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写网络小说的那〕〔校花的近身王者〕〔逆流人生〕〔绝品透视高手〕〔修真狂少〕〔乡村透视仙医〕〔文娱之全能大咖〕〔与罪之战〕〔最强赘婿〕〔邪王宠妻:废材嫡〕〔别碰那部手机〕〔医武兵王俏总裁〕〔穿到七年后我成了〕〔这个妖怪不是人〕〔蜜婚娇妻:老公,〕〔顾太太又走桃花运〕〔噬天丹皇〕〔隐形学霸超A的〕〔全能修仙奶爸〕〔替嫁婚宠:霸道老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三百三八 命运的岔道和黎明前的迷雾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红红的小脸儿温暖我的心窝……”

    “点亮我生命的火~~”

    小天使随着节奏穿梭在符文鱼中,短手短腿的小光头在下面蹦跶,换小红帽敲键盘。

    “火火火火~~”

    小光头还来了个芭蕾舞的空中二回转。

    一条粗壮黑影猛然从上方袭下,大口一张,将蹦起来的小光头一口吞下。

    “卧槽!”

    小红帽手一抖扔了键盘,瞬间闪进“游戏区域”,两手拉出银白光弧,准备给这条阴影蟒蛇来上一记。

    蟒蛇却自己僵住了,再跟呕吐似的,蛇嘴大张,吐出一把长刀。

    小红帽牵着小天使,拎着长刀跳出来,长刀化作点点白光,凝聚成小光头尤赞。

    尤赞捧着脑袋摸来摸去:“我还活着?我没死?哎哟!”

    小红帽给了它一个暴栗:“你是英灵!除非整座神国被毁了,或者我抹掉了你的灵魂印记,不然你就是永恒不死的!话说回来……‘

    她指着还在符文鱼里穿梭的阴影黑蟒问:“那是什么!?”

    尤赞心有余悸的道:“应该是那层膜的又一种防卫机制,不是自动的,而是某个意志的意念具现,传奇可做不到这一步。”

    它再松了口气:“还好本巫……本英灵是破坏女神套装组件四十米长刀啊!而且是橙色的!没让那家伙舔下一层皮查清我们的底细。”

    “有半神在给这层膜当门卫?那怎么办?”

    看着阴影蟒蛇在符文鱼里穿梭,飞机是没办法继续打下去,小红帽脸色阴沉,神国的天幕顿时乌云压顶。

    “第二遍的进度才到百分之三十啊!”

    小红帽黑着脸道:“李奇发信说需要支援,我怎么能让他失……瞧不起我呢!”

    尤赞伸出指头在脑袋上画圈:“是啊,李奇挺危险的,已经到了第三个环节,跟魔法师摊牌了,形势随时可能恶化,让我想想……”

    小红帽一巴掌把它拍到地上:“你还有闲心cos一休!”

    她恼怒的嚷着:“赶紧给我想!”

    天幕电闪雷鸣,对应着神国之主的恶劣心情。

    第一次见到女神这么失态,秋香和画眉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小红帽转头看她们,脸上有点挂不住:“我……”

    画梅惊得翅膀上的毛都炸了起来:“知道知道!陛下才不是想总枢机!”

    小红帽楞了下,怒道:“按套路来啊!”

    再尴尬的挠头:“我还没问呢你抢答干什么。”

    然后她换上严肃的表情:“我才没有想那个家伙!只是他肯定在脑子里累积了足够枪毙七小时的非法内容物,我必须阻止他犯更大的错误!”

    秋香附和:“对!不然他就要被枪毙八小时了!”

    尤赞举手:“我想到办法了!”

    ………………

    阴影城边缘,遮挡严密的马车一辆辆驶入由魔导金属隔离的阴暗区域内,墙外一队队卫兵来回巡视,隔上一段距离就立着一部战斗傀儡,幽蓝光眼四处扫视。

    距离这道墙不远处的道路上,车马都加快了速度,行人也脚步匆匆,没人敢驻足观望。

    挨着道路的小巷里,一个身影渐渐变淡,没入空气中。

    涟漪微微荡开,眼见要离开巷道,喀喇一声细微的脆响,让这片涟漪僵住。

    “敢去,弹耳朵,弹到,死!”

    披着斗篷戴着兜帽的高挑女武士说完,吐出两片瓜子皮。

    涟漪消失,女武士冷哼一声,转身指住另一个方向。

    两个痛苦牧师,两个堡垒围了过去。

    一只七彩鹦鹉飞出女武士的斗篷,站到肩上,唧唧喳喳道:“你再不归队就让堡垒把你撞出来让牧师用光鞭把你绑起来吊得高高的,摘下你的帽子露出你的耳朵在中心广场当着所有人的面弹耳朵,想到那样的画面我就兴奋了真的想干呢,你再跑啊继续跑啊!”

    “凯瑟琳!”

    缇娜从空气里挤出来,愤怒的道:“你简直是变态!”

    鹦鹉发出嘎嘎的笑声:“这是李奇说的要我给你放原话录音吗?”

