟那时候年纪小,出身低贱(相对迩香人),孤身一人,又仅仅是个小小的见习骑士,在迩香过得很辛苦。能顺利完成迩香的学业,就是最大的成功了。

    “有一天,你照常从那过去,希尔维当时说,真是个可怜的小家伙,他会有什么样的未来呢。”

    欧萝拉笑着,眼里满是对往昔的感怀:“芙蕾雅说,肯定是碌碌无为的一生,但就跟王国里无数小领主一样,是他们让王国安宁祥和,一天一天的过下去,直到永远。”

    “知道特蕾希娅怎么说吗?”

    欧萝拉眨眨眼:“特蕾希娅说,那样很好啊,不过我觉得即便是那样的事情,对他来说也太艰难了点,感觉他跟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那时候特蕾希娅就对自己,不,以前的李奇-普雷尔有过评判吗?

    李奇恍然,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在康拉德城,特蕾希娅会一眼就认出了他。特蕾希娅对自己格外关注,并不仅仅是十年前那场相会。

    “所以,你后来的变化,让她格外惊奇。”

    欧萝拉搂紧了李奇的胳膊,饱满胸房的触感令李奇倍感幸福。

    “她甚至想不到,那时候她的预言说对了,你真的跟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但她又说错了,你是来推翻这个世界的。”

    真是惭愧,那时候的我,还不是我啊。

    李奇转移话题道:“那你呢,你说了什么?”

    欧萝拉不好意思的把头埋进他怀里:“我说……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长大了应该是个帅哥。”

    果然是放荡的欧萝拉!

    钟声敲响,欧萝拉幽幽道:“1227年了呢,这个纪元,还剩下多少年呢。”

    “虽然已经知道我要跟着女士,跟着你奋斗下去,也知道我们的目标,可每次回想往事,都会很难过。那时候我们在评判你,却不知道,这才几年的功夫,芙蕾雅死了,特蕾希娅和希尔维正在徒劳的挽救世界,而你和我,却准备着在旧世界的废墟上建设新世界。”

    感受到欧萝拉话中对世界和个人的复杂感怀,李奇握住她的手说:“不管多少年,我们都会在一起”,

    虽然是很普通的情话,自李奇嘴里说出来却太难得了,欧萝拉春心荡漾,抬头主动送上福利。

    两人唇瓣即将相触,同时生出不对劲的感觉,转头一看,艾丽就在他们身后,就静静的看着。

    “姆啊!”

    李奇一口亲在欧萝拉脸上:“送上新年的祝福!”

    欧萝拉心虚的嚷道:“确实收到了!”

    她亲了亲李奇脸颊:“这是回礼!”

    欧萝拉把艾丽拉了过来,李奇展开双臂抱过去:“来,艾丽,也给你送上祝福!”

    白光闪烁,他抱住一个高挑美女。

    “祝福……”

    夜色下,浮光中,和特蕾希娅毫无二致的俏脸急速放大,混合着清香和酒气的气息罩住李奇,令他骤然呆住。

    灼热而滑嫩的唇瓣坚定的盖在李奇的唇上,这时候他才反应过来。

    “回礼……”

    两人唇分,凯瑟琳舔了舔嘴唇,脸颊升起两团不知是酒还是羞造成的酡红:“一起……”

    “艾丽……不,凯瑟琳!”

    欧萝拉回过神:“你这是要、要说你先吗?”

    凯瑟琳抱起李奇另一只胳膊,低声重复:“一起……”

    这幸福来得太突然啊!

    不过也意味着修罗场上演吗?

    李奇正有些头晕,就听凯瑟琳继续道:“战斗!”

    欧萝拉呆了呆,噗哧笑了:“对,战斗!”

    “我听到了!”

    空气荡开涟漪,显出缇娜的身影:“祝福!”

    左边欧萝拉,右边凯瑟琳,缇娜靠在背后,脑袋倚在李奇肩头,三个魔女跟李奇一同在大雪中仰望星空。

    凯姆星系明亮璀璨,曙光之星熠熠生辉,这是注定成为过去的美丽景象,正因如此,才值得铭记。

    院落里,卡琳撑起大伞挡住雪花,望着满锅的内容,搓着手,嘴角流涎:“全都是我的啦,哈……”

    笑声骤止,桌子另一边,伊芙握着筷子,就如握着长剑,望着锅子,眼里闪烁着战斗的热芒。

    远处菲妮跟罗丝魔女们笑闹着,一座足有两层楼高的雪人正在成型。

    赤红神座里,香气四溢,小红帽、秋香、画眉、尤赞四人围着沸腾的火锅,脸上都是陶醉的表情。

    “去年这个时候,你们不知道有多惨啊,别说火锅,我连煮面都得脱鞋子。啊,这绝对不是鞋子做的!你们别多想!”

    小红帽挥着筷子,豪气的道:“来来来!都开动!想吃什么就有什么,想吃多久就吃多久!刚才那场集体祷告,把咱们的荷包塞得鼓鼓的,神力管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岳风柳萱小说〕〔诸天万界修行记〕〔将军他怀了龙种〕〔不对我才是主角〕〔重生完美大佬〕〔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吻定情:傅少步〕〔神女至尊〕〔我还是凡人〕〔大唐神级小农民〕〔红尘黑刀〕〔绝代剑侠〕〔桃源农场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