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补总裁要转正〕〔天网建筑师〕〔诸天万界红包系统〕〔天命为妃〕〔最牛兵王〕〔寒少的宠妻〕〔神帝归来〕〔科技传播系统〕〔傲世无双:绝色女〕〔商途〕〔我是半妖〕〔修二代的日常随笔〕〔火爆毒妃:君少,〕〔青眉煮酒〕〔毒妃权倾天下〕〔撩妻入怀:陆少很〕〔周天李若诗〕〔王爷站住,重生嫡〕〔掌欢〕〔不死仙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三百二五 阴影城的阴影与女神的舞步
    “肥——!”

    “哈哈哈,我也飞啦!”

    “别那么快那么高啊,小心摔倒!”

    圆形的场地里,艾丽、菲妮、茵丝一人骑一匹小木马,凭空悬浮着,用相当于电动车的速度飞驰。

    艾丽和菲妮绕着跑道你追我赶,还时不时冲到几米高的空中浪一把,玩得不亦乐乎。茵丝紧紧追在后面,提心吊胆的叫着。

    “想玩就去啊”,看看两眼放光的缇娜,李奇怂恿她。

    缇娜脑袋一扭哼道:“小孩子的玩意,我才不去掺和!”

    李奇叹气:“他们握着的是马耳朵,不是人耳朵。”

    缇娜脑袋扭到另一边:“才、才不是因为耳朵!”

    “改好啦!”

    老板递来一块类似滑板但没有轮子的东西,李奇顺手递给缇娜:“那这个行吧,需要有足够的平衡技巧才能玩得转哦。”

    缇娜几乎是用抢的接了过来:“是吗?那我就试试。”

    “站上去,用手按在源石感应面上,像激发魔火弹那样放个神术。前脚控制速度,后脚控制高度,脚跟是加脚尖是减,要停下来用脚后跟踩后面的那个突出。不,不用持续施放神术,上面的魔晶石可以飞几天几夜。”

    李奇刚解说完,嗖的一下,缇娜连人带滑板射了出去。

    看着缇娜追上艾丽她们,在木马之间灵巧穿梭,得瑟的展示“平衡技巧”,李奇叹道:“真是没想到,这里的魔导技术居然发展到了这样的地步。”

    他们乘坐马车赶往集市,路上就看到了不少人驾着木马,踩着滑板掠过,顿时惊住了。艾丽和菲妮嚷着要玩这个,艾丽甚至动用了巧舌鹦鹉,李奇只好带着大家先到了这里。

    魔法滑板、魔法木马以及更大号的浮空车,原理非常简单,浮空术让滑板车马漂浮起来,风矢术让车马前进。靠着调整浮空术和风矢术两个法术接收器的接收强度,实现对高度和速度的控制。转向更简单了,直接用人肉舵。

    “少爷第一次来风暴群岛吗?是来探亲的吧?”

    老板把李奇当成了宫廷魔法师的贵族亲属,热情的介绍说:“其实之前还只是少数人玩的奢侈品,去年大陆上出现了魔导枪,风矢术有了很多改进。新的源石感应原理也让转换装置变得更便宜了,所以才很快普及了。”

    的确,十来个金蒲耳的售价,跟大陆的山寨魔导枪一样了,而且消耗的能量很少,这自然是次位面膜带来的便利。

    李奇原以为这种东西必须要魔法激发,而他们这些人,除了魔武士外,都是神职者,没办法用,结果老板很熟捻的问是哪位神祇的信徒。

    只要不是罪行、瘟疫之类的邪神,也不是太冷门的神祇,这里都提供相应的转换装置,如果会通用神术的话,转换装置更便宜。

    李奇让大家拿出魔火弹魔火筒的激发装置,让老板现场改装,老板也不过问细节,三两下就搞定了。

    这让李奇很奇怪,这不是魔法师的地盘吗,为什么老板会这么熟练?神魔转换的应用在这里似乎相当普遍。

    克雷默说:“阴影城的大部分人都信仰神祇,也包括魔法女神密斯特拉。”

