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医圣林奇〕〔魂归明初〕〔魔法学徒帕皮特〕〔赘婿归来〕〔重生之都市仙帝〕〔穿越到游戏商店〕〔铁血战士之最强系〕〔桃运小兽医〕〔诸天之狂暴猎手〕〔戏闹初唐〕〔都市之仙帝归来〕〔重生皇后,朕错了〕〔鬼医本色〕〔落入凡尘自伤情〕〔少帅大人,请高抬〕〔亲爱的少帅大人〕〔乱世佳人〕〔泰坦与龙之王〕〔偷爱〕〔鬼差直播升职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二百九九 提尔之秤的证明
    娜玛发出凄厉的惨呼,她丢开剑刃,使劲甩着手臂。但黑气黏在她手上,急速蔓延,很快就罩住了大半截手臂,像虫群般吞噬着血肉。

    在甩动的过程中,点点黑气溅到脸上,急速蔓延开,她的一只眼睛被黑气罩住,像是黑火在翻滚不定。这让她的叫声更加高亢和尖锐。

    “这……不像是魔女的转化过程吧?”

    李奇觉得很不对劲,魔女的转化过程的确很痛苦,比如伊芙,那简直是惨烈至极。但不管再怎么可怕,都有一个特征,那就是腐化神器被吸收了。

    而现在,剑刃丢在地上,还冒着黑气,丝毫没有变化。

    圣武士们先是震惊,再按派别分出两种不同的反应。拥护娜玛的圣武士悲痛的呼喊着她,拥护班纳的则快意的笑出了声。

    “你果然和泽克一样,嘴上说得好听,肚子里却有另外的盘算,你瞒不过提尔之秤!”

    “你以为你是谁?除了导师,迄今为止只有格罗妮娅获得过提尔之秤的认可,你这是自寻死路!”

    加斯东和埃斯特的叫嚣让格罗妮娅眼中闪烁起光芒,可看着冒出黑气的剑刃,她又皱起了眉头。

    李奇则是心中一沉,这种状况在提尔之秤还不是腐化神器前就出现过?那么很明显,娜玛失败了。

    小红帽叹道:“她对神器宣示的还是夏安之前坚持的正义,是被夏安和龙尔德抛弃的正义,怎么可能获得神器的认可?”

    “救人!”

    李奇也顾不得魔女什么的了,娜玛可不能死,不只是因为妮可已经伤心得晕了过去,少了娜玛这个旗帜人物,吸收夏安迪亚圣武士的计划就要破灭了。

    他之所以急急赶来,履行对夏安的承诺是一方面,夏安已经是位半神,跟他保持良好的关系自然有益于以后的发展,另一方面则是收获现实的利益。

    夏安既然说过,尊重圣武士自己的选择,那么只要不使用武力,让圣武士心甘情愿的投到自己这边,也是夏安认可的。

    说话的时候李奇举手给了娜玛一记出力十足的心灵荆棘,即将陷入癫狂状态的娜玛身体顿时一僵。脸上身上溢出淡淡金光,开始排斥腐化之气。

    李奇身后那个高个子兜帽人冲了出去,大剑自斗篷中伸展而出,斩在娜玛的手臂上。

    大剑并未入肉,整条手臂却离体而去,上面的黑气如浓酸般继续腐蚀着血肉,吓得周围的圣武士不迭后退。

    娜玛两膝跪地,用剩下一只手捂着脸,另一个兜帽人上前,降下暖白圣光。那是驱逐邪恶的神术,虽然效果不太明显,也让娜玛缓了口气。

    见娜玛还能保持清醒,甚至自己开始施展神术,脸上的腐化之气一点点被净化,李奇松了口气。

    他扫视周围的圣武士,夏安迪亚里几乎所有圣武士应该都聚在这里了,足足近千人。

    大半人都担忧的看着娜玛,或者看着李奇,眼里含着希翼,这些圣武士都是可以争取的。而那些对娜玛幸灾乐祸的,或者戒惧的看着李奇的,自然出自班纳一派,成见已深,没多大希望了。

    李奇还注意到一些圣武士,他们以一个青年为中心,气质明显迥异于两边。

    不管是娜玛派还是班纳派都气质锐利,有如出鞘的剑,这些圣武士却朴实无华,神色悲切,还沉浸在夏安离去的彷徨中。更奇特的是,在他们这群圣武士里,还混着不少德鲁伊、游侠和巡林客。

    李奇深深看了一眼那个和自己一样有头黑发的青年圣武士,心说这该是中立派的旗帜人物吧。

    “看来这把提尔……之秤,已经跟你们圣武士无缘,那么我就收下了。”

    娜玛都失败了,应该没其他圣武士还有机会。李奇也不可能把符合条件的女圣武士选出来,一个个的试,这么做跟迩香那帮人就毫无区别了。

    不过即便拿回去,也不可能自动长出一个正义魔女,想到这李奇就有些头痛。

    “提尔之秤是我们圣武士的神器,凭什么给你?”

