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兵王隐花都秦风〕〔王者强势回归苏辰〕〔贴身兵王的总裁老〕〔仙武永恒〕〔邪王轻轻爱:王妃〕〔蜜婚娇妻:老公,〕〔教授密爱:萌妻万〕〔我的黑科技眼镜〕〔剑起风云〕〔极品狂医〕〔万千分身入诸天〕〔单挑帝国总裁〕〔超级魔兽工厂〕〔万古灵神〕〔万古第一龙〕〔你我缘定三生〕〔一梦潇湘冷清秋〕〔特拉福买家俱乐部〕〔我盗墓那些年〕〔种田之农家小丑女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三百五五 左与右,永恒双蛇
    格温托琳带着卫兵出现时,黑夜会的人马上亮出了武器,一副准备大干一场的架势。

    德雷斯拦在中间喊道:“是公爵约大家过来的!相信公爵!”

    格温托琳平静的说:“就算不相信你们的曙光之子,也该相信你们的老太婆吧。”

    范斯止住仍然很激动的流银等人,叹道:“黑夜会的很多人,包括我,都受过您的照顾。我们当然相信您。但我们的立场毕竟不一样,我的导师,黑夜会的前任会长,就是死在曙光会的手里。”

    “他是为了不牵连你们自杀的,也给了我说服曙光会不把你们连根拔起的理由”,格温托琳说:“现在你走得比他还要偏,我必须阻止你。”

    范斯冷冷的道:“不要逼我们把目标转向曙光会,这是我们拯救阴影城的最后机会了。”

    格温托琳身后几个人应该是曙光会的首领,闻言恼怒出声。

    “不要这么狂妄!你们不过是群阴沟里的老鼠!”

    “阴影城什么时候轮得到你们黑夜会来拯救?”

    “这是我们给你们的最后机会了!”

    黑夜会的人不甘示弱,纷纷回骂。眼见两边气氛又紧张起来,又一个声音让争吵骤然停住。

    “这是你们所有人的最后机会了。”

    李奇从暗影中走出来,格温托琳、范斯以及德雷斯等人都松了口气。

    “风暴群岛正面临着又一场革命风暴,如果你们不能携手合作,抓住这个机会,让阴影城加入到革命里,争取自己的解放。等风暴过后,大局定下来,你们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李奇的话让曙光会等人冷笑,格温托琳摇头叹道:“曙光之子,阴影城的平民虽然也不满意现状,但绝不会为了你的事业去做无谓的牺牲。”

    “我早感觉到了你有所谋划,却没料到你是想掀翻整个风暴群岛。你现在迫切需要所有可以利用的力量。而我们阴影城的人,力量太弱小了,在你的计划里,大概也就是用来扰乱视线,迷惑敌人而已。”

    “就为了这点小小的用途,让阴影城的几十万平民像点燃柴薪一样牺牲自己吗?你的用心,实在难以跟你的信仰匹配啊。”

    她坚定的道:“不管风暴群岛上层怎么变化,都是魔法师的事情,跟阴影城无关。我来这里的唯一原因,就是阻止黑夜会加入到这场动乱里。”

    范斯冷笑:“所以你们是铁了心的要给魔法师当狗腿子了?那么我们的战争,会首先从曙光会开始!”

    李奇对此早有所料,指指范斯:“你是左倾盲动主义……”

    再指指格温托琳:“你是右倾投降主义……”

    他感慨的道:“左和右,不管在哪个世界,果然都是永恒的命题啊。”

    两边没搞懂左右,但盲动和投降这两个词却听清楚了。前圣女鄙夷的哼了一声,范斯脸上的绷带扯了几下,显然没料到李奇也会指责他。

    “先从你开始吧”,李奇看向格温托琳:“我们先澄清一下基本的立场,你认为阴影城的平民天生就是魔法师的奴隶,反抗魔法师的奴役是错误的吗?”

    “那怎么可能……”

    格温托琳断然否认:“阴影城的人身上流淌着和魔法师一样的血液,很多魔法师还出身于阴影城,我们并不是不同的族类,现在这样的情况也不是从古至今就有的。”

    “我只是反对做无谓的牺牲,阴影城跟魔法师的力量对比太悬殊了。我们必须更善于忍耐,更有智慧的进行斗争,不能再继续走以前单纯依靠暴力反抗的老路,千年前的惨痛往事已经给了我们足够的教训。”

    李奇点头:“也就是说,你们曙光会还是在坚持斗争,只是斗争的方式是向魔法师妥协?”

    一个首领冷笑:“不妥协又能怎么样?大家一起去死?”

