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离天大圣〕〔网游之白骨大圣〕〔纵横诸天的武者〕〔重生之千金毒妃〕〔超级护花天王〕〔灰烬之燃〕〔我有万界聊天群〕〔我靠充钱当武帝〕〔农家子的发家致富〕〔吃鸡奶爸修仙传〕〔偏宠替嫁小娇妻〕〔张牧〕〔夜少的二婚新妻〕〔皇上,您要点脸!〕〔总裁他宠妻有术〕〔丹天战神〕〔天庭红包群〕〔总裁,夫人又征婚〕〔我不想继承〕〔诸神游戏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三百二九 深埋的苦难与交织的阴谋
    阴影城的护卫开始收拾一片狼藉的现场,米尔德恩家的护卫出现了,表示会护送李奇回公馆。海瑟薇和佐尔德先后发来传讯,也希望李奇尽快回到白银城。

    “听说阴影城的早市很有趣,我还想去逛逛”,李奇拒绝的理由很勉强,佐尔德和海瑟薇也没有坚持,看来对此事都有了不必言说的默契。

    换到新的房间,李奇招来老板莫什乌,给了他几十个金蒲耳作为赔偿。

    老板感激涕零,连连推却:““原来是公爵阁下啊,您太仁慈了,几间破屋子不值这么多钱……”

    “屋子不值钱,可一段时间里该没人敢住你这了吧”,李奇让德雷斯把钱硬塞过去,他也不再推辞了。

    “你知道我?”

    李奇又有些讶异,白天逛集市下馆子给他的印象是,阴影城的人极为封闭,对外面的情况很不了解,也不关心。

    “商人说过一些您的事迹,阴影城的人也只能从商人那知道外面的事情。”

    莫什乌说:“现在兴起的幻景机听说就是公爵阁下和罗文娜大师一起发明的,而且公爵还是曙光女王的情人。”

    李奇瞪眼,为什么大家都这么以为!?更恼火的是,事实并非如此,感觉亏了一个亿!

    莫什乌没了魔力,却很会察言观色,赶紧请罪。

    再想到阴影城的人信仰夜女士,把曙光女神看作夜女士的化身,李奇又问他们对特蕾希娅有什么想法。

    “曙光女王吗?外面的曙光并不是真正的曙光啊”,莫什乌的回答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大概在他们的潜意识里,风暴群岛才是世界中心,大陆什么的,都是乡野蛮夷,不值一提。

    既然是旅店老板,消息必定灵通,李奇就跟莫什乌聊了起来。

    关于十便士会,莫什乌说:“有商人的地方就有十便士会啊,黑夜会从来只针对曙光会,要做其他事情就用十便士会。”

    这个黑夜会还藏得挺深呢,跟曙光会一样。

    再说到战斗魔法师和魔武士,莫什乌叹道:“看着旅店里那些带着小孩参加选拔会的父母,就想起了我小时候的情形。”

    “我和德雷斯虽然是家族选拔的,可选拔上了之后的过程都是一样。魔武士我不是很清楚,战斗魔法师的话,首先得灵魂强韧,其次对魔力的敏感度高,然后心灵还得细致。”

    “经过特殊的锻炼,服用药剂,还要接受灵魂法阵的融炼后,到了七八岁,就会通过法阵给灵魂烙刻第一个法术模型。”

    “那个过程……我不想提一个字,也不敢提,总之能熬过那一关的不到十分之一。没熬过的人这辈子基本就废了,痴痴呆呆的,勉强能过日子。家族里的废人不是丢到阴影城来,就是在魔法塔里当劳役,甚至是……试验对象。”

    “过了第一关,后面就好说了。看天赋和进度,隔几个月或者一年刻下一个法术模型。不成功的话还有很大几率中途停止,但之后就再没办法晋升了。”

    “战斗魔法师都是一级一个法术模型,比如我,以前是四级,就只会四个法术。飞行术、魔法盾、奥术飞弹、奥法风暴。”

    莫什乌看了看旁边立着的萨希娜:“这个小姑娘要比我强,应该是五级吧,除了必备的魔法盾、飞行术或者传送术外,应该就只会两三个攻击法术。”

    “法术模型就刻在我们灵魂里,只要一个念头,就能像挥动手臂一样施放出来。施放法术的时候,我们相当于次位面膜的一个节点,可以容纳超出灵魂承受强度的魔力,让法术威力变得很强大,又能很持久。”

    萨希娜回视莫什乌,目光有些复杂,怜悯之外似乎还有些恐惧,她低声问:“你是……被清除了灵魂烙印?居然还能保持清醒,没被丢掉地底城去?”

