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宋离周沐雪〕〔重生之绝世武神〕〔禁爱弥漫〕〔极品赘婿〕〔今天娶到云小姐了〕〔刁蛮长公主:摄政〕〔娇妻引入怀〕〔赫先生的医见钟情〕〔沧元图〕〔星光璀璨:慕少宠〕〔综漫之我是路灯王〕〔锦堂玉华〕〔和我结婚我超甜〕〔重生之商女王妃〕〔美女总裁的神级保〕〔天道制霸计划〕〔五魂破天〕〔我和超级大佬隐婚〕〔无敌炼药师〕〔修罗神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三百四二 我这辈子最讨厌标题党了
    “不过我是因为那张纸条才来的,如果你们不先把纸条上的事情说清楚,而是自顾自的推销你们的东西,我会感觉受到了欺骗。”

    李奇认真的道:“我这辈子最讨厌货不对板欺骗感情的标题党,而且我已经做好了听到一段谎言或者臆测的心理准备,如果你们连故事都不会编,还没有趣味,你们的麻烦就大了。”

    黑夜会的人面面相觑,范斯叹道:“我理解公爵的想法,我们之间还没有足够的信任。”

    不是没有足够的信任,而是根本为负吧……

    虽然也很好奇这个黑夜会的底细,但对方如果是把地底城的秘密当做羊头,卖他们从迩香派那里转手过来的狗肉,李奇可没兴趣跟他们周旋。

    “那我就简洁一点吧”,范斯说:“地底城里具体有什么,我们并不知道。”

    李奇忍住隐身瞬移把这个绷带人的脑袋拧下来一脚踢飞的冲动,结果还是标题党!

    “但我们能确定三件事情”,范斯丢出的干货安抚住了李奇:“第一,从五十三年前算起,到现在魔法师总共向地底城运去了一百一十七万五千九百三十四人。这个数字不是绝对准确,但误差不会超过一千人。备注,全是活人。”

    李奇觉得匪夷所思:“就为这个数据,你们专注的统计了五十三年!?”

    他再皱眉:“难道地底城真的藏着什么把人的生命转化成魔力,用来支撑次位面膜的怪物?”

    范斯摊手:“这不是最正常的推论吗?而且这个数字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支持这个推论了。”

    李奇催促道:“好吧那第二第三呢?”

    “第二是,我们通过各种渠道确认,为次位面膜和白银城阴影城各种结界屏障供能的魔法阵,的确在地底城,管理魔法阵的魔法塔,底部就在中心广场附近。”

    “第三,在这五十多年里,有超过一百人去过地底城,又活着回到阴影城,包括我们黑夜会派下去的探索者。”

    还有活口!?

    范斯再道:“但无一例外,全都失去了记忆,甚至精神失常。”

    房间角落里,光影微微晃动了一下。

    这跟缇娜窥探地底城时遭到的攻击性质一样,只是程度不同。

    范斯笃定的道:“三点综合起来,事情不是很明显了吗?”

    “魔法师在地底城建造了邪恶的魔法阵,或者饲养了邪恶的魔兽,把人当作燃料,抽取他们的生命或者灵魂,为风暴群岛供能。”

    “但是”,李奇摇头:“为什么一定要人呢?”

    范斯说:“也有可能不是抽取生命能量,而是灵魂能量。”

    李奇抱着胳膊,皱眉思索:“灵魂能量多的是,亡骨地域的亡灵,元素位面的元素灵,哪个都比凡人的灵魂能量强得多。”

    “那就不知道了,魔法师必定有他们的理由”,范斯说:“虽然我们没有完全解开地底城的秘密,但至少离真相只差最后一步了。”

    的确,这三条信息,已经让地底城的秘密呼之欲出。

    李奇压下思索,地底城的秘密的确让他好奇,真正吸引他来这里的,还是“曙光之子”。

    “我觉得……”

    那个光头女魔武士在两人交谈时,几度张口,却没能插进来,现在终于有了机会:“我们好像略过太多环节了吧?是不是回到最初的地方,从相互介绍开始?”

    也不等李奇跟范斯回应,她自顾自的说上了:“我叫流银,苏西斯家族的魔武士,就是去年被干掉的黄金家族之一。不过我很幸运,三年前就逃到阴影城了,这个名字也是到了阴影城后取的。别问我本名,已经跟着我的头发一起烧掉了。”

    流银盯着李奇说:“那个古怪的刺客呢?能把我伤成这样,总得让我见见他长什么样子。”

    姑娘你是眼神不好还是感知为零?