    李奇撇撇嘴角:“在我看来,你们的妥协都快从斗争手段变成立场了。从右倾投降主义到真正的投降派,只有一步之遥啊。”

    格温托琳皱起了眉头:“公爵阁下,你难道忘了之前我们谈过什么?我们怎么没有斗争?”

    李奇鄙夷的道:“聚在一起喊喊口号,再冲击一下本来就是你们控制的城市议会,就这样?跟狂欢节有多大区别?甚至还怕我搞出什么乱子,特意跟我做场交易?”

    “我一直没提奴隶的事情,还是在给你们曙光会面子,现在是不是要转到那个话题上?”

    格温托琳咬牙,这时候再说曙光会输出奴隶的事,还有什么立场谈斗争?

    她顿了顿,苦笑道:“我们根本找不到什么机会,在魔法师面前,我们毫无力量……”

    李奇打断了她:“魔法师并不是铁板一块的!”

    他朝上指指:“就像现在,魔法师已经分裂了,就连你的……就连泰德家族和梅奈苏斯家族,都已经决裂。”

    格温托琳依旧是那副“你什么都不知道”的姿态:“我当然知道,但泰德和梅奈苏斯并不能代表所有家族。你是外人,风暴群岛,还有夜女士的很多事情,你并不清楚。”

    “这都不重要!”

    李奇拔高了声调:“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如果这还不是机会,阴影城就再没机会了!如果你,还有曙光会,在这样的时刻,还坚决的站在魔法师一边,压制阴影城人民的反抗,你们所谓的斗争,就是从右倾投降主义转变到叛徒的谎言!

    终于有人不满李奇的古怪用词了:“什么右倾,说清楚啊!”

    “好吧,我尽量说得简单点”,李奇心说费恩人的脑子大概全都投在了力量上,对政治哲学和斗争艺术的认知不比原始人强多少。

    “我们做一件事的正确道路是不左也不右,也就是不偏不倚。这样的道路是怎么样的呢?是我们对这件事的理解和认识,跟现实状况是一致的。指导我们做事情的理论……唔,大的方针吧,是符合现实情况的,是可行的。”

    “如果我们对这件事的认识已经落后于实际,分明条件已经成熟了,却因为过往经验或者其他因素的束缚而止步不前,这就是右倾。如果还进一步倒退的话,那就是投降主义了。”

    李奇看向若有所思的格温托琳:“右倾投降主义的进一步发展,就是将投降当作斗争手段,而这是粉饰和自欺欺人,沦为真正的投降派,背叛了自己的立场。”

    “这样的事情在历史里比比皆是,比如说在黑暗时代,一个叫龙国的国家,被近邻的菊国入侵。龙国的一位领袖,少年时也是推翻残暴统治的英雄之一。他觉得龙国无力抵抗侵略,于是投降了菊国,当了傀儡。他为自己辩护说,只有这样才能保全大多数人民的性命,他这是在做曲线……不,圆弧斗争。”

    古怪的用语背后,是一套古怪的说法,让格温托琳在内的所有人都为之一震。

    这个说法包括的东西,他们每个人都有过类似的想法,但全是零零星星的,没有联系,不成体系。

    现在这么一个“右倾投降主义”就把他们的作为概括了,同时也把他们压在内心深处的种种疑问和不安也全勾了出来,即便是格温托琳,都有一股豁然开朗的感觉,同时又苦涩难当。

    货仓里沉默了好一阵,有人怯怯的嘀咕:“黑暗时代发生了什么,没谁清楚了,什么龙国和菊国,什么圆弧斗争,怎么听起来像是编的?”

    德雷斯怒声道:“赤红女士是复苏的爱神,作为祂的代言者,黑暗时代发生过什么事情,公爵当然知道得一清二楚!”

    那人不说话了,曙光会某个首领愤怒的道:“你竟然说我们曙光会成了阴影城的叛徒?你根本不知道,我们为了保护阴影城做了多少事情,付出了多少代价!”

    光头女魔武士流银鄙夷的嘁道:“是啊,你们拼命压制阴影城人对头上那层屏障的控诉,对空气、食物和水质的质疑。你们让魔法师老爷们欣慰的看到,阴影城人全都是乖顺的肉狗,你们的贡献还真是难以磨灭呢。”

    “为了打击我们这些跟魔法师做坚决斗争的反抗者,你们吃不好睡不好,经常熬通宵,落下了一身病,比别人少活好几年。跟无数被埋进土里,或者被丢到地底城的反抗者相比,你们付出的代价还真是高昂啊。”

    另一个首领咬牙道:“你们懂什么!?你们根本不清楚这层屏障是怎么压制着阴影城的,根本不懂得魔法师挥挥手就能让阴影城人口减少一半的恐怖!我们当然是在保护阴影城,而你们这些热血上头没一点脑子的蠢货,任何一个举动,都可能会给阴影城带来灭顶之灾!”

