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兵王隐花都秦风〕〔王者强势回归苏辰〕〔贴身兵王的总裁老〕〔仙武永恒〕〔邪王轻轻爱:王妃〕〔蜜婚娇妻:老公,〕〔教授密爱:萌妻万〕〔我的黑科技眼镜〕〔剑起风云〕〔极品狂医〕〔万千分身入诸天〕〔单挑帝国总裁〕〔超级魔兽工厂〕〔万古灵神〕〔万古第一龙〕〔你我缘定三生〕〔一梦潇湘冷清秋〕〔特拉福买家俱乐部〕〔我盗墓那些年〕〔种田之农家小丑女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三百六八 总枢机,保证完成任务!【求月票推荐票】
    这一刻,海瑟薇的心灵应该虚弱到了极点,对李奇的信任也抵达了最高点。

    怪异的既视感在心中升起,李奇相信,未来他肯定会经常回想这一幕,并且忍不住浮想翩翩。

    如果这时候他能抱住海瑟薇,事情的发展想必会有不同吧?

    他终究没能抱住海瑟薇,这跟他个人意愿无关。

    海瑟薇投怀送抱,放声大哭。鼻涕眼泪抹在他胸口上时,才发现那里早已被恶心的污渍占据了。哀伤的心境被无法遏制的生理反应打断,哭声骤止,她离开了他的怀抱。

    老实说这很煞风景,但也不是没正面作用,至少她冷静下来了。

    海瑟薇擦着泪随口问:“你这是……”

    “这个?”

    李奇叹道:“是萨希娜吐的。”

    海瑟薇愕然:“萨希娜?”

    她终于想起了还有这么个人:“她在哪里?”

    李奇扫视四周,目光在某处停下,淡淡的道:“死了。”

    尸体就埋在不远处的凌乱砖石里,露出相隔很远的手臂和腿。

    海瑟薇也看到了,幽幽叹气:“她居然能坚持到这里。”

    然后她怜悯的道:“她还有个五岁的妹妹,我会把她的妹妹培养成契约魔法师。”

    李奇微微皱眉,用尽量自然的语气说:“五岁啊,正是刚开始懂事的年纪,不错,送给我吧。”

    “李奇……”

    海瑟薇白了他一眼,尽管脸上泪迹斑斑,还有伤痕,却依旧芳华摄人:“没想到你竟然有那样的癖好,真是恶心!”

    李奇也没辩解,开玩笑似的道:“跟魔法师相比,贵族的那点癖好又算得了什么。”

    海瑟薇转开头:“你……休想!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对魔法师和贵族来说,转赠奴仆的事情就跟喝水一样自然,新主人如何对待奴仆跟原主又没关系,怎么就让你没脸了呢?

    “李奇,谢谢你”,海瑟薇再注视着他,银瞳里是满满的感激:“我也知道,你所做的,远远不是一声谢谢能回报的,但总得由此开始。”

    “不恨我吗?”

    李奇看了看天顶上那道裂口:“如果阴影城还在,你母亲还能活着。”

    “这个念头也不是没有”,海瑟薇苦涩的道:“但不是母亲想要的,她一直渴望自由,渴望阴影城和过往的千年密辛能烟消云散,渴望我获得真正的自由,我……”

    她又有些哽咽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她恢复到年轻时候的样子呢,真美,跟她比我就是个乡下村姑。母亲她很高兴,我感受得到。从小到大,从没见过她会这样高兴,我也为她高兴,虽然……”

    她抽了抽鼻子,想到了什么,语气有些生硬:“刚才我埋怨你,不是那个意思,就是单纯想哄母亲开心。”

    李奇挠头:“抱歉,我做得不够好。”

    海瑟薇再道:“母亲的话你也不必放在心上……”

    李奇很识趣的点头:“那是当然……”

    海瑟薇语气骤变,居然有些恼怒:“那怎么就是当然了?难道你也就只是想哄我母亲开心?”

    李奇有些莫名其妙,暗道女人心果然是海底针……

    “以后再说吧,等一切事情了结,我们有的是时间,现在还有太多事情要做”,海瑟薇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转移了话题:“上面应该还是一片混乱,我得去处理这个烂摊子。”

    “没错,未来我们有的是时间。”

    对此李奇深表赞同,他正急着跟菲妮艾丽她们汇合。

    凝结成暗魔的腐化神力已经消散了大半,连挂在天顶的那半截巨大蛇身都能看清楚了。海瑟薇用飞行法术把李奇和缇娜带到了阴影城,她自己传送回浮空舰队。

    在地底城的入口位置,李奇见到了自己的魔女和部下,包括德雷斯和克雷默两个魔武士在内,一个都没少,他非常开心。

    “女神女神!女神下凡了!”

