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黑科技直播间〕〔林义陈婉婷〕〔重生神医〕〔你是绚丽的烟火〕〔影帝今天做人了吗〕〔家有悍妻怎么破〕〔无敌从神级选择开〕〔唐朝小白领〕〔雪落关山〕〔长生五千年〕〔苏酒娘〕〔总裁爸比从天降〕〔烹饪大师〕〔莽穿新世界〕〔白汐汐盛时年〕〔外道魔祖〕〔当爱情来敲门〕〔恋战新梦〕〔我真没想高调啊〕〔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三百六二 魔女和灵魂熔炉?回答错误扣十分!
    涡流在天空渐渐汇聚,原本的碧蓝天幕染上大片紫黑。

    云海上的浮空舰队已经降到了快接近海面,但还是左摇右晃的,难以保持平衡。不少浮空舰第一次接触海浪,海水冲刷着船舱和甲板,吓得上面的人惊叫奔走。

    旗舰的舰桥里,泰德家族的传奇高登代表其他传奇报告说:“根据我们的观测,最迟到傍晚,风暴群岛就会脱离主位面。到了那个时候,次位面膜的法则被改成什么样子还是其次,整个风暴群岛的魔法之力,都会被梅奈苏斯一个人掌握。”

    “的确不能再等了”,海瑟薇看看舷窗外,远处的一片海域里,数十艘浮空舰要么头下脚上,要么断成两截,正在缓缓下沉。坚决不同意“至高议会重组法案”的家族们,全都在那里了。

    “刚才的战斗也让大家热了身”,海瑟薇果决的道:“现在,我们直接进攻白银城,我也会通知阴影城的力量进行配合。”

    二百多艘浮空舰掠着海面飞向白银城,海瑟薇有些紧张的抿着嘴唇。

    导师……梅奈苏斯改写法则的时间,正好在李奇和母亲深入地下城后不久,这之间必定是有关联的,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阴影城,莫什乌酒馆,佐尔德召集家族、行会和各类组织的首脑,啪的将一块记忆晶片拍在桌子上。

    “已经有一百七十八个家族共同签署了《至高议会重组法案》,现在我们是为了所有魔法师的自由而战!”

    “同仁们,行动起来!让白银城的所有家族,所有魔法师也知道这份法案,知道我们在为什么而战!”

    “所有人都行动起来!决战的时刻来临了!泰德阁下率领的舰队正在赶来,我们必须抢占桥头堡,削弱甚至控制白银城的防护结界、魔导炮和所有抗拒解放的力量!”

    这份法案不止佐尔德知道了,在场几乎所有人都通过各种渠道得到了消息,他们正焦急的盼望着佐尔德给出信号。

    佐尔德挥下手臂:“出发——!”

    呼喝声几乎掀翻了酒馆的天花板,人群潮涌而出,分赴各处,率领一支支队伍,由阴影城人控制着的各个通道进入白银城。

    “你们再召集点人手,跟我一起进攻白银城底层的要塞塔”,阴影城中心广场,一个高阶魔法师对一群人指指点点。

    绷带人范斯、光头女魔武士流银、半魔人红角,失去了超凡力量,佝偻着背开浮空车运送物资的莫什乌,以及若干曙光会首领都在这里。他们看着魔法师没有说话,其他人也沉默以对。

    魔法师脸颊扭曲:“还愣在这干什么!?行动啊!你们这些贱奴,竟敢不听我的话!?”

    流银牙关咬得格格作响,手正要动,范斯用胳膊肘撞了撞她,再用干涩的声音说:“我们只接受佐尔德阁下的调遣,有什么需要请先去找他。”

    “别拿佐尔德当幌子!顶撞魔法师的后果你们承担得起吗?”

    魔法师大怒,挥着法杖正要动手,部下咳嗽了一声。

    这时魔法师才看到,周围的人都转过头来,静静的看着他,喧嚣的广场骤然沉默,气氛无比凝重。

    “贱奴!呸!你们等着,也就这时候你们能喘喘气!”