    缇娜握着拳头,气得发抖:“李奇才没有那么变态!一定是你自己想的!”

    然后她沮丧的道:“我跟他说了是买耳环什么的啊,他怎么知道我要到这里来?”

    再热切的道:“我们一起去!你也想知道地底城到底是什么样子吧?听传闻说下面是跟深渊一样的罪恶之地,我们查探清楚,就能掌握更多情报,让李奇可以拿到魔法师的又一个把柄!你和其他人掩护我,只要稍稍吸引一下那些卫兵的注意,就没人能发现我……喂喂!真绑啊!”

    痛苦牧师在凯瑟琳的指示下用光鞭缠住了她,再给她套上禁制背心。

    “李奇说了他最讨厌妹子作死主角搭救推动剧情的套路,而你很有开启这个套路的嫌疑。这层把你吓个半死的屏障下面到底是什么肯定会勾起你的好奇心,你又一直没跟他讨论过这件事情更没要求来查探,肯定是想自行其是……呱呱……”

    鹦鹉转头对凯瑟琳晃起了脑袋,头上的彩羽摇曳不定,似乎在要吃的,它说话的时候凯瑟琳一直在嗑瓜子。

    凯瑟琳看住鹦鹉,毫无表示。

    一人一鸟对视片刻,凯瑟琳伸手,不是喂吃的,而是把鹦鹉的头拧了回去。

    鹦鹉继续:“缇娜你擅自行动严重违反了组织纪律,你会受到严厉的处罚!其他都可以就是瓜子不能给你吃不然你说得更快我脑子都跟不上……”

    缇娜嚷道:“控制下你的鸟!你到底在跟谁说话啊!?”

    “其实我对地底城也很感兴趣但李奇说要顾全大局,现在还不是深究的时……”

    鹦鹉没说完就化作一道彩光消散,凯瑟琳的身影也同时缩了一大截。

    从乱成一团的斗篷里挣脱出来,一米四的艾丽皱着小脸,抬头看着那层虚假的天幕。眼里除了愤怒之外,似乎还在盘算着什么。

    缇娜当然知道破坏魔女在想什么,嘲讽道:“你扔不上去的……”

    她再扭扭身体:“唉唉,这里再绑紧点不然松松垮垮的不舒服。”

    ………………

    阴影城某处集市的饮品店里,一个大叔一个双马尾萝莉在角落里低声细语。

    “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芬恩……”

    乔茜在桌子中间放了个橘黄火球,像抚摸小猫一样摩挲着火球。

    “你看,魔法让我摆脱了平民的悲惨命运,如果我没有成为契约魔法师,这时候应该被乡下贵族们过了好几手吧。”

    火球散掉,她抬手拆开双马尾,长发洒下,显得成熟多了。

    “这副打扮本来是给公爵用的,那层膜献给公爵我也能接受,可惜没有成功。”

    乔茜自嘲的叹道:“这也正常,跟菲妮殿下比,我不够清纯可爱,跟缇娜殿下比,我又没有奇异风情。没有来的欧萝拉殿下,更是大陆第一美女。公爵身边都是这种级别的美女,还都是圣女,我算什么,脱光了躺床上也会被踹下来……”

    她扬起下颌,和往常一样斜睨着芬恩:“结果只是吸引到了你这样的小角色。”

    长发少女拍着桌子笑道:“怎么样?意外吧?以为我就是个纯洁天真的小丫头?”

    没拍几下就停了下来,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消散,芬恩就平静的看着她,没有一丝讶异。

    “你这张老脸也就会装傻了!”

    乔茜有些挫败的端起饮料,含着吸管把杯子吹得噗噗作响。

    她垂着眼帘说:“总之,先不说族长会不会答应,我是绝不会考虑的。”

    “当公爵夫人是我在做梦,当你的妻子,就是你做梦了。”

    她又抬头,咄咄逼人的看住芬恩:“你知不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就是现在这种眼神,你在可怜我?”

    “应该承受这种眼神的是萨希娜而不是我!我的确是奴隶,可奴隶也是有级别的!灵魂契约又怎么了?你不还是公爵一声令下就得去死吗?”

    “从古至今,世界都是这样的!在米尔德恩家族里,我虽然在奴隶里也只是第二等,但在我之下的还有七八等啊!我也能养奴隶,我也能一句话就让人去死!”

    “我很年轻,未来很光明!在风暴群岛,在米尔德恩家族里,我能获得足够的资源和机会继续提升等级。再过几年我肯定能到英雄巅峰,到那时族长也不得不跟我解除契约,让我尝试着突破到传奇,等我成了传奇……”

    少女说得脸颊泛红,悠悠憧憬道:“不仅会拥有自由,还会拥有财富,拥有主宰无数人生死的力量和权力!”

    “明白了吗?我的道路这么美好,为此忍受一些苦难,冒一些风险,都是值得的!”

    她用匪夷所思的语气道:“你刚才在说什么?让我设法推掉这个任务,躲到一边去,等事情了结后和你在一起?”

