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少一宠成瘾〕〔农民工玩网游2〕〔精帝〕〔汉兴〕〔无敌传人〕〔绝品狂龙〕〔我就是篮球天王〕〔快穿之这位神仙请〕〔超级兵王归来〕〔君爷又被套路了〕〔娘子威武:丞相夫〕〔那一年她们正毕业〕〔被夺舍之后〕〔宠妃撩人:摄政王〕〔全能影后超酷哒〕〔私人娇妻苏医生〕〔宠妻攻略:神秘老〕〔文艺圈巨星〕〔都市红粉图鉴〕〔我在同一天活了千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二百九二 一个两个三个,阴谋与算计
    夜晚,梅恩辗转反侧,脑子还闪着矿洞里的那一幕。

    格罗妮娅描述了一个比天堂山更幸福,更有秩序,却充满了细节,让人感觉非常真实的艾兰尼斯,让班纳激动不已。而看着他的格罗妮娅,表情虽然平静,嘴角噙着的淡淡笑意,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梅恩却再熟悉不过了。

    每当格罗妮娅打什么鬼主意的时候,都会露出这种在外人看来不过是镇定从容的笑意。

    “格罗妮娅……”

    她终于忍不住道:“白天我怕坏了你的事一直没敢开口,现在我可以问了吗?”

    睡在另一张床上的格罗妮娅叹道:“我一直在等你问我,现在我直接告诉你答案。”

    她转身侧卧,月光穿透窗户,投在她脸上,那双眼瞳里蕴含着的凉气让梅恩下意识打了个寒噤。

    “记得我们在贝塔城被普雷尔羞辱的事情吗?”

    当然记得,一辈子都不会忘,太羞耻了,梅恩对自己说。

    “那时候即便是传奇的夏安,也没有动用武力来解救我们,因为他知道,那么做的后果就是与神陨高原上所有冒险者为敌。”

    “是什么样的力量在压迫他?是普雷尔的那通歪门邪理,还是夏安信仰的正义?都不是,是那些冒险者的人心!”

    “那也是股力量,很强大的力量,一旦聚集起来,就算是传奇也得低头。”

    “跟传奇比,这些冒险者就像蝼蚁一样羸弱,挥手就能解决掉。但这会激起更大的仇恨,让更多的蝼蚁聚集起来,最终像魔蚁一样,啃噬掉强大的存在。”

    “普雷尔很厉害,他懂得这个道理,他用这样的力量让夏安低头。夏安回来后,要娜玛建设外层区,就是想跟普雷尔争夺人心啊。”

    格罗妮娅两眼发亮,那是心灵澄清,找到了方向的样子。

    “这段时间,我一边挖矿,一边想着该怎样做才能实现我对提尔之秤发下的誓愿,现在我已经想明白了。”

    梅恩不是笨蛋,她也明白了:“你是想把班纳那样的人从夏安迪亚里拉出来,去实现你的那个梦想吗?”

    格罗妮娅认真的纠正:“那不是梦想,是我对提尔之秤发下的誓愿!”

    再道:“班纳其实不适合,不过当跳板还是不错的。”

    梅恩结结巴巴的道:“就、就算是要招募同仁,也要讲志同道合,要彼此真、真诚啊!怎么能欺骗他呢?这不是蛊、蛊惑吗?这不是圣武士绝对不该做的事情吗?”

    “我的誓愿得到了提尔之秤的认可!你还不明白吗梅恩!”

    格罗妮娅有些恼火:“这意味着只要有益于誓愿的实现,一切必要的言行都是正义的!”

    梅恩沉默了一会,语气变得苦涩:“我就知道是这样,是我的错。格罗妮娅,我嘴笨说不明白,可我觉得这样下去是不对的。”

    “梅恩,你怎么能这么自大!?”

    格罗妮娅真生气了:“提尔之秤都认可了我,我的的确确是艾兰尼斯的公主!这怎么能归结到你身上呢?至于对不对,你跟着我走下去就知道了!”

    “走下去……”

    梅恩叹道:“是的,格罗妮娅,我除了陪你走下去,还能干什么呢?”

    “不要跟弗洛多说这些事情”,格罗妮娅郑重告诫:“这不是小时候玩的捉迷藏游戏,你的意志太不坚定,别给我捅篓子!”

    梅恩有些害怕:“我根本改不掉了啊,如果实在跟不上你了,能拖着我走吗?”

