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混沌祖龙诀〕〔邪王宠妻狠强势〕〔暴力丹尊〕〔大晋太宰〕〔爱似尘埃心向水〕〔电影人传奇〕〔我的身体有bug〕〔狩猎好莱坞〕〔极道丹皇〕〔食戟之特级烹饪大〕〔一胎双宝:总裁爹〕〔惊世琴音:逆天大〕〔女神的贴身男秘〕〔重生明星音乐家〕〔花都巅峰狂少〕〔山沟里的制造帝国〕〔一战成婚:厉少,〕〔我在木叶冲会员〕〔美人蝶〕〔全民诸天轮回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二百九七 格罗妮娅与梅恩,命运的断痕
    梅恩迈动修长结实的双腿,在树林间急速奔跑。弗洛多告诉过她一条小路,不必通过关卡就回到夏安迪亚。平常那里还是有人值守的,不过这时候夏安迪亚乱成了一锅粥,就算有人,应该也不是班纳那一派的。

    “抱歉了弗洛多,我不能跟你去贝塔城了,我还有事情要做。如果就这么放弃了,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梅恩对自己这么说,可想到这么做的后果,她依旧有些害怕。

    格罗妮娅一定会恨自己,会骂自己的,虽然这是为了她好,但梅恩真的不敢想象那样的场景。

    脚下在飞奔,心中一团乱麻。即将接近山脊的时候,前面忽然出现一个身影,吓得她左脚绊右脚,摔在地上咕噜噜滚了好一段距离。

    “你啊,还是跟猴子一样,毛毛躁躁的。”

    那个人扶起了她,熟悉的嗓音说着熟悉的话。

    从艾兰尼斯逃出来,在群山之中辗转前往红石的时候,她就经常被这么数落。

    不过语气有了很大差别,以前是担忧和埋怨,现在是疲惫和无奈。

    “格、格罗妮娅!?”

    梅恩的心中剧震,低着头不敢看她。

    “我就知道,你虽然懦弱,可一旦认定了什么事,也会和我一样,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格罗妮娅幽幽的道:“小时候我们牧羊,一只羊朝狼群出没的地方跑去,你非要去追,我怎么劝都不听。那时候就看着你迈着那双长腿跑啊跑啊,真的把羊赶回来了。”

    “我们进了教团后,导师说你意志不坚定,天赋也差,当不了圣武士。虽然我在帮你,最终还是靠你自己完成了试炼。你一向都是见着血就晕,那一次你血流满地,差点都死了,却很高兴的握着我的手,说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

    “你还很怕痛,可我们在红石被奴隶商人抓住后,你为了不让我被侮辱,变着法的激怒卫兵,卫兵抽你鞭子的时候你还在笑……”

    说着说着,格罗妮娅也落泪了:“总之梅恩,我真的不希望你再回来,你却还是回来了,为什么啊?为什么不听我的话啊?”

    梅恩原本还满心惶恐,听到格罗妮娅说起往事,心中酸苦,也有了胆量。

    她摇着格罗妮娅的胳膊说:“那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啊?你为什么非要背负这样的命运?我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一起开开心心的过新的生活?”

    格罗妮娅脸上的伤怀渐渐散去:“所以,你决定行动了?刚才你看到我的反应是害怕对吧?你已经决定了要按你的想法来……拯救我?你知道你要做的事情会让我很生气?”

    梅恩无语,格罗妮娅继续说:“你还是跟以前一样,总是毛毛躁躁的做出什么事情,然后又开始反悔。总是喜欢替我做什么决定,当我有了自己的想法后,你又觉得那是不对的。梅恩,你是不是把操纵我的命运当成理所当然了?”

    “我从没有这样想过!”

    梅恩愤怒的道:“从小到大,你做事总是不顾别人感受,总是惹出麻烦,我只是习惯了照顾你!”

    “照顾我?”

    格罗妮娅冷笑:“去找娜玛告密,告诉她我的公主身份是假的,告诉她我用欺骗的手段拉拢了班纳和埃斯特,告诉她我在刻意分裂夏安迪亚?这就是照顾我?”