    德雷斯补充:“准确说,在十岁以后,确认这辈子不可能成为魔工士、魔武士、战斗魔法师甚至契约魔法师,阴影城的人就会信仰神祇了,而且大多数都信仰夜女士。”

    “因为次位面膜压制了神力,很难出现高级神职者,也就没有教会。信徒们只会一些残缺的神术,用来激发魔导装置。”

    “魔法师对神魔转换的研究,就是从阴影城开始的,有这么多研究对象,神魔转换技术才会那么成熟。”

    后半截话让李奇恍然,前半截话却让他震惊,夜女士!?

    “黑暗只是一种等待,曙光必定会到来”,老板在旁边说,提到的“曙光”让李奇又抽了口凉气。

    老板左手捂住眼睛,右手摸在心口上,肃穆而虔诚的说:“我们信仰的只是夜女士的这个信条,我们相信曙光女神是夜女士的化身,在曙光普照整个世界之后,我们必将获得自由。”

    放下手,老板又恢复了标准的商人面目,哈哈笑道:“得不到魔法师老爷们的垂青,就见不到太阳,只好信这个啦。说什么信仰也谈不上,习惯而已,太阳是真的还是假的已经没谁关心了,每天能不能挣到足够的钱,换到足够的面包和水才是最重要的。”

    李奇生起浓浓的违和感……

    风暴群岛的魔导技术这么发达,七成以上的人只能沐浴在虚假的阳光下……

    明明是魔法师的国度,平民却大多信仰夜女士……

    听老板的口气,平民的生活谈不上富足,反而很艰辛……

    德雷斯不以为然的道:“你们能吃饱穿暖,住自己的房子,还有点娱乐,大多数人都能活到四十岁,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老板点头哈腰的道:“是是,这都是老爷们赏赐下的幸福啊。”

    李奇又愕然,大多数人能活到四十岁,还是种幸福?

    克雷默解释说:“阴影城的空气不好,水啊食物啊也不是那么安全,一般人的寿命差不多跟我们魔武士一样。”

    “这已经很满足了,哈哈”,老板的脸都快笑烂了。

    见李奇神色有些不对,德雷斯赶紧道:“等会去吃的地方,我们会监督老板,好好净化食材和水。”

    不是这个问题……

    李奇看看两个魔武士,心说风暴群岛受奴役的可不仅仅是你们啊,你们还远远不是食物链……不,社会链的最底层。

    场地里响起哇啊惨叫,艾丽制造了连环车祸,连在她们头上的缇娜都被殃及了。

    李奇收住心绪,给包括自己在内的每个人都买了一副滑板和飞车,让老板欢喜得抱住他的大腿连声叫唤女神保佑。

    这种东西离开了风暴群岛就再没什么用处,不过还在这里的时候当交通工具用很方便,回去后还可以拆解研究,看能不能从接收器上窥到一点法则化次位面膜的秘密。

    带着恋恋不舍的魔女们上了马车,李奇深深感觉到,今天的猎奇……不,见闻之旅才刚刚开始。

    至于马车后面,踩滑板的双马尾和骑木马的金发妹,她们要跟着也就随她们了。

    ………………

    “普雷尔公爵去了阴影城,这是个好机会。”

    白银城某座离中心塔林还隔着老远,但又俯瞰大多数高塔的魔法塔里,隐秘空间中回荡着阴郁的声音。

    “太好了!杀死普雷尔!米尔德恩家族会因此受到永生难忘的教训!背叛盟友就该得到这样的下场!”

    “这不仅仅是米尔德恩家族的事情,干掉普雷尔,我们的局面就能完全扭转!”

    “我们必须行动!断塔誓约让大多数家族支持风暴群岛倒向秩序同盟,等重组的至高议会把这个倾向变成律法,我们跟迩香上千年的正常合作就会变成非法交易!我们会被踢出至高议会,沦为风暴群岛投靠秩序同盟的祭品!”

