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道总裁有个度〕〔仙气缭绕红尘路〕〔邪帝诱惑:俘获蠢〕〔霍格沃茨之光阴〕〔剑耀九苍〕〔旭乱三国〕〔九转帝尊〕〔鬼医本色:废柴丑〕〔谍海王牌〕〔飞跃末日废土〕〔春妆〕〔陆爷,夫人又去碾〕〔终极小助手〕〔追妻有道:总裁的〕〔来自地狱的男人〕〔我的天赋能力全靠〕〔无限气运主宰〕〔从零开始的碧蓝航〕〔踏星〕〔可装鬼怪的系统盒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三百六五 婀娜纤纤,杀气腾腾,好一个女神!
    主位面,风暴群岛原本所在的位置,入口处的魔法塔段段崩塌,岛礁座座崩裂。原本缓和的云雾变作剧烈的湍流。海浪被无形巨力带起数百米高,恐怖到了极致的海啸正在成型。

    入口附近的云层上,一艘小型浮空舰正在风浪中穿梭。舰体不时倾斜摇摆,似乎随时都会倾覆。波比和芬恩两个荆棘堡垒绑在船舱的床板上,发出高亢尖利的叫声。

    在舰桥上操舵的埃隆舰长,叫声却亢奋到了极点。

    “哪个该死的神祇发痔疮了吗,挠出这么大的动静!”

    “风暴啊——再猛烈点吧——!”

    “我开始信仰风暴之神了!如果有的话!”

    “这才是飞翔——!”

    “oooooo——hoooo——!”

    浮空舰舰长享受到了平生从未体验过的刺激,而对风暴群岛周边,乃至费恩大陆东南方沿海的居民来说,一场灭顶之灾正拉开帷幕,大陆上的强大存在纷纷有所感应。

    大陆东北方,瓦伦丁王都盾堡,特蕾希娅正皱着眉头聆听一个兜帽人的报告。手指上的戒指,桌面上的水晶球,墙壁上的幻景卷轴同时闪烁起光亮。几乎与此同时,门也被急迫的敲响,以往不管是谁都没这么大胆。

    特蕾希娅挥手止住躁动的魔导器,微微不快的道:“进!”

    兜帽人身影扭曲,遁入空气中,布林托和奴曼艾尔一先一后进来。

    两人也没多话,直接在空中投影出一幕景象。

    看着世界像是切割了一块的恐怖画面,特蕾希娅眼瞳紧缩。

    “风暴群岛脱离了主位面!?”

    她担忧的道:“李奇和凯瑟琳还在那里啊。”

    两个侍从对视一眼,布林托道:“现在最可怕的是海啸,如果不马上做准备,沿海的城市……”

    “哦,对!”

    特蕾希娅反应过来:“立即向各个王国发布通告,让沿海区域防御海啸。有防护结界的城市,对防护结界进行调整,没有防护结界的城镇乡村尽快疏散!再让各个国家动员各个组织,凯姆教会、冒险者公会,总之所有跟超凡者有关的团体,让他们去疏散沿海平民,或者就近构筑避难所!”

    “召集诸位传奇,就近去沿海查看情况,哪里形势危急就出手救援!我也会马上去风暴洋,联络海灵协助防御!”

    奴曼艾尔凛然领命:“遵令!陛下!”

    布林托觉得不妥:“陛下也去的话,就没有人居中指挥了。而且让王国自行动员,效率上恐怕很成问题,看海啸的势头,最迟三四个小时就会抵达大陆沿海。”

    特蕾希娅起身,背着手踱了几步,再看看窗外的天空,像是自我肯定般的点了点头。

    就听她决然道:“以凯姆代言者,秩序同盟守护者的名义,我要求将下面的命令在一个小时内传递给所有需要知道这件事的人,不管用什么方法,不管用什么样的力量,必须做到!”

