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刀倾情〕〔重生之乘着春风的〕〔剑墟〕〔吞天神皇〕〔都市透视医仙〕〔安之若素叶澜成〕〔异能少女重生:帝〕〔帝少追缉令,天才〕〔自带锦鲤穿六零〕〔鲜妻撩人:寒少放〕〔游戏异界大玩家〕〔重生之带娃修仙〕〔超级制造商〕〔命中注定我爱你夏〕〔医神圣手徐振东苏〕〔影视世界体验师〕〔初婚有刺〕〔娇宠农门小医妃〕〔三国之巅峰召唤〕〔天后的绯闻老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三百六十一 反派你不按套路来啊,为什么不做解说?
    赤红神座,小光头尤赞一心两用,编织神力外壳的时候也在监视次位面膜的情况:“膜的节点在拉伸……这意味着网眼变疏了,那家伙要干什么?”

    “肯定是要承载更多规则,改变这层膜的性质,另一个用处嘛……”

    小红帽嗤笑:“不把网眼放开,让我跟李奇恢复联系,又怎么引诱我这条大鱼钻进去呢?”

    尤赞赶紧提醒:“陛下您得小心啊,说不定是想趁您跟李奇连线的时候,顺藤摸瓜,锁定神国的位置。膜里还有好几个半神的意识在搜寻,跟李奇保持在线的神力痕迹比我们搜集数据的神力痕迹明显得太多了。”

    “真是充满既视感的一幕啊”,小红帽忽然抒发出深沉感慨。

    尤赞非常好奇:“哪一幕?”

    “猎杀潜航……”

    小红帽从胸口掏出硬皮大书,哗哗一阵翻:“虽然场景设定不是完全一致,技术手段也有差异,斗争方法却是共通的。”

    蓬的一下合上书,她了然的点头:“把世界颠倒过来,神国位面在下的话,咱们神国就像一艘藏在深海里的核潜艇,那些半神就是在海面活动的小学生……呃,驱逐舰。”

    “李奇是侦查兵,正在地面搜寻目标。现在我需要告诉他,一切准备就绪,等他发现和锁定目标,他的女神就会发射导弹,将他想要摧毁的任何目标炸得粉身碎骨!”

    “在行动之前,我都不能跟李奇保持在线,但可以先用长波电台发封电报。”

    尤赞正在敲键盘的手猛然停住:“陛下……我记得李奇要的支援,只是确保他的安全吧?”

    小红帽抱着胳膊哼道:“我是很记仇的,有仇不报非淑女!”

    尤赞很忠心的劝谏:“但除了那些小学生,海面下要真藏着死库水,就算我们有所防备,也很危险的。”

    “有谁敢掺和,拉一块a了!”

    小红帽恶狠狠的说,再一个鼠标砸到尤赞的光头上:“不准再玩舰娘那种废宅游戏!”

    ………………

    主位面的空间膜某处,团团涡流绽放,让空间膜渐渐变薄。膜内的力量和物质被排挤开,蒸腾起大股火山喷发般的激流,在混沌虚空冲刷抛洒,形成瑰丽的世界奇观。

    靠近这片区域的位面碎片和虚空之流中,若干存在小心翼翼的调整着藏身处的位置,确保不被这股激流卷进去。即便他们都已是主位面不容的半神,在这样的世界伟力面前,也如蝼蚁一般弱小。

    激流之下是又一层膜,已经顶破了主位面的空间膜,正缓缓挤到虚空中。

    一点银白光芒在那层膜表面闪亮,附近潜伏的半神们开始骚动。

    “还好,只是试探性质的,没有真的跟李奇直接保持神力关联”,某块光斑中,看到银光消失,弗朗希斯松了口气:“不然我真的要对她的智力感到绝望了。”

    “终究是位神祇嘛,再笨再没常识,总还是有底限的”,旁边的猥琐大叔眉头紧皱,有些不安的道:“看来李奇真的去了地底城,才触动了这样的变化,你怂恿他的目的达到了呢。就算这趟有惊无险吧,等他和他的女神反应过来,我也会受到牵连啊。”

    弗朗希斯讥讽道:“你不是不关心赤红女士和李奇,只关心奇丽吗?”

