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大领主〕〔嫡女心计,妖孽王〕〔重生之都市仙帝〕〔最坑军婚:我跟名〕〔长在春风里〕〔神医仙婿〕〔九转帝尊〕〔我的爱情要精彩〕〔打穿西游的唐僧〕〔武唐第一佞臣〕〔帝轮〕〔少匪追夫:和尚,〕〔攻仙〕〔三国之白马公孙续〕〔鬼王的末世王妃〕〔莫与灵为伴〕〔重生之财气冲天〕〔太上剑典〕〔仙御〕〔独步九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三百五九 魔法师人人一票,谁支持?谁反对?
    “曙光会和黑夜会先后派了很多人探查,有些人逃了出来,但都精神失常,失去了记忆,应该不是在这段路上出的事。你也看到了,这段路没什么特别,所以……我相信黑潮只是一道门。”

    格温托琳的话跟黑夜会的话对上了,她的推断也符合逻辑。

    之前的地下洞穴很宽广,道路也复杂多变,没有她的指引,不知道要浪费多少时间才能到这。不过一路都没看到防御设施,也没有那种缇娜接触过的,会引发极度恐惧的心灵之力。

    那些探查者遭受的心灵攻击,有很大可能是在黑潮之下遇到的,这说明黑潮只是个假象,黑潮之下另有天地。

    还是先让缇娜确认一下吧……

    “让你探查一下而已,又不是让你去送死!”

    他拧着缇娜的耳朵尖,转了好几圈,半精灵少女发出噢噢的叫声,脚尖都绷直了。

    萨希娜赶紧把头转到一边,眼角余光却还停在缇娜的脸上,上面泛起的红晕让她的脸也红了。

    格温托琳有些不爽的嘀咕:“跟她父亲一个作派……”

    缇娜的脸颊变得通红:“你得……护着我,手不准拿开……”

    李奇从背后抱住她的头:“开始吧,注意别像上次那么猛了,牵引微弱的力量做精细探查。”

    缇娜拉出水晶镰刀,驻在地上,闭目感应。淡淡水晶光芒自她体内溢出,吸聚到镰刀上。

    格温托琳微微皱眉,这时才认真的审视缇娜。

    大概她原以为缇娜不过是个潜行职业的仆从,现在才发现居然是位圣女。

    缇娜的身体开始颤抖,呼吸也断断续续的。如果没有靠在李奇的怀里,耳朵没被捏着,恐怕已经高声尖叫,转身而逃了。

    片刻后,缇娜睁开眼,余悸未消的说:“下面不是海水,是一层……跟阴影城屏障很像的膜。我的力量穿不透这层膜,不过感觉得到膜里面很广阔。膜上流动着很恐怖的力量,稍稍注意到这股力量,就变成了我最害怕的东西。”

    又见到腐烂林精了?不过这次长进了啊,居然没翻白眼吐白沫。

    缇娜脸上红晕未散:“有你在身后嘛……”

    然后她强调道:“想到下个月的薪水,我就不那么怕了。”

    给你一万金蒲耳,你是不是就敢弑神了?

    既然不是真的海潮,李奇就笃定了。

    他想了想,确定了方案:“我一个人进去吧。”

    来地底城只是探查,不是战斗,所以只有这个四人组下来。现在必须穿透又一层膜才能发现真相,李奇觉得自己一个人更安全些。他从奇丽变回来的时候,直接切换到了告死天赋,正适合这样的隐秘行动。

    “那可不行!”

    “我得跟着!”

    缇娜和萨希娜毫不犹豫的同声反对。

    “我……我不跟着你,菲妮会一辈子压在我头上的!想到她骂我胆小鬼的恶心表情,我心里就充满了力量!”

    缇娜的理由很充分,又怯怯的补充:“能再涨涨薪水吗?翻一倍的话,我一定不会怕腐烂林精。”

    李奇抽抽嘴角,你这是狮子大开口,是发国难财啊!

    萨希娜也有她的理由:“我是海瑟薇主人的眼睛,必须跟在公爵身边,亲眼看到真相,而不是等着公爵回来告诉我。”

    她拍拍引人瞩目的胸口:“主人给了我心灵护符,就算是传奇级别的心灵攻击,也可以抵御两次,一般的攻击根本伤害不到我。我还有隐身斗篷,不会影响到行动!”

    真有这么容易,地底城的秘密还能保守到今天?

    李奇一边跟缇娜讨价还价,一边劝说萨希娜,格温托琳走到崖边,眺望黑潮。

    “我……又听到了,有谁在呼唤我……”

    她目光迷蒙的低语,让李奇等人一愣。

    “比以前更激烈,更急切,她在呼唤我……”

    她摇摇欲坠的,一副马上要投海的样子,李奇赶紧上前拉住她。

    黑潮一直在崖下缓缓吞吐着沙滩边缘,除了色调外,跟宁静的海岸没什么区别。

    就在这时,黑潮猛然高涨,瞬间就跃到了遮蔽天顶的高度,再猛然拍下。

    卧槽——!

