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宛白霍长渊〕〔锦绣农女:捡个将〕〔诸天最强大BOSS〕〔她被反派攻略了〕〔谍影风云〕〔我在江湖当大侠〕〔混沌天帝诀〕〔超级兵王归来〕〔我有一张沾沾卡〕〔落枝飞〕〔仙宫〕〔小妖千铃与混蛋阴〕〔婚内谋情:总裁太〕〔我撞坏了异世界重〕〔深渊与玩家〕〔永恒圣王〕〔命运的轨迹之守护〕〔天才游戏策划〕〔婚来孕转:总裁爹〕〔迷踪谍影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三百一六 魔武士的宿命与用爱发电的难题
    厄普西隆,一座门头挂着“格斗技艺”招牌的院落里,李奇的身影兔起鹊落,剑光如落樱纷飞,向对手发动了行云流水的攻势。

    对手像狂风中的老松,仅仅枝叶摇曳,脚下分毫不动。当李奇的攻势奔涌到巅峰时,老松动了。

    噗的一下,剑柄顶在李奇的胃上,让他两眼翻白,吐出了舌头。

    啪的一声,剑身拍上李奇的腰眼,他全身的气力一泄如注,整个人酥麻发软。

    剑身下滑,勾在李奇的脚踝上,李奇团身旋空一周半,轰的摔了个仰络成熟后,短信和通话就会合并成实时多媒体交互功能,跟地球世界科幻电影以及游戏里才有的技术呈现完全一致。

    这是某个有视觉美学癖的罗丝魔女搞出来的,或者说是看了小红帽给她们的无数部电影,玩了n多游戏后中的毒。

    不过在地球世界,这些技术还只是幻想,而在费恩,却能很快成为现实。不得不说,在高魔世界里,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

    “海瑟薇找我?难道她知道了我跟佐尔德的事情?应该不知道,也许是有什么事想找我帮忙。正好,佐尔德的事情再搭上她的线,就会更有保障。”

    李奇心中嘀咕着,回了个短信确定时间。

    接着又是尤赞的短信,要他去罗丝大神殿里的虚灵中枢面谈,应该有了什么研究进展。

    李奇摆弄护腕,德雷斯知道他在处理事情,肃手立在一旁,大气也没出一口。

    按照风暴群岛的律法,他现在是李奇的奴隶。虽然李奇压根没把他当奴隶对待,可活了三十多岁的德雷斯却知道自己该守着什么样的界线。

    李奇朝德雷斯摆摆手,示意今天的练习到此为止。正要离开,德雷克有些忐忑的开口了。

    他问:“公爵,您之后对我有什么安排?”

    李奇转身看住他,德雷斯现在才提出这个问题,耐性真是好啊,不愧是奴隶出身。

    他温和的道:“是没什么事做闲得太慌吗?”

    “这倒不是”,德雷斯说:“我们早就习惯了时刻行动,随时都在做准备,没有闲不闲的分别。”

    这就有点意外了……

    李奇说:“稍后倒是可能对你有安排”,他以为德雷斯是想做些了解方便做准备。

    “稍后?”

    德雷斯也露出意外的表情,他凝重的道:“公爵,我已经三十八岁了,您难道对我的未来还没做必要的安排?”

    “等等……你这话让我有点糊涂啊”,李奇真有点晕。

    三十八岁了什么意思?安排你的未来又是什么意思?

    然后他恍然:“是说妻子和家庭吗?这个……抱歉我不知道还有这样的责任,我会尽快……”

    见德雷斯嘴角抽抽像是想笑却又赶紧止住,李奇知道自己猜错了。

    “公爵还真是没把我们当奴隶看啊”,德雷斯感慨的道:“而且对我们魔武士也没有足够的了解,这应该是常识的。”

    其实是没有一点了解……

    李奇有些脸红,佐尔德把薇姬的亲属和奴隶交给他的时候,并没对他解说魔武士的情况,或许认为那是常识,李奇应该知道的。

    李奇把亲属和其他奴隶放在阿尔法,让他们在城堡里做些轻松工作,由塞巴迪安和莉莉照顾,待遇也很不错。而奴隶里的魔武士,就放到了厄普西隆。

    原本是想通过耳熏目染改造魔武士,可厄普西隆忙于贝塔城开发,李奇根本顾不上关注这些人,自然没去深入了解。

    他对魔武士仅有的认识是,这些人从小就喝着改造药剂,刻苦锻炼技艺,拥有免疫绝大部分超凡力量的体质,依靠抗魔装备和格斗技艺作战。装备齐全的魔武士,是一般魔法师乃至超凡者的天敌。

