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限之培养系统〕〔豪胥韩三千小说全〕〔豪婿韩三千免费阅〕〔韩三千〕〔豪婿韩三千〕〔豪婿〕〔宋风晚傅沉〕〔时间苍凉爱不淡忘〕〔提拔万浩鹏〕〔超级女婿〕〔重生之都市修仙洛〕〔偏宠替嫁小娇妻〕〔重生之都市仙尊〕〔总裁老公惹不得〕〔隐婚挚爱:前夫请〕〔透视民工混都市〕〔亿万首席霸道又温〕〔当爱情来敲门〕〔仙宫〕〔名门二婚:墨少的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三百二四 美丽的少年啊,如鲜花般绽放吧
    海瑟薇慵懒的躺在沙发上,浑身裹着一层洁白如玉的软泥,看轮廓她显然不着一缕,即便是躺着,山峦铺陈开,也依旧傲然挺立。

    一侧的女仆念动咒语,凝聚出一只只半透明的手掌,带着蓝绿相间的光芒,揉搓着她的身体,让传奇女魔法师发出令人酥麻的呻吟。

    软泥在渐渐变色,每当有一处稍稍灰暗,就有手掌刮走那片泥,露出晶莹玉白的肌肤。另一只手凌空摄取,将又一股如玉软泥拉起,覆到身体上。

    海瑟薇身边忙碌的女仆不止一个,还有女仆催动着五彩斑斓的泡沫,揉搓她的黑亮长发。两个跪在脚下,一人修剪一只脚的趾甲,看手指间闪烁的蓝光,也是在用魔法。

    海瑟薇正腻意的享受着,眉头忽然微皱。她伸手凭空一点,响起某个人的声音,是在向她报告什么。

    听完后,海瑟薇懒懒的道:“萨希娜,我给你的指令是陪在公爵身边,寸步不离,看来你并没有做到。念在小时候你陪伴我的情分上,我给了你这个机会。你自己把握不住,以后站在浮空舰的跳帮台上,就不要埋怨我。”

    萨希娜惶恐的请罪被嘎然掐断,海瑟薇指头点着莹白下颌,自言自语:“白银城的氛围跟上层贵族没什么区别,但他还是感到窒息,果然是立志解放奴隶的革命者啊。”

    女仆牵引着魔法之手,将软泥覆盖上她的脸,她闭上眼睛,又嘀咕道:“那么就努力折腾吧,少年。搞得越热闹越好,最好让白银城天翻地覆。”

    公馆某处房间里,半透明的触手如蛇一般缠绕在乔茜的脖子上,将她的娇小身体高高提起。双马尾少女蹬着腿拼命挣扎,可不管用什么法术,魔力都像被触手吸走了一样,除了溢出一股股蓝光,没有一点作用。

    看到她脸色泛青,两眼翻白,嘴角溢出白沫,触手才松开。

    乔茜摔在地上,捂着咽喉剧烈咳嗽。

    “没有跟在公爵身边就是失职!乔茜,你不会真的把自己当成米尔德恩家的小姐了吧?是不是还要我来伺候你?”

    女仆打扮的半精灵少**沉的训斥着,不管是语气还是表情,都不像真正的少女。

    乔茜争辩道:“我是佐尔德少爷派来的!”

    魔法触手猛然挥动,给了乔茜一记重重的耳光,打得她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在佐尔德少爷没有分家,没成为老爷之前,米尔德恩家的所有奴仆都必须听从老爷的命令!我是公馆的执事,你当然得服从我的管理!”

    “现在,滚出去!去干你该干的活!”

    乔西咬着嘴唇,捂着已经青紫的脸颊,默默离开。

    距离白银城极远的一座大岛上,高耸白塔顶端露台,培罗-米尔德恩责备佐尔德:“你就没给公爵安排点他喜欢的节目?公爵明显在公馆呆着不舒服!”

    “我……”

    佐尔德无奈的道:“去逛阴影城就是他喜欢的节目,公爵不是一般的贵族,他是复苏爱神的教宗,跟平民打交道才让他感到舒服,甚至都不乐意让我陪同。”

    他略略振奋:“不过他已经答应了出席米尔德恩家族立塔庆典、向至高魔法学院捐赠空间石的仪式还有米尔德恩平原位面的锚定仪式,当然那也正好是您的寿辰。另外他还主动要求作为米尔德恩家族的贵宾,出席今年的位面开拓拍卖会和魔法飞舟赛。”

    培罗耸动着已经见不到几根眉毛的眉弓:“哦,公爵对拍卖会和魔法飞舟还感兴趣吗?”

