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战龙〕〔重生种田:首辅家〕〔百花大帝〕〔挚求〕〔重生王者归来〕〔愿无来生〕〔三生梦千年〕〔重生青梅逆袭记〕〔报告总裁爹地,妈〕〔七零甜妻太撩人〕〔渣年记事〕〔妖女宋姬传〕〔你离我近一点好吗〕〔缺氧〕〔逆袭再现〕〔狂婿〕〔从前有个问剑人〕〔三界淘宝店主〕〔重生九零小军嫂〕〔我写网络小说的那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三百七十 人有做奴隶的自由,人民没有
    海瑟薇去而复返,老实说李奇真有点意外。

    她看向远处那座控制塔,阴沉着脸说:“李奇,是黑夜会那些人吧?”

    控制塔就在那道从白银城直至地底城的巨大裂口边缘,就算炸不烂底座,只要动摇了底座下的地基,整座塔也会带着周围的土石,一同滑入不知道有多深的地底城。

    “黑夜会那些暴徒说要炸控制塔的时候,我还觉得他们是不自量力,没想到……他们居然有了机会。”

    海瑟薇转头看李奇,恨恨的道:“是你给了他们机会,现在还护着他们一起捣乱!你还嫌这个烂摊子不够乱吗?”

    李奇可没料到会这么快就惊动海瑟薇,稍稍有点心虚,小心的问:“后果会很严重吗?”

    “非常、非常严重!”

    海瑟薇没好气的说:“控制塔还是好的话,我们就可以调整次位面的法则化,确保风暴群岛回到主位面之后,次位面膜还能具备防护能力,可以抵挡海潮,和开拓位面之间的空间通道也不会受到影响。”

    李奇皱眉:“就这样?”

    “什么叫就这样?还要怎么样?”

    海瑟薇匪夷所思的看着他:“如果控制塔没了,次位面膜失去了防护能力,风暴群岛重回主位面,海潮倒灌,除了有魔法塔的地方可以靠防护结界保护,其他地方全得完蛋!跟开拓位面的连接也会出问题,已经被膜化的位面碎片会脱离风暴群岛,空间通道会出现畸变,得好些年才能恢复,这相当于风暴群岛积累千年的财富几乎毁于一旦!”

    李奇神色没有丝毫变化,继续问:“会死人吗?”

    海瑟薇嗔怒的瞪了他一眼,还是很有耐心的解释:“梅奈苏斯把风暴群岛托举出主位面的时候,所有人应该都逃到有防护结界庇护的地方了,这时候还留在外面的人就是自寻死路……”

    她狠狠拧了一把李奇的胳膊:“但死不死人这不是重点啊!甚至财富都是其次!本来这是一场摧枯拉朽的革命,下到阴影城的平民,上到愿意拥抱变革的魔法师家族,都齐心协力的推翻落后秩序。让那些暴徒毁掉控制塔,革命就演变成无序的暴乱了!”

    李奇被这一拧痛得直抽凉气,心说还好你没动用传奇之力,不然这一下我就得少二两肉了。

    海瑟薇尽管生气,依旧用这种亲密的姿态跟他沟通,他也很有耐心的解释:“对阴影城的人来说,这座控制塔的意义不同一般啊。”

    “千年前这座塔立了起来,他们就被关进了地底。曾经他们为摧毁这座塔死了一半人,还有位圣女……算起来是你的姑姑吧,也为此牺牲了。”

    “借着这场革命的机会,他们摧毁这座控制塔,也是表达绝对不想再像之前那样被奴役的决心。”

    李奇真诚的道:“既然你也说了不会造成不必要的伤亡,损失的也只是一些财富,就让他们倾泻一下承受了千年苦难的怒火吧。”

    海瑟薇皱眉道:“就为了这个?你难道没想过,阴影城在这场革命里出了不少力,等至高议会重建,肯定会讨论阴影城的前景问题。我现在还确定不了决议细节,但阴影城的人肯定会获得自由。”

    “现在他们这么一闹,毁掉了控制塔,给风暴群岛带了沉重损失。魔法师会怎么看待阴影城的人,难道不会重新防范他们?不会把他们继续关在阴影城里?”

    “等等”,李奇脸色也凝重了:“听你的意思,阴影城这层屏障,你们还会恢复?”

    “那是避难所啊!”