    德雷斯说:“我们魔武士从小接受身体改造,不能生育儿女,对男女之间的事情也没有……快乐,不需要妻子和家庭。”

    要论反仁类罪行,魔法师这个集团还真是稳居前列啊。

    “而且,魔武士没有几个能活过四十岁,我最多还能活两年。”

    德雷斯略略苦涩的道:“所以,我想提醒公爵,再不做准备,就快没时间了。”

    李奇抽了口凉气,只能活四十岁!?

    虽然费恩的凡人社会总体还处在中世纪水平,四十岁这个年纪对凡人来说已经是高寿了,但那是毫无超凡力量的平民。

    魔武士终究是超凡者,整个群体的寿命上限只有四十岁,这太残酷了。

    李奇的疑惑还没消解,然后呢?什么准备?

    “公爵连这个都不知道吗?”

    德雷斯叹道:“魔法师制造的战斗傀儡,傀儡核心就是我们的灵魂啊。”

    “什么!?”

    李奇下意识的低呼出声,还有这种事情!?

    “只要预先对寿命将尽的魔武士做一些准备,死后灵魂就能凝结为魂晶。把魂晶加工成傀儡核心,依旧能保持魔武士生前免疫超凡力量的特性,以及绝大部分战斗技艺。”

    德雷斯说:“准备工作很繁琐,过程需要两三年时间,如果不从现在开始,等我死去后,就无法再为公爵服务了。”

    死了还要为我服务!?

    李奇顿时觉得无比抵触,他沉重的说:“要一个人从生到死,永远为另一个人服务,这种事情我是没办法接受的,这是永恒的奴役。”

    小红帽忽然在脑子里哼了一声……

    李奇骤然醒悟,这不就是他跟小红帽的关系吗?

    不过小红帽你还真是坦诚啊,自己也认识到自己的罪恶本质,主动跳出来了?

    小红帽磨着牙道:“怎么着?当初是两厢情愿的事情,现在可没后悔药给你吃!”

    我也不后悔,但你不要那么敏感嘛,咱们之间是另一回事……

    李奇赶紧让步哄她,小红帽嘀咕着什么,不再理他了。

    “我们在这里呆了这么久,天天听赤红女士的教义,虽然不是完全明白,也知道以公爵的信仰,会很反感这种事情。”

    德雷斯语气复杂的道:“不过对我们魔武士来说,如果死后不能被做成魔法傀儡,会是莫大的耻辱。”

    李奇默然,魔武士这个群体,还真是从生到死的奴隶。他们从身体、思想再到灵魂,全都被魔法师扭曲成了非人的怪物。

    过了一会,他说:“德雷斯,听得出你在犹豫,你在怀疑魔武士过去的价值观了。”

    他的语气非常坚决:“我不会把你做成傀儡核心的,这违背了我做人的基本准则,也违背了我的信仰。”

    德雷斯纠结的道:“但是……”

    李奇再道:“我会找到解决办法的,德雷斯。”

    他的脸上溢出一层薄薄圣光,因为他的话完全发自内心,发自他的赤红信仰,带动了神力自然喷薄,令德雷斯一时呆住。

    李奇说:“延长寿命是最基本的目标,改变所有魔武士的命运是最终极的目标,这本来就是我,我们费共该做的事情。解放费恩所有凡人,这样的口号变成现实还太遥远。可连我看到的,听到的,接触到的受苦之人,都不去解放,口号就永远只是口号了。”

    德雷斯感动得两眼发红,但没流泪,魔武士是不会流泪的。

    他低下头说:“公爵,只是延长寿命,魔武士就该很感激了,您总不能跟所有魔法师为敌啊。”

    李奇淡淡一笑:“为什么不呢?”