    格罗妮娅白了她一眼:“我会杀掉你的!你比我重好多,我可拖不动你。”

    两人对视片刻,同时噗哧笑了。

    “好啦,睡觉!你白天就知道偷懒,我可是实实在在的挖矿。”

    格罗妮娅转到了另一边,看着她的背影,看着那头在月光下泛着迷蒙红光的长发,梅恩感觉这个身影极度陌生,脸上的笑容渐渐消散。

    ………………

    清晨,夏安迪亚外层区的又一天开始了。所谓“外层区”只是夏安迪亚内部人的称呼,在冒险者嘴里,这个地方被称呼为“庇护河谷”,他们愿意在这里落脚,就是因为有圣武士的庇护。

    冒险者们三三两两出了租住的木屋,各奔东西。有的是去地下城探险,有的是猎杀魔兽,有的是去村口摆摊。

    还有的直奔围着夏安迪亚那座盆地的山脊去,圣武士在那里设立了开放的矿场,只要在庇护河谷登记了身份信息,租了屋子,就能获得开采授权。当然限定了每天开采的数量,也要上交一部分矿石。

    过去一直有人在山脊偷偷挖矿,贝塔城冒险者公会开放后,偷挖的人暴涨。人们一边占着便宜,一边也在担心圣武士的反应。夏安迪亚的圣武士比其他地方的圣武士要好说话一些,可本质上他们还是疯神的信徒啊。

    没想到,圣武士的反应非常平和,这让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既然可以正当光明的挖矿,而且在指定地点之外偷挖,圣武士的惩戒又异常严厉,那又何必冒险呢。

    于是这段时间,庇护河谷又吸引了不少冒险者落脚。村镇正在急速扩建,河谷一片欣欣向荣。

    被冒险者称呼为“河谷公所”的高大木屋里,一个游侠正跟庇护河谷的管理人娜玛-艾克托交谈。

    “贝塔城开通了到我们这的班车,还有班……机?那些在河谷外面的双头龟车和狮鹫,是贝塔城的?我还以为是冒险者之间的互助服务。”

    听到这个消息,娜玛难以置信。

    “贝塔城禁止私人做这样的事情,他们把提供这些服务的冒险者集合起来,组织了个什么……公共交通集团,规定了统一的价格,比以前的价格低了一半。”

    “贝塔城还在拓展道路,据说要铺设一条直接连接夏安迪亚和贝塔城的大道,到时候即便是乘双头龟车,也只需要花半天功夫,以前要整整三天。”

    游侠的语气也充满了赞叹:“真是方便太多了……”

    娜玛牙痛似的抽了口气,再想到什么,脸色又缓和了:“贝塔城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他们修了那么多楼房,得招揽多少人才能填满啊。我们庇护河谷在一个月之间,常住客就翻了一倍,现在已经超过一千人了,他们有这个数目吗?”

    对方有些尴尬的笑着,拍碎了少女圣武士心中的自得。

    娜玛小心的问:“他们……不会有两千人了吧?”

    游侠摇头,娜玛再道:“三千?四千?”

    对方依旧沉默,娜玛瞠目:“不可能到五千了吧?神陨高原这一带总共才多少人啊?”

    游侠有些不忍的说:“具体数字我不清楚,不过外城居住区的一半都住上人了,粗略估算的话,应该有六七千人吧。我还听贝塔城的红衣,也就是赤红教徒说,恐怕要不了半年就得再修新区了,比计划提前了整整半年。”

    六七千人……

    娜玛尴尬的笑笑,内心却卷过一股风暴,在神陨高原之外的地方,这已经够得上城镇的规模了。而不同的是,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是超凡者。

    “贝塔城提供给冒险者的住所条件很好,价格也很低。分出了客厅卧室盥洗间储藏室甚至厨房的套间,一个月只要三个金蒲耳,如果是付冒险点数的话,只要20点。愿意承担公益服务,比如治安巡逻、城镇建设、行政事务之类的工作,还能减一半。”

    再听游侠这么说,娜玛心口一紧,在庇护河谷,一间除了床之外什么都没有的小木屋,一个月也要两个金蒲耳。

    定下这个数额的时候,她曾经觉得这足以让冒险者把这里当作天堂了,付出的金蒲耳可不仅仅只是解决住宿问题,圣武士提供的安全和秩序都包含在这个价格里。

    然后她注意到一个东西,冒险点数?

    “贝塔城冒险者公会发行的……虚拟货币,赤红教徒是这么说的,跟钱一样,只是没有实体。可以在冒险者公会兑换很多东西,贝塔城提供的各种服务,现在也可以用点数购买了。”

    “冒险者之间也可以用点数交易,冒险者自己开的酒馆、服务社什么的也都开始收点数。从贝塔城到庇护河谷的交通,双头龟车只要5点,非常便宜。”

    游侠兴致勃勃的讲解,让娜玛深深蹙起眉头。她虽然不像妮可那样长期跟商人打交道,但庇护河谷由她管理,跟经济有关的事情,也有了足够的敏感度。

    “这几天我经常看到冒险者们手腕碰到一起,指指点点的,还以为是什么特别的沟通方式,原来是在做交易?”

