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娱之勋〕〔科技大仙宗〕〔如来必须败〕〔小世界其乐无穷〕〔诅咒之龙〕〔转生眼中的火影世〕〔这个明星来自地球〕〔最强红包皇帝〕〔诸天尽头〕〔美漫之最终执行官〕〔秘密的森林〕〔诸天万界神龙系统〕〔帝逆洪荒〕〔诸天试武〕〔从海贼开始的噬魔〕〔杨小落的便宜奶爸〕〔逍遥侯〕〔我就是圣光〕〔炼器祖师讨厌女人〕〔绣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三百四九 守夜人与狩神之狼
    白银城,至高议会外围的某座高塔里,白发白眉的梅奈苏斯坐在大厅中心的立柱下,环绕着立柱的一圈圈符文闪烁不定。

    海瑟薇急步迈入大厅,因为来得太匆忙,身上只披着一裘跟睡衣差不多的紫袍,高挑身材曲线尽显。

    见到梅奈苏斯,她松了口气,正要开口,梅奈苏斯先说话了:“我没有回应你,就是让你到这里来,我们要谈的事情非常重要,并不适合用魔法传讯。”

    他走下座椅,直视着海瑟薇,将那双银瞳中的疑惑、迷惘乃至畏惧尽数收下。

    “的确是我做的,海妮,这是为了我们的事业。”

    听到这话,海瑟薇难以置信:“为什么?导师?我们的方向不是确定了吗?让魔法师站在秩序同盟一边,更深的介入大陆。不管是魔法师也好,还是女士希望看到的未来也好,这都是唯一的,正确的方向,为什么!?”

    梅奈苏斯缓缓摇头:“这个方向没有错,但有个人,不,还有位神祇,我们却看错了。对,就是李奇-普雷尔和他的赤红女士。”

    海瑟薇摇着头,难以接受这个论定:“不……不可能,怎么会!?”

    “你之前在唐古斯,跟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不是有过那种感觉吗?那种……似乎会扰乱一切,让你很不舒服的感觉?”

    梅奈苏斯的话音浑厚悠长,在大厅里激起嗡嗡低鸣:“我来告诉你为什么,在这条即将开辟的历史长河里,我们和他是一个方向,但最终他要去的历史长河,跟我们要去的历史长河,方向是背道而驰的。”

    “在我可见的未来里,他和我们终将誓不两立。既然能提前解决掉隐患,为什么要放任到以后呢?”

    “我在阿图尔魔法阵定律上看到了这样的未来,如果他说的魔导金属熔炼技术不是虚张声势,而是真的存在,那更证明了我的预言。”

    “我无法看清那条长河的细节,但有一点可以确认,在那条长河里,魔法师跟凡人再没有分野。魔法将消融于凡人的信仰之力里,神祇的神力会统领魔力,自然的奥秘会被凡人的愚昧蒙蔽。”

    海瑟薇皱眉道:“导师,后面的只是您的推论。女士希望看到的长河,不就是魔法师与凡人没有分野,魔法与神力相融的自由之路吗?”

    “海妮!”

    梅奈苏斯沉声道:“女士是希望你以凡人之身和凡人之心达成使命,但你要明白,这仅仅只是手段!女士赋予你的使命,是以魔法师的理性为根基,开创自由秩序,那是属于魔法师、奥术师以及所有信仰理性、真理的秩序,是强者、智者、贤者这些超凡之人的秩序!”

    “但我的本心告诉我”,海瑟薇抚着胸口,深沉的说:“只有凡人获得彻底的自由,才会诞生真正的超凡之人。这是竞争之下开拓出的自由,世界会因此向前。不是奴役之下压榨出的自由。那样世界将会静滞甚至倒退。”

    “这样的理解偏离了你该有的本心!”

    梅奈苏斯恼怒的道:“你还没有真正挣脱你母亲的束缚,她对凡人的怜悯束缚了她的灵魂,也污染了你的本心!把凡人之心当作一个苹果的话,果肉是甘美的,那是我们需要的。果核是有毒的,本质是罪恶的!用它来栽种秩序之树,只会结出毒果!”

    见海瑟薇垂下眼帘,半神意识到自己的话和语气起了反作用,放缓语气说:“你母亲已经连圣女都不是了,而我是守夜人。我要确保女士的使命,持续了数万年,已经见到曙光的使命,能够在你身上完成。”

    “作为守夜人的先决条件,就是理解女士的使命,理解女士对凡人之心的认定,难道我的理解会有错吗?”

    海瑟薇轻咬红唇,有些动摇了:“但李奇……您用这样的手段,我们后面要怎么办?”

    “我针对的不是李奇,他只是个鱼饵”,见海瑟薇不再争辩,开始关心现在的状况,梅奈苏斯欣慰的说:“培罗是传奇,还有某个应该是从迩香来的传奇,他们都在那块碎片上,李奇会是什么处境?”