    这副景象让李奇下意识想到了地球世界九级地震带起的海啸,可那时候的海浪最高也只有几十米,此时的黑潮,却像是能直接拍碎云层。

    这种天地伟力,瞬移什么的都没用了。也顾不得什么礼节,李奇一手拉住萨希娜,另一手抱住格温托琳的腰,高喊道:“缇娜抱紧我!”

    堪堪完成一拖三,黑潮当头盖下,李奇的意识瞬间恍惚,像是赤果果跳进了液氮里,整个人的皮肉都被刷得干干净净。

    ………………

    泛着炽白光焰的大剑劈在盾牌上,无形之力震碎了盾牌,再由手臂一路蔓延,直至身体。护甲、织物、皮肤、血肉片片粉碎,那个魔武士发出凄厉的惨嚎,拖着只剩下白骨的手臂,踉跄而退。

    地底城入口的地方,自天顶投下一束蓝光,压制着这片区域的所有超凡力量。湛蓝光弧在魔导金属网上如电弧般游走,原本不断绽放的火球,以及道道激射的光线都消失了,只有两群人抡着刀剑钉锤,密集的拥挤在一起,疯狂厮杀。

    银白武士的大剑在人群中洒开一片片血肉……

    缩在后方的银发小姑娘不断丢出一团团类似雪球的光团,炸开令人血肉麻痹的冰寒雪花……

    挡在敌人前方的武士们盾牌上亮起八角形的光盾,令所有攻击都绵软无力……

    武士身后那些套着重甲的牧师,挥出光鞭,不断打乱敌人的攻击节奏……

    人群上方,不时闪烁着水晶涟漪,将一部部战斗傀儡的光眼甚至脑袋破坏掉……

    仅仅三十多人的薄薄防线,面对十倍的敌人,居然稳稳的防守着正面。德雷斯和克雷默等魔武士,还有来自黑夜会和曙光会的上百援兵,只能在侧翼掩护和打杂。

    看着这条光色不一,明灭闪烁却极有节奏的防线,德雷斯和克雷默发出深深长叹。羡慕、嫉妒、敬佩之外,更多还是遗憾。

    他们不能成为其中一员……

    咚的一声,德雷斯身体剧震,向后就倒,被克雷默一把抓住。

    克雷默担心的喊道:“老家伙,别走神啊!”

    德雷斯站稳后,看着浅浅嵌在胸甲上的一柄短斧,再看对面那个魔武士脸上极度惊愕的表情,冷笑道:“惊喜吧?从来没见过魔武士会穿上魔钢甲吧?瞧瞧你身上那是什么破玩意,九个银便士的地摊货?在你主子的眼里,你的命恐怕连九便士都不值吧?”

    说话的时候他抡起魔钢盾牌砸得对方身体也是一仰:“这是八千金蒲耳的一击!”

    魔钢剑挥下,如切奶酪一般割开对方覆了一层薄薄紫铜的护甲,透入身体,搅碎了内脏:“这是两万金蒲耳的一剑!”

    这次随同李奇来风暴群岛的人员,所有装备都是顶级的,即便花掉了费共的大半流动资金,李奇也在所不惜。这不是为了保护李奇,而是为了保护他们自己。

    “金蒲耳是最没用的东西了,虽然现在还很有用,但我们的目标就是让它没用,至少在我们的地盘里是这样。所以,能让它发挥出作用的地方,就使劲用吧,尤其是能保住大家性命的地方。”

    德雷斯还记得他们领到装备时,因为极度震惊去问李奇,李奇是这么回答的。

    当时李奇还说:“反正以后也不值钱了,大家身上都有,趁着还能单纯依靠材料碾压的时候,赶紧收割最后一波。”

    就算是普通的英雄级别职业者,一身秘银装备就足以引来羡慕的目光,含有精金的装备更是传家宝。至于魔钢装备,那不过是酒桌上吹牛装比的话题。

    现在,包括他们这样的魔武士在内,人人都是全套魔钢装备。

    在阴影城屏障极大压制了超凡力量,双方大多数人都只能肉搏时,装备的巨大优势就体现得淋漓尽致。

    操作屏障压制超凡力量的那些家伙,恐怕正处于到底要不要放开压制的焦虑选择中吧。

    ………………

    阴影城莫什乌旅店俨然已经成了“自由革命”的前敌指挥部,又一次站在革命大舞台上冲锋陷阵的佐尔德,也正处于极度的焦虑中。

    情况不是很妙,阴影城虽然大半都处于控制之下了,人员和物资的汇聚也很顺畅,可对白银城的扰乱行动却正走向失败。

    “白银城开始动用武力镇压独立工坊和自由魔法师们的示威,如果再不支援他们,我们控制的出入通道就会急剧减少。”

    “白银城守备部队里其实也有很多同情者,但他们都是白银城本地人,没有足够的利益,他们是不会站在我们这边的。”

    “还有很多白银城外围的家族也在跟我们通气,他们都很矛盾。开放魔导技术跟他们关系不是很大,不希望看到白银城陷入战乱,但梅奈苏斯掌握了控制塔和白银城防务的举动,又让他们很害怕。”

    “勒梅家族都私下传来消息,说希望我们帮忙牵线,跟泰德……海瑟薇阁下商谈。海瑟薇阁下不跟其他任何理事家族商谈,除非明确表态反对梅奈苏斯。”

    一条条消息汇聚起来,佐尔德隐约摸出了脉络。

    “也就是说,革命的旗帜还不够高大,许诺的利益还不够诱人?”

