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红粉图鉴〕〔双面总裁宠妻无度〕〔璀璨仙途〕〔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出走萌妻:总裁别〕〔江上华笙空流转〕〔慕少独宠重生妻〕〔网游之至强剑士〕〔顶级强者〕〔黑夜进化〕〔侯府小哑女〕〔诸天之最强BOSS〕〔山村最强小农民〕〔权门悍妻〕〔美女总裁的特种兵〕〔少年大将军〕〔流云引〕〔莫负初夏〕〔楚楚星光〕〔心有瑶光楚君意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三百一四 夏安之翔与破碎且变态的人生
    “赤红圣堂是正义事业最坚定,最勇敢,最不惧牺牲的排头兵!”

    “堡垒是铁砧,暴君是铁锤,告死者是眼睛,旗手是脑子,蜘蛛是嘴巴,我们圣堂是手!我们握着铁锤,锻打放在铁砧上的整个世界!”

    教室里,清冷话语和淡金光翼的伸展,正义神力的鼓荡融在一起,以舒缓但却有力的节奏,在每个赤红圣堂的心中震颤。

    “我们身怀的正义,是赤红的正义,是永保费共始终先进,始终代表了人民根本利益,代表了费恩世界迈向美好未来的愿望。”

    “这并不是空泛而苍白的口号,我们的正义,并不需要用大嗓门呼喊才显得有力量,因为那是确凿的事实,那是不移的真理。”

    “你们现在还没有彻底领悟这样的正义,你们还需要学习。”

    “在真正理解《赤红之书》现有的条目前,不要生搬硬套我对提尔之柄发下的誓愿。先从痛苦到告死,从破坏到旌旗,把一条条真理跟你们亲身所历结合起来,你们才会明白,赤红的正义之力的根本在哪里。”

    “人人为我,我为人人,这是个模糊的表述,是有策略的,针对包含了敌我和中立者的所有人。对我们自己,尤其是对我们圣堂来说,赤红信仰有更简单,更直白的表述,那就是……为人民服务!”

    “我们圣堂代表了赤红信仰的正义性,就必须以身作则,事事争当表率。其他职业专注于正义事业的一个角度,而我们圣堂,要做的是将大家团结在一起,凝聚成意志坚定的队伍,在不同的战场上,夺取每一场战斗的胜利。”

    “我们圣堂是革命队伍的队长,我们的职责是带领大家始终前进。为此我们要始终自觉的把自己放在为人民服务的位置上,始终坚持队伍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始终警惕来自外部和内部的引诱,警惕队伍滑入腐化堕落的深渊。”

    新月高挂,已过半夜,赤红圣堂们精神抖擞,心灵沉浸在全新的感悟中。

    圣堂导师的授课就此结束,之后是旌旗魔女给圣堂们讲解阶级理论,授予“阶级”这柄赤红利刃,罗丝魔女蒂丝讲解组织原则和革命纪律。

    就如导师所言,在革命队伍里,堡垒是守卫,告死者是哨兵,暴君是战士,旗手是政委,圣堂是队长。要贯彻赤红的正义,圣堂要学习的东西比其他职业多得多。

    圣堂的授课还在继续,导师却缩到了厄普西隆最高的地方,仰望星空,痛苦的等待着。

    “真是讨厌,为什么费恩的一月会有闰时啊!”

    黑曜石高塔的塔顶,李奇……不,奇丽缩在棉被斗篷里抱怨着,没有其他人,她散去了头盔,反射着月光的眼瞳里满是焦躁不耐。

    每年一月的最后一天,比寻常日子多了一个小时,即便奇丽拖堂,讲完课后依旧没能恢复到正常状态。

    弯月闪动,像是水中倒影般的晃了晃,一个身影如天降神物,落在奇丽身前。

    奇丽心头剧震,敌袭!

    这个身影挟带着恐怖的力量,似乎空间也出现了裂痕,让她毛骨悚然。

    小红帽不爽的在脑子里低语:“别一惊一乍的,是熟人!我虽然是神祇,但也需要睡觉啊!”

    熟人?

    奇丽握着提尔之柄,警惕的打量着这道模糊的光影。

    “啊,奇丽小姐!我真是幸运,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看来你开始习惯自己的存在了。”

    熟悉的嗓音,讨打的语气,以及身影凝固后显露出的那张络腮胡面孔,让奇丽松了口气。

    果然是熟人,夏安!