    “就算李奇很聪明,只靠自己就能化解危机。培罗跟那个迩香传奇也很理智,三方携手合作,但要回到主位面,只靠他们是不行的。”

    “到了那个时候,李奇……不,李奇身后的神祇,也就是那位神秘的赤红女士,会怎么做?”

    海瑟薇凤目圆瞪:“她会降下化身帮助李奇……不,她还没有化身,只能降下本体!”

    梅奈苏斯点头道:“对,赤红女士降下本体,她的面目,她的神国,她的信仰根基,就再也藏不住了,甚至……那就是祂陨落的时刻。”

    海瑟薇呼吸艰涩的道:“导师,难道……”

    “你也该知道,一旦步入半神的道路,凡人之心就渐渐淡漠了”,梅奈苏斯说:“在外层位面探索成神之路的半神魔法师们,对风暴群岛的事务很少关心,因为在他们心中,风暴群岛仅仅只是儿时的小渔村。”

    “如果故乡出现什么灾难,可以顺手帮一把的,应该会帮。但如果有很大风险,或者会影响自己的道路,就会置之不理。也只有我这个强行留在主位面的半神,才会事无巨细的关心。”

    “一位新兴的弱小神祇,在混沌虚空的位面碎片上降下本体,对半神们而言,是几个纪元都难得遇见的机遇。”

    “由神职者晋升的半神,对信仰相近的神祇还会抱着友善甚至尊敬的态度。魔法师半神却很乐于干掉这种弱小的神祇,吞食她的神骸,掠夺她的神国。至于她的信仰,扭曲也好,污秽也好,改造也好,总之都会成为半神晋升的食粮。”

    梅奈苏斯露出怜悯的笑容:“我给九位半神发去了消息,七位很快就有了回应。赤红女士……未来或许是头狮子,但现在还只是幼狮,她不可能对付得了七匹敢于狩神的狼。”

    海瑟薇低声道:“解决了赤红女士,就从根本上拔掉了这个隐患。赤红女士和李奇在秩序同盟里一直都是边缘角色,特蕾希娅或许在私人情感上会有波动,但跟我们联手的方向却不会动摇。这样的话,一切都会回到纯净的起点?”

    梅奈苏斯舒展开那慈祥的白眉:“而且,这只是一场意外,很完美,不是吗?”

    海瑟薇用看陌生人的目光看着导师,声音已近于呢喃:“其他人会知道的。”

    半神不以为然的耸肩:“膜化位面的细节,只有我们知道。我们不说,谁会知道?”

    ………………

    混沌虚空并非空无一物,其实还分作若干层面,距离主位面越近的层面就越危险。包裹着主位面的空间膜听起来是层膜,实际上却是一个剧烈运动的世界。超凡力量与物质在膜内交换反应,哪怕是神祇,在穿透这层膜的时候都会遭受巨大伤害,更不用说浸入这层膜内。

    小小的土元素位面碎片在贴近主位面膜的虚空中飘荡,自更高层面俯瞰,就像在岸上看水下的景象,恍惚荡动着,根本不真切。

    在贴近这一层的水面之上,若干存在依托孤岛般的位面碎片甚至虚空之流,一刻不停的窥探和搜寻着。

    某条斑驳的光流中,慵懒闲散的意念在跟另一个意念沟通。

    “弗朗希斯,这不是你的机会吗?为什么还要告诉我呢,你知道我会帮谁。”

    另一个意念刻板而冷漠:“只许你帮,不许我帮吗?我们都希望那位女士能开辟出新的道路,如果她因为缺乏必要的常识,就陨落在那些狩神之狼的手里,那也太可惜了。”

    “不,弗朗希斯,我不关心赤红女士,我只关心奇丽,我是来帮她的”,慵懒的意念发来暧昧的笑意:“如果下一刻奇丽不见了,变回那个满脑子坏心眼,一张嘴说得我都无力招架的李奇,我会扭头就走。”

    弗朗希斯鄙夷:“那不是一个人吗,变成奇丽说不定坏心眼更多,嘴巴更能说。”

    “不不,弗朗希斯,性质完全不同了啊”,夏安嘀咕道:“认真想着搞事情,说着大道理的女孩子最美了。”

    弗朗希斯有些担心:“夏安,这个玩笑你还没开腻啊?从离开主位面到现在,你就没停过,别告诉我你是认真的。”

    “为什么你会理解成我在开玩笑呢?”

    夏安无辜的道:“从一开始我就是认真的啊!”

    他的意念变得炽热:“跟美貌啊能力啊信仰啊什么的无关,我喜欢的就是奇丽这种纠结!抗拒自己是魔女,却又不得不以魔女的身份执掌正义神力,以魔女的身姿战斗。灵魂在螺旋中扭曲出的这种美丽,真是让我迷醉!”

    “神经病!”

    弗朗希斯没好气的骂道:“我们的确都选择了一些事情锚定自己的凡人之心,但没想到你居然把她当成凡人之心的锚!”