    “推掉这个任务我会受到什么惩罚还是其次,重要的是,你拿什么来补偿我失去的光明前景?不,这都不重要,你必定补偿不了,仅仅只是养我,你都做不到吧?我们风暴群岛的魔法师,生活开销可不是你们大陆人能够想象的哦。看看你们,连阴影城里的食物都吃得津津有味!”

    那张脸依旧没变化,让乔茜更不满了:“说话啊!”

    芬恩淡淡的道:“如果能确定一件事的话,这些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

    乔茜皱眉:“什么事情?”

    芬恩说:“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噗……

    乔茜喷了芬恩一脸饮料,她转开头,结结巴巴的道:“果、果然是粗鄙的乡巴佬!这种恶、恶心话连起码的修、修饰都没有,就直接说、说出来了!”

    芬恩一边用毛巾擦脸一边说:“所以,我不希望你再受到伤害。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那是以后的事,现在我希望你能避开这场风波。你的道路并没有握在你自己手里,到时候被逼上绝路,你想躲也躲不开了。”

    乔茜身体微微一震:“你……你们在提防我?”

    芬恩叹气:“乔茜,你这样的人,背负着什么使命,难道还是秘密吗?”

    乔茜的声音压低了:“这是上层人才懂的事情,你怎么……是公爵跟你们说的?公爵怎么连这种事情也会告诉你们?”

    “嗯,是公爵说的”,芬恩有些走神,想到了在厄普西隆学院里,李奇给他们上的历史课。所谓“上层人才懂的事情”,根本就是他们的常识。

    他再道:“公爵本来要把你退给佐尔德,但你们的族长拒绝了,乔茜,这意味着什么你该明白。”

    乔茜眼里闪过一丝慌乱,但马上就平静下来,抬头说:“你在为我担心?真好笑,该担心的不是你们吗?”

    “就凭你们这些只会依靠装备,神力还被压制着的家伙,我一个人就能把你们全解决掉!”

    “我之前发出的邀请现在还有效,到我身边来做护卫,到时候我会保护你的。”

    芬恩苦笑:“我的身份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低,当然我们的教会也并不讲究身份和等级,你也知道,我们反对奴隶制……”

    乔茜一拍桌子:“那就完全没得谈了,要我跟你去过伊斯玛特和龙尔德的信徒才会过的那种苦日子,还不能当人上人,还不如杀了我。”

    她叹道:“真的到了那个时候,我会饶你一命的。”

    芬恩看住她,认真的道:“我不会。”

    乔茜噗哧又笑了,芬恩也憨憨笑了,两人对视着笑了一会,乔茜问:“你……为什么会喜欢上我呢?别告诉我就因为双马尾……”

    芬恩幽幽的道:“你让我想起了我的妹妹,小时候我很喜欢她,但我没能拯救她。”

    饮料杯砸在芬恩头上,乔茜怒道:“说了这么多,你就想找个妹妹!?”

    ………………

    “公爵,没有问题……”

    阴影城另一处酒馆的包厢里,萨希娜先喝了一口啤酒,再递给李奇,然后跪坐在李奇身边,一副随时准备伺候的模样。

    “萨希娜,不要这样,我不习惯”,李奇很无奈,萨希娜现在完全代入了好感度恒定一百的女仆身份,惹得菲妮都想砍人了,当然他也真的不习惯。

    “我知道公爵不喜欢,但我就是忍不住”,萨希娜眼波盈盈的道:“海瑟薇主人要我尽心服侍您,既然那样的事情您不接受,至少让我用自己的方式,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吧。”

    李奇看看她,心说这个十二岁的小姑娘,思维谈吐、为人处世很成熟,某些方面却稚嫩得很。她应该很少被人尊重,甚至平等相待,才会对自己这么信任和依赖……不,这样的姿态说成是撒娇更贴切一些。

    等风暴群岛的事情告一段落,就在海瑟薇面前说说萨希娜的好话,让海瑟薇善待她一些吧。

    李奇也放弃了拒绝一个小姑娘的撒娇*,拍拍她的头说:“我也的确管不到你该用什么姿态来做事,但至少能管到你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吧?”

    萨希娜跟大号喵星人似的憨憨点头,李奇指着门说:“出去。”

    金发女郎(雾)乖乖出去了,甘比特进了包厢。

    “各条线路都没出状况,缇娜殿下也被找回来了,现在大家已经返回公馆。”

    听甘比特这么说,李奇点头:“看来那个莫什乌,应该就是迩香派的线头。至于点燃我这根引信的行动,恐怕会在两天后的位面开拓庆典上,毕竟到时候有个绝佳的背锅侠。”

    他起身道:“那么我们就去见见那个……圣女,听听她有什么说道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圣者之死〕〔天师令〕〔最后一个女军阀〕〔宗主大人脑子瓦特〕〔萌宝计划:拐个总〕〔江湖侠道〕〔道一声人间值得〕〔艺术治疗师〕〔乱世仙侠〕〔岚颜知己〕〔萌宠日常〕〔我的灵力能交易〕〔末世之冲破黑暗〕〔仙门无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