    莫什乌笑笑:“我在家族里还有点关系,给我清除烙印的灵术师做得很小心,虽然不再能从次位面膜里获得魔力了,人也一下子老成这样,神智却没出问题。”

    他语重心长的对萨希娜说:“所以啊小姑娘,多积累点人脉,未来总会用得上的,尤其是你这样有本钱的。”

    本钱……

    李奇和德雷斯几个男人目光下意识的落到她那丰隆的本钱上,让金发女郎(?)脸颊顿时红了,眉梢也扬了起来。

    接着她低下头,颓然道:“未来?我们随时准备着去死,还有什么未来。”

    “不要这么悲观嘛,幸运女神不会眷顾放弃了希望的人”,莫什乌说着跟地球世界类似的话,看来即便是不同世界,哲理也都是共通的。

    德雷斯也道:“萨希娜小姐,你们战斗魔法师都这么想,我们魔武士岂不是更该绝望?”

    “是啊,战斗魔法师掌握着我们的诅咒铃,不服从命令就敲铃。用药剂改变*和骨骼的时候是又痛又痒,恨不得扒掉全身的皮让灵魂跳出来”,克雷默接着道:“听到诅咒铃的声音,是灵魂发痛,恨不得把身体揉成一个大肉团,一直揉进灵魂里。”

    刚才那个秘银魔武士就说到到诅咒铃,看来是战斗魔法师驱使魔武士的权限物,而且每个魔武士都有自己专属的“诅咒铃”。

    但那个女魔武士居然挣脱了权限控制,那时候萨希娜说……

    莫什乌说:“如果频繁的抽取骨髓,就能稀释这种控制,最终清除诅咒铃音对灵魂的束缚,但这个过程非常痛苦,而且寿命会急剧减少。”

    德雷斯和克雷默对视一眼,同时打了个哆嗦,看来他们都知道这种方式。

    李奇叹道:“听起来,隔壁那个契约魔法师跟你们的确不是一路人呢。”

    乔茜腿受伤了只好卧床休息,不过她始终揪着芬恩不放,认为芬恩是趁机揩油。她并没有找李奇讨回公道,这说明她不过是面子薄挂不住,只好找芬恩闹腾泄愤,李奇也就由得她去了。

    当然,李奇也未尝没有趁机造就一段孽缘的用心,多元世界的“十四岁法则”只对他有效,对土著是无效的。

    “契约魔法师本质上还是奴隶啊”,萨希娜不屑的道:“他们不像魔工士,学徒期限满了,或者升到了一定等级,还有机会获得自由。他们这辈子都得给主人卖命,如果自己跑掉,离开了风暴群岛,一旦使用魔法,魔力冲突会让他们难受得想死。他们学的魔法原理都来自于次位面膜法则,而不是真正的魔网。”

    德雷斯点头说:“经常听说有契约魔法师逃出风暴群岛的,可没几个能真正逃脱,而且抓回来的时候差不多都成废人了。”

    风暴群岛的魔法师,搞出的等级社会竟然这么复杂和森严,平民之上的绝大部分超凡者都苦难深重,这当然是拜发达的魔法生产力所赐。

    李奇感慨的道:“契约魔法师、战斗魔法师、魔武士还有魔工士,命运都这么沉重,人生都这么痛苦,这都是法则化次位面膜造就的吧。这层膜保护了风暴群岛,代价就是你们这些人的血汗、自由和生命。”

    萨希娜咳嗽了一声,提醒李奇不要再说这种“敏感言论”,莫什乌依旧保持着恭谨的笑容,眼里却闪过一丝异彩。

    “我啊,只求安安静静活完剩下的几年,能在上次革命里活下来,还没被送到地底城去,已经很满足了。”

    李奇也不在这个话题上深入了,随口问莫什乌的生活,旅店老板用豁达的语气说。

    “莫什乌,你果然变了,以前的你虽然很讨厌,但那是魔武士对战斗魔法师天生就有的讨厌,对你个人,我其实是很……认可的。”

    德雷斯唏嘘的道:“跟其他战斗魔法师相比,至少你更珍惜我们魔武士的命。”

    莫什乌呵呵笑着,没再说话。

    夜色已深,旅店外不仅有阴影城的卫兵,还有米尔德恩家的护卫以及后面赶来的泰德家护卫,原本还吵吵闹闹的住客们也被震慑得大气都不敢出一口,旅店以及周围一片区域都静寂得落针可闻。

    莫什乌佝偻着背,步履沉重的进了地下室。

    普雷尔公爵一行人都休息了,也到了他整理账目的时候。这是他每天必做的事情。经营旅店可不像外人看起来那么轻松,繁杂而琐碎的事情足以把一个正常人累弯腰,何况是他这么个风中残烛的前战斗魔法师。

    就着昏暗的油灯光亮,莫什乌用炭笔写下了满满一页的数字,然后他撕下垫在这一页下面的那张纸,卷成纸卷,吹起了完活后的轻松口哨。

    一个尖尖的小脑袋从墙角的洞里探出来,东张西望了好一阵,才悉悉索索的跑出来,竟然是一只最普通的老鼠。除了稍微肥一点,耳朵稍微大一点外,再没什么特殊的地方。

    老鼠顺着桌子腿爬上书桌,黑幽幽的小眼珠盯住莫什乌,将莫什乌递过来的纸卷一口吞下,毫不留恋的转头而去。

    目送老鼠钻进墙角的鼠洞里,莫什乌松了口气。

    他低声嘀咕道:“普雷尔公爵,跟传闻一样啊。”

    ………………

    某个混沌空间里,几个声音低低交流着。

    “黑夜会太没用了,还把十便士会的杂兵顶在前面,完全是敷衍了事!我早就说过,注意下阴影城的经营,不能放任那帮贱奴自己折腾。现在想在阴影城只用金蒲耳就把事情办妥当已经不可能了!”

