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少一宠成瘾〕〔农民工玩网游2〕〔精帝〕〔汉兴〕〔无敌传人〕〔绝品狂龙〕〔我就是篮球天王〕〔快穿之这位神仙请〕〔超级兵王归来〕〔君爷又被套路了〕〔娘子威武:丞相夫〕〔那一年她们正毕业〕〔被夺舍之后〕〔宠妃撩人:摄政王〕〔全能影后超酷哒〕〔私人娇妻苏医生〕〔宠妻攻略:神秘老〕〔文艺圈巨星〕〔都市红粉图鉴〕〔我在同一天活了千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三百一五 真是天真而又顽固的女王
    “陛下,您必须提防普雷尔公爵,他有很大的问题。”

    瓦伦丁王国,名为“盾堡”的王宫顶层,一个面目削瘦,五官有如铁铸的中年对特蕾希娅说。

    正在批阅文件的特蕾希娅头也没抬,回了一个拖长升调的哦。

    中年人说:“我也明白,在别人眼里,作为刚找回正信的迷途罪人,却攻击同僚,明显就是在进谗言。但对吾主和陛下的忠诚,让我无法保持沉默。”

    特蕾希娅笔下没停:“布林托,你能放弃忠诚神廷的主教之职,冒着神廷动用神谴处置你的威胁弃暗投明,甚至暗示了迩香的黑暗内幕,这足以证明你的忠诚。”

    “我很惭愧”,曾经的忠诚神廷瓦伦丁主教,现在的女王私人顾问布林托叹道:“关于内幕,我一个字也不能说。”

    “这已经足够了,足够让我猜到迩香的本来面目。最终我们会推翻迩香的黑暗统治,让你获得自由”,特蕾希娅放下笔,淡淡笑着说:“所以,我相信你的话是出于凯姆正信,是为了秩序同盟的利益,那么你说吧。”

    布林托感激的鞠躬,再凝重的道:“赤红女士有了圣武士,仅仅这一点就该引起我们的警惕。”

    “陛下您该知道,正义在信仰里拥有崇高的位格,谁拥有了正义,就意味着有了开创某种秩序的企图。正义之神龙尔德之所以会意志分裂,迩香神学院提交的秘密报告认为,是因为龙尔德企图通过律法追求永恒的正义,这是在侵占吾主关于秩序的信仰根源,所以……”

    “吾主之下的圣骑士实质就是圣武士,这是吾主能够主导凡人秩序的力量具现。现在居然有圣武士改信赤红女士,意味着赤红女士也开始染指正义,这跟吾主的秩序产生了冲突。”

    特蕾希娅呆了呆,感慨的道:“布林托,在你到来之前,一直没人能够在教义和神学层面对我提出建议,这让我很怀念鲁恩主教,可惜他……总之我很欣慰。”

    “至于你说到的圣武士,我一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但我并不觉得有这么严重。我在迩香学《神学史》的时候,曾经在资料里看到过一些蛛丝马迹。后来鲁恩主教也告诉过我,圣武士并不是龙尔德首创的,在黑暗时代,很多善神都有圣武士,正义也不是哪个神祇独有的,而只是将信仰放在评判和审裁的高度后,自然产生的一种力量。”

    “陛下的学识令我钦佩”,布林托说:“但那是黑暗时代,现在的秩序是吾主所有,并且独有的。吾主的秩序就是至高的正义,其他善神染指正义,就是对吾主的侵犯。”

    特蕾希娅摇头:“布林托,我之所以没有委任你在秩序同盟里担当任何职务,就是希望你能矫正迩香教会的那种错误认识。凯姆与我同在,祂所求的就是我的本心。我的本心告诉我,我们需要的秩序,是回归朴素。”

    她起身离开书桌,踱着步悠悠的道:“朴素说的是什么呢?是安宁、包容和自在,而不是用一种信仰压迫所有人,那意味着必须有一个强大的教会来实现这样的目标,不就是现在的迩香吗?”

    “把迩香去掉,把教会去掉,人们只需要依靠身边的神殿,以及志愿奉献的乡邻祭司就能面对神祇,世界由此回归朴素。到了那个时候,世界会非常精彩,信仰也会纷繁多样。可没有了教会,神祇的意志就不会受到扭曲,不会直接干涉凡人的生活,人民反而会安居乐业,相安无事。”

    “布林托,你还呆在神廷的时候就该看到过,在神廷没有影响到,或者影响力很小的地方,人民的信仰都是不同的。艾兰尼斯信仰贡多斯和龙尔德、萨其顿信仰商业女神和海神,红石信仰龙神、荒原之神以及已经陨落的种族神祇。如果没有神廷的压迫,他们的日子不是过得很好吗?”