    ………………

    白银城中圈位置,跟内层黄金家族的魔法塔相比,矮了上百米的一座魔法塔里,培罗-米尔德恩躺在软床上,由半精灵女仆揉着头。

    乔茜跪在软床下,惶恐的道:“老爷,公爵的侍从监视着我,不允许我接近公爵,我真的没办法获得公爵的信任了!”

    “这是你的错!”

    女仆黛比语气森冷的说:“你该做的是弥补和纠正,而不是跑来推脱任务!事情干到一半就叫苦叫难,丢下不管,奴隶什么时候也这么自由了?”

    乔茜用膝盖爬着靠近:“老爷,这种事情我本来就不擅长,我擅长的就是战斗,您让我回来吧!接下来有什么战斗,我一定全力……”

    一根半透明触手扼住了她的喉咙,将后面的话掐断。

    触手将乔茜甩了出去,黛比怒声道:“离老爷远点!”

    培罗一直在闭目养神,这时哼了一声。黛比神色动了动,似乎通过心灵感应获得了指令,对乔茜厉声道:“从现在开始,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必须贴到普雷尔公爵身边!如果你做不到,取消你的所有修行资源,把你发配去守空间缝隙!”

    乔茜扑在地上,哆嗦着喊道:“老爷!我还有用啊,我是五级魔法师,很快会升到六级的!”

    黛比不耐烦的道:“再啰嗦就剥夺你的魔法!丢进试验塔!五级又怎么了?你又不是预言系和时空系,区区塑能系,满大街都是!”

    她的双手用舒缓的节奏揉着培罗的头,魔法触手却如蛇一般迅捷而灵巧的袭向乔茜的脖子。

    乔茜用挡住触手,不甘心的喊道:“老爷,我还小!我还是纯洁的!我很有用!您就给我一次机会吧!”

    触手化作拳头,砸在乔茜的肚子上,将她直接击飞出房间。而后是魔法傀儡启动的嗡鸣声,乔茜像是被魔法傀儡赶了出去,哭喊声渐渐远去。

    黛比恨恨的骂道:“不知廉耻的贱货!”

    培罗又哼了一声,黛比绕到软床另一侧,将培罗的腿抱进怀里,正准备揉,培罗忽然腿一伸把她踹得跪坐在地上。

    见培罗手指的戒指闪起微微蓝光,黛比保持着跪姿,倒退着跪出了房间,小心的将房门关上。

    软床旁边浮起一个头像:“父亲,考虑好了吗?”

    培罗脸上的皱纹挤了几圈,叹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格芮塔说:“普雷尔已经咬上了我的钩,为了稳妥起见,还需要再刺激他一下。你只需要在庆典上把我的人放进去就行,一个人而已,其他的事都不用管。”

    培罗犹豫了片刻,低声问:“你确定普雷尔会捅出大乱子?”

    “父亲,你知道得太多,会影响计划的”,格芮塔笑道:“不过普雷尔的确不会有好下场。”

    “那就行……”

    培罗冷笑道:“我要让他抱着我的腿,哭着喊着求我救他,然后……”

    笑声变得怪异,格芮塔也迎合着格格娇笑:“那样的事情,也不是做不到哦。”

    父女俩的笑声回荡在房间里,像是两条蛇缠绕摩擦,嘶嘶吐着蛇信。

    距离米尔德恩魔法塔很远一段距离,白银城边缘一座毫不起眼的魔法塔里,格芮塔收住笑声,转身对渐渐走近的高大身影说:“安排妥当了,阁下,到时候就拜托你了。”

    那是个浑身裹在甲胄中的武士,用沉闷的声音说:“很远就听到恶心的笑声了,你跟你父亲都是这样相处的吗?”

    格芮塔幽幽的道:“不,是更恶心的声音,从我意识到自己是女人开始,就是这样了。不过还好,更恶心的事情没持续太久,因为他的取向发生了变化……”

    武士的语气略带怜悯:“我很理解你的要求,也乐于帮这样的忙。”

    “这跟私事无关,蔻塔阁下”,格芮塔抿了抿嘴唇,眼眉恢复到往日的飞扬气质:“迩香需要一个代理人,我是最佳选择,为此我得拥有必要的名分和力量。”

    武士沉吟了片刻,有些不确信的道:“如果事情真的如你所说,那么我们要做的,几乎等于毁灭风暴群岛,你真的愿意看到那样的结果?”

    格芮塔说:“这也不是我个人的意愿,是伯努瓦殿下的期望,而且……”

    她眺望宁静的海天,翘起嘴角,憧憬着笑道:“既然不可能全属于我,那就毁灭吧!再由我从废墟和残渣中,建起新的魔法世界!”

