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上门修仙〕〔颤抖吧,渣爹〕〔农村泼辣媳〕〔全球无限战场〕〔医士无双〕〔荒海有龙女〕〔这个废物你惹不起〕〔圣手闯都市林羽〕〔上门好女婿林羽〕〔林羽江颜〕〔相思入梦恨别离〕〔樊璃凌月〕〔陈歌〕〔至尊人生陈歌小说〕〔重生名门娇妻:厉〕〔最佳上门女婿胡杨〕〔盛少的天价弃妇〕〔龙王楚炎〕〔流云引〕〔诸天之最强BOSS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三百四六 接受赤红正义的制裁吧!
    娇小身躯扑倒在地,不停的翻滚着,直到被冲过来的芬恩抱住。

    “乔茜……”

    芬恩将她挪进怀里,见她七窍流血,连眼睛都炸成了两团血洞,后面的话再说不出来。

    灵魂契约被外力摧毁而不是自愿解除,对双方都会造成强烈的冲击。

    培罗是传奇,还有各种秘术,自然不必在意。乔茜却承受不住这样的力量,没有当场炸成碎片已经足够幸运了。

    芬恩手忙脚乱的掏出医疗包,想给她止血。

    “我是不是……很蠢……”

    乔茜吐着血,努力想摆出笑容,却只让那张脸看上去更狰狞。

    “我真蠢……”

    她的声音转低,芬恩低下头,贴着嘴唇才勉强听得清。

    十三岁的天才美少女,五级契约魔法师,说出了最后一句话:“对不起,哥……哥……”

    手臂垂落,乔茜没了气息。

    芬恩喘着粗气,眼睛渐渐充血,十年前的那一幕,跟眼前这一幕,又重叠在一起了。

    一只手落在他肩上,再是波比的声音:“准备干活了。”

    芬恩打了个激灵,放开尸体,缓缓站起。

    他用已经平静了很多的语气说:“是的,准备干活。”

    此时李奇也站了起来,他正努力控制着自己不当场暴走,冷声问:“培罗,你这么做,就是为了报复我,为了出口气?”

    只要能救下乔茜,挨一耳光,下跪求情,都不算什么。

    哪怕乔茜是自寻死路,自作自受,这都不要紧。她还太小,还无力掌握自己的命运,并不是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也不是因为李奇喜欢她,跟芬恩和她互有好感也没关系。而是她就在他们身边,就在立志解放费恩,带领凡人走向幸福的他们身边。她的命运也是由他们推动的,李奇认为有尽力拯救她的义务。

    开口闭口就是解放费恩,连受他们牵连的一个小姑娘都解放不了,什么革命,不就成了空谈?

    只要有一丝机会,他都会去争取。

    可惜,他还是失败了……

    培罗得意至极的笑道:“这就是我刚才说的仪式,新的土地要用人命血祭!而且这有什么问题吗?弄死一个奴隶就能得到这样的快乐,真是太划算了!”

    “契约魔法师算什么?连召唤兽都比不了啊!召唤兽不用喂养,不会发牢骚。养这样的奴隶却要花不少钱,还不怎么听话。”

    “我现在很高兴啊,看到你气得吐血,看到你恨得牙痒痒的却做不了什么,我很高兴!”

    李奇阴沉的说:“你会有报应的,很快……”

    培罗一脸“你来打我啊”的得瑟:“报应给我看!给我看啊……”

    话音未落,脚下猛然震动。

    包裹光门的涟漪光芒大作,连带光门也扭曲、破碎,化作一股不可抗拒的巨力,冲刷过整座平台。

    培罗、李奇、芬恩和波比等人,以及平台上所有人都眼前一花,身体一轻,天晕地转中,被恐怖而怪异的涡流吸了进去。

    白银城中心高塔,海瑟薇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幕,直到光幕里一片混沌,什么也看不清了。

    她呆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按住旁边的水晶球,急切的呼叫:“高登叔叔,出什么事了!?”

    水晶球投影出一幕影像,一个中年魔法师正在浮空舰上努力稳住身影,就听他喊道:“膜化环节出了问题!米尔德恩岛出现了空间畸变!我们的舰队差点全被刷进海里!”