    魔法师恨恨的吐了口唾沫,带着自己的部下踏入传送法阵。

    目送这支队伍离去,流银也恨恨吐了口唾沫:“呸!就想着把我们赶出去当炮灰!”

    一个曙光会的首脑说:“有不少人都被魔法师赶到白银城里战斗了,他们可没胆量顶撞魔法师老爷。”

    另一个首领说:“这也是必要的代价,让魔法师看到我们的力量,知道我们也在为自由而战,新的至高议会也会好好考虑阴影城的未来吧。”

    “自由,不是施舍来的”,范斯深沉的说:“现在,我们该为自己的自由而战了!”

    黑夜会和曙光会的大小首领们相互对视,原本的犹豫、忐忑、畏惧,在交织的目光中渐渐消散,变得炽热而坚定。

    “公爵……也在为真相而战吧”,流银有些担忧的道:“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地底城入口,尸体层层叠叠铺着,垒成了一条河堤般的矮墙。

    看着仓皇远遁的敌人,还有那些失去了控制,呆呆立着的战斗傀儡,银甲武士往地上一躺,身躯缩小,喘息不止。

    在她左右和身后,已经没人站着了,都在剧烈喘息,两眼呆滞的看着已经变成一片漆黑的天顶。

    魔武士德雷斯和克雷默躺在血泊中,那不是他们的血。套着一身魔钢甲,即便后来压制消失了,也没谁能破他们的防。

    “真是太、太……”

    德雷斯一时找不到词形容自己的感受,只好转作直白的陈述:“就这么死了,也值了。”

    克雷默低低的笑着:“是啊,值了,可我还想赚得更多呢。”

    “会的”,德雷斯憧憬的说。

    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甘比特嘀咕道:“总……枢机,还在战斗,我们不能放弃!”

    他伸手想给自己来记心灵荆棘,手在半空哆嗦了好一阵,又无力的落下。

    “完了,今天交不出公粮了”,甘比特意识模糊,已经忘了自己在哪里。

    甘比特身后,是被所有人护在中心的两个小姑娘,一个棕色皮肤尖耳朵,一个银发碧眼。

    两个小姑娘背靠背坐着,耷拉着脑袋,发出细细小小的鼾声。

    ………………

    地底城这座城市的建筑层次划分非常明显,最外层的就是简陋的框架,几块石头一围,几根石柱一立就完事。越往深入就越多细节,渐渐有了墙、门窗、天花板乃至多层结构,地面也开始有地砖铺出的整齐街道。

    深入到城市中心,李奇恍惚以为回到了大陆,置身于康拉德城那样的城镇里,二者仅仅只是建筑风格的差异。不过跟其他建筑一样,都破败得像是沉寂了千年。

    从外围的屏障到城市中心还不到十公里,李奇三人骑着浮空单车前进,依旧花了两个多小时。

    这一路根本就是打过来的……

    最初还是那种仿人型的战斗傀儡,后来是高大粗壮了一倍都不止的巨型傀儡,据萨希娜说,那是很古老的型号了。

    萨希娜的金属电弧攻击撑过了最初阶段,之后换李奇和缇娜。

    开始他们还用空间戒指里的魔导枪、魔火弹和魔火筒攻击,后来发现即便是零级神术,也能造成接近三级神术的伤害。两人丢掉了武器,直接用神术攻击,一发一级的告死冲击就能轰烂一部巨型傀儡的感觉简直不要太爽。