    “命令如下,自现在开始,秩序同盟成立救灾临时总部,同盟下沿海区域所有国家、所有军队、所有冒险者公会和职业者公会,以及各国所有传奇以下的超凡者,国王和大公以下的所有贵族平民,必须无条件服从救灾总部的命令!若有违抗,按叛乱罪论处!”

    “抽调各个军团的通讯法师跟随我行动,我在哪里,总部就在哪里!”

    她随手从衣架上取下一件披风,就朝门外走去:“现在出发!”

    刚迈了两步,一股无形的震荡掠过,布林托和奴曼艾尔感觉还不明显,特蕾希娅却身体一晃,差点摔倒。

    “特蕾希娅!”

    “陛下!”

    努曼艾尔和布林托惊呼出声,特蕾希娅扶着桌子,摆了摆手,抬头时,脸颊却苍白了许多。

    “凯姆在警示我……”

    她震惊的道:“风暴群岛的变化跟神祇有关,说不定正在爆发神战!”

    两个心腹也惊得面容失色:“神战!?”

    特蕾希娅竖起了柳眉:“如果是李奇捅出来的篓子,等他回来可有他的好看!”

    再忧心忡忡的叹气:“希望他还能回得来,愿他的女神保佑他。”

    ………………

    主位面的空间膜突出一个泡,物质和力量的喷流更加猛烈。那个看似小,实际快有小半块大陆的泡,表面紫光流离,就像主位面挤出的一个脓疮,令潜伏在附近的强大存在们心悸难安。

    这些存在或焦急或忐忑的等待着,膜上忽然出现了一个银白亮点,闪烁了几下后稳定住,依稀能看到淡淡的光束自更高层的虚空投下。

    接着一个身影顺着稀薄光束,自高层虚空急速降下。

    “哎呀坏了!”

    某处光斑里,半神魔法师弗朗希斯拍着大腿嚷道:“那层膜正是最致密的时候,这样硬冲根本冲不进去!她居然还降下本体去冲,被半神缠住的话,就要陨落在这里了!”

    “就知道是个不靠谱的新手”,夏安嘀咕着,身上冒起金光:“那么就冲过去吧……”

    “但是……”

    弗朗希斯还在犹豫,金光已经射了出去,他无奈的化作蓝光跟了上去。

    银白亮点在膜上出现时,附近的虚空中已经射出三道光流。当那个身影降下时,又有三道光流喷出,像觅食的恶狗,冲向那个红裙飘曳,黑发飘洒的绰约身影。

    “这个赤红女士还真是笨得我都恨不得先干掉她!免得让她喂了那些半神!”

    弗朗希斯暴躁的喊着,正要加快速度冲过去,夏安化作的金光拦住了他:“等等,那不是赤红女士!”

    半神魔法师愕然:“你怎么知道?”

    那个冷白身影降到膜上,被六道光流扑住。光流中的半神形若癫狂的撕咬着,哪怕只是啃下一块指头大的神祇本体,也足以让他们在力量之路上迈出大大一步。

    “没有小奇丽的气息”,夏安说:“这不是她的本体,她也不是完全没有头脑啊。”

    弗朗希斯恍然:“没感应到正义神力?喂,别把正义神力跟奇丽混为一谈了啊!”

    冷白身影拖着半神靠近那层炫紫流离的次位面膜,在半神的疯狂啃食下化作大片碎芒,让半神们都是一愣。

    还没反应过来,又一个身影降下,除了神力光色有所不同,其他完全一样。

    这下不仅已经靠近次位面膜的半神竭力冲上去,虚空中又有三道光流射出,显然是没被第一道身影迷惑住的半神。

    夏安拦住又准备冲上去的弗朗希斯:“也不是……”

    这一道散发着炽白焰光的身影将半神拖下去后,也很快如礼花般绽放。

    第三道身影泛着森冷白光降下,除了又引出一道光流外,一切如旧。

    夏安讶异的道:“又不是……”

