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刀倾情〕〔重生之乘着春风的〕〔剑墟〕〔吞天神皇〕〔都市透视医仙〕〔安之若素叶澜成〕〔异能少女重生:帝〕〔帝少追缉令,天才〕〔自带锦鲤穿六零〕〔鲜妻撩人:寒少放〕〔游戏异界大玩家〕〔重生之带娃修仙〕〔超级制造商〕〔命中注定我爱你夏〕〔医神圣手徐振东苏〕〔影视世界体验师〕〔初婚有刺〕〔娇宠农门小医妃〕〔三国之巅峰召唤〕〔天后的绯闻老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二百九七 拔剑吧,为了正义
    当初老魔法师弗朗希斯安装好法阵,防护结界笼罩住整座盆地,夏安宣布夏安迪亚建成,那一夜人声鼎沸,喧闹持续到了天明。

    而这一夜,夏安迪亚同样喧闹,远远听上去跟“建成之夜”的动静没什么区别,可构成这股背景音的却不再是笑声,而是骂声。

    导师会没有形成共识,原本可以弥合分歧的“外人”又都离场了,导师会的权威荡然无存。班纳和娜玛倒想着在台下做些工作,在下一次导师会上继续较量,但双方队伍里的激进分子,却把导师会这个台子拆掉了。

    两派圣武士围着盆地中心的木屋,从争辩发展到互揭疮疤,再到高声喝骂。班纳和娜玛最初还想安抚下来,可为了澄清立场,坚定人心,两人又在木屋里拍起了桌子。

    更激进的小年轻们不满足于只动口舌,班纳一派的人想趁夜去冒险者聚居点建立据点,说辞是怕娜玛一派的人先去鼓动冒险者。娜玛一派的人堵住他们,双方也在谷口推攘喝骂。

    圣武士的争执不仅波及到了庇护河谷,更远的临时聚居地也受到了影响。一些夏安迪亚的德鲁伊和游侠不忍心外面的冒险者受到牵连,暗中递送消息,提醒他们注意安全,这反而激怒了冒险者。

    神陨高原的冒险者可不是善男信女,更不是软弱可欺的平民。

    原本在夏安的压制下,以班纳为首的平民派圣武士在西边专注于救助冒险者,审裁彼此之间的纷争。以娜玛为首的贵族派圣武士在东边专门找圣光堡的麻烦,遏制了圣光堡对冒险者伸手,彼此相处还算愉快。

    就是信任夏安和圣武士,他们才会到庇护河谷聚居,甚至班纳胡闹的时候也只是搬到外面耐心等待。

    没想到他们居然成了两派圣武士斗争的舞台甚至砝码,这让成天跟亡灵、魔兽和各种怪物生死搏杀的冒险者格外不爽。

    一些冒险者声称要联络“正义之敌”,好好教育一下这些狂妄自大的圣武士。

    神陨高原鱼龙混杂,公开活动的基本都是善良和中立阵营。属于邪恶阵营的冒险者……不,他们都是为了蓄积力量,编织阴谋而来的,可不是为了冒险,这类超凡者数目可不少。

    信仰杀戮之神的杀手刺客,信仰苍白之主的亡灵法师,信仰瘟疫女士的药剂师,甚至为魔王效力的恶魔术士都潜藏在暗处。这些对圣武士深恶痛绝的“正义之敌”,正盼着给圣武士重重一击以取悦神祇和魔王呢。

    中立阵营的人这一嚷嚷,让善良阵营的冒险者掉转了矛头。等那些混蛋过来了,他们会只对付圣武士?难道不会把他们也一锅端了?

    于是冒险者聚居地也闹了起来,原本善良和中立阵营在圣武士的威慑下还能相安无事,现在离开了庇护河谷,又成了无法之地,想干什么再没了顾忌。

    夏安迪亚里毕竟都是圣武士,夏安也随时可能回来,两派都还克制着没有突破最后的底线。冒险者这边,往日压下的新仇旧恨通通翻了出来。火球风刃各种法术动静大作,而后是魔导枪声唱了主角。

    天蒙蒙亮时,聚居地的冲突越加激烈,眼见就要血流成河。一道黄金光柱自盆地激射上天,荡开一圈让身体发软的波动,慑得聚居地的冒险者全都停了手。

    夏安回来了!

    如此恐怖的正义神力,几乎超越了凡人极限,除了夏安,还会有谁呢?