    “赤红女士也一样啊,李奇……普雷尔公爵,正在努力开发神陨高原,未来即便建立了一个新的王国,也跟以前的艾兰尼斯没什么不同。”

    “凯姆所求的全新秩序,就是这样一个大家过着各自的生活,信奉各自的神祇,但彼此相安无事的世界。”

    布林托呆呆看着特蕾希娅,像是在看一幅绝不会存在于现实,美丽而又神圣的画卷。

    许久后,他低声叹道:“但是,普雷尔公爵在感召圣武士时,许下的誓愿里,有推翻一切压迫这样的信条。这意味着他,或者说是赤红女士,并不认可这样的秩序。”

    “是啊”,特蕾希娅苦笑:“推翻一切压迫,解放一切奴隶,他和他的女神,早就表露过这样的信仰,对此我并不感到意外。”

    她看向窗外,眼神有些迷离:“贵贱尊卑,大小强弱,万物都有必须遵循的等级秩序。我……凯姆所求的朴素,就是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上。赤红女士的信仰的确有破坏这种基础的倾向,因为太纯粹,或者说是太天真吧,才会吸引圣武士改信,作为评判和审裁一切的力量。”

    “但这跟艾兰尼斯、萨其顿和红石有什么不同呢?晴空万里和风雨雷电加在一起,才是完整的天象啊。有平原、洼地和山峦,才是完整的大地啊。只要不是一种天气,一种地势,即便有些危害,也是构成世界的必要部分。”

    “我终于明白吾主为何与陛下同在了”,布林托深深感慨,但他没有放弃进谏:“既然如此,陛下就该像对待艾兰尼斯那样,对普雷尔公爵一视同仁。要求他尽到身为秩序同盟成员应尽的义务,而不是现在这样,游离于同盟之外,埋头发展自己的势力。”

    特蕾希娅脸色略略阴沉:“李奇是我的封臣而不是盟友,开拓神陨高原是我授予他的权力。开拓事业又是无比艰辛的,他能在十年内成为名副其实的公爵就非常不错了,何况是神陨高原那种险恶的地方。”

    “至于你说到的义务,他的贡献已经足够多了。在我又抽出三个军团支援希尔维的情况下,我们还能对瓦伦丁展开包围,就是因为他提供了大量不需要魔法师的魔导炮。当然,布林托你弃暗投明,也给了我们绝大帮助。”

    布林托再鞠躬,表示不敢当,他锲而不舍的说:“可他并没有派遣一兵一卒参与战斗,在我们兵力吃紧的情况下,不管是封臣还是盟友,他都没有尽到应尽的义务。”

    “李奇的情况很特殊……”

    特蕾希娅有些不耐烦了:“而且他对我……对秩序同盟做出的贡献,远远超过你们的认识。我不知道你是受到谁的影响,只把目光盯住了他。要说义务,我的盟友们越来越让我失望。”

    听出了女王开始怀疑进谏的动机,布林托不敢继续了:“看来是我对普雷尔公爵的了解还太少了,我失言了,请陛下宽恕。”

    他转移话题说:“至于盟友这边,因为战事的绵延,他们的确遇到了很大的难题,不少国家都开始强征职业者了。”

    “是吗?”

    特蕾希娅冷笑:“那我就不明白了,这些国家的王室为什么会用后备军官学院、魔法侍从学院甚至冒险者公会的名义培养新的职业者,手里还留了大批精锐的职业者,却在外面强征那些良莠不齐,甚至滥竽充数的职业者交给我?”

    不等布林托回答,她摇头叹道:“要说李奇的危害,不是他的行为和信仰,而是他的言论。去年他在同盟会议上说的那些东西,国王和大公们竟然在背地里搞了起来。”

    “有些国家,比如诺顿公国,居然不通过我,不由秩序同盟讨论,就公开跟法师联合会合作,建起了王室法师学院,他们的私心还真是膨胀得凯姆圣光都压制不住啊。”

    布林托小声道:“陛下您知道原因……”

    “我当然知道,这就是我为什么在头痛的原因!”

    特蕾希娅脾气上来了:“我们在两线作战,我们还需要二十……不,三十个军团才能攻下瓦伦丁大教堂!如果下一步目标是攻下迩香,我们需要一百个军团!国王和大公们开始畏惧战争付出的代价了!他们变得胆怯,变得止步不前!”

    “是啊,我所求的秩序是大家过自己的日子,因为人人都是自私的,这就跟现在这场战争的需要产生了矛盾。可没有夺得胜利,又怎么能建立这样的秩序?国王和大公们难道想不明白吗?一旦秩序同盟失败,他们紧紧握在手里的财富和资源,还能保得住吗?”