    等等,你怎么知道我叫奇丽?而且什么叫习惯自己的存在?

    似乎猜到了奇丽心中所想,夏安说:”你净化正牌提尔之秤的时候,我也是观众啊,当然我比一般人看到的多一点点。”

    这家伙当时居然在偷窥!

    已经被看了,也无法挽回,她又打不过夏安,没办法杀人灭口,也只好接受现实。

    但不等于接受这家伙的怪异目光,奇丽咬牙道:“你再用这种目光看着我,小心我找你那些徒子徒孙的麻烦!”

    夏安依旧是那副贱贱的模样:“声音也真的很好听,啧啧,奇丽啊,你以正义圣女的身份兼任赤红教宗的话,会比特蕾希娅女王还受欢迎哦。”

    他又摊手道:“至于夏安迪亚的圣武士,随便吧,不管你怎么对待他们,都不会比我领导他们的时候过得还惨。你和你的陛下追求的是凡人的集体之道,而我追求的是凡人的个体之道。”

    奇丽刷的套上了头盔,虽然这么做很没气势,但她绝对不想再让夏安这家伙看着自己的脸yy什么让她无比恶心的事情。

    “说正事吧……”

    她打量着夏安:“你这个样子,应该是神力投影吧。对半神来说,这么做很费力气,又很危险,别告诉我你就是奔着满足自己的古怪癖好来的。”

    夏安眯着眼睛说:“喜欢美女,欣赏美色,我的癖好很正常啊,古怪的是你吧?奇丽,为什么喜欢变男人呢?”

    “我本来就是……”

    奇丽想申明自己是男人,可这话说出口不就承认自己才是变态了吗。

    “说正事……”

    夏安面容一正,让奇丽松了口气。

    半神圣武士伸出手,掌心亮起一团金黄雾气:“我是从龙尔德的那块神国碎片上投影下来的,所以没费多少力气,也没安全问题。”

    “我在碎片上收获了很多东西,现在碎片快要暴露了,我得赶紧离开。不过我觉得,与其让其他神祇盯上这块碎片,对龙尔德的意志打什么主意,不如送给你的女神。这是碎片在神国位面的位置信息,你跟女神沟通的时候,她自然明白该怎么处理。”

    夏安的话让奇丽瞬间忘了之前的尴尬,神国碎片的位置信息!

    这份礼物太重了……

    奇丽说:“既然你的道路跟我们不同,不在意弟子们的命运了,又何必这么卖力的献殷勤呢?无事送礼,非奸即盗啊。”

    “你后半句话好古怪,而且我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夏安淡淡笑道:“我一个新晋半神,在上面没什么人,还在偷偷挖龙尔德的墙角,我很怕啊。”

    “赤红女士的道路虽然跟我不一样,可大方向是一样的,都想坚持凡人之心。这让我们即便不能结伴而行,但面对敌人,我们的信念没有根本的冲突,是可以完全信赖的盟友。哪怕只用凡人的智慧,都会做出结交赤红女士的决定吧。”

    “你真是诚实啊……什么叫凡人的智慧?”

    奇丽的太阳穴在跳:“你这已经偏离了凡人之心啊!”

    夏安懊恼的拍着额头:“啊,对对!感谢你的提醒!”

    既然说得这么直接了,奇丽也不客套推脱,伸手接过那团金黄光雾。

    两人手掌相交,夏安那只是神力投影的手骤然化作一团光影,裹住了李奇的手。

    夏安陶醉的道:“真是美妙,奇丽小姐,肌肤滑嫩得跟粉红波芬德一样啊。”

    淡金光芒闪动,一记破邪拳捣在夏安的脸上,让他整个头部的投影乱成一团。

    奇丽满脸涨红的骂道:“夏安……你这个变态!别以为你在外位面我就抓不着你!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跪在我面前叩头认罪!”

    “哈哈哈……如果是裙子和高跟鞋的话,我很乐意跪哟。”

    夏安色色笑着,投影渐渐散去。

    然后奇丽才回过神来:“粉红波芬德不就是没皮的蟾蜍吗?连比喻都这么丧病!”

    真是没想到,夏安这家伙暴露本性后会这么讨厌!

    奇丽忿忿的想着,连带另一只手托着的黄金雾气,都觉得是坨翔了。

    小红帽弹了窗,睡眼惺忪的道:“把那坨翔……混蛋你脑子里别乱想啊!我刚被你们吵醒随手就用上你的念头了,大晚上的真是恶心人!”