    “没有赤红女士和李奇,也就没了小奇丽啊!”

    夏安埋怨道:“之前你那么热心的帮忙,我就觉得奇怪,果然是在利用她们,真是居心不良!”

    弗朗希斯笑道:“咱们相处了这么久,我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如果我真的居心不良,你会不揭破?不就是相信我吗?”

    “地底城是风暴群岛最大的秘密,也是夜女士留在主位面的绝密布置。现在夜女士沉睡了,这个秘密就成了非常恐怖的不安定因素。”

    “不管是秩序同盟也好,还是赤红女士也好,他们绝对不会容忍主位面里还埋着这么一个恐怖玩意。也不会容忍风暴群岛带着这个秘密,也带着绝大多数魔法师脱离主位面,成为未来的隐患。”

    “李奇必定会去地底城,我不过是推了他一把。不告诉他太多事情,是怕把事情变得更复杂,当然……”

    弗朗希斯看看夏安:“也不想破坏了你和他之间的信任,毕竟你真是无辜的。”

    夏安一脸哀怨:“我怎么知道你还有这样的辛酸往事?就以为你仅仅只是厌烦了风暴群岛的束缚才跑到大陆来的,弗朗希斯-索尔林,前任守夜人之子!没想到我们同甘共苦了上百年,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

    弗朗希斯反问:“那你呢?圣武士,要到什么时候才告诉我你跟提尔是什么关系?”

    “夏安跟他没有关系”,夏安一脸正经的说:“真的!”

    他转移话题道:“所以,你其实是为了拯救世界才来的?”

    弗朗希斯也没深究,苦笑道:“好吧,我承认我真正目的是想揭露并且摧毁这个秘密,这个吞噬了我的家族,我的爱人,我的一切的邪恶之物。”

    “我为什么愿意跟你一起走上坚持凡人之心的成神之路,就是因为我不想成为半神后就淡忘了这样的仇恨。”

    “就是因为这个,我才会继续帮你啊,至少你跟小奇丽的目标是一致的”,夏安打量那层膜附近的空间,那些隐约溢出的力量让他很不安:“不过敌人太多,我们不知能帮到多少。”

    “这不是帮多少的问题,这是我的决战,我会赌上一切”,弗朗希斯的语气不那么确定:“就希望赤红女士多多少少发挥点神祇应有的力量,至少牵制一下敌人。”

    “看她之前在位面碎片上的表现,我也很担忧啊”,夏安叹道:“还是别把她计算在内了,既然是你的决战,也就是我的决战,我会陪你赌上一切。”

    ………………

    格温托琳对着傀儡喊出“父亲”,李奇为之一震。

    再听到傀儡说试验可以开始了,李奇才恍悟为什么一路没有受到阻拦。

    这算是送货上门吗?

    充当着传声器的傀儡对格温托琳说:“是的,她在这里,想要知道一切,想要见到她,就乖乖的跟着我来。”

    格温托琳脸色急速变幻,很快变得毫无表情,缓缓点头:“好……”

    她?究竟是谁?

    之前格温托琳在黑潮边时,就说“她”在呼唤,现在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梅奈苏斯,连夜女士的使命,阴影城的事业,还有女儿正在做的努力都不顾了,就为了见到“她”。

    按照家庭伦王里剧的逻辑,这个“她”是谁,已经呼之欲出了。

    “格温托琳……女士,呼唤你的那个人,是你的母亲吗?”

    李奇尝试着阻止她:“我不清楚你的身世有什么奇异或者苦难,不过就为了这个,要放弃掉你之前的努力吗?”