    “女神好漂亮!”

    “枪……打……”

    三个魔女叽叽喳喳嚷着女神女神,还好艾丽没力气召唤鹦鹉,不然李奇就要被五百只萝莉包围了。

    李奇心头一个哆嗦:“你们也见到了女神?”

    不仅魔女点头,连甘比特等人都肃穆的点头。

    小红帽你这脸可丢大了啊……

    李奇愤愤的想,你那一身有伤风化的装束居然让大家都看到了!

    甘比特再道:“就是一团光,但能感觉到女神的伟大和亲切。”

    菲妮雀跃的道:“我能看到脸!我长大了就要变成那个样子!”

    缇娜也说只是模糊的看到脸,李奇松了口气,居然还忘了这个设定。

    没错,当初刚下凡时,仅仅只是神力投影,他都无法直视。现在本体降临,除了魔女能稍微看多一点,其他神职者就只看到一团耀日般的光芒。

    甘比特再问:“总枢机,接下来我们做什么?”

    李奇说:“找个地头休息,看戏,然后去接我们的新伙伴。”

    这会大家都很疲累,等回过了气,就去接还被关在米尔德恩家族监狱的魔女薇姬。而后的事情,等海瑟薇那边打扫了烂摊子再说吧。

    正要带队离开,一群人的到来让李奇意识到,还有事跟自己有关。

    这些人恭恭敬敬的向李奇行了大礼,绷带人范斯说:“公爵,现在您该相信,自己就是曙光之子了吧?”

    莫什乌用颤抖的语调说:“公爵……不,殿下,阴影城的所有人都会感激您,已经有工匠在雕刻您的神像了!”

    你们还对曙光之子念念不忘呢……

    看看这些黑夜会和曙光会首领脸上的喜悦和振奋,李奇也很高兴,比海瑟薇对他说谢谢那会更高兴。在他们身上,李奇看到了名为“解放”的灵魂之光。

    李奇想了想,把地底城的情况简要做了说明。

    海瑟薇以及风暴群岛的魔法师们或许……不,是肯定不乐意这样的秘密被传播开,但李奇认为,被当成类似cp散热器或者核反应堆屏蔽板的阴影城平民来说,他们有权知道真相。至于海瑟薇和其他魔法师的不满,他才懒得理会。

    得知格温托琳的真实身份,再由李奇展示的幻景看到海瑟薇-米斯莉和格温托琳的本貌,范斯等人震惊得好一阵都说不出话来。

    许久后,范斯叹道:“我们错怪了老太婆……不,圣女。”

    “接下来你们有什么计划?”

    李奇诚挚的提出建议:“既然地底城被摧毁了,阴影城的屏障也失效了,我觉得你们现在的工作重点是团结起来,稳定秩序,准备跟魔法师谈判。”

    “是有这样的准备,曙光会正在着手”,范斯平静的道:“我们黑夜会另有任务。”

    他指向远处一座魔法塔的底部说:“那就是控制塔的底部,我们已经做好了摧毁它的准备。屏障还在的时候,我们不太确定能够成功。现在屏障没了,我们相信一定能干掉它!”

    “什么!?”

    李奇心头一震,你们还要炸塔?

    那座矗立在阴影城中心广场附近的魔法塔,正位于裂口附近。魔法塔底部原本的防护结界已经消失,白银城的光亮投射下来,露出了岩石的青灰本色。

    李奇想说,风暴群岛的这场革命,因为有梅奈苏斯的恐怖阴谋推动,各方才能齐心协力,也才给了小红帽摧毁暗魔,打破阴影城屏障的机会。

    这种程度的破坏,已经超越了风暴群岛主体阶层,也就是魔法师的预料,到了他们承受的极限。等海瑟薇借着这场变故,将反对风暴群岛更积极投身大陆,加入秩序同盟的势力清扫干净,革命也就到了尾声。

    这可不是阴影城人继续搞破坏的好时机啊,会让革命的性质发生变化,魔法师会联手镇压。

    暗魔已经没了,魔法师也没必要再维持阴影城的屏障,同情阴影城平民的海瑟薇必定会成为风暴群岛新的领袖,阴影城人最佳的选择应该是乖乖的不出声,跟进步派魔法师一同分享革命的成功果实。

    当然,阴影城人应该只能分到一些渣渣,但至少待遇能获得很大的改善。现在还不是大家起来推翻奴隶制的时机,时机还远远没有成熟。

    “殿下,这是您的教导”,范斯看着李奇,那双遍布血丝的蓝眼睛熠熠生辉。虽然精神显得极为亢奋,但话语却异常冷静:“只有反抗者的鲜血和生命,才能给奴隶主留下深刻的印象,才会让他们畏惧。”

