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医圣林奇〕〔魂归明初〕〔魔法学徒帕皮特〕〔赘婿归来〕〔重生之都市仙帝〕〔穿越到游戏商店〕〔铁血战士之最强系〕〔桃运小兽医〕〔诸天之狂暴猎手〕〔戏闹初唐〕〔都市之仙帝归来〕〔重生皇后,朕错了〕〔鬼医本色〕〔落入凡尘自伤情〕〔少帅大人,请高抬〕〔亲爱的少帅大人〕〔乱世佳人〕〔泰坦与龙之王〕〔偷爱〕〔鬼差直播升职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三百五二 放飞吧,圣女与魔女
    “导师的话,或许是对的……”

    紫绸交错,将偌大空间分割得破碎迷离,黑发银瞳的美女侧卧其中,托着头沉吟。

    跟李奇共舞的那段记忆的确有些不愿触及,可能是那家伙故作高深的姿态刺伤了她的自尊,可能是自己的道路竟然被他一眼看穿而生出畏惧,在这两个可能之上,还可能有他居高临下审视这条道路,做出很不堪的裁定,却不对她说一个字。

    导师的确没有看错,她跟李奇,夜女士跟赤红女士,二者的道路最初应该是相融的,至少是平行的。但在特蕾希娅之后,世界应该走向何处,二者肯定有不可弥合的分歧,以至于导师不惜冒险,也要清除这样的隐患。

    但要说到分歧,跟奥术师的分歧不够大吗?跟那些中立神祇甚至邪神的分歧不够大吗?导师这样的姿态,跟龙尔德之下那些固执而愚昧的圣武士们划分出的无数教团,又有什么区别?就因为起点是在同一条道路上,而后会分道扬镳?就因为对异端或者背叛的畏惧?

    “不,这太空泛了,毫无意义!”

    海瑟薇否定了这个方向的思绪,问题得落到实在的东西上,那就是,赤红女士的信仰到底是什么?大爱和解放奴隶之下,到底隐藏着什么?

    幼年的亲身经历,母亲的娓娓讲述,在海瑟薇心中流转。

    不管隐藏着什么,解放奴隶,让凡人不再置于同类的暴力奴役之下,这样的追求跟自己所求的自由是一回事。

    那么问题就着落在,为了什么解放奴隶?就是赤红女士那跟仁慈女神类似的大爱吗?

    如果是,那李奇的表现必然是发自内心的,如果不是,李奇就是在表演。就像领主给领民施舍麦粥,为的是听到领民的高声称颂。

    海瑟薇挥手,光幕展开,正是李奇挨了那个双马尾黑发少女一耳光的影像。

    不到两秒的影像,重复放了十多次,再将李奇的面部放大到填满整面光幕,又重复了十多次。

    粗看之下,李奇对挨耳光表现得很自然,也很淡然,但仔细看,笑容是勉强堆着的。能清晰看到有极为短暂的刹那间,李奇其实有些尴尬,再转换到掩饰性的笑容。

    这不能说明什么,只确认他的反应仍然跟常人一样,只是不那么明显而已。

    再到培罗要李奇跪求,最初李奇强忍着怒气的表情,海瑟薇再熟悉不过了。在那些城府并不深,但靠着教养或者信仰,能很好控制情绪的年轻人身上,比比皆是。

    李奇跪下的时候,并没有愤怒,也没有恐慌,只是可能以前很少或者从未这么做过,显得很僵硬。

    表情都是真实的,也符合他不是为自己,是为部下在意的人求情的立场。萨希娜知道这个叫乔茜的小姑娘,跟他的部下相互有好感。

    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不是他直接关心的人,为什么甘愿做这种极度羞耻的事情?难道他就是个变态?