    按照小红帽的指示,奇丽神召上了赤红神座,那团雾气也被带上来了。

    “月亮?”

    看着神座天顶挂着的一轮暖月,李奇愕然,神国位面哪来的月亮?

    小红帽还赖在沙发上,揉着眼睛说:“那是我的月亮!”

    在她左边躺着秋香,右边是画眉,两个小天使睡得正香,洁白羽翼跟呼吸的节奏完全一致,缓缓起伏着,令人遐思无限。

    小红帽你真是太*了,居然抱着小天使睡觉!

    小红帽再道:“准确说那月亮就是你,现在的你。”

    “我?”

    奇丽再看,月亮泛着淡淡金光,是的,看来是正义神力在神国的具现。

    现在的我是什么意思?

    眼角余光看到托着那坨翔……不,黄金雾气的手臂,白皙纤细,竟然还是奇丽!

    “不——!”

    奇丽丢掉信息光团,抱头大叫,难道灵魂也变成女的了!

    小红帽接住光团,没好气的道:“别鬼叫啦!你在下面是什么样子,上来就是什么样子,不然怎么承载正义神力?”

    “我这就下去变回来!”

    奇丽正要离开,见到光团在小红帽手中消失,眼里金光闪动,又担心的留了下来。

    好一阵后,小红帽的瞳光变回正常的银白,点头道:“真是一份大礼,这个人情我记下了。”

    她对奇丽说:“等我完全消化了这些信息,确定那块碎片的位置后,你得跟着我一起去。”

    这当然没问题,不让去还不放心呢。

    灵魂回体,时间也刚好,奇丽变回了李奇,他靠在塔顶的座椅上,再度仰望星空,品味着重新做回男人的踏实感觉。

    不过每一次变身,都感觉失去了一段人生,自己这个人也不再完整了,这样的痛苦,谁又能体会到呢。

    厄普西隆边缘院落的屋子里,菲妮在床上辗转反侧。

    “李奇怎么还不回来……再不回来我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发现睡在自己的床上,那感觉糟透了!会让人怀疑自己是不是丢掉了一小段人生!”

    小姑娘烦躁的嘀咕着,再瞅到旁边打着细碎呼噜的艾丽,又没好气的道:“公主殿下真是心胸宽广啊!每次都自顾自的睡着了!”

    坐在床尾的缇娜一边看书一边说:“李奇……说不定今晚上不会回来了。”

    “什么?”

    菲妮猛然坐起身:“他难道要跟欧萝拉……野合!?”

    缇娜咳嗽出声,捶着胸脯,没好气的道:“你不懂。”

    菲妮斜着眼睛说:“对揉耳朵就能揉到高~潮~的你来说,我确实懂得不多。”

    缇娜骤然脸红:“什么高、高~潮!你、你那不是懂得多,是变态!”

    再想到什么,她气消了,换上怜悯的语气:“以你的年纪,就算知道很多那种事情,也还有不知道也无法理解的事情。就因为这样,李奇才不让你知道啊。”

    “果然有事瞒着我!我的感觉没错”,菲妮气恼的扯着蛛丝被,委屈得要哭了:“李奇不该跟我隐瞒什么事情的!我们是心灵相通的!”

    缇娜瞅了瞅包裹在菲妮身上的冷白光芒,怕她转换成魔女状态动静大作,安慰道:“既然你只在意心灵,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啊,李奇的心灵又没变。”

    菲妮稍稍安心,又更不满了:“那为什么还瞒着我啊!”

    “因为他……”

    缇娜差点说出了口,咬咬舌尖,换了个委婉的说法:“他做了……很变态的事情。”

    “很变态的事情?”

    菲妮歪着脑袋,咬着手指,忽然两眼瞪圆了,惊恐的道:“他净化了正义神器,让女神有了圣武士,难道他……”

    缇娜吓了一跳,赶紧澄清:“别跟他讲是我说的!”

    就听菲妮说:“就像他跟我们讲的剑娘、枪娘那样,他把那件正义神器变成了魔女,揣在身上成天……折腾?”

    小姑娘悲愤的嘀咕道:“真是变态!还以为他说的是故事,没想到他真的干了!”

    缇娜捂脸:“果然我才是不懂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玩家超正义〕〔无限终焉〕〔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尝我一往情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