    “那……那都是、是虚、虚妄的”,格温托琳的心智开始出状况了:“这里才是真、真实的。”

    “夫人!”

    “女士!”

    见她呆呆的往前走,缇娜和萨希娜赶紧拉住她,然后同时啊的惊叫放开。

    两条类似魔法触手的东西自格温托琳肩上冒出,由半透明的轮廓变为青黑鳞片的长蛇,嘶嘶吐着蛇信,幽绿蛇眼令人头皮发麻。

    格温托琳似乎对此毫无所觉,依旧朝前走着,原本的白发渐渐变色,直至变成冶艳的紫色。

    “李奇-普雷尔,很讶异对吧”,傀儡看发出阴冷的笑声:“我的这个女儿,从生下来的那一天起,就注定了只是一个触媒,一个……容器。她的灵魂从来都不属于她自己,她的一切,都在为这一天作着准备。”

    他的语气略略变化:“不过这一天来得太早了点,这也是拜你所赐。既然你也在这里,正好弥补这样的损失。”

    说话的时候,所有傀儡眼中绿光炽亮,同时摘下背上的魔导弩,对准了李奇等人。

    “我知道你的神力很特殊,可以对抗这里的环境,但这是夜女士的世界,也是我的世界,你在这里没有一点机会。”

    傀儡举起弩正要射击,李奇忽然大喊:“等等!你不该再多解释解释吗?所有反派boss不都该花点时间解说自己的阴谋,向对手表示你们这些渣渣根本不知道世界有多可怕我有多牛掰的鄙夷,从对手身上收割满满的成就感吗?”

    缇娜正举着盾牌,闻言差点扑倒在地:“这不是打游戏啊,李奇你脑子也出问题了吗?”

    才没出问题呢,拖延时间而已。

    刚才李奇心底突然动了一下,又暖又痒的,像是小红帽在调皮的挠他。

    他一边胡说八道一边品味这股感觉,咦,一封电报!?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傀儡冷声道:“赤红女士也和你一样这么莫名其妙吗?”

    道道绿光射出,在魔钢盾牌上溅起片片碎芒。虽然没能击穿盾牌,巨大的冲击依旧推得三人连连退步。

    “格温托琳夫人——!”

    见格温托琳在两个傀儡的挟持下走向屏障,萨希娜急了。

    她扬手击出足有手臂粗细,泛着淡淡紫光的电弧,将一部傀儡打倒。可对方很快又爬了起来,丝毫没受损伤。

    “该死!”

    萨希娜掏出金属球,用力一捏,再射出令人眩目的银灰光柱,将一部傀儡的脑袋炸成粉末。

    “谁也不能带走夫人!”

    她高声喊着,一颗颗金属球化作光炮,疯狂轰击,瞬间就将其他傀儡炸得七零八落。

    海瑟薇还真不仅仅是只照着某人的外形在挑人,这个战斗魔法师的战斗力果然不容小觑。

    傀儡带着格温托琳已经穿透屏障,又有数十具傀儡出现,挤出屏障,拦在他们身前。

    萨希娜杀红了眼,两手都亮起电光,李奇喊道:“停手——!”

    电光已经完全变成紫色,这显然不对劲。

    果然,萨希娜身躯猛然往上一拔,只有脚尖踮着地,头发也飘了起来,仿佛重力在她身上发生了偏转。

    她的脸色急速由红转白,由白转青,两眼也翻了白,丝丝紫气在眼瞳中纠缠。

    手中带着金属液的电弧划出两个圈,萨希娜竟然转身攻击李奇和缇娜。

    好在李奇早有预料,拉着缇娜隐身瞬移一气呵成。

    电弧击打在地面,滋滋爆鸣着,烧出一条深深的焦黑沟壑。

    萨希娜缓缓上升,她开始惨叫,身躯也剧烈抽搐,依稀能见到七窍、头顶以及身体各处,都溢出淡淡白光。

    这像是灵魂正被扯出来的景象!