    “现在还有时间,我们可以派直接的力量下去动手!”

    “米尔德恩家族和泰德家族的人已经守着了,再动手就是直接翻脸啊!”

    “黑夜会报告说,他们在袭击的过程中并没看到普雷尔公爵,他要么是有特殊的隐匿能力,要么是让那些人做掩护,跑去其他地方了。”

    “格芮塔后来不是发送了位置信息吗?米尔德恩家给普雷尔公爵的戒指有定位功能,这个环节上还出了错?”

    “如果连普雷尔的位置都不能确定,那刺杀还有什么意义?”

    “安静——!”

    某个声音入场,是个冷冷的女声,其他声音顿时消失了。

    “我父亲还在摇摆不定,我虽然能瞒过那个愚蠢的哥哥,但无法掌握家族内部跟普雷尔公爵有关的所有事情。”

    “而且从一开始,你们杀掉普雷尔公爵的想法也是荒唐的。那只会给梅奈苏斯和泰德那些人足够的借口,打着特蕾希娅施压的幌子,跟我们彻底摊牌。从面上的力量对比来看,我们这边并不乐观。”

    其他声音出现,纷纷质疑。

    “的确有这样的可能性,但更大的可能性难道不是特蕾希娅跟风暴群岛决裂吗?”

    “格芮塔,不要推托你的责任!普雷尔公爵既然在你们家族的公馆里,你拥有最多也最好的机会,难道你想退缩?”

    “只要你动手,要人要金蒲耳,尽管说!”

    格芮塔冷笑:“你们居然把特蕾希娅跟普雷尔公爵有私情的传闻当真了?好吧,就算是真的……”

    她的语气异常尖酸:“一个为了信仰,杀父夺位的人,杀同窗好友,屠过两座城。仅仅只是附和罗尔丰-加兹瑞恩,甚至只是去凑热闹的路人,都被她吊上了绞架。为了胜利,她还不惜跟巫师和海灵结盟。就算普雷尔公爵是她的面首,你们认为她会为了区区一个面首,就跟风暴群岛决裂!?风暴群岛的魔法师是她可以获得的最强盟友,这个形势小孩子都明白!”

    “别忘了,她已经跟凯姆的一部分意志,扭曲的意志,合二为一了!”

    其他声音沉默了,许久后,某个声音无奈而又讥讽的道:“那你认为该怎么做?去跟梅奈苏斯和泰德家族比谁舔普雷尔公爵鞋子的姿势更漂亮?”

    格芮塔说:“我不是说不动手,而是说不要把希望寄托在特蕾希娅跟风暴群岛决裂这种事情上!”

    “那要怎么做?”

    “难道还要把希望寄托在普雷尔公爵的态度上吗?”

    “这次袭击不是你先动起来的吗?原来你并不指望杀死他?”

    格芮塔叹气:“这就是我很少跟你们讨论事情的原因,你们实在是……跟你们为伍比跟迩香那些红袍白袍相处还恶心。”

    她的尖锐嗓音让整个空间都有隐隐崩裂的迹象:“风暴群岛的未来,谁最有发言权?”

    “至高议会?”

    “新的黄金家族?”

    “……半神!对,半神!”

    听到这个词,格芮塔的语气稍稍缓和:“总算还有脑子,那么我们该怎么做?”

    那个之前说大家不如去舔普雷尔鞋子的声音恍然:“让半神关注到普雷尔公爵的行为,因此更改放任我们这些子孙晚辈的态度,干涉特蕾希娅跟风暴群岛的结盟!”

    “没错……”

    格芮塔说:“那么,普雷尔公爵要做到什么程度,才能让半神们关注他呢?又是什么样的力量,让普雷尔公爵愿意,甚至是热烈的去那些事情呢?”

    “他是个革命者……”

    “他在意平民……”

    “他的信仰是解放奴隶……”

    “这种人很重感情,身边的人在他眼里很重要……”

    得了启发,其他声音纷纷嚷嚷的说着。

    “看来大家都明白了,那么就着手行动吧”,格芮塔说:“刚才你们也说得对,我这边的机会是最多的,所以需要你们在资源上更多配合我。”

    其他声音不约而同的应着,再转为意义难明的呢喃,最终消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午夜布拉格〕〔拜师九叔〕〔黑铁皇冠〕〔专属校草养成计划〕〔毒戮天下〕〔洪荒青莲道〕〔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奥林匹克〕〔寻人专家〕〔自在神医逍遥客〕〔重生八零进行时〕〔厨娘有点田〕〔德阳郡主(重生)〕〔请开始表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