    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差不多就是跟所有魔法师为敌吧,不过只是高居于食物链顶层的那些魔法师。在新的时代里,魔法师这个群体,也该有本质的改变了。

    “过几天我会去风暴群岛,原本还在想该带哪些人去,既然已经决定干涉你们魔武士的命运,你就跟着我去吧。”

    李奇说完就出了院子,德雷斯目送他离去,才想起自己没有回应。

    即便人已经不在了,他依旧无比郑重的鞠躬道:“是!”

    罗丝大神殿深处,宏伟殿堂的中心,由魔导装置层层包裹的虚灵核晶悬浮在空中,放射出湛蓝光晕,不时有光束投射到殿堂壁面,驱动法阵运转。

    “魔武士吗?是啊,他们死前做一些调理,死后灵魂就能凝结成核晶。”

    尤赞听李奇说了魔武士的事,随口道:“要不是咱们这段时间收到的虚灵核晶多得是,我也要提醒你呢。魔法师的战斗傀儡核心很有研究价值,完全可以用你手头上的魔武士来转化几个做分析……只是想想,想想!而且他们还有好几年可以活,远水救不了近火。”

    被李奇恶狠狠盯住,尤赞才意识到自己犯了反仁类的思想错误,赶紧澄清。

    倒也不是它道德水平低下,毕竟它前是巫妖后是英灵,只有短短八年当过人类,根本就没有身为人类的自觉。

    它还是不甘心的嘀咕道:“其实嘛,把他们的灵魂加工成傀儡核心,就相当于彻彻底底的死了。你看上面那颗核晶,那跟以前的罗尔丰-加兹瑞恩还有什么关系?里面没有一点那家伙的意志了啊,跟把尸体烧成灰当肥料有什么区别。”

    抬头看着那颗核晶,李奇也心虚起来。

    刚刚正气凛然的说绝对不接受活人由生到死被永恒奴役,可这个来自罗尔丰-加兹瑞恩灵魂的虚灵又怎么说?

    不管了,太钻牛角尖会养成怪癖的。再说了,费恩有费恩的特殊情况,而且现在还是革命的潜伏期,标准定得太高太绝对太理想主义,就是圣母,是左倾啊。

    李奇说:“既然已经有魔武士觉得这种事情就是奴役了,革命的火种已经潜伏在他们的心灵里,我们就不能坐视不管。”

    尤赞转着圆脑袋道:“好吧,从咱们的信仰来说,带领魔武士闹场革命也是必然的,不过这是跟所有魔法师为敌哦。”

    前面的话跟德雷斯一样,后面就不一样了:“但是……太好了,我喜欢!老早就瞧风暴群岛那帮家伙不爽了,面上道貌岸然,低下比黯精灵还龌龊。”

    李奇话归正题:“好啦,说说你的事吧,是玛达拉的英灵净化分析有进展了,还是其他什么问题?”

    “不,是我终于完成了这颗虚灵中枢的改造,现在可以在厄普西隆进行多功能结界的测试了。”

    尤赞这时候还保持着实验室形态,从圆肚子里伸出了若干条机械臂,正在有无数按键的终端上操作。

    李奇不爽的道:“就这事?成没成功给我发个消息就好,干嘛还找我过来?”

    尤赞的脑袋转得更快:“但在测试之前,我们还得解决个大问题,这事用短信可说不清。”

    什么问题?看起来挺严重的。

    “要启动厄普西隆的多功能结界,我们的能源远远不够。”

    尤赞说:“之前因为魔导科技还不发达,魔导器具和市政设施还很少,神力,也就是能源还能满足需要。但现在,要扩展超凡力量的应用,让魔导器具和设施普及到凡人的生产生活里,能源就远远不够了。”

    “现在我们的能源来自于神力井,神力井又只是靠我们自己充能,前一阵子厄普西隆的人都差不多空了,留在厄普西隆的人也很忙,神力消耗很多,但为了维持结界,还得给神力井充能,让大家都很疲累。他们甚至给输送神力的终端取了个绰号,叫……榨汁机,把每天对终端施展神术贡献神力叫做交……”

    李奇恍然,摸着下巴说:“怪不得我经常听他们说,今天的榨汁机人好多,今天还得交公粮……看来我都有些脱离群众了呢。”

    尤赞严肃的道:“李奇,用爱发电不是长久之计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玩家超正义〕〔无限终焉〕〔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尝我一往情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