    再一道竟然泛着浅绿光色的身影降下,虚空中有光流闪了闪却没出现,竟然还藏着半神,但没被这道身影引出来。

    “也不是”,夏安叹气。

    第五道身影降下,是略显黯淡,却又飘摇不定的白光,这下还藏着的那个半神终于行动了。

    夏安瞠目:“还不是……”

    转瞬之间,五团礼花在次位面膜上相继绽放,将半神化作的十道光流从虚空中拉了出来。

    这些半神因为冲得太快,又遭受崩解的神力冲击,大半都非常靠近次位面膜了。他们赶紧往上攀升,想要脱离次位面膜的吸力,重新回到可以自由行动,并且隐秘的位置。

    此时光束微微晃动,却又什么都没有,力量最强的半神也只看到隐隐涟漪。

    一缕阴寒白光自虚空高层另一处射下,瞬间膨胀为巨大的光团。

    条条白骨凝结,幽绿魂火跳跃,光团急速化作巨大的骨架,再罩上光影迷离的长袍,一头大到即便是半神都胆战心惊的巫妖猛然显现。

    “不好!赤红女士用隐秘神力遮掩自己,还是被发现了!”

    夏安毫不犹豫射出,弗朗希斯惊叫:“那、那可是神、神……”

    眼见金光去得远了,他一咬牙,嘟囔着“今天可要死在这里了”,激射而出。

    巨大的巫妖举起长长指甲的骨爪,向在祂视野中因为神力相近而显出轮廓的身影扑击,几乎快冻结心灵的意念刺入所有人……不,半神的心中。

    “无知而傲慢的新神,你将带着你的愚蠢陨落于此!”

    苍白之主!

    竟然还有一个神祇潜伏在上面!

    只是分身,不是本体。

    所有中等神力以上的神祇,本体都绝对不会离开神国,只会派遣分身出外。

    即便是分身,力量也等同于弱小神祇,偷袭同样是弱小神祇的赤红女士,十拿九稳。

    下面的半神正惊惶的四处躲避,一金一蓝两道光芒却急速逼近。

    干扰一下苍白之主,为赤红女士脱险争取点时间吧。

    这一刻,夏安和弗朗希斯都是这么想的。

    蓬……

    骨爪抓下,又一团礼花绽放,点点神力溅射在苍白之主的分身上,燃起缕缕白烟。

    巫妖惊叫:“还是假的——!”

    空间再度荡动,又有一股神力降下。

    在场不管是苍白之主的分身,还有其他半神,都听到了一段奇怪的乐曲。

    “嗒~嗒~嗒~~嗒哩嗒~~嗒~嗒~~~~”

    曲子清朗高亢,有点像笛子,但又不是,不知道是什么乐器演奏的,这一截后是锣鼓和什么金属乐器的齐奏。

    乐曲的节奏热烈激昂,抑扬顿挫间格外有力,仿佛人还没到,门外就是脆亮而爽朗的笑声。

    接着还有一声清脆悦耳的嘟囔,似乎有些狼狈。

    “尼玛还弄了碧吉艾姆!回去看我不打死那光头!”

    话音还在心中回荡,混沌阴郁的虚空霞光万丈。

    包括夏安和弗朗希斯在内,所有半神,以及扭头看过去的苍白之主,都像是被闪瞎了眼似的,瞬间呆滞。

    一个造型怪异,色彩绚丽的武士降下。

    就见她……

    身穿金甲亮堂堂,堪堪只能遮住要害,露出大片雪白肌肤。

    头戴金冠光映映,冠上两枝锦羽摇曳跳动,荡起圈圈虚影。

    手举金箍棒一根,金光四溢,似万钧之重,又胜刀锋之利。

    足踏云鞋皆相称,只裹住脚踝,长腿笔直匀称,可玩纪元。

    冠下黑发,柳眉星目,颈系红巾,甲内红衣。婀娜纤纤,杀气腾腾。

    好一个——女神!