    梅恩缩了缩身子,这的确是她的计划。

    对上格罗妮娅的目光,她又骤然有了心气:“这难道不对吗?这都是事实啊!我不会让你继续沉沦下去的格罗妮娅!我说过了,我有责任,这一切都是从我那句无心的话开始的。”

    “红头发的确是艾兰尼斯王室的特征,但光我们教团里就有好几个红头发的女孩子啊。你也的确是私生女,可你母亲绝对不可能跟王室有什么关系!你该知道,王室对私生子并没有什么忌讳,像你这样很有天赋,又这么漂亮的私生女,他们绝对不会不承认的!更重要的是,芙蕾雅公主来过我们教团,她对你另眼相看了吗?没有啊!”

    “格罗妮娅,回头吧!不然我真的会把这一切告诉娜玛!虽然这么做会让你蒙受巨大的耻辱,但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们一起重新开始好吗?”

    格罗妮娅叹气:“梅恩,其他事情不说,王室血脉这一点,提尔之秤都认可了的,你只不过是凑巧说出了事实而已,怎么你又不信了?”

    “提尔之秤衡量的是有没有付出一切实现誓愿的决心,不是发现真相的洞察之心!”

    梅恩还在努力:“它怎么能知道你身上有没有艾兰尼斯的王室血脉?它只知道你是不是在说谎,只要你坚定的认为是真的,它就会当作是真的!”

    “呵呵……呵呵……”

    格罗妮娅神经质的低笑:“你果然不会放弃的,你果然还认为有资格安排我的命运。”

    她沉重的叹了口气:“梅恩,到底要我怎么做,才能让你打消这样的念头。”

    她看着梅恩的目光深沉而悲伤:“要我再打你一耳光吗?甚至更可怕的事情?不要逼我那么做,求你了梅恩,我真的不希望伤害你。”

    “之前那句话我是骗你的,我还把你看做好朋友,最好的朋友。如果我不是背负这样的命运,我可以为你付出一切,我知道你也是这样想的。”

    梅恩渐渐挺直胸膛,这是意志的较量。的确,她的意志从来都很软弱,但在这件事情上,只有这件事情,她不愿意输给格罗妮娅。

    黑发少女抿着嘴唇,坚定的道:“杀了我,格罗妮娅!你要阻止我做这件事情,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杀了我!”

    目光交织,在梅恩眼中看到了从未有过的坚决,格罗妮娅骤然慌乱,甚至开始恐惧。

    当梅恩的眼瞳骤然紧缩,发出痛苦的呻吟时,格罗妮娅才发现,自己手持长剑,小半截剑身已经没入梅恩的胸口。

    淡淡金光自剑身贯入梅恩的身体,精准的震裂心脏,没有浪费一丝正义神力。

    真是漂亮的一击,夏安一定会表扬她又有进步的。

    杂念溜过脑子,然后惊恐如狂涛般席卷了整个身心。

    “不……”

    格罗妮娅如梦初醒,松开手连连退步,难以置信的使劲摇头,自己干了什么!干了什么啊!?

    梅恩低头摸了摸剑身贯入胸膛的伤口,举手看着上面的血迹,似乎才明白发生了什么。

    “格罗……妮娅……”

    梅恩张口,血水从嘴里涌出,让她的声音变得模糊不清。

    她向格罗妮娅伸手,手臂哆嗦着,让格罗妮娅再退了一步。

    “我……”

    梅恩两膝跪下,手撑在地上,还努力抬着头,眼里没有仇恨,没有恐惧。

    “我……舍不得……”

    话没说完,她眼神涣散,身体一软,向下扑倒。剑柄落地,长剑从她背后穿出,直至没柄,让她又发出一声低哼。

    “不,这是假的,这是……做梦……”

    格罗妮娅呢喃着,转身落荒而逃。

    过了好一会,格罗妮娅匆匆而回。她喘着粗气,神色却稍稍镇定了。

    梅恩仆在地上,没了一丝气息,血水已经将浸润了周围的泥土。

    格罗妮娅将梅恩翻转过来,闭着眼睛拔出剑。睁眼的时候,那张面孔在月光下白得吓人,眼睛还半睁着,像刀刃一般,刺得她打了个哆嗦。

    “这是你的错,梅恩,是你自己说的。”