    “导师说的是你要能拿起,你拿得起才能拿走!别想用其他工具夹着来糊弄人!”

    班纳那边的圣武士叫嚷起来,埃斯特更喊道:“导师的意思是你必须获得提尔之秤的认可!你也来试试啊!”

    加斯东呼应道:“是啊,公爵阁下,你不是很懂正义吗?还能把正义分成四种,那就向提尔之秤展示啊,去获得它的认可啊!”

    即便现场气氛肃重,不少人也笑出了声。

    李奇-普雷尔的确是个厉害的家伙,特蕾希娅女王的心腹,哈德朗王国的公爵,赤红女士的教宗。可再多的头衔,再强的力量,跟正义又有什么关系?

    班纳那一派的圣武士的鼓噪渐渐汇聚在一起:“正义与圣武士同在!”

    没错,正义是他们圣武士专属的信仰,独享的力量!

    就连娜玛那一派的圣武士,此时也保持沉默了,显然他们也认可这样的说法。

    “正义只属于你们圣武士?”

    李奇冷笑:“在提尔成神变成龙尔德之前,并没有圣武士,难道那时候世界就没有正义了?”

    “有了圣武士,世界就变得正义了?”

    “几万年来,纪元更替,历史变迁,你们圣武士干过什么事?”

    “第一纪元,魔法帝国兴起与灭亡,没听说过提尔和圣武士起过什么作用。”

    “第二纪元,那是段混沌的历史,很显然,你们圣武士也只是在打酱油……唔,无所事事。”

    “第三纪元,黯精灵入侵,不能否认你们圣武士冲锋在前。不过和你们一样冲锋在前的人多得去了,除了这个,你们还做了什么?”

    “第四纪元,图铎帝国昙花一现,跟你们圣武士也没关系。”

    “现在,秩序同盟和忠诚神廷开战,纪元又将更替,你们圣武士在干什么呢?”

    李奇的神色和语气都十分鄙夷:“如果说正义真的只属于你们圣武士,那么这个所谓的正义,在费恩世界从来都无足轻重!”

    “当然这跟你们的认识不同,你们认为正义是凡人最重要的,有权审裁一切。那么我刚才所列的事实证明了,你们圣武士并没有正确的,尽责的践行正义!你们没有让正义在费恩世界得到应有的伸张!”

    “圣武士,还有你们嘴里的正义,在费恩世界的凡人心中有什么地位,我想你们心知肚明。哪位圣武士敢站出来,以龙尔德之名发誓,说圣武士天下第一,无人能及,圣武士的正义是凡人们舍弃生命也要追求的?”

    “凡人们记住的,关心的是谁?是凯姆诸神,是秩序、美好、善良、自由!凡人们愿意舍弃生命去追随的是谁?是曙光女神,是特蕾希娅!”

    这些话无可辩驳,即便是班纳一派的圣武士都低下了头。只有一头红发剧烈晃了晃,应该是“特蕾希娅”这个名字造成的。

    李奇话锋一转:“如果你们能多一点自知之明,能多一点反省,能帮上夏安,夏安会放开你们,去追寻自己的道路吗?”

    “你们很多人一定在想,是夏安抛弃了你们,就没想过,其实是你们抛弃了夏安?”

    他沉痛的道:“还在妄言正义只属于你们?圣武士们,你们要知耻啊……”

    从正义到夏安,李奇一股脑砸下的这堆东西,让圣武士们难以抵挡,心中充盈的各种气息都噗哧放没了。

    也不是所有圣武士都无法豁免李奇的言灵术,红发少女身边的高大青年冷笑:“以前我听人说,公爵阁下嘴上的功夫很可怕,导师都没有挡住,现在真是见识了。”

    这是熟人,之前在贝塔城附近的聚落地里,跟圣武士发生的第一场冲突里就有他,李奇记得他被菲妮给冻住了,叫什么……埃斯特?

    “你说这么多,真正的目的不就是想拿走提尔之秤吗?”

    可怜的家伙,真正的目的是拉人头啊。

    埃斯特看向红发少女:“格罗妮娅殿下,你曾经获得过提尔之秤的认可,它应该是你的!”