    夏安又变得正经了:“这是我发自内心的爱慕!不然生硬的锚定一件事情,所谓的凡人之心,也不过是件没有意义的外衣,抵挡不住力量的侵蚀。”

    弗朗希斯讥讽道:“奇丽是赤红女士的人,你注定得不到的。”

    “就是这样,我才会放心的爱啊”,夏安更得意了。

    两个半神的意念同时一跳,弗朗希斯说:“有神性源质的冲击迹象,但不明显。还好,赤红女士还没莽撞到马上就降下本体。”

    “那些狩神者应该确定了大致的范围”,夏安的意念也变得凝重:“如果奇丽解决不了麻烦,她的女神不会坐视不理的,那就危险了。”

    “可惜,我们不是狩神者,不能抢在他们前面”,弗朗希斯说:“夏安,你不是锚定了奇丽吗?去找回你的凡人之心啊!”

    “我只能感应到正义神力的波动,确认奇丽在下面,具体的位置就没办法知道了。在虚空层面定位的本事,也就你们这些经常跑印记城的魔法师奥术师有”,夏安显得很苦恼:“看来只有在狩神者出手的时候,咱们跟着出手。”

    弗朗希斯叹气:“到那个时候恐怕就太迟了。”

    夏安也叹气:“我们只能做到这一步,希望赤红女士不会和小奇丽一样,某些事情上清醒得可怕,某些事情又糊涂得可怕。”

    ………………

    “是这样吗?”

    位面碎片上,奇丽听了培罗的解说,冷笑道:“醒醒吧,别做梦了。”

    他们脚下这块位面碎片,正在靠近主位面的混沌虚空中漂流。虽然身上带有传送卷轴,但位面碎片的运动扰乱了空间法则,传送不仅非常危险,目标地点也会出现极大偏差。

    培罗给出的方案是,让他来凝聚这块碎片的位面之心。

    每一块可以独立在混沌虚空漂流的位面碎片都带有母位面的法则之力,将这样的法则之力凝聚成位面之心,就能将碎片拉回母位面。

    等回到土元素位面,即便不能直接传送,也能通过位面缝隙回到主位面。

    不过凝聚位面之心这种事情,只有培罗这样的土系元素专精传奇才懂其中的奥妙,到时候他掌握了整块碎片的法则之力,还会老老实实的带大家回家?

    更重要的是,这个方案需要的时间太长,至少得十来天。魔女和部下们还在风暴群岛,如果是梅奈苏斯的阴谋,她们恐怕也陷入了危机。

    奇丽一分钟都不想耽搁,一天已经难以接受了,何况十来天。

    “更快的办法吗?是是,也是有的……”

    培罗的虚影在核晶上晃悠,一脸谄笑着说:“就是比较唐突,您得召唤您的女神,如果您的神眷足够的话,女神投下本体,稳定住这块碎片,让它停止漂流,就能安全传送了。”

    这么容易?

    奇丽摸着下巴,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如果赤红女士真的能投下本体,的确是最简单也最快捷的办法”,蔻塔赞同了这个方案:“只有神祇才有这样的伟力,可以操纵这种规模的位面碎片。”

    的确是这样,脚下这块大地,说是碎片,其实是上千平方公里的岩石平原。被丢到混沌虚空后,揉成了一个半径几十公里的天体,在小行星里都算个头巨大了。要精细的控制这颗大石球的运动,只能求助于将这样的石球当弹珠摆弄的神祇。

    培罗笑得更加谄媚:“对您的女神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

    蔻塔抱着胳膊,点头道:“你是祂的代言者,这样的事情,相信祂不会拒绝的。”

    “唔……”

    奇丽沉吟着,这两个家伙居然如此默契,虽然有串通起来坑自己的可能,不过道理似乎没问题,而且这么做是最快的。

    她很坚定的摇头:“不行!”

    方案是好,可培罗和蔻塔又怎么会知道,家里……神国其实已经没几颗米了呢。

    小红帽的神国“产出”一直都很低下,只有两个天使编织神力,编织出的神力还经常要拿出来做实验分析,根本没有多少存余。刚才跟培罗的一战,更是把米缸都刮空了,小红帽想到碎片上来透口气,都因为资源不够而作罢。

    努力压榨一下,或许够这样的行动,但接下来他回到风暴群岛,就完全得不到小红帽的支援。看现在这样的形势,回去后肯定会面临更严峻的挑战。

    “不行,得另外想办法”,奇丽点点头,确认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不,其实是唯一的选择,没办法,太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从骑士开始进化〕〔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伏命葬世〕〔极品老木匠〕〔穿越之爱如尘沙〕〔佛系反骨(快穿)〕〔重生之剑神〕〔陛下息怒〕〔[综英美]纽约今天〕〔通天劫途〕〔医妃有毒:王爷,〕〔财运天降〕〔重生逆袭:高冷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