    “是的,拍卖会……”

    佐尔德脑子里闪过李奇说的话:“我还以为没这个呢,既然有,那就是保留节目啊,我怎么能错过呢。”

    因为完全搞不懂“保留节目”是什么意思,佐尔德决定忽略这个。

    他说:“拍卖会倒没什么,好像是某位小圣女非常喜欢飞舟,公爵才提出要求的。”

    培罗点头:“有共同的喜好就好……”

    佐尔德再道:“现在就把薇姬交给公爵的话,他应该会安心留在公馆里的。”

    “不急,不急……”

    培罗摆着手说:“佐尔德,筹码要在最后交出去,才能确保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佐尔德不满的道:“但是……”

    培罗说:“这个魔女,难道不是公爵愿意来风暴群岛的最大原因?”

    佐尔德压住怒气说:“我觉得,最大原因是公爵看中他和我们米尔德恩家族的合作前景!”

    “是跟你,佐尔德-米尔德恩的合作前景”,培罗淡淡笑着说:“在你的继承顺位没有超过你妹妹前,这就是事实。”

    “父亲!”

    佐尔德终于爆发了:“你还认为迩香那边有希望吗?格芮塔是什么样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是不是成天在你耳边说,现在的形势是迩香在下大棋,迩香还掌控着一切,最终还会是大陆的统治者?”

    培罗倒没生气,而是感慨的摇头:“年轻人啊……”

    “格芮塔说什么不重要,在特蕾希娅拿下瓦伦丁,获得忠诚之盾前,一切迹象都可能是神祇的布局,都不足以当作决定家族命运的依凭。”

    “佐尔德,风暴群岛有三万年的历史,其中百分之九十的时间,都是在与风暴和潮汐抗争,在与苦难搏斗。在法则化次位面膜之前,对魔法师来说,从没有哪一场风暴和潮汐是最终的,需要我们投入一切力量的,因为它们从未停息。”

    “我们家族跟泰德和梅奈苏斯家族不一样,他们有半神指引,可以窥见两步到三步的历史,而我们这种次一等的家族,不能傻傻的追随他们的脚步,替他们去冲锋陷阵。”

    “更重要的是,米尔德恩家族不是单打独斗壮大起来的,任何一个大家族都不可能单凭自己的力量在白银城中心的高塔挂上自己的家徽。我们必须跟我们的伙伴步伐一致,在各个方向的试探是必要的,但在大家一致确定立场前,我们不能独树一帜。”

    父亲的一番教导,蕴含着家族万年来代代积累的经验,这股沉重的力量逼迫佐尔德低头。

    他无奈的道:“这就是父亲同意了把魔导**纸交给格芮塔的原因?”

    “你要问真正的原因”,培罗耸肩:“其实很简单,风暴群岛才是我们的根基,大陆乱成什么样子,哪位神祇主宰凡人世界,跟我们魔法师有什么关系?能趁乱捞些金蒲耳当然是好事,但不值得把家族的命运都投进去。”

    佐尔德道:“可梅奈苏斯院长的预言……”

    “刚才我不是说了吗?”

    培罗不屑的道:“他们那些人,能窥见两步之后的历史,所谓的预言,不过是把我们当棋子摆布的招数而已。”

    老迈的传奇眺望碧波万里的大海,悠悠的道:“看到远处那块礁石了吗?从我出生到现在,它就立在那里,到现在一点都没变,连潮线都还是一样的。”

    “我们已经在风暴群岛建起了永恒的家园,它一直会是这么宁静。等你到了我这个岁数,也会跟我,跟我父亲,跟我爷爷一样,盯着那块礁石,教导你的子孙。”

    佐尔德张了张嘴,最终没说出什么。

    佐尔德离开后不久,空气中浮出一点莹蓝冰晶。

    培罗用杖尖点了点,冰晶化作一个女子的投影,异常美丽,五官隐约跟佐尔德相似,但飞扬的眼眉让她整个人高傲锐利,与佐尔德的气质迥然不同。

    她说话的语气也不像佐尔德那么恭敬:“父亲,李奇-普雷尔的到来,让我们的盟友心生疑虑,觉得您完全倒向秩序同盟了。”

    培罗说:“那不是我们的盟友,而是你格芮塔-米尔德恩的盟友。”

    格芮塔冷哼道:“那终究是不可忽视的声音,来自不可忽视的力量,不然你也不会让我自小就跟他们结交。如果不是格林家族的嫡子始终没到传奇,现在我已经是格林家的人了。”

    培罗叹道:“我并没有决定完全倒向秩序同盟,也不会有哪个家族会这么做,但特蕾希娅的断塔誓约,让风暴群岛整体上不得不倾向她,这是不可阻挡的大势,我们必须有所表示。”

    格芮塔穷追不舍:“用普雷尔来炫耀我们家族跟秩序同盟的紧密关系,这可不是正常的表示。父亲,你在获得更多家族支持的同时,也在推开一些盟友,他们不会坐视不理的。”

    培罗沉声道:“这就是你需要解决的问题了,格芮塔。你的继承顺位不仅决定了您在家族中的待遇,也代表了你背负的职责。”

    格芮塔呵呵笑道:“那么我会按照我的理解,我的方法,去维护家族的利益。”

    “格芮塔!”