    李奇闪到萨希娜身边,握住她的脚踝,施放出告死之影。

    告死神力渗入战斗魔法师体内,白光猛然回缩,溢出水晶光雾,与某种无形的力量产生了猛烈冲击。

    萨希娜被重重拍回地面,带得李奇也扑到了她身上,她口一张,吐了李奇一身。

    听到她痛苦的呻吟声,李奇松了口气,回魂了。

    大队傀儡逼了过来,李奇忙着擦身上的呕吐物,对依旧还隐着身的缇娜叫道:“动手啊!怎么缩卵了!?”

    缇娜紧张得说起了胡话:“我没有卵……不,我的卵本来就在里面啊!”

    她再惶急的道:“我、我害怕啊!那股怪怪的力量一直压在心口上,用力的话不会变得跟萨希娜一样吗?”

    “我们是不一样的!”

    李奇没注意到自己的回答一语双关,他毛了:“你再犹豫我就开除……不,把你的薪水清零!”

    “这不是薪水的问题!为什么你老在我身上用这个梗?在你心里我就是为了薪水才跟着你,才信仰女神的吗?”

    缇娜显出身影,水晶镰刀横持,骤然爆发:“我只是想用亲手挣到的钱,给你买件礼物!既然你要把薪水清零,礼物就没有了!”

    大概是压抑的太久,在地底城这样的环境里,心灵又变得更敏感,总之告死魔女满腔怒意:“以后也别揉我耳朵了,我们就是一般的同志,记得叫我缇娜同志……不,玛济斯同志!”

    说话的时候,水晶镰刀荡起猛烈的波澜,让周围大片空间都隐隐扭曲。

    镰刀挥下,水晶半弧劈出,骤然扩展为足有上百米半径的冲击波,不仅那数十个傀儡像爆米花似的噼啪炸碎,连带那道屏障都轰然洞开。

    “诶……”

    被自己制造的巨大破坏吓住,缇娜呆在当场。

    不错,愤怒果然能克制恐惧。而且有赤红神力,不管情绪再怎么变化,都不会像萨希娜这样,被怪异的力量侵入。

    萨希娜和缇娜这一负一正的状况,让李奇觉得,自己的猜想距离真相又近了一步。

    他用赞许的口吻道:“缇娜,好样的,薪水再加两个金蒲耳!”

    缇娜欢喜的道:“真的吗?太好了!”

    然后恼羞成怒的跺脚:“李奇——!”

    “夫人——!”

    萨希娜稍稍恢复,挣扎着站起来,又想往前冲,缇娜拦住她:“你不行了!快离开这里!”

    “我没事的!”

    萨希娜剧烈挣扎:“我已经好了,真的!我必须保护夫人,不然我怎么回去见主人!?”

    李奇回头看看来时的路,再看看正在蠕动着试图修复巨大破口的屏障,叹了口气:“那就走吧。”

    缇娜欲言又止:“李奇……”

    李奇摇摇头:“既然都到这里了,怎么也不能后退,我们都得有死在这里的心理准备。”

    他掏出荆棘圣水递给萨希娜:“等会战斗的时候,心灵要保持平静,实在压制不住了,就喝一口。感觉很会不舒服,不过能帮你抵御那种可怕的力量。”

    萨希娜接过圣水,看到李奇身上一片狼藉,脸红红的道:“抱歉,我刚才……”

    “等回去后,你亲手洗干净,亲手”,李奇说:“答应我。”

    萨希娜呆住:“我还从来没洗过衣服呢……”

    她再露出明艳的笑容:“不过我会努力的,亲手洗,一定洗得干干净净!”1813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都市极品赘婿〕〔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玩家超正义〕〔佛系反骨(快穿)〕〔无限终焉〕〔末世之星际帝尊〕〔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帝少宠妻要亲亲〕〔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