    少女身体明显缩了缩,更不敢跟李奇对视。

    殿下……

    李奇看住红发少女,脑海里掠过几幕记忆。

    最初这个格罗妮娅带着圣武士来贝塔城捣乱的时候,这头红发就让他有所联想。

    而后公审圣武士,夏安曾经提过一项交易,那时候就道出了格罗妮娅的底细。

    不过当时李奇认为是夏安的试探,现在回想……未必是试探啊。

    夏安那个家伙,其实就是个没节操的,拿某个圣武士做交易,确保夏安迪亚的安宁,这种事情他还真干得出来。

    至于格罗妮娅……公主,李奇叹气,这哪是什么公主,就是个朱三太子。

    当初夏安说了这事后,他也不是完全丢到了脑后。去找特蕾希娅查证,结果得了女王一记鄙夷的白眼。

    特蕾希娅说艾兰尼斯王室的男人的确四处播种,但也形成了一套完备的私生子女认证和抚养制度,当然这也是各个王国都通行的做法。真有这种年纪的私生女,怎么可能还丢在普通的圣武士教团里?当初特蕾希娅为寻找王室血脉,连传奇巫师都用上了,绝对不可能还有遗漏。

    不过就算是假的,艾兰尼斯王室的名义,再加上圣武士的身份,这样的存在,对秩序同盟还是有相当的危害性。

    李奇开始认真的考虑,是不是把这个格罗妮娅抓起来,送给特蕾希娅。

    “格罗妮娅吗?你获得过提尔之秤的认可?那么你的誓愿是什么?”

    即便之前公审的时候,李奇也没跟她说过话,这还是两人第一次交谈。

    李奇的问题让格罗妮娅又打了个哆嗦,面对其他人,甚至是特蕾希娅,她都不会心生畏惧,可面对李奇,她下意识的就想躲得远远的。

    或许她想走上的那条道路,其实是以李奇为师的。在贝塔城接受公审时,她就是从李奇身上感悟到了那种不可阻挡的伟力。

    或许,还因为李奇刚才说到的尸体,和看她的那一眼,已经道破她杀了梅恩的秘密,更令她不敢与李奇对视。

    格罗妮娅的异状令身边的圣武士产生了误会,他们警惕的动了动脚步,埃斯特和另一个圣武士甚至护在了她身前,似乎认为李奇在用什么力量压迫她。

    当然,他们也都知道格罗妮娅许下了什么誓愿,一旦说出来,李奇是特蕾希娅的心腹,肯定要对她动手。

    “不管是什么誓愿,我首先是圣武士……”

    格罗妮娅艰辛的道,身边的圣武士纷纷呼喝:“对!普雷尔公爵你要为难格罗妮娅,就是跟我们所有圣武士为敌!”

    班纳派圣武士都是这态度,娜玛派的圣武士也没出声,看得出,真要抓格罗妮娅,也会逼迫他们跟班纳派圣武士站到一起。

    李奇并没退缩:“那就证明给我看,光是正义神力还不够,你得用提尔之秤证明,自己首先是个圣武士。”

    小红帽弹窗:“喂!你不会是想……”

    李奇在心底点头:“的确是这么想的。”

    小红帽顿时炸了:“你刚才不是确认了,梅恩是她下的手吗?刚才她还挑拨离间,不是她那句话,班纳和娜玛还不会以命相搏!这就是个碧池!你想让这种人加入革命队伍?绝对不可以!”

    “她未必能成魔女啊”,李奇解释说:“最大的可能还是跟娜玛一样,落个伤残的下场。这么一来,抹掉了她在圣武士里的影响,怎么处置她,其他圣武士就没什么话说了。”

    小红帽哼道:“你倒是想得好,万一她真的成了魔女呢?”

    “唔,那肯定会很麻烦……”

    李奇继续解释:“但她在圣武士面前腐化,也必然会被圣武士排斥。到那时候我们再出手净化,既能收到一个魔女,也能获得圣武士的信任。至于魔女本身,或许在成为魔女的时候她就幡然醒悟了呢?”

    “你以为人人都是欧萝拉吗?”

    小红帽不客气的道:“人的本质终究是不同的……”

    李奇头痛的道:“实在不行,再让我们的宣传枢机身兼纪律枢机吧。”

    “她也不是伊芙,总之……”

    小红帽也找不到两全其美的办法,怏怏的道:“我很讨厌这种碧池!”

    李奇跟小红帽的沟通只是眨眼之间,这时候格罗妮娅的目光也渐渐沉凝。

    李奇的逼迫,让她没有前路了,身边埃斯特、加斯东以及其他圣武士满含信赖的目光,也让她没了后路。

    “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格罗妮娅挺直了胸膛,说这话的时候,她暗暗自语:“我会证明给自己看的……”

    她大踏步上前,在无数人的注视中,伸手抓住了冒着黑气的剑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寒冬乍暖,你还在〕〔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重生之剑神〕〔鬼夫缠人夫人乖乖〕〔星际绿化大师〕〔佛系反骨(快穿)〕〔余生和你都很甜〕〔极品老木匠〕〔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万古界碑〕〔冷兵时代〕〔我有诸天万界图〕〔重回七零:军长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