    夏安迪亚,圣武士们看向中心的木屋,一个个都忐忑不安,又如释重负。

    木屋里,娜玛看着骤然出现在木屋里,拔剑击出一道金光,穿透房屋直至天顶的夏安,差点软在了地上。

    她哽咽着道:“导师……对不起……”

    班纳原本因为跟娜玛争执而挺得笔直的身体,骤然佝偻下去,不敢面对夏安。

    角落里响起抽泣声,竟然是格罗妮娅。

    “格罗妮娅?”

    “殿下……你怎么了?”

    加斯东和埃斯特在她身边,诧异的问。

    “梅恩走了……”

    格罗妮娅竟然泣不成声:“如果导师能早回来一些,我就不会失去她了。”

    “还有机会,她会回心转意的。”

    “导师回来了,一切都会变好的。”

    两人安慰着她,他们都看到格罗妮娅送走了梅恩,还有弗洛多跟着梅恩。

    “很抱歉,让你们面对这么艰难的事情。”

    夏安看了看格罗妮娅,微微摇头。再看着众人,语气沉重的道:“也很抱歉,带着你们来到神陨高原,却没有建成圣武士的国度。”

    “导师……”

    感觉到了什么,惊恐紧紧扼住了娜玛的心脏,她艰涩的开口,却被夏安摆手止住。

    “我来跟大家见最后一次面,以后的道路,就看你们各自怎么选择。”

    夏安的声音随着神力波动,回荡在整个夏安迪亚,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其他人惊得面面相觑,想由别人的反应确认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木屋里的人更是个个如遭雷殛。

    布满法阵,魔力涌动的房间里,老魔法师弗朗希斯长叹一声,低声道:“你还是没逃过命运的轨迹啊,夏安,看来我也不必再反抗了。”

    娜玛和班纳反应过来,同时奔向夏安,就跟儿女想抱住要抛弃他们的父亲似的。

    冲到半路,他们都停了下来。

    夏安身上蜕下一层淡淡金光,暴露在外的肌肤显出条条裂纹,脸颊更如碎裂后重新黏起来的瓷器。淡淡的灰白之气自裂纹中弥散而出,让他整个人变得狰狞而诡奇。

    “别伤心,我并不是要死了,只是不能再呆在主位面。”

    他看着两个弟子,叹道:“原本我把夏安迪亚当作我的正义之路,但我无法违背世界法则,这条路,我失败了。”

    “我选择了一条新的道路,那条路已经不是凡人之路了,所以,我没办法带上你们。”

    娜玛跪在地上哭喊:“导师……你真的要丢下我们了!?”

    班纳也痛苦的道:“导师,你走了,我们该怎么办?没有你在,我们已经无法团结在一起了啊!”

    其他圣武士要么表情呆滞,要么抱头痛哭,加斯东和埃斯特无力的坐在地上,心头一团乱麻。所以他们没有注意到,旁边的格罗妮娅两眼发直,脸颊涨红,喉头还咯咯作响,似乎在极力压抑着什么激烈的情绪。

    “我让你们建设外层区,其实也是在为这一天做准备。”

    夏安淡然的道:“外层区不仅仅是正义之路的试验,也是给你们准备筹码。握有这样的筹码,你们面对我的委托人时,才会有更多的底气提要求,不过……”

    他显得有些无奈:“你们没有珍惜这样的筹码啊。”

    班纳羞愧的低头,娜玛却注意到另一个关键:“委托人?”

    “是的……”

    夏安提到了一个让圣武士们无比惊愕的名字:“我委托了普雷尔公爵来照顾你们。”

    他的声音略略加重,令大家明白这不是开玩笑:“这不意味着夏安迪亚会变成普雷尔公爵的附庸,他只是作为我的朋友,来这里见证和看护你们的选择。”

    “我知道,我一旦离开,夏安迪亚很可能就不复存在了。你们心中各有正义,各有未来的道路。他来这里,就是确保你们的选择不会伤害到彼此。当然他肯定会有他的打算,但不会强迫你们。答应我,就算不能把他看作朋友,也不要当作敌人。”

    夏安再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我的一切东西都会留下,包括我注释过的法典以及……愿意拿的就拿去,能够拿的就拿去,包括普雷尔公爵。”

    “诸位!”

    夏安挥手,木屋四面墙壁化作淅淅沥沥的碎片,悄然裂解。屋外数百人已经围成了一个大圈,他的目光一一扫过每个人,不舍的叹道:“未来或许我们还会见面,但那时候,我看你们的目光应该不同了,保重……”

    “导师——!”