    他指指那座魔法塔:“那座塔,不仅是阴影城人被压迫千年的象征,也存放着阴影城屏障的各种资料。如果不摧毁它,魔法师想恢复阴影城这层屏障,花不了太多力气。”

    “殿下和女神破坏了这层屏障,还有老太婆的女儿,唔……她也是圣女啊,她或许会站在我们这一边,魔法师们应该不会恢复这层屏障,阴影城的人未来的日子会好过很多。但如果他们想恢复这层屏障,阴影城的人没有一丝阻止他们的力量。”

    范斯脸上的绷带扭了扭,那该是他在笑:“多少力量也阻止不了他们,但我们觉得,至少要让魔法师在准备做这事的时候,会首先想到这座塔是怎么被毁灭的。会首先想到,阴影城的平民,用血肉和生命告诉过他们,必然会有反抗。”

    “上千年来,阴影城一直在反抗,控制塔也被炸毁了。想到这样的历史,魔法师才会顾忌,才会计算得失,最终退缩。”

    旁边莫什乌咳嗽着道:“我们倒不像老大想得这么复杂,我们只知道,这是黑夜会……不,是曙光会,是所有阴影城人传承了上千年的理想,也是我们这些人加入黑夜会的目标。现在有机会完成它,为什么不去做呢?”

    “这座塔是罪恶的权杖,它没有理由继续存在!”

    低沉的女声响起,是流银,她一直在后面没说话,就默默的注视着李奇,这时候也站了出来:“三年前,我被至高议会派到阴影城,执行一项灭口任务。因为杀几个小孩的时候犹豫了,被上司列为不可靠分子,要把我交给试验室,我侥幸逃到了阴影城。”

    “从那一刻起,我就把自己当作阴影城的一分子,把那座控制塔看作压迫我的邪恶存在,看作我曾经犯下的罪行。我可以不换掉骨髓就摆脱控制的,但那样我就不能再使用力量。为了炸掉它,我愿意用只剩最多三年的生命,去换取一个机会。”

    她对李奇盈盈笑道:“这个机会原本非常渺茫,我都没抱多大期望,可您带来了这样的曙光。”

    等等……

    先不考虑炸塔的可行性和魔法师的反应,为什么你们说到这个,语气都是那么悲壮呢?

    李奇看向范斯,仅仅通过目光就传递了这样的疑问。

    “殿下现在有资格知道我们的计划了”,范斯掏出了一个盒子递过来:“这也是我们要送给您的礼物。”

    打开一看,里面是几颗淡绿色的珠子,有些眼熟。不是曾经见过,似乎是曾经领教过。

    “小心别损坏表面那层保护膜”,范斯说:“这就是魔凝胶,流银曾经在您身上用过。”

    啊,竟然是那玩意!

    李奇记起来了,当初在莫什乌旅店跟流银交手的时候,她的腰带就发射过几颗这样的珠子黏到自己身上,可以急速吸取神力,并且变得更铅块一样重。

    范斯解释道:“我父亲发明了这个,被魔武士当作弱化和束缚敌人的武器。”

    德雷斯忍不住插嘴:“怪不得你父亲被……这玩意的确很可怕。”

    “你们用的只是一般的魔凝胶,这个是我们黑夜会改进过的”,范斯的语气带着隐隐的自得,显然他也是改进者之一:“普通的魔凝胶吸收力量后只会变重,而且吸收的力量是有极限的,超过极限不会有任何反应。改进后的魔凝胶,吸收力量后会变得更大,超过极限后就会……”

    他比了个爆炸的手势,李奇暗暗抽了口凉气,这不正是他苦苦寻觅的魔导炸~药吗!?

    德雷斯脸色一变:“但是……”

    范斯明白他要说什么:“但是,必须直接接触,才能吸收力量。”

    李奇心中一震,他明白为什么这些人是这样的表情了。

    他们全都得死!

    “不……应该还有其他的办法……”

    李奇已经被范斯说服了,控制塔,必须摧毁。

    可代价是他们所有人的生命,他仍然难以接受,下意识的想寻找替代方案。

    范斯叹道:“或许有,但没有时间了。”

    “公爵!?”

    “总枢机!”

    “李奇!?”

    德雷斯、甘比特甚至菲妮都不约而同的看向李奇,呼唤着他。

    李奇明白,他们是想让自己出手阻止,怎么也不能亲眼见到这些人去送死啊。

    他艰涩的问:“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范斯等人缓缓摇头……

    裂口上方有浮空舰掠过,海瑟薇率领的舰队已经抵达白银城,李奇叹气,也确实没有时间了。

    李奇一一扫视他们,因为袭击自己而被烧伤的范斯,跟自己交过手差点被杀掉的流银,跟艾丽动手却没讨到便宜的红角,跟德雷斯是老朋友的莫什乌……

    他的语气异常沉重:“我……很抱歉,这样的时刻,我却不能为你们做点什么。”

    “您已经做得更多了……”

    “您曾经说过,革命只能靠自己……”

    “我们的血是为自己流的,一点也不遗憾!”