    空间里见不到一个人,只有几个声音回荡。

    “我们的根基在迩香,这样的根基正被梅奈苏斯和泰德家族那帮家伙侵蚀。原本以为至高机会的重组会议是最后的机会了,没想到米尔德恩送上了一个绝好的机会。”

    “普雷尔公爵是特蕾希娅的面首,杀了他,曙光女王就算足够冷血,不跟风暴群岛翻脸,但继续拉拢魔法师的策略必定会被搁置。到那时我们的重要性就不言而喻了,我迫不及待的想看到海瑟薇那张美丽脸蛋露出吃屎的表情。”

    “等等,这会不会是米尔德恩家族的诡计,故意把我们钓出来?”

    “既然是在阴影城,我们有足够的空间运作,让他们拿不到我们的把柄。”

    “何必要真的把柄?只要把舆论势头炒起来,不管有没有证据都能扣在我们身上,毕竟我们的嫌疑太明显。”

    空间沉默了,许久之后,一个声音坚定的道:“只要干掉普雷尔,形势变化,梅奈苏斯和泰德他们想找我们麻烦都没用,其他家族必定要考虑自己的未来。”

    “赞成……”

    “同意这个推断……”

    “还有人反对吗?”

    “既然没了,那么……我们需要再度确认消息是否可靠,是否含有阴谋。如果我们既没能杀掉普雷尔,又暴露了形迹,那就是最糟糕的结果。”

    “格芮塔发来的消息,她是可信的。”

    “格芮塔的话的确可信,但她怎么没来?”

    “她说就算我们不做,她也会行动,当然责任还是我们大家的。”

    “这个小婊子……从来都是这么独断专行!那我们还在这里讨论什么!?”

    “讨论该动员多大的力量去配合她,那有什么办法呢?最终我们的决议不是和她想要的一样吗?”

    “那就……通知她吧,我们跟进。”

    空间沉寂下来,似乎其他声音都离开了,只剩一个声音踌躇的低叹:“希望不会是钓鱼吧。”

    ………………

    赤红神座,小红帽盘腿坐在沙发上,原本茶几的位置,变成了一个深深的洞。

    小红帽举着钓竿,细细的鱼线探入洞里。洞里不是水,而是散发着湛蓝光晕的符文,符文如鱼一般灵活的游动着,不时靠近鱼钩。

    每当有符文靠近鱼钩时,小红帽的杏眼就瞪得跟鱼眼一样,嘴里还发出啊啊的叫声,身体也跟着左右倾斜。

    她不是在把鱼钩往符文鱼的方向凑,而是驱使着由神力凝结的钩子避开符文鱼。

    每当成功的避开了若干条符文鱼,鱼钩往更深处探下去一截,上方那些已经“过关”的地方就消失了,鱼钩似乎还保持在同样的深度。

    “十三层……特么的终于过了,十四层……”

    整个过程,小红帽都在龇牙咧嘴,显得极为艰辛。

    “干!”

    这一次又失败了,鱼钩在十四层被符文鱼吃掉。小红帽气得一甩鱼竿,爆了粗口。

    旁边小光头尤赞安慰道:“陛下,这样的进度已经很不错了。按照我的推算,您已经摸索到了那层膜的十……十二分之一,再花一周的功夫就差不多了。”

    “一周!?”

    小红帽在沙发上跳脚:“你是说,还要让我容忍李奇那个混蛋在脑子里用各种角度各个花样诅咒我、亵渎我整整一周!?”

    尤赞摩挲着光头,感觉难以理解:“总枢机刚才发来的消息不是说,他很想念陛下吗?陛下也回信劝他安心工作,不要挂念吗,为什么……”

    小红帽冷冷的道:“尤赞你不是人,当然不懂人性!这叫虚伪,懂吗?你看现在我们两个被那层恶心的膜隔开了,原本该对我毫无遮掩的李奇,居然就对我虚伪起来了,该死的是我还不得不也这么对他!”