    娜玛惊恐的伸手,在众人悲切和不舍的注视中,夏安的身影像刚才的墙壁,化作片片飞灰,一道澄净而耀眼的金光喷涌而上,直抵天际。

    圣武士们呆呆望天,现场落针可闻。人群中,格罗妮娅低着头,握着拳头,紧咬牙关,低声念着:“李奇……普雷尔……”

    沉寂持续了许久,一个人低声嘀咕:“原来导师跟普雷尔公爵早就有了约定啊。”

    是埃斯特,说话的时候表情相当不豫,显然不满这样的安排。

    人们纷纷回过了神,夏安已经走了,夏安迪亚到底会有什么样的未来呢?而夏安让普雷尔公爵来见证他们的选择,这又到底是什么意思?

    娜玛镇定下来,清了清嗓子说:“导师……成了半神,去追寻他的道路了,我们的路还得靠自己走下去。”

    她凛然的道:“既然导师有所交代,我们就静候普雷尔公爵的到来吧。我也知道,夏安迪亚该有什么样的未来,就像外层区该怎么建设一样,大家各有各的坚持。”

    班纳哼了一声,娜玛没理会,继续说:“但面对普雷尔公爵,夏安迪亚应该是一个整体,这一点,我想大家应该没有意见吧?”

    埃斯特又出了声:“跟普雷尔有关的事情,娜玛你最没资格说话吧?”

    娜玛一楞:“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是什么意思!?”

    埃斯特一跳而起:“就是这个意思!布兰琪成了个疯子,我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你不仅没有找普雷尔讨回公道,还让妮可去帮普雷尔办事!”

    他鄙夷的道:“别以为那时候我冻着就看不见!普雷尔那个猥琐下流的家伙,粉碎了你的衣服,你都没骂过他一句!你跟他勾搭上了对吧?能当公爵的情人,圣武士的正义和尊严算什么,你就是这么想的!你有什么资格代表我们跟普雷尔说话?”

    加斯东恍然的哦了一声:“导师为什么会让普雷尔过来?说不定就是你欺骗了导师。我们之前看得没错,你把普雷尔当作靠山,想继续骑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

    格罗妮娅出声了:“埃斯特!加斯东!”

    她痛心疾首的道:“你们怎么能这么说娜玛?她不是把个人情感凌驾于正义之上的人!”

    “怎么没有!?”

    埃斯特愤怒的嚷道:“她管着外层区的时候,好几晚上都在念叨普雷尔的名字!不是我一个人听到了!她既然心都在普雷尔身上了,还会秉持公正?”

    人人心中都在嘀咕,娜玛跟普雷尔还真的有不可描述的关系了?

    “娜玛……”

    班纳的声音有些嘶哑:“你真的跟普雷尔……”

    娜玛咬着牙,眼圈发红的道:“连你也相信这种毫无凭据,捕风捉影的事情?”

    班纳逼视着她:“如果后面的事情你全都闭嘴,也别干涉的话,我就相信!你可以吗?”

    “你……你……还有你……”

    娜玛的目光扫过班纳、埃斯特、加斯东,最后落在格罗妮娅身上:“污蔑我的品行,把我排挤到夏安迪亚之外,好蛊惑大家为你们的愚昧固执、邪恶阴谋流血牺牲,而我却不能开口,你们这是妄想!”

    格罗妮娅这一次没有转头或者低头,而是冷冷的跟娜玛对视。她心中多了一股力量,不仅仅是因为夏安离开了。

    班纳脸颊扭曲,也气愤到了极点:“也就是说,他们说的是真的喽?”

    “你是最没有资格这么问我的人”,娜玛拔出长剑:“班纳,你再三践踏我的尊严,我只有用你的血,或者我的血来讨还清白了,拔剑!”

    夏安刚走,争斗又起,这一次两边人虽然都在劝解,却不像上次那么坚决了。

    格罗妮娅也在劝:“你们都是圣武士啊,怎么能为私人情感决斗!”

    班纳原本并没有拔剑的意思,听到这话,手握到了剑柄上:“这跟私人情感无关!”

    他拔出长剑,肃然道:“我们早该这么做了,谁胜,谁就是正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都市极品赘婿〕〔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玩家超正义〕〔佛系反骨(快穿)〕〔无限终焉〕〔末世之星际帝尊〕〔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帝少宠妻要亲亲〕〔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