    海瑟薇抽了抽嘴角,该是努力忍住把李奇骂个狗血淋头的冲动:“风暴群岛的数万年历史,深深铭刻在魔法师的心底。任何时候都必须要有避难所,别说阴影城,地底城都会重建。当然米斯莉那种事情不可能重演了,毕竟那是夜女士与少数魔法师的计划。”

    李奇微微摇头:“也就是说,即便阴影城的人,在这场革命里为魔法师流血流汗,最终会得到什么,还得看魔法师的心情,等着他们的施舍?”

    海瑟薇一呆,李奇继续道:“至于避难所,那是魔法师退出主位面后的历史造成的。在我来看,风暴群岛重回主位面,魔法师的命运就该跟主位面,跟所有凡人融在一起了。那层膜其实都没必要再存在,再维持阴影城这种规模的避难所,有意义吗?”

    海瑟薇的面容渐渐缓和下来,不是把李奇的话听进去了,而是认识到了什么,醒悟自己之前的态度出了问题。

    她叹了口气,幽幽的道:“李奇,你果然是站在他们那边的对吧?”

    “我的立场,从一开始你就知道啊”,李奇坦诚的道:“我的信仰是反对一切形式和实质的奴隶制,我的事业是解放费恩所有奴隶,我认为这些在你嘴里是暴徒的反抗者们,才是真正的革命者,他们的行动是正义的。”

    海瑟薇用那双明丽银瞳直视着他:“也就是说,你要与魔法师,与我为敌?”

    “不,我与奴役为敌……”

    李奇严肃的道:“我与企图通过教会奴役凡人的教会为敌,与企图通过暗魔奴役魔法师的阴谋家为敌,与所有借助力量也好,血脉也好,总之各种手段,奴役他人的人甚至神为敌。”

    “我也知道,消灭奴隶制,解放所有奴隶,离实现这个目标还太遥远。我会顾全大局,与所有推动世界朝着这个方向前进的力量团结合作。”

    “不过合作不意味着没有一丝分歧,一些我亲眼看到,亲身经历的事情,比如阴影城平民的反抗,我不能因为顾全大局,就视而不见。”

    他回视海瑟薇:“说到底,不能就我一边顾全大局啊。”

    海瑟薇抿着嘴唇想了想,冷冷的道:“你的女神已经展示了力量,拜祂所赐,我们风暴群岛才能摆脱梅奈苏斯的魔掌,我也才能继续保有自由。你有权向风暴群岛,向我索取回报。”

    “如果这就是你希望的,等我们在控制塔里完成了必要的操作后,可以拆掉它,我亲自动手,行了吧?”

    她指着控制塔的方向说:“现在,你可以命令他们停下来了。”

    冰冷的话语和拒人千里之外的姿态,虽然早有预料,李奇心头依旧沉沉的。

    可惜,这还不是终点。

    “海瑟薇,施舍来的自由随时都可能被收回去,自由只有靠自己夺取,我说的解放奴隶,就是这个意思……”

    李奇说:“摧毁控制塔不是我的希望,是阴影城人的希望,他们同样渴望自由。他们想要的自由,跟你们魔法师想要的自由相比不值一提,但同样都是掌握自己的命运。”

    “李奇……我有些怀疑你的女神跟现在的伊斯玛特是一样的了”,海瑟薇稍稍抬起了下颌,那是在某领域是专家甚至是权威,却有人在面前班门弄斧的姿态:“关于自由,不管是魔法之路也好,还是夜女士的神意也好,你还能比我有更深的解悟吗?”

    “不要当着我的面说我家女神的坏话,她比很多神祇都记仇的”,李奇笑着说:“那么我们就来看看,关于自由,我们有什么分歧。”

    “这不是分歧,而是无知与智者的分别”,海瑟薇不屑的道:“就从最基本的开始,看看你对自由的理解有多少谬误吧。”

    想从哲学上打败我吗?