    渐渐的傀儡减少,出现了那种活尸般的“树皮人”。

    诡异的是这些人跟活人一样,似乎还有职业之分。

    有的跟战士、骑士一样,身上裹着暗绿色的光甲,挥着莹绿的光剑,攻击势大力沉。

    有的像施法者,发射来一团团幽绿火球,或者用类似蛛网术、增重术之类的法术迟滞他们的行动。

    还有的像治疗者,可以让碎成几截的树皮人组合起来,重新焕发生机。

    还好这些树皮人的战斗力普遍不高,最强大的也就英雄冒头,李奇和缇娜完全可以把它们跟杂兵一起,用一发告死之镰a掉。

    在这里,带有心灵效果的神术,威力提升了至少两个等级。

    李奇甚至有点后悔,早知道该转换成荆棘甚至旌旗天赋。在费共的各系职业里,这两个天赋比告死天赋更偏向心灵系。

    问题是,神术威力再强,神力消耗再小,也挡不住绵绵不绝的树皮人。

    越深入城市,树皮人就越多,到后来画风完全变成了生化危机。

    他们的神力开始枯竭,不敢再恋战,只顾着埋头仓皇疾驰。

    靠近中心区域时,也不知道这里是树皮人的活动禁区,还是收到了指令,潮水般的树皮人就此止步。

    隔着一条无形的界线,树皮人密密麻麻的耸动摇曳。无数双幽绿眼瞳在夜色中堆叠闪烁,让李奇又想起了罗丝大神殿深处那些群聚的尸蛛。

    街道前方灯火通明,是座广场,广场中心有一座建筑,太远看不清楚,总觉得有点突兀。

    “我的心都快砸到脚背上了”,缇娜瑟瑟的说,她感应到了来自广场的巨大压力。

    李奇吩咐道:“萨希娜你就在这藏着,我们去看看。不,你现在这个样子不仅帮不了忙,还会拖累我们,我们就去看看。”

    萨希娜放开掐着李奇的手,张了张嘴,没再说什么,眼里蒙着薄薄的泪光,大概是担心吧。

    “我们……能做什么呢?”

    两人向广场摸去,缇娜忍不住这么问。

    “发现真相……不,真相是什么都还是其次,主要还是找到敌人,然后呼叫空中打击”,李奇心说现在干的就是特种部队的活。

    “空中打击?”

    缇娜抬头看看,除了那*得出奇的明月,以及靠近月亮的地方正急剧闪烁的星光,再没有其他东西。

    “到时候就知道了”,李奇捏捏她的耳朵,身影化作涟漪。

    “说了不准捏”,缇娜不满的嘀咕,原本僵着的脸颊却柔和下来,她吐了口浊气,也消失不见。

    石砖铺成的广场上,一座破旧的木屋,不,严格说就是个窝棚立在中心。

    窝棚不远处站着两个人,一个是已经变成紫发的格温托琳,一个是白发苍苍的梅奈苏斯。

    一个窝棚两个人,除此之外,广场上再没有其他。

    李奇和缇娜摸到广场边缘,距离两人大概百来米的地方,正抱着一丝“居然没被发现”的侥幸,梅奈苏斯转身面对他们。

    苍老的声音在广场上回荡,听不出什么情感:“啊,你来了,比计划提前了一点,看来赤红女士的神力比我预想的还要复杂。”

    稍稍感应了一下自己跟小红帽的联系,虽然不像在主位面时那么畅通,但也不像之前那么艰涩了,就是一层窗户纸,李奇显出了身影。

    “那么,梅奈苏斯,坦白一点吧,屋子里是个魔女吧?”

    李奇开始试探,也是验证自己的猜测:“我刚进地底城时,就感应到了一种熟悉的力量。但因为有很多差别,一下子没有想明白。”

    “后来发现了树皮人,也就是半人半亡灵的存在,再发现这里的心灵之力异常强大,我才恍然大悟。”

    “这个地底城,最初应该充满了腐化之气,但腐化之气已经完全被你们凝结为法则化的空间膜,所以看不到,也感应不到腐化之气的任何痕迹。”

    “这层膜可以放大心灵之力,甚至做到心想事成。当然,只是树皮人,也就是送入地底城的那些可怜人的幻境。”

    李奇抬头,天幕上是漫天星辰,靠近圆月的地方格外活跃,闪烁的节奏几乎跟刚才止步在广场外,那些树皮人潮的幽绿瞳光完全一致。

    “头上那些星辰,就是他们的灵魂,被这层空间膜强行留了下来,切割开了的,浑浑噩噩的灵魂。”

    “整个地底城,就是一个灵魂熔炉!”