    培罗正要说什么,对方的身影已经消散,他气恼的顿了顿法杖,想施展法术召唤,又停了下来。

    “也好,让其他家族看到我为此也承受着压力。”

    培罗摇着头:“年轻而美丽的少年啊,你注定是诱人的鲜花,那么就在风暴群岛更灿烂的盛开吧。”

    ………………

    “一定有人在恶毒的诅咒我……”

    踏出传送阵,李奇心底转着一股……不,好几股怪异的恶寒,下意识的嘀咕道。

    没人注意到他,魔女们和波比、芬恩两个堡垒,都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住了。

    他们是从地下走出来的,地上是宽阔的广场,四周如花瓣般延伸出去若干条大道,分割大道的根根宏伟石柱直没云端。

    那不是云,是假的幻景……

    抬头看天,虽然是一片碧蓝,可偶尔荡开隐约涟漪,让人没有海阔天高的真实感,还隐隐有些压抑。

    再看那些石柱,自然是魔法塔的底部,没了涂料的装饰,露出或青或灰的岩石本色。塔身绕着一圈圈由无数法阵组成的纹路,应该是保护魔法塔不受攻击的防护结界。

    最细都有上百米粗的石柱如大厦一般贯通了数百米高的空间,由广场向四周看去,绵延不绝,令众人生起置身巨大森林的渺小感。

    再定睛细看,围着塔底,一圈圈用木头、岩石甚至金属搭起来的楼房色彩斑驳,破旧杂乱,顿时冲淡了这股诡奇画风带来的震撼。有的楼房顺着塔身向上攀附,有十多层高,没有一点规划和统筹,就像在玛莎拉蒂的座椅靠背上套了个脏兮兮的,到处是破口的蛇皮袋。

    令李奇备感熟悉的是,不少破楼还投射着各种幻景,甚至挂着大号的幻景卷轴播放各种影像,怪不得罗文娜的幻景产业能这么迅速的发展起来,风暴群岛的阴影城就是一个大市场啊。

    “咦,变化了好多……”

    “是啊,以前可没那么多幻景招牌。”

    两个魔武士也表露出了惊奇。

    菲妮、缇娜和茵丝不停的赞叹,“人真多啊”,“车真多啊”,跟刚进大城市的乡巴佬一样,连艾丽都忍不住翻白眼。

    德雷斯用不知道是自豪还是不堪回首的语气说:“白银城的人口据说跟迩香差不多,都有上百万,至少七成都住在这里。”

    怪不得上面的白银城空荡荡的没几个人……

    德雷斯问:“公爵想先去哪里?逛集市还是吃东西?”

    当然是先逛街再吃东西啦,这个程序李奇还是懂的。

    说话时一群人围了上来,都扛着长长的马鞭。

    “老爷搭我的车吧,一个小时五个铜子!”

    “我的车够大,全都能坐下!”

    “这里是阴影城的中心,不管到哪里都远,到马车站要走很久!”

    这幕景象还真是倍感亲切……

    “让开!离公……少爷和小姐远点!”

    “乖乖等着挑,再唠叨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两个魔武士冷厉呼喝,车夫们才注意到他们的肤色,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哆嗦,不迭告罪,连连退步。

    唔……这下就不亲切了。

    “那辆车是谁的?你的?好,我们包了,一天三个银便士。”

    “别啰嗦,知道我们是谁还敢讲价?”

    魔武士片刻间就搞定了交通工具,在李奇看来,靠的不是熟悉情况而是魔武士的身份。

    上了车,德雷斯说:“我们魔武士只是在白银城工作,住在魔法塔的塔底,每座魔法塔都有通往阴影城的传送门,我们平时也都在这里消遣,很熟悉这里的情况。”

    李奇点头:“那么先去卖新奇玩意的集市吧。”

    两匹头上有角,身躯零散分布着鳞片的魔兽拉动马车,没入车流中。

    过了一会,从地下的传送通道里走出一个金发女郎,她展开手里的卷轴,四处打量,一时确定不了方向。

    又一个双马尾的黑发少女急急奔了出来,跟金发女郎四目相接,两人同时哼了一声,却没说话。

    “是那里!”

    双马尾少女瞅了瞅金发女郎手上的卷轴,指住某个方向,金发女郎狐疑的看着她。

    “爱信不信,随便你。”

    双马尾从空间戒指里掏出一块滑板,踩上滑板,朝着她指的方向疾驰而去。金发女郎无奈的叹了口气,手一挥,类似木马的车子落在地上,她骑着车子,急急追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拜师九叔〕〔黑铁皇冠〕〔专属校草养成计划〕〔毒戮天下〕〔洪荒青莲道〕〔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奥林匹克〕〔寻人专家〕〔自在神医逍遥客〕〔重生八零进行时〕〔厨娘有点田〕〔德阳郡主(重生)〕〔请开始表演〕〔我真是富二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