    格罗妮娅嘀咕着,合上了梅恩的眼睛。

    她做了个深呼吸,举起长剑,剑身上金光流转,却怎么也落不下去。

    “不,我做不出来,哪怕是你的尸体,我也不忍心再伤害……”

    泪水自眼角滑落,格罗妮娅哽咽着,垂下了手臂。

    然后她开始挖坑……

    “梅恩,你暂时在这里躺一阵子。以后我会把你带回艾兰尼斯,给你修个比国王还豪华的陵墓。你的棺材会很大很宽敞,我会来陪你的,我发誓!”

    “对的,我会来陪你的!当艾兰尼斯光复之后,当血冠女王伏首之后,我会来陪你的!我不会贪恋哪怕一分多余的时光,我发誓!”

    红发少女不停的念叨着,动作越来越流畅,神色也越来越安定。

    夜色渐深,星光璀璨,山脊下这片林地恢复了宁静。

    当月亮走过小半截天幕时,两个身影从空气里挤出来,是一个半身人和一个人类少女。

    “怎么了凯蒂?”

    弗洛多讶异的道:“还没到夏安迪亚呢,梅恩一定是从我跟她说过的那条路回去了。”

    告死者凯蒂皱眉:“你没闻到血腥味吗?”

    弗洛多一震,抽了抽鼻子,脸色骤然变得惨白:“噢,不,千万不要……”

    “我找找……”

    凯蒂单膝跪下,闭上了眼睛,水晶般的淡淡光晕在身上流溢不定。

    片刻后,她指了指远处一块看不出什么的地面说:“那里。”

    泥土掘开,黑发少女静静躺在里面,胸口有一处深深剑伤,血水浸透了上半身。

    弗洛多像是被抽掉了脊骨,坐在地上,掩面抽泣:“不……梅恩……”

    “先别急着哭”,凯蒂说:“既然能被我发现,就说明她还没死透。”

    弗洛多抬起满是泪痕的脸:“没死透?”

    “比我之前经历过的情况糟得多”,曾经无比接近过死亡的凯蒂镇定的说:“但灵魂还没消散,也不是没一点希望。”

    她娴熟的从身上掏出各种小瓶小罐,弗洛多也有这么一套赤红教会的急救包,里面有高浓度的圣水、生命药剂、裹伤绷带以及替代血液的灵子水。

    “先刺激她的灵魂,别让灵魂下了冥河,但愿她没被神祇或者其他位面之主看中。”

    凯蒂料理梅恩的伤口,弗洛多给梅恩灌圣水和药剂。

    见黑发少女没一点反应,凯蒂也有些慌了:“必须尽快送回贝塔城,只要卡琳殿下在,她还有一丝机会活过来。”

    弗洛多焦急的道:“可就算乘最快的马车也要一整天啊,而且梅恩这个样子,肯定不能传送。”

    他烦躁的转着圈子:“要不先送到冒险者的聚居地,在那里找找有没有会高级治疗术的神职者?”

    “她这个样子……”

    凯蒂叹道:“就是具尸体,除非用复活术。”

    然后她脸色一变,手腕上的哔哩小子在无声的微微震动。

    按住按钮,凯蒂查看了一条魔法短信,惊喜的道:“来了,卡琳殿下坐着浮空舰来了!要不了天亮就会到。”

    弗洛多愕然,怎么会这么凑巧?

    “总枢机也来了”,凯蒂看看夏安迪亚的方向,隐隐能听到喧哗声,她低声道:“肯定是为圣武士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从骑士开始进化〕〔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伏命葬世〕〔极品老木匠〕〔穿越之爱如尘沙〕〔佛系反骨(快穿)〕〔重生之剑神〕〔陛下息怒〕〔[综英美]纽约今天〕〔通天劫途〕〔医妃有毒:王爷,〕〔财运天降〕〔重生逆袭:高冷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