    “你们把凡人的灵魂强留在这里,依靠我还搞不明白的技术进行切割,依附在物质和魔力上,让他们变成永生的怪物。”

    “他们依旧有情感,依旧过着在他们看来跟凡人一样的生活,他们组成了一个小小的凡人世界,产生的七情六欲,或者还有思考和记忆,就是魔女的食物。”

    “你们再用转换法阵,从魔女身上抽取魔力,维持风暴群岛那层次位面膜。”

    “这样的转换过程,转换效率肯定不是百分之百,会溢出大量腐蚀灵魂的力量。所以你们在地底城空间膜的基础上,又延伸出一层屏障,封锁住阴影城。”

    “整个阴影城都被当作缓冲区,生活在阴影城的平民被无形而微弱的腐蚀之力包裹着,灵魂衰败的速度比常人快了很多,所以才会只有三四十岁的寿命。”

    李奇讲述的时候,梅奈苏斯一直很专注的听着,还不时嗯嗯出声。

    等李奇说完自己的猜测,才发现自己忽略了什么:“等等,夜女士的试验……”

    梅奈苏斯哈哈笑出了声,笑得极为快意,像是老师在一个刚入学的新生的作业本上,发现了几十年前自己犯过的幼稚错误。

    “既然你都知道,风暴群岛是夜女士的试验场,就该明白你刚才的猜测是多么的可笑了吧?回答错误,扣十分!”

    才忘了这家伙是至高魔法学院的院长,这是在犯职业病……

    “这个地方,这个世界,它的存在意义,怎么可能只是给风暴群岛的位面膜提供能源呢?那不过是顺带的小小作用。”

    “至于魔女……哈哈……天哪……”

    梅奈苏斯笑得都直不起腰了:“如果夜女士知道你是这么看她的杰作,她会很生气的。”

    笑着笑着,他像拉风箱似的咳嗽起来,好一阵后才停住。

    “这具可悲的身体,很快就能抛开了”,他嘀咕着,直起身体看住李奇:“不过你让我很惊奇,除开最关键的错误,你的某些推断,是迄今为止最接近真相的了。”

    “这也难怪,赤红女士的神力专注于心灵,神职还是由被排斥的源初神职编织起来的。作为她的代言者,你是所有神职者里最熟悉腐化之气,也最不畏惧腐化之气的人。”

    “不过就跟刀剑一样,虽然材料是一样的,那些千锤百炼的刀剑,跟蹩脚工匠量产的刀剑,却完全不是一回事。”

    “所以,不要以为你在这里会有优势。”

    梅奈苏斯顿了顿法杖,用温和的声音说:“现在,我们来做一项小小的测试,看看在这样的环境里,你们的情绪变得剧烈时,会有什么变化。这可以检验赤红神力与夜女士的……灵魂法则之力,到底谁强谁弱。”

    李奇正在警惕,背后缇娜忽然惊声道:“萨、萨希娜!”

    转头一看,果然是萨希娜!

    她摇摇晃晃的,像木偶一般走了过来。

    靠得近了,能看到她脸颊白得吓人,还在不停抽搐,显得有些狰狞。她那双跟特蕾希娅有些像的灰眼睛里,完全没有焦距,泪水却在不停流着。3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星际绿化大师〕〔古龙绝技横行大明〕〔快穿,男神大人乖〕〔农民工传记〕〔三国之九原虓虎〕〔隐仙〕〔灵明石猿〕〔我和末世有个交易〕〔安之若素叶澜成〕〔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两界布道〕〔神话之我有几亿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