    渐渐的,海瑟薇眼中闪起明悟的神采。

    李奇是个根本不在意阶级身份的人,在他看来,不管是教宗还是公爵,或者女王特使的身份,还有他自己的尊严,都比不上一个无辜的生命。

    他知道培罗马上要完蛋了,所以他尽量满足培罗的要求,拖延时间。从头到尾,他的目的就非常清晰,救下那个小姑娘。

    他错在没有料到培罗为了祭祀这场庆典,也为了报复他,从一开始就打算好了要杀死那个小姑娘。

    不,或许这一点他也料到了,但他还抱着一丝侥幸,努力争取。

    海瑟薇再挥手,出现另一幕影像,那是一个人的视角。

    肌肤泛着银白金属光泽的魔武士高举长刀,当头劈下,一只手护在额头,挡住了那一刀,然后是李奇有些恼怒的责备:“没魔力了连躲都不会吗?”

    而后李奇的一句句话,在空间里飘荡着。

    “人命都是无价的,哪能用钱来衡量呢?”

    “忘了我的信仰吗?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在赤红女士的眼里,每个人都是一样的。”

    “身份,仅仅只是人身上的衣服……不,马甲而已。就算有所区别,互相帮助,团结友爱,这才是人啊。”

    “这层膜保护了风暴群岛,代价就是你们这些人的血汗、自由和生命。”

    萨希娜对李奇的态度,就是从那一夜开始转变的吧,现在的她,口口声声公爵,俨然把李奇当成主人了。

    海瑟薇挥散光幕,从胸口掏出一本书,书皮上是《赤红神典》几个字。

    和其他教会一样,这样的神典只是用来对外宣传和发展低级信徒,有颇多修饰之处,但她觉得,有必要再认真的读一遍。

    不知道过了多久,海瑟薇舒展了下身体,吐出口浊气。

    “如果我没有背负夜女士的使命,没有生在风暴群岛,没有成为魔法师,我也会信仰赤红女士啊。”

    她像是做了什么决定,神色变得无比肃穆:“或许未来会有分歧,或许那样的分歧水火不容。但我确信,我们认同的起点和终点是一致的,那就是……自由,凡人的自由。”

    海瑟薇双臂伸展,紫绸随之翻转交织,空间竟然产生了扭曲,随着紫绸拉伸、屈伏甚至拧绞为一束,而她的身躯却毫无变化,飘在变形的空间里。

    几乎被撕扯成万花筒的空间里,若干符文跳了出来,再随着海瑟薇轻摇的手掌,飞入她的白皙掌心里。

    “导师,我不再是小姑娘了,你轻视了我的力量,我的智慧,还有我的信仰。”

    低语中,符文一个个碎裂,化作点点湛蓝星芒,映得她如女神般华贵而神圣。

    ………………

    “我们没有敌意!我们是来进行友善的沟……啊——!”

    像高音喇叭般一直嚷嚷的声音,随着一团火球落下,终于消失。

    五艘浮空舰像五头钢铁巨兽,悬停在海岛上空。但它们带来的沉重压迫已经全然消散,数十艘魔法飞舟如灵巧的飞燕,在浮空舰的护盾内外穿梭来回,将一团团焰火、一道道蓝光白光倾泻到甲板甚至舱室里。

    “开着军舰驾着大炮来友善沟通?当人是一米二的小孩啊!”

    戴着风镜的银发小姑娘骂骂咧咧的,操纵飞舟又一次掠过最大那艘浮空舰的上方。

    “呜——嚯——!”

    风驰电掣的刺激感,让痛苦魔女发出欢畅至极的呼喊。

    虽然没玩多久,可跟浮空马没什么差别的操作方式,一下子就上了手。不仅菲妮,其他人也都驾轻就熟,唯一的考验就是速度太快……

    沙滩上,萨希娜急得跳脚,见到一艘飞舟坠海,扯着旁边的执事说:“还没联系上主人吗?”

    执事苦笑道:“萨希娜小姐,您都联系不上族长,我们这样的小角色又有什么办法?”

    萨希娜指着天空说:“那就去帮忙啊!”