    布林托也唏嘘的说:“国王和大公们明白这个道理,但大家都看着别人,计较别人付出的多寡,自然没有谁愿意倾尽一切。而且国王和大公也的确面临着难题,他们只能从下面的贵族那里汇聚力量,贵族们相互之间也是同样的情况。”

    特蕾希娅露出讽刺的笑容:“一层层截留,到我手上就没多少了是吧。”

    “陛下如果坚持不将凯姆教会融为一体,依靠教会来组织力量,就需要有切实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而不是……”

    布林托诚挚的道:“只靠陛下的感召。”

    打发了布林托,特蕾希娅来到窗前,眺望天际远处。

    天海相接处,一座如巍峨山峦的轮廓绰约可见,那就是瓦伦丁大教堂。

    这座名义上的大教堂,实质上是东费恩最大的要塞群。它的前身可以追溯到第一纪元魔法帝国建造的军事要塞,而后几个纪元里,一直是大陆抵挡贝努因势力侵攻的东方门户。

    到了图铎帝国时代,瓦伦丁要塞又成为帝国侵攻贝努因的桥头堡。在贝努因人瓦解,帝国也随之崩溃后,就成了忠诚神廷在东费恩的中枢。

    在一般人的认识里,“瓦伦丁”这个名字,从来都等同于“瓦伦丁大教堂”。至于瓦伦丁王国,不过是迩香不愿让这个东方据点因为*****发展起来,成为又一个迩香,才剥离了大部分人口和土地,扶持起一个王国。

    特蕾希娅所在的王宫盾堡,不管是名义还是实质,都是一百多公里外那座要塞群的外围屏障。

    现在特蕾希娅的军队止步于这道屏障,与之对峙的不仅有瓦伦丁王国的军队,还有北面高文、瑞姆、坎达斯三个国家的力量。再加上瓦伦丁大教堂的神廷部队,总计六七十个军团,接近十万职业者的大军,兵力还比特蕾希娅这边强。

    如果不是曙光之星认证了断塔誓约,以及原本主持瓦伦丁大教堂事务的主教布林托叛变,令对方士气低落,难以主动进攻,特蕾希娅的处境会比现在艰难得多。

    现在的处境也好不到哪里去,如果希尔维不尽快打败兽人大军,稳定西面的形势,她就得转攻为守了。到了那个时候,谁知道形势又有什么变化呢。

    “切实的办法……”

    特蕾希娅蹙眉沉思着,为捉襟见肘的兵力而烦恼。

    脑海里闪过布林托之前的话,她忽然觉得,除了魔导炮之外,李奇其实还能给予她更多帮助。他在神陨高原发展得顺风顺水,连圣武士都有了,哪怕只是支援一个大队,甚至只是一个圣女,自己也会感觉松口气。唐恩告诉过她,李奇现在掌握的军队,恐怕接近了两个军团,而他的教会里有好几个圣女。

    “不,我答应过他的……”

    刚刚升起给他发一张调令的念头,她就压了下来。虽然委任书上并没有写明会不会征调他的军队和教会人员,虽然作为封臣,李奇对她也有奉献的义务,可她觉得自己跟李奇是有默契的,她不会跨过那条线。

    “也不能继续依赖他……”

    再找他问计的想法也打消了,困难只是暂时的,凯姆与自己同在,怎么可能被这么一道小小的门槛挡住。

    “当初引入另一股力量的目的,就是为了解决现在这样的问题。”

    她终于记起了另一些人,这些人的力量是可以利用的,对,只是利用,不能依靠。

    特蕾希娅步入书房后另一间屋子,打开了信风之书。

    片刻后,一个黑发银瞳的优雅美女出现。

    传奇女魔法师笑道:“陛下,海瑟薇听候您的吩咐。”

    两人的通话持续了很久,当海瑟薇说到“贵族议会”时,特蕾希娅显得很不高兴,两人争辩了一会,海瑟薇无奈的放弃了。

    艾兰尼斯,紧邻着草原的山峦之下,一座魔法塔高耸入云。

    塔顶的通讯室里,特蕾希娅的头像消失,海瑟薇揉着额头,呻吟出声。

    “真是天真而又顽固的女王啊……”

    她嘀咕着,然后苦笑:“又很狡诈,这是逼着我们出人。可风暴群岛的形势还是一团乱麻,我们也无能为力啊。”

    想了好一会,她无奈的道:“看来还是得找普雷尔商量,他最了解特蕾希娅,知道该怎么顺着她的毛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将军他怀了龙种〕〔最强医圣林奇〕〔辣妻来袭:少帅别〕〔修真从武侠开始〕〔午夜布拉格〕〔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逆行诸天万界〕〔驻颜太后:六十老〕〔穿越时间的地平线〕〔大家诡秀〕〔岳风柳萱小说〕〔战神王爷的吃货妻〕〔快穿,男神大人乖〕〔快穿女配之幸福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