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宫墨珏乔冷月〕〔等不到的你〕〔她被反派攻略了〕〔第一好婿〕〔极品大散仙〕〔美人神棍〕〔踏星〕〔苏厨〕〔美漫之道门修士〕〔明王首辅〕〔都市之魔帝奶爸〕〔剑从天上来〕〔透视民工混都市〕〔无上升级系统〕〔逆成长巨星〕〔大良医〕〔超级至尊兵王〕〔美女总裁狂保镖〕〔实力不允许我低调〕〔回到过去变鹦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三百七七 红白双煞大战命运女神尼斯塔
    穿透沙洲中心的腐化飓风,李奇终于又一次见到了薇姬。

    风暴群岛之行的初衷就是为了薇姬,原本她像是山下的小凉亭,以为抬脚就到,没想到翻越了……不,劈开了整座山峰才到了这里。

    李奇用密钥解开锁链,扶住轻盈如羽的少女时,不由得生出无尽唏嘘。

    为了救出你,等于是颠覆了一个国家啊,你真是有倾国之重!

    少女倚在他怀中,面无表情的说:“很高兴再见到你,神之右,这一日的相聚是既定的命运。”

    既你蛋的命运!

    合着小红帽连节操都不要了,自己更是把生死置之度外的拼命,其实早被标注在项目进度表上了?

    好吧,现在这个还是命运女神尼斯塔,而不是薇姬……

    李奇也不多话,等净化了薇姬,这个疑似量产版尼斯塔就该滚一边去了。

    即便是原版尼斯塔,也不过是只cos拉普拉斯妖的意志体,你这么个已经被销户的三非分子哪来那么大口气?

    他像抱喵星人般将娇小的少女举起来,跟她额头相触。

    额上的脚印神痕亮起银白光芒,透入薇姬体内,她那空洞眼瞳隐隐有了波动,自体内源源不断涌出的黑气也剧烈搅动起来。

    意识稍稍恍惚,等李奇再凝神时,抽了口凉气。

    他不仅两手空空,还退出了腐化飓风!

    不对,四周看起来似乎还是那个沙洲,但丧失了很多细节,甚至很多法则。李奇稍稍探查,就觉出了虚假。

    “哟,出岔子了好像,你被薇姬……不,尼斯塔拉到很怪异的地方去了,有点像丝丝们的心灵空间。”

    小红帽正密切注视着进程,随时准备出手支援,见状给出了提示。

    “有道屏障阻挡了赤红神力,没料错的话就是这只尼斯塔的本体,祂阻绝了超凡力量的侵入,保护着薇姬的灵魂。”

    小红帽刚说完,那股黑气飓风浮起一张巨大的脸,正是薇姬的面目。

    “薇姬的灵魂一次次企图预言自己的命运,让命运推演到了尽头。她的灵魂已经沉睡,我也被锁死了,你必须要穿透我才能接触到薇姬,然而这注定是徒劳的。”

    果然是尼斯塔的本体,祂发表了让李奇一颗心直沉水底的宣言:“没人能超越命运,这是既定的轨迹……”

    小红帽怒了:“既你蛋的轨迹!”

    李奇额头骤然发烫,自脚印神痕里荡出一股纯粹神力。这里是附属于米尔德恩家族魔法塔的独立半位面,没人窥探和干扰。小红帽的神力掌控又上了一个台阶,就肆无忌惮的把李奇当路由器用了。

    神力冲击着那道屏障,一瞬间腐黑的飓风都洗涤成了银白。但下一刻,生生不息的腐化神力翻滚涌动,将银白神力缕缕分解,消退为点点银星,直至恢复原状。

    小红帽受挫的嚷道:“这简直是个必须动用等离子切割器的保险柜!”

    “命运是自然与凡灵,凡灵与凡灵的轨迹交织,它是不可动摇的。”

    尼斯塔用机械的腔调发出了嘲讽,虽然李奇知道祂是在讲述事实,但就是这样才更让