    范斯反击道:“听起来魔法师一直想消灭阴影城,所以你们无所不用其极的讨好魔法师,这才保住了大家的性命?”

    “我……”

    即便这个首领脸皮厚,也不好意思认下这个功劳,只能模糊的道:“阴影城人现在能过自己的日子,还能有离开这里的机会,难道不是我们的功劳?”

    “的确不是你们的功劳!”

    李奇接过了话题:“格温托琳女士,您也说过,将近一千年前,阴影城做过坚决而惨烈的反抗,而后才有了一系列的变化。这些待遇,难道不是那些死难者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

    “据我所知,阴影城后来的变化,每一次都跟阴影城人的反抗有关。”

    “魔法师把平民的奴颜婢膝视为理所应当,只有某个平民站起来反抗的时候,才会给他们留下深刻印象。为了维护统治者的尊严,反抗者无一例外都被处以极刑或者丢到了地底城,但让他们站起来反抗的一件件小事,魔法师们为了杜绝类似的反抗继续上演,也不得不做出一些改变。”

    他说话的时候直视前圣女,对方渐渐偏开目光:“温顺的服从并不能唤起奴隶主的仁慈和怜悯之心,他们只会当作无所不在的空气,觉得那是平常自然的事情。只有反抗,以鲜血和生命为代价的反抗,才会引起他们的畏惧,再因畏惧而做出改变,这才是斗争!”

    李奇再扫视其他首领,说到的事情,让他们无言以对:“你们曙光会认为自己在坚持斗争,既然这么清楚这层屏障,知道魔法师的情况,为什么几百年下来,就没寻找到什么机会,团结到什么盟友,给阴影城带来哪怕一丁点好的改变呢?”

    “你们几乎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打压阴影城反抗者这种事情上,这不是跟我刚才说的那个龙国的英雄一样,也在做圆弧斗争?”

    来这里的曙光会首领应该是格温托琳挑选过的,还怀着一丝身为阴影城人的自觉,这时候都心虚的转开视线,甚至有人低下了头。

    “我已经搅乱了风暴群岛的形势,现在风暴群岛变成了我、泰德家族跟梅奈苏斯两派的对决”,李奇丢出了底牌:“你们说得也对,阴影城的力量太弱小,在这场革命里也就是敲边鼓的角色,我完全可以不理会你们,但我的信仰不容许我这么做!”

    “这跟那个什么曙光之子的身份无关,而是我看到了这样的机会,只要阴影城敢于牺牲,就能赶上这股革命之潮,把自己解放出来。”

    “现在,格温托琳女士,还有曙光会的诸位,你们是仍然退缩,甚至要拉住阴影城其他人,不准他们为解放自己而斗争,还是挺身而出,来领导这场斗争?”

    格温托琳跟首领们交换了一阵眼色,她艰涩的问:“我们需要对形势做更多了解,还需要跟一些人谈谈……”

    “你说动她了”,海瑟薇的声音在李奇耳边响起,带着点鼻音,不知道她这会是什么心情。

    她又不服气的道:“我还期待你让我大开眼界呢,不过是用了个古怪的说法,把他们的思路带到你的节奏上。”

    哪里是什么古怪的说法,是另一个世界沉淀几千年才结出的思想结晶。别觉得听起来简单,却足以指导后世百年千年。

    李奇说:“会有人告诉你形势的,她的话应该比我更可信。”

    如他所料,格温托琳脸色变了,海瑟薇正在对她传语。

    “真是没想到……”

    前圣女将异常复杂的目光投在李奇脸上,甚至还含着一丝奇怪的审视,让李奇心口多跳了一下。

    “我想听听你的计划,看你到底带来了什么样的机会”,格温托琳说出这话时,不仅曙光会的首领们无比讶异,黑夜会的人也吐出一大口浊气,眼里升起欣喜的光彩。

    如果曙光会愿意出手,阴影城的形势就完全不一样了。

    流银是个急性子,叫道:“还要什么计划?炸掉控制塔的底座就能破坏控制塔,这层屏障自然就完蛋了!”

    范斯张了张嘴,似乎想阻止流银,却又停住。

    他犹豫了片刻,将这项绝密计划和盘托出:“对,计划就是这样。”

    “我们有炸掉底座的手段,如果公爵阁下出面号召,老太婆……呃,圣女婆婆,再掩护我们,为我们拖延时间,我们有很大的把握做到这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