    巫妖惊呼:“正义神力!?你到底是谁?”

    喀喇……

    由正义神力凝结而成,对亡灵有极大伤害加成的金箍棒如捅窗纸,将巫妖仓促祭起的骨墙骨盾破开,径直从巫妖的嘴里贯入头颅。

    巫妖的惨叫在虚空中荡开似乎能将心灵撕裂的冲击,眼眶中的幽绿魂火瞬间变白,再染成淡金之色。

    “怎么又是你,骨头?太好了来垫背吧!”

    小红帽金箍棒一搅,巫妖身上处处开裂,淡金神力溢出裂口。

    下一刻,巨大的巫妖炸成漫天骨屑。每一块都含着苍白之主的亡灵神力,在次位面膜上溅起团团涟漪,也将围上来的半神射得千疮百孔,凄嚎不绝。

    只是这一下,原本虎视眈眈,凶性勃发的半神们,全都只剩下半条命。

    在小红帽的本体面前,这些半神原本还如豺狼鬣狗,一下子萎缩到了蛇鼠的尺寸。

    见这些蛇鼠歪歪斜斜的企图逃窜,小红帽柳眉倒竖,抡起巴掌。

    “这是老娘连续打了三天飞机的怨恨——!”

    正手啪的一下,三个半神被扇进次位面膜里。

    “这是老娘装嗲卖萌,跳穿三千层的怨恨——!”

    反手啪的一下,四个半神被拍了下去,其中一个还没浸入膜里就散作一团血雾。

    “还让我这个女司机出尽了糗!”

    伸手一握,将两个仓皇逃窜却撞在一起的半神捏在手里。

    用力一搓,炽白光焰喷起,摊开手时只剩一堆白灰。

    伸掌噗的吹走白灰,喷出的急流打断了一个半神的传送。

    “最后只能靠红色有角三倍速收场!”

    “场”字荡出连绵回音,她头一甩,金冠上的锦羽扫动,将这个半神刷进了次位面膜里。

    看似锦羽,清晰入眼时,却是一颗颗翻滚着的冷白骷髅头,哪怕只是擦过,那股不逊于苍白之主的冰寒之气,都足以冻结半神的行动。

    次位面膜剧烈荡动,像是泥潭般吞噬着半神们。这些强大的存在,因为从未解析过,也无力解析次位面膜,再加上接连受创,根本无力挣脱。

    此时次位面膜又处于转换状态,正在将原有的法则之力变成暗魔网的法则,所有半神的力量都被急速吸取,一只只一颗颗伸出膜外的手或者脑袋颤抖、僵滞,急速消失。

    金甲女神身上急速刷新着怪异符文,正向次位面膜降下,感应到附近还有残余,娴熟的反手挥出。

    直到巨大的白嫩手掌快拍到身上,夏安和弗朗希斯才清醒过来,两人不约而同的高喊出声。

    “我是夏安,女士饶命!”

    “弗朗希斯,上次帮过李奇!”

    巨掌改抽为推,将两个半神抛得远远的。

    小红帽不耐烦的道:“你们来凑什么热闹?一边去别碍事!”

    夏安和弗朗希斯天晕地转中,就见紫黑相间的次位面膜在符文流中自动滑开,让出一条通道。金甲女神手持金箍棒,一跃而下。

    两个半神勉强稳住身体,弗朗希斯喘着大气,不甘的道:“她、她说我们凑、凑热闹?”

    夏安余悸未消的拍着胸口:“咱们还真是来碍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寒冬乍暖,你还在〕〔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重生之剑神〕〔鬼夫缠人夫人乖乖〕〔星际绿化大师〕〔佛系反骨(快穿)〕〔余生和你都很甜〕〔极品老木匠〕〔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万古界碑〕〔冷兵时代〕〔我有诸天万界图〕〔重回七零:军长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