    “嗷嗷!”

    范斯等人的坚定言语,不仅让李奇心中荡漾,魔女们和赤红战士们胸口都热流翻滚。

    “我明白了……”

    李奇沉沉点头:“我能做的,就是争取不让你们的努力半途而废,不让你们的牺牲白费。”

    这应该就是范斯等人来找他的目的,听他这么说,都松了口长气。

    “那么……我们就走了!”

    范斯带着这些人,再度向李奇深深鞠躬。

    李奇已经说不出更多话了:“走好……”

    旁边的艾丽忽然身形拔高,变成银甲武士凯瑟琳,吓了大家一跳,只有半魔人红角兴奋的嗷嗷叫了起来。

    凯瑟琳的大剑点在红角肩头:“战斗!”

    红角回应:“嗷嗷!”

    李奇再道:“范斯,我还没见过你长什么样子呢。”

    范斯摊手:“我现在这样子,除了吓人,根本看不出什么啊。”

    “没关系,我能知道你的真正面目”,将一张烧伤了的脸恢复到原来模样,对幻景工坊的特效工作室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

    范斯也没犹豫,解开了绷带,露出一张狰狞的面目。

    众人抽了口凉气,菲妮茵丝更惊叫一声。

    李奇闭眼,睁眼时,像面对老相识般的笑着点点头:“我记住了。”

    不必用什么特效工作室,那张被烧得比树皮人还可怕的脸,稍稍还原,就拼出了一个颇为削瘦,有些腼腆的青年人的面目。

    “能被公爵记住,是我的荣幸”,范斯裹上绷带,再深深鞠躬。

    然后他拉住另一个人:“流银,现在不说就没机会了。”

    流银满脸通红,流着泪的来到李奇身前。

    她深吸一口气,大声说:“公爵……我、我崇拜您!喜欢您!”

    “你可以留下来的”,李奇眨着眼,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流泪了:“你的身体,我们可以想办法。”

    “谢谢公爵,从我决定抽掉骨髓的那一天起,我就在为今天做准备了,我不能放弃”,流银低下头说:“抱歉之前骗了您,说什么长出头发再让您……摸,是怕那个时候您有所察觉,会影响我们的计划,现在……”

    她那银白金属般的肌肤,已然红得如胭脂一般:“您可以……摸摸我吗?”

    李奇深深抽气,将微微颤抖的手放在她的头上。

    有些怪异,但很……舒服。

    流银眯着眼睛,发出低低的呻吟。

    “我……一点也不难受,很舒服,谢谢您……”

    流银丢下这句话,转身去追范斯他们了。

    李奇等人默默注视着他们的背影,德雷斯忽然说:“我得跟他们去……”

    克雷默惊呼:“老家伙,你想干什么?”

    “公爵这边得有人和他们一起,和他们保持联系”,克雷默指指护腕:“阴影城屏障没了,这样的距离,哔哩小子之间可以直接联系。”

    不仅屏障没了,李奇还感觉到风暴群岛原本那层压制也减轻了很多,暗魔被破坏掉,风暴群岛的那层次位面膜也丧失了大半机能。

    这种环境下,哔哩小子的确可以在近距离内直接收发消息。

    “我也是风暴群岛的人,是被压迫的奴隶,我有义务为阴影城的解放奉献自己的力量”,德雷斯说:“而且我的寿命也快到了,让我发挥点作用吧。”

    李奇想说他很快能从海瑟薇那里拿到延长魔武士寿命的方法,但面对魔武士的坚定目光,话到嘴边却变了。

    他很严肃的道:“不,德雷斯,你不仅仅是风暴群岛的人,也是费共的成员,是我们的同志。”

    “现在,我派你担任联络员,跟范斯他们在一起,确保他们的行动能够成功!”

    “这是组织交给你的任务,你不会活下来的,有信心吗?”

    德雷斯眼中顿时满盈泪水,挺胸昂首,像厄普西隆里接受李奇检阅的卫兵一样行礼道:“公……不,总枢机!保证完成任务!”

    克雷默心口发烫,咬牙道:“我也要……”

    “不,你还有任务”,德雷斯笑着说:“别忘了,你还要教总枢机双手剑术。”

    德雷斯追着他们去了,李奇不再阻止自己的泪水流下,他呼出一口热气,对未来的道路充满了信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