    “没有族长的命令,我们不敢跟至高议会为敌啊”,执事看着浮空舰,眉头扭成了麻花:“看编号是梅奈苏斯家族的分队,族长和院长之间怎么可能起冲突呢?这一定有什么误会。”

    “再大的误会,没有主人的命令,他们也不能抓公爵的人啊!”

    萨希娜一咬牙:“算了,既然你们指望不上,就给我找条飞舟来!”

    执事耸肩苦笑,眼下大概是他这辈子感觉最无能的时刻了:“所有的飞舟都被夺走了,几个想阻拦的小伙子还躺在地上哼哼呢。”

    想到刚才那几个大小姑娘果决到了根本不和对方沟通,直接驾起飞舟冲向浮空舰,已经老迈的执事握着拳,就觉得心血澎湃。

    他低声道:“我就说过,飞舟是可以用来战斗的!他们从来不信,看看眼前这一幕吧!加油啊!姑娘们!”

    菲妮高喊:“缇娜!看你的了啊!”

    在她的座椅后方,原本用来装东西的空间里蹲着戴帽子的半精灵少女,扛着魔火弹瞄向浮空舰的驾驶舱。

    火球拉出一条饱满的弧线,落在目标后面一大截的甲板上,炸得好几个人凌空飞起。

    菲妮嚷道:“提前量!跟你说了提前量!”

    缇娜羞恼的回道:“就你懂!?明明是你开得不稳当让我手抖了一下!”

    “我开得不稳!?”

    菲妮夸张的叫道:“我要开得不稳你早就掉下去了!”

    缇娜气得大叫:“你的标准就是这样吗?”

    两人再同时尖叫,一波弩箭直射而来,跟在后面还有密密麻麻的魔法飞弹。那该是战斗魔法师的攻击。

    飞舟急速拉升,弩箭擦着尾巴而过,魔法飞弹却在不断修正弹道,直至轰在飞舟后部。

    菲妮赶紧强调这不是自己的错:“作弊啊!这根本就是高射炮嘛!”

    缇娜整个身体都甩到了飞舟外,她抓着座椅靠背,惊恐的喊道:“我快掉下去啦!”

    “真是稀奇啊,难道你会摔死?”

    “噢,忘了……”

    飞舟上升到抛物线顶端,又直直坠下,尾部的魔导装置已经被破坏,没办法飞了。

    缇娜指着对方的旗舰喊:“砸过去!砸到船上去!”

    菲妮应道:“我知道,跳帮战嘛!咱们的人已经上去了好多……”

    一艘飞舟猛然撞上旗舰的甲板,扫倒了一片人。跳出来的高大身影展开炽白羽翼,大剑挥舞,又一片人喷溅着各种碎物倒飞而出。

    “凯瑟琳从来都是这么直接和粗暴啊……”

    菲妮叹了口气,跳出驾驶舱,光盾环绕,羽翼伸展,缓缓飘落。

    “回去我要编个飞得比飞舟还快的神术……”

    小姑娘手里出现一柄冰矛,比往常短了许多,她不满的嘀咕道:“如果没有这层膜,你们这些铁疙瘩我一根手指就能碾碎!”

    缇娜早就没了身影,只在空中看到隐约涟漪荡动,转瞬就到了甲板上,水晶镰刀劈倒一个个目标。

    旗舰下方,几艘飞舟扎在舰体上,甘比特和几个费共战士踩着飞舟,抡起钉锤和长剑,砸碎只是普通金属的外壳,冲进船舱里。

    甘比特高喊:“控制动力舱!”

    这艘七八十米长,载员超过两百人的旗舰,在三个魔女和二三十个英雄级别赤红战士的攻击下,处境无比狼狈。

    “旗舰!旗舰!需要支援吗?”