    她一手叉腰,一手握成小拳头,悲怆的道:“我是设计师,他是总枢机,我们两个革命先行者的心灵被隔开了,填充进了虚伪这种罪恶之物!革命大业的根基由此被污秽,正面临着崩溃的巨大威胁!”

    “是啊……”

    小光头目光悠悠的道:“我也这么觉得呢,真的很想李奇了。想到还有那么长的时间不能跟李奇说话,不能马上得到他的回应,我就难受啊……啊——!”

    话音未落,它就被小红帽一脚踹下了神座,往神国大地坠落,拖出长长的惨叫声。

    “我才不是想他!我才不是难受!”

    小红帽满脸涨红的嚷着,转头看住两个小天使。

    秋香羽翼一抖,赶紧道:“陛下才不是想总枢机!”

    画眉蜷缩着身体,怯怯的嘀咕:“陛下很……高兴?嗯,高兴!”

    “好吧,我是很想他,我是不高兴……”

    小红帽颓然躺倒,四肢大张,两眼无神的道:“吃惯了巧克力棒忽然说断货了必须等一周只能啃米花糖,我当然不高兴啊,当然想巧克力棒啊!”

    她正在沙发上打滚,小光头扇着类似天使但要小上两圈的羽翼飞了上来,兴奋的道:“刚才陛下的一脚给了我灵感,我有了个新点子!”

    小红帽恹恹的道:“说……”

    小光头问:“陛下会跳舞吗?喜欢跳舞吗?”

    “呃……还好吧……”

    “那陛下会打飞机吗?”

    “尤赞……你就那么想死吗!?”

    “呃呃……我是说游戏,游戏!小蜜蜂、沙摩曼蛇、1942、雷电……”

    “我会打吗?呵呵,会打吗?”

    小红帽鄙夷的笑道:“老娘我当年可是一币通关的游戏厅机霸啊!”

    “那就太棒了!”

    尤赞拿起它的键盘,飞到那个洞口,噼里啪啦一顿敲,边敲边念叨:“这是人机交互界面的问题,陛下之所以会失败,是因为不擅长钓鱼,但如果把界面改成这样的呢……”

    洞口消散,却又在半空出现一个更大的洞口,蓝光自洞口倾泻而下,无数的符文鱼在蓝光中穿梭来往。

    尤赞跳到蓝光里,符文鱼一阵荡动。尤赞身上冒起白光,符文鱼像是闻到了猎物的味道,齐刷刷转了方向,就如横版射击游戏的怪物甚至炮弹一样落下。

    看着尤赞左躲右闪,还不时射出一股白光将靠近的符文鱼打开,小红帽两眼放光。

    没多久尤赞就被几条符文鱼连续撞中,身上的白光消散,整个人也被弹出蓝光罩住的圈子。

    “啊,才五层……”

    “你的反射神经简直是树懒级别的,滚一边去做记录,分析每层的魔法代码”,小红帽拎起尤赞丢到一边,自己跳进蓝光里。

    “我闪我闪我闪闪闪!”

    “我射我射我射射射!”

    小红帽手舞足蹈,扭腰摆头,跳着节奏强烈的舞步,在符文鱼里穿梭往来,一层层突破。

    “十五!十六!陛下厉害!好厉害!”

    尤赞忙着记录,小天使在旁边当啦啦队加油。

    小红帽跳得起劲,扯下头顶的帽子,身影拔高,变回少女模样。

    “巧克力棒……不,李奇,你的好日子快到头啦!”

    黑发红裙,肌肤如雪的少女舞姿翩翩,热烈似火,这一刻的赤红神座就如舞台,充盈着即便是天使都为之陶醉的青春气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午夜布拉格〕〔拜师九叔〕〔黑铁皇冠〕〔专属校草养成计划〕〔毒戮天下〕〔洪荒青莲道〕〔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奥林匹克〕〔寻人专家〕〔自在神医逍遥客〕〔重生八零进行时〕〔厨娘有点田〕〔德阳郡主(重生)〕〔请开始表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