    李奇暗暗摇头,当初在唐古斯的舞会上第一次见面,你所说的那句话,“真理与道德将由我们衡量,命运与秩序将由我们创造,我们是自由的,自在的,自足的”,就已经透了你的底啊。

    你的自由之路,只会专注在个人的终极自由上。你会无视以及批判集体,你只会追求个人的超脱。你对凡人的关注和怜悯,只是希望他们能挣脱旧世界的束缚,为你和你代表的超人们,打造一个没有道德负担的,起点更高的海平面。

    他点头道:“请指教……”

    “我们从一些前提说起”,海瑟薇道:“首先,凡人所想的人人平等,从来都是个虚妄的口号。有的人天生就有魔法天赋,有的人天生就有血脉赐福,凡人之间,从来都是不同的。”

    李奇坦然道:“这是事实,我不否认。”

    我是被偷渡客小红帽带过来的走私货,而你是夜女士和守夜人创造的黑夜圣女,我们两个就足以说明这一点了。

    海瑟薇再道:“好,有了这个前提,我们再来确认,自由意味着凡人掌握自己的命运。既然现实是人人不平等,那么凡人志愿将命运交给强者,获得强者的庇护,这也是自由的体现。”

    她傲然一笑:“成为奴隶是凡人的自由,奴隶和奴隶制跟自由并不冲突,恰恰相反,这就是自由。”

    “就拿萨希娜来说吧,她在我的家族里,出身并不好。不过还是能吃饱穿暖,有干燥整洁的住所,这已经比阴影城的平民好了很多倍。但她并不满足,她希望过上更好的日子,所以她志愿选择了成为战斗魔法师。”

    “战斗魔法师的确就是奴隶,可萨希娜换来了亲人更好的生活和她更快的成长。她接触到的世界远比平民广阔,在平民甚至魔武士面前,她都是令人尊崇的存在。她虽然成为奴隶,失去了再次做选择的自由,但这是她的自由选择。”

    “李奇,你明白了吗?你想要解放奴隶,消灭奴隶制,就是在限制这样的自由。当然,强迫或者诱骗他人当奴隶的行为是必须反对的,但把命运交托给强者的自由,不是凡人最基本的权利吗?”

    李奇深深叹了口气,这可不是一场辩论能澄清的分歧啊。

    “凡人的确是生而不同的,人人平等从来也只是个口号,但我不认为那是虚妄的。你刚才说到的自由选择,不就是人人都该有的基本权利吗?”

    “至于把命运彻底交给强者掌握,这种事情为什么会存在呢?”

    “贵族、教会和魔法师这些强者站在河岸上,对浸泡在河里的平民说,做我的奴隶,不然泡在水里就是你们的命运。平民接受了才能上岸,这是他们的自由选择吗?”

    海瑟薇嗤笑道:“平民为什么只能在河里?因为他们只有那样的力量,强者能在河岸上,是因为他们够强。凡人的不同,不就是因为力量的差异吗?”

    李奇问:“所以,弱者注定了只能接受强者的奴役和剥削?”

    “李奇,你都快成圣武士了”,海瑟薇叹道:“这是永恒的法则啊,你不会天真烂漫到对抗这样的法则吧?”

    “所以费恩才会停滞了数万年啊”,李奇摇头:“一个凡人相互奴役剥削的世界,跟一个凡人相互帮助成长的世界比,这两个世界哪个更进步,更强大呢?”

    海瑟薇牙尖的损道:“在梦里那个显然更进步更强大,当然只是在梦里。”

    的确是梦,但这是个心灵产生力量的世界啊。

    李奇没有纠缠这个话题,转到海瑟薇身上:“自由选择不该是不受外在的影响,完全服从自己的本心吗?就像你面对梅奈苏斯时,也选择了继续当凡人,而不是成神。那个时刻,你难道没体会到,把命运交托给更强者,其实不是真正的自由吗?”

    “我不会的,永远也不会依附于他人”,海瑟薇说:“这也正说明凡人之间是不同的,绝大多数人都会,甚至乐此不彼。如果不能依附强者,他们会很难受,会找不到人生的方向。”

    她指了指控制塔:“你相不相信,如果阴影城的所有人都知道黑夜会正在干什么,绝大多数人不仅不会支持他们,还会唾骂他们甚至阻止他们,他们正等着至高议会的施舍。”

    当然相信,人性是趋利避害,但什么是利什么是害,因为视野、经历乃至信念的不同,又有太多差异。

    大多数人只会计较小小的私利,只有勇者才会为了更远大的公利,抛弃私利,不惧牺牲。

    “所以,他们只是人,不是人民。”

    李奇说:“人有愚蠢的自由,有做奴隶的自由,但人民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将军他怀了龙种〕〔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辣妻来袭:少帅别〕〔驻颜太后:六十老〕〔逆行诸天万界〕〔穿越时间的地平线〕〔快穿女配之幸福我〕〔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治婊专家[快穿]〕〔大家诡秀〕〔两界布道〕〔天价狐宝:娘亲,〕〔岳风柳萱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