    她脸色渐渐阴沉:“怪不得我们收到的金蒲耳越来越少,冒险者们不是拿矿石,就是用其他东西来支付各种费用,我们的仓库里堆满了各种用不着的物资,逼得妮可三天两头去贝塔城交易。”

    “这可不行啊,这是在被贝塔城吸血……”

    游侠怯怯的缩了缩身子,还把手腕挪到一边,这个动作很熟悉。

    娜玛记起来了,妹妹在她面前就经常这样。

    她无奈的问:“你手腕上的,就是用冒险点数进行交易的东西吧?”

    既然被发现了,游侠也豁出来了,捋下袖子,露出戴着的护腕。

    皮革底子,有很多网眼,相当透气。应该是魔导金属的丝线在中心编织成复杂的法阵,由一层透明胶质保护,另一侧有若干个类似魔导枪感应装置的细小源石区域。

    游侠将手指按在某个源石区域,一幕透明光影投射到空气里。

    “这是冒险者助理,有很多功能,储存和交易冒险点数只是其中一个。听说3000版本会加入魔法短信功能,现在我们戴的2000版本可以免费升级。”

    见娜玛还在沉默,游侠继续道:“其实庇护河谷也可以加入到这套点数体系啊,不仅很方便冒险者,在贝塔城那里也能得到更多好处。一些冒险者聚落已经加入了,贝塔城计划在那些聚落加装防护结界,除了保护安全外,还能将每笔冒险点数的交易记录备份下来,让交易更安全。”

    娜玛怒目而视:“山特,你怎么在为贝塔城说话?我们跟贝塔城虽然不是敌对关系,但也不是普雷尔的附庸!”

    游侠低头叹气:“我知道的,娜玛,不过现实就是这样,至于你说的附庸……”

    他苦笑道:“你可能还不知道,庇护河谷现在的一千多人,估计至少有三分之一都是先在贝塔城落了户,再到我们这里暂住的。他们活动的区域在更西面,在我们这里落脚要方便一些,但贝塔城才是他们真正的家。”

    游侠离开了好一阵,娜玛才回过神来。

    她捂着额头,觉得脑子有些发晕。

    这不是导师希望看到的庇护河谷!

    等导师回来,发现庇护河谷成了贝塔城的附庸,河谷的住民遵行的是贝塔城的律法,体现的是贝塔城的正义,她该怎么交代?

    三分之一的人来自贝塔城,只是把这里当暂时的落脚地。越来越多的人用贝塔城的冒险点数而不是金蒲耳交易,她正在构思的收税计划压根就行不通。

    再加上贝塔城提供的交通服务和正在建设的道路,这明显是普雷尔公爵的阴谋,在把庇护河谷变成附庸地的同时,侵蚀夏安迪亚的圣武士,通过经济贸易,把夏安迪亚跟贝塔城绑在一起。

    那个青年公爵,好歹毒的心思……

    娜玛这么想着,又心神荡漾,那么年青啊,怎么会厉害到这样的程度?

    她低声自语:“必须粉碎他的阴谋!”

    但要怎么做呢?这又不是决斗,也不是铲除邪恶,正义……这种事情上根本找不到可以践行正义的道路啊。

    而且导师走的时候,特别交代过不要跟普雷尔公爵发生冲突,娜玛一时不知该怎么应对。

    傍晚,又一次导师会召开。

    这一次,一个红发少女出现在角落里。

    格罗妮娅已经完成了一个月的修行,按照惯例,她成了夏安迪亚的一份子。又因为她已经到了英雄级别,还获得了提尔之秤的认可,班纳提名她成为导师会的新成员,包括娜玛在内,无人反对。

    班纳起身发言,这一次他的神色和言语,比上次坚定了很多。

    “谁说圣武士不能创造一个美好的,正义的国度?对此我很有信心,娜玛,你上次提到的论定,我愿意接受!”

    班纳自信的道:“一个月!只要一个月的时间,你就能看到,外层区会变得更加善良,更有秩序,也更兴旺!”

    人们议论纷纷,班纳和格罗妮娅交换了一个眼神,彼此蓄积心气,准备跟必然会反对的娜玛斗争到底。

    嗡嗡声持续了很久,直到魔法师弗朗希斯咳嗽了一声,木屋里才平静下来。

    弗朗希斯问:“那么娜玛,你的意见呢?”

    娜玛扫视众人,再看看格罗妮娅,微微摇头。

    最后她看住班纳,用略微嘶哑的声音说:“好吧,我没有理由阻止你做这样的尝试。从明天开始,之后的一个月里,外层区就由你管理了。”

    魔法师变色,其他人也纷纷抽凉气,娜玛像是赌气一般,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将军他怀了龙种〕〔最强医圣林奇〕〔辣妻来袭:少帅别〕〔修真从武侠开始〕〔午夜布拉格〕〔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逆行诸天万界〕〔驻颜太后:六十老〕〔穿越时间的地平线〕〔大家诡秀〕〔岳风柳萱小说〕〔战神王爷的吃货妻〕〔快穿,男神大人乖〕〔快穿女配之幸福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