    炽白的光芒自武士的眼罩里喷出,蔻塔道:“我是被伯努瓦从外层位面紧急召回的,不太清楚具体的情况,不过看起来这的确会削弱特蕾希娅的力量。而且这样的事情,是在我手中完成的,也让我很兴奋,我都迫不及待了。”

    她顿了顿,再问:“但要避免半神的报复,普雷尔这个人很关键,你确信他真的会按照你的安排行动?”

    格芮塔说:“连传奇都不到的小家伙,不足为虑。在这层膜里,他的神祇也帮不了他。”

    蔻塔叹道:“不要太小视他……”

    格芮塔耸肩:“或许在力量上还有我不清楚的底牌,但在智慧上,他还太嫩了。他的弱点太明显,这会应该正咬着钩使劲的拽呢。”

    ………………

    阴影城的破旧仓库里,李奇正对光头魔武士流银介绍自己:“跟你交手的刺客就是我,对,李奇-普雷尔,很荣幸再度见到你。你的伤口没事吧,我这里有很好的圣水和生命药剂。”

    流银先是震惊,眼里再升腾起火焰,握住刀柄往前跨了一步。

    德雷斯赶紧跨前一步,又带动了那个壮汉迎上来。

    “冷静!我们不是来战斗的!”

    范斯一声低喝,两人乖乖退到了后面。

    “这两个是黑夜会里最强的战士,足以跟英雄巅峰的魔法师抗衡”,范斯介绍道:“流银就不说了,大个子叫红角,是个半魔人,魔法师的失败试验品,被丢在阴影城里,吃垃圾长大的。”

    壮汉用拳头锤锤胸口,对李奇啊啊叫着,居然是个哑巴。

    范斯说:“他在问公爵,上次那个银甲武士为什么没来。”

    李奇耸肩:“我也不是来战斗的,没必要带她来。”

    这次他只带了缇娜和德雷斯,德雷斯是必要的接头人,缇娜负责哨探,他也保持在告死天赋,可以随时撤离。

    范斯又说:“不好意思,他们还没完全摆脱几天前那场战斗的影响……”

    “你们已经足够冷静了,冷静得我都怀疑你们是在演戏”,李奇说:“几天前我们还是生死之敌,你们有不少人死在我们手下,就连你也变成了这个样子,竟然这么容易就压下了对我的恨意?”

    范斯悠悠叹道:“我们不是街头混混,又怎么会让个人恩怨影响到革命事业?流银在叛逃前也杀过我们黑夜会的人,莫什乌,还有你,德雷斯,你们杀了我全家。”

    德雷斯楞了楞,把赛克这个姓氏嘀咕了几遍,啊的叫出了声:“你是十年前那个……”

    完全就是绷带人形态的范斯,用那只独眼平静的看住德雷斯:“是十一年前,那个研究出魔凝胶的魔工士就是我父亲。父亲因为跟黑夜会有来往,被苏洛蒙家族处死,我的母亲,弟弟,还有妹妹,也一起被杀了。”

    “当时我就藏在外面,用魔导器躲过了侦测。我清楚的看到莫什乌和其他战斗魔法师,带着手下做完了一切,虽然没看到你,但莫什乌说你也在场。”

    德雷斯苦涩的道:“那时候……”

    “我知道,那时候你们就是傀儡”,范斯说:“所以在阴影城看到莫什乌后,我并没找他复仇,而是邀请他加入黑夜会。任何愿意加入我们,反抗魔法师暴政的人都是我们的兄弟姐妹,过往的仇怨一笔勾销。”

    这么说当时给袭击者发信号的其实是旅店老板莫什乌?

    李奇看了看前战斗魔法师,老头张开缺了一半牙的嘴,憨憨的笑着。

    他抽了抽嘴角,对范斯说:“你们的意志和胸怀很让我感动,可先是袭击我,现在又把我弄成曙光之子这种救世主角色,这事你得给我解释清楚。”

    “这要从黑夜会的起源说起,希望您有足够的耐心”,范斯的回应让李奇倍感亲切。

    “不要讲编年史,尽量简短点”,李奇扫视周围,没有沙发,就站着听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辣妻来袭:少帅别〕〔清浊向恶而战〕〔大将军传〕〔霸道老公放肆爱〕〔午夜布拉格〕〔佛系反骨(快穿)〕〔一仙难球〕〔穿越时间的地平线〕〔两界布道〕〔人世繁花〕〔古龙绝技横行大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