    影像转到浮空舰前方,原本的长堤尽头,那座平台笼罩在被撕裂的空间裂缝里,次位面膜正努力吞噬着裂缝,吸收空间畸变带来的恐怖力量。

    高登解释说:“膜化失败,那块位面碎片被风暴群岛排斥了!相当于一次剧烈的撞击,那里的人全都被卷进了空间乱流!”

    透过裂缝,能看到海水和碎裂的堤坝在不断被吸入裂缝,拉扯得米尔德恩岛上的建筑都摇曳不定,股股尘雾如飓风一般升腾而起。

    “怎么可能!?”

    海瑟薇怒声道:“开拓位面的膜化从来没出问题!除非是整组空间石都坏掉了!而且还有永久空间通道缓冲,怎么会产生空间畸变?”

    高登挥动法杖,支起巨大屏障抵挡冲击,勉强稳住了浮空舰,他再喊道:“还有一种可能……”

    海瑟薇的脸颊瞬间煞白,她连连摇头:“不、不可能是那样的!”

    高登是泰德家族的传奇,海瑟薇的叔叔,他不再提这个话题:“那么海瑟薇,我们该怎么做?”

    “继续行动!逮捕米尔德恩家族除佐尔德外所有魔法师,现在你们可以打着救援的旗号过去”,海瑟薇果决的道:“再在岛上放一组人监视空间缝隙的情况。”

    她挥散了这幕影像,又呼叫另一个人,却始终没有回应,这让她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双唇也失去了血色。

    “怎么可能?导师……为什么?我得当面问他!”

    她的身躯轻盈升起,化作天幕般的紫纱,如雾气一般无形无质,穿透了石墙,向另一座高塔飘去。

    白银城边缘,极为普通的那座魔法塔里,眼眉冷傲的女子看着一团混沌的光幕,也久久无语。

    直到一股波动掠过,白银城内有股极为强大的力量正宣示着自己的存在,女子打了个寒噤,才清醒过来。

    “梅奈苏斯……没想到你出手了!你这是要把培罗、普雷尔,还有我的人一网打尽啊!”

    格芮塔有些惊惶:“这意味着他肯定也对家族出手了,我不能再呆在这!”

    正准备传送,又停了下来:“这时候往外跑,恐怕正好落入他布下的圈套,我得稳住,而且……”

    她恢复了一些信心:“蔻塔阁下已经是九级传奇,这点麻烦阻碍不了她!”

    ………………

    平台在急速旋转,速度快到了让李奇怀疑自己被丢进了离心机里。

    还好他正准备出手,刚刚摸出魔钢大剑,就发生了剧变。顺手将大剑插进地里,没让自己甩出去,跟那些被甩进混沌虚无之处的宾客一个下场。

    培罗也没事,不过这样的怪异状况,他即便是传奇,也无能为力,只能抓着秘银雕像的某个突出部位,辛苦的支撑着。虽然场面有些恶心,但老家伙一定在庆幸自己的艺术加工。

    就在李奇感觉自己全身的水分都被甩到了脚底,离鱼干的距离越来越近时,猛烈的撞击连绵不绝,像是跟其他碎片撞在了一起,或者有什么力量将所有碎片汇聚起来了。

    旋转骤然停止,李奇撞在地上,只觉得身体内部处处炸裂,灵魂也摇曳难定。

    他恍惚听到培罗的声音,虽然还在喘气,但毕竟是传奇,转瞬就恢复过来。

    “膜化失败了?这不可能!?”

    培罗痛苦的喊着,似乎那根东西被扯掉了。

    “不,这不是意外!是有人故意的!”

    老家伙很快反应过来,说的话让李奇心头也剧烈一震:“是梅奈苏斯!今天的膜化环节是他在主持,只可能是他!他想解决掉米尔德恩家族!”

    模糊的视野里,老家伙恨恨的道:“把我丢到了混沌虚空里,就以为能弄死我?真是天真!该死!还在乱飞,根本定不了位,要是撞上其他位面碎片就完蛋了!”

    培罗喘了一阵气,注意力转到了李奇身上:“你也是他想干掉的目标啊……哈哈!你跟他,还有他那个宝贝得跟女儿一样的徒弟海瑟薇不是一伙的吗?你没想到吧?”

    老家伙的沮丧和恐慌一扫而空:“来求我,抱着我的腿求我救你啊!哈哈!我的愿望居然真的实现了!不,这还不够,你得付出足够的代价,来,先脱……”

    李奇用大剑支撑着,摇摇晃晃站了起来,顾不上打量周围的情况,也顾不得思索梅奈苏斯为什么下手,海瑟薇又是不是牵扯在内,现在他要做的只有一件事。

    抹了抹嘴角的血丝,他冷笑道:“老家伙,现在我只想干掉你!”