    僚舰不安的呼叫旗舰,同时调整着距离,避免被旗舰的攻击伤害到。

    这可是从来没遇到的情况,浮空舰被几十艘毫不起眼的魔法飞舟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舰上的魔导炮至今没开一发,因为不仅打不中,还会伤到友舰。

    大概是风暴群岛从没发生过大规模空战吧,就算是家族间的内战,或者之前的黄金革命,也是直接传送到对方的魔法塔前。用魔导炮轰击魔法塔,放下满载魔武士和战斗魔法师的浮空艇,这就是浮空舰干的所有事情。

    偶尔出现浮空舰的战斗,也是魔导炮对轰,再互相跳帮攻击的标准流程。

    魔法飞舟这种脆弱的玩具,居然也能用来战斗?

    “向我靠近!向我靠近!”

    通讯器里传来旗舰指挥官惶急的喊声:“我们已经没几个人了!赶快支援我!看在都姓梅奈苏斯的份上!”

    指挥官旁边有人叫嚷:“是谁走漏了消息?不是说假装接他们去新的公馆,借机再扣留他们吗?怎么见到我们就翻脸……啊——!”

    通讯器里惨叫声接连响起,其他四艘浮空舰的舰桥上,听到这番动静,人人都打了个哆嗦。

    靠得最近的那艘僚舰上,某人无意识的抬头,看到舷窗外的动静,尖声叫了起来。

    旗舰居然开始翻滚,朝着他们压过来。

    舰长大叫:“快躲开——!”

    操舵手脸色煞白,疯狂的转着舵轮。

    通讯器里居然传出啊哈哈的笑声,显得极为欢畅,令其他浮空舰的人都毛骨悚然。

    除了这个疯狂的笑声,还有大小姑娘的叫嚷声。

    “凯瑟琳!我要跟李奇说你又在疯玩!”

    “停下来啊!我头好晕!”

    这边就不只是头晕的事了,因为靠得太近,旗舰重重撞在僚舰上,再旋转着压在僚舰上面,将甲板之上的所有建筑碾成碎片。

    接替指挥的军官下令:“开炮!打坏旗舰的动力舱,看他们还怎么动弹!”

    有人犹豫:“但族长交代,里面有特蕾希娅女王的妹妹,绝对不能伤害到,还有个银头发的小姑娘,也得保证安全。”

    军官显然是亲信,果决的道:“她们都是圣女,被魔导炮直接打中都死不了!再不开炮,她们就要跑掉了!”

    剩下三艘僚舰纷纷开炮,炎爆术、火焰射线、奥术射线、冰霜射线轰击在旗舰上,护盾只支撑了一会就化作漫天碎芒。本就破烂不堪的舰体暴露出来,在魔导炮的猛烈火力段段瓦解。

    通讯器里,还能听到大小姑娘的声音。

    “怎么办啊!船要烂了!”

    “跳帮!跳到其他浮空舰上!”

    “跳不动了啊!外面魔导炮轰着,就算死不了也得缺胳膊少腿的!”

    “撞!”

    “你下面压着一个还怎么撞啊!”

    “跳!拼了!”

    小岛上,看着被集火的旗舰崩离出大团碎片,萨希娜无力的跪坐在沙滩上,痛苦的道:“公爵……主人……我没有保护好大家……”

    不远处,娇小的灰精灵少女使劲翻腾着,四个高大魁梧的卫兵都有点压不住她。

    茵丝歇斯底里的叫着:“放开我!我要上去!放开……”

    她猛然停了下来,卫兵、执事和萨希娜也同时呆住。

    浮空舰上方的天空出现一抹紫影,射出条条绸布般的紫芒。

    紫芒穿透浮空舰的护盾,凿出个个孔洞,径直透入舰体内部。

    三艘浮空舰同时一抖,浮空核晶失去了作用,像铁块一般急速坠落,在海面上砸起三条巨大的水柱。

    低沉但却悦耳的嗓音在小岛上空荡开:“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攻击我的贵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寒冬乍暖,你还在〕〔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重生之剑神〕〔鬼夫缠人夫人乖乖〕〔星际绿化大师〕〔佛系反骨(快穿)〕〔余生和你都很甜〕〔极品老木匠〕〔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万古界碑〕〔冷兵时代〕〔我有诸天万界图〕〔重回七零:军长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