    想到李奇的交代,他做出了决定:“这不是我能做的决定,但我必须推动可以做决定的人,尽快做出选择。”

    云海上,海瑟薇正在旗舰里跟聚集起来的家族首脑们开会,收到佐尔德的消息后,蹙起了眉头。

    “更高大的革命旗帜,更诱人的利益……”

    她沉吟着,首脑们忐忑不安的看着她。

    眼角余光里注意到这些人脸上的表情,混合了期待和畏惧,再想起刚才这些首脑分成两派,为了各自的利益争吵不休,李奇说服曙光会和黑夜会的那一幕又浮上心头。

    “右倾投降主义,左倾冒险主义,这些人分出的两派,跟这个定义真的很契合啊。”

    “革命的一个关键问题是,分清谁是真正的敌人,谁是可以利用的中立者,谁是可以争取和团结的战友。”

    “我和李奇,对风暴群岛的最大期望,就是这场革命的目标。在这个目标之下,只要是愿意投身到大陆,愿意加入世界新秩序的魔法师,都是可以团结的力量。”

    海瑟薇脸上渐渐升起明悟之色,她咳嗽了一声,会议室里顿时安静了,只听到她温润悦耳的嗓音:“之前我们声讨梅奈苏斯的宣言,只是指责他破坏跟秩序同盟的关系,阻碍我们重返大陆的进程,这样的力度还不够。对我们的支持者来说,他们能享受到的利益,仅仅只是《魔导技术开放法案》,也不足以回报他们的付出。既然我们要将黄金革命掀起的浪潮进行到底,我们就必须给所有支持者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她说出了让在场所有首脑心弦剧震的话:“我认为,风暴群岛过往的权力制度,到了彻底打破的时候了!原本我们不是正为至高议会的重组明争暗斗吗?就让至高议会成为革命的终极目标吧!”

    “至高议会的议员席位,从来都是按照大家族的势力进行划定,理事席位更是暗中交易的产物。风暴群岛的大部分魔法师都被排除在外,包括你们中的很多人。”

    “这是不公平的,风暴群岛是魔法师的家园,只要是魔法师,只要视风暴群岛为魔法之乡,就有权参与风暴群岛的政治,有权在任何跟魔法、魔导和自己有关的议题上,表达自己的意见!”

    “对,至高议会不该成为大家族和少数人独占的权杖,应该成为汇聚所有魔法师心声的神圣殿堂!”

    此时的海瑟薇,思维如千万灵蛇,将无数要点一个个抓了出来,急速糅合成型。

    “原本的议员席位有三百多位,这远远不够,我记得最初来到风暴群岛的有六百五十人,我们就扩大到这个数目。任何正式魔法师,都拥有选举权,一人一票,选举议员。”

    “议员之上的理事会,不该再拥有审裁一切的权力,可以作为议会的另一个分支保留下来,负责一些重大事务的决策。当然数目也可以扩大,最初的六百五十人里,分属为九十二个家族,就以这个员额为准。”

    海瑟薇很快就抛出了新的至高议会选举方案,让首脑们哄然大乱。

    大多数首脑坚决支持这个方案,因为他们是小家族,从来没登上过风暴群岛的权力之巅。

    少数中等家族的人坚决反对,自然是因为他们一直稳稳握着一个议席,不希望改变。

    还有人认为这样的变革太激烈,会让风暴群岛的形势乱到不可收拾。

    争吵到了最激烈时,两边都脸红脖子粗,隐隐有了动手的迹象,战舰猛然摇晃起来。

    “族长,您该出来看看”,部下在甲板上喊。

    海瑟薇跟着首脑们到了甲板上,看到天幕上云层剧烈涌动,一个个涡流洞开,都瞠目结舌,没了言语。

    好一阵后,就听海瑟薇冷冷的道:“风暴群岛的形势,已经不可收拾了!导师……梅奈苏斯,正在切断风暴群岛跟主位面的联系!”

    几个传奇也从冥想状态中脱离出来,人人脸色苍白。

    “梅奈苏斯这是想干什么!?”

    “绝对不能让他得逞!”

    “要把风暴群岛推到混沌虚空里,我们所有人再变成笼子里的鸟吗?”

    海瑟薇凛然的道:“我们需要发动所有力量!一个新的,人人都有权表达心声,有权参与决定的至高议会,才能凝聚起最大的力量!”

    她扫视众人,眼中翻腾着焰芒:“现在,谁支持!?谁反对!?”1293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续,梦醒千年〕〔龙牙特种兵王〕〔午夜布拉格〕〔大将军传〕〔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我穿越了我自己〕〔杀剑诀〕〔扣篮天才〕〔财运天降〕〔大汉帝祚〕〔豪门暖婚:大叔情〕〔清浊向恶而战〕〔江湖心路〕〔甜妻很撩人:吻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