    说话的同时,他在心底大叫:“还在玩什么啊!出来接客了!”

    赤红神座,小红帽戴着头盔,穿着紧身赛车服,正驾驶着f1赛车在“游戏区域”里风驰电掣。

    “太棒了!赛道一下变得这么宽了!我能马上冲到底!”

    小红帽兴奋的嚷着,尤赞和小天使也都挥着旗子热烈鼓劲。

    忽然她一个哆嗦,赛车打了横,连滚带翻的冲向像巨兽般游动着的符文鱼,在撞击中弹出游戏区域。

    尤赞悲愤的叫道:“陛下!您不会又踩错了刹车吧?就差这一点了!”

    “是李奇……”

    小红帽四肢大张的躺在地板上,两眼呆滞,像见了鬼似的。

    “还没有捅破啊?咱们的方程也还没建好呢”,尤赞很诧异。

    “他到了外面,很古怪的地方”,小红帽抽着嘴角说:“位置还在剧烈变化,像是……不在主位面了。”

    尤赞和小天使们同时呆住:“啊——!?”

    “居然敢打扰我通关!刚恢复连线就用‘接客’这种话亵渎我!”

    小红帽嚷着,一跃而起,斗志昂扬:“他必须付出代价!”

    感应到心中那个久违了的存在,李奇顿时觉得身心暖和了许多,甚至眼角都有些酸,真的挺想念的啊。

    “你敢……”

    “现在别计较细节我跟一个传奇怼上了!”

    李奇的意念如奔流一般涌去小红帽那边,粉碎了她的抗议:“我准备变身,需要你的支援,做好一切准备,包括神降!”

    “传奇!?变身!?”

    小红帽完全跟不上他的节奏:“等等你是说要正面杠一个传奇!?你在的地方可没有腐化之气!你脑子是被谁的螃蟹钳夹过吗!?

    “还有啊,你居然愿意主动变身!?对你来说这可是比死还难受的事情啊,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啰嗦!让你做准备就做啊!”

    李奇居然骂了回去:“没为什么!只是从我到这个世界以来,从没有这么彻底的憎恨一个人!从没有这么强烈的想杀掉一个人!我必须杀死他!就这里!就现在!”

    小红帽也毛了:“你简直是……等等!那家伙让你脱……那家伙竟然是个……”

    她翻到了李奇刚才的记忆,顿时炸了:“干掉他!干掉那个恶心的家伙!你如果没干掉他,还让他干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我就不要你了李奇!我是说真的!”

    李奇丢开了大剑,培罗欢畅的笑道:“你很识时务啊,小宝贝!你在发抖?不要害怕,我保证会很温柔,你一定会明白新的世界会有多美……”

    话没说完,炽白的光芒自李奇体内溢出,渐渐转为淡淡的金色,将整个人裹住。

    淡金光芒喷涌,三对巨大的光翼伸展,弥散的光尘神圣而锐利,即便是培罗都觉得灵魂隐隐生痛,下意识的退了好几步。

    圣光羽翼间,一个戴着又圆又大的头盔,披着厚重斗篷的武士出现。

    武士从腰间取出一个短柄,像握刀剑一样握着,缓缓前伸。

    “这是……”

    培罗惊讶得失声叫道:“这是正义神力!你怎么成了龙尔德的人!?”

    中性的声音宣告:“不,这是赤红的正义!”

    为了击杀这个恨之入骨的老家伙,顾不得变身的羞耻感和心理障碍,李奇换上了单人战斗力最强的正义魔女……奇丽。

    奇丽高声喊道:“接受赤红正义的制裁吧!培罗-米尔德恩!”

    手中的提尔之秤嗡的一声吐出淡金剑芒,烧灼着周围的空气和位面之力,发出滋滋低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拜师九叔〕〔黑铁皇冠〕〔洪荒青莲道〕〔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奥林匹克〕〔寻人专家〕〔自在神医逍遥客〕〔重生八零进行时〕〔厨娘有点田〕〔请开始表演〕〔我真是富二代〕〔最强天赋树〕〔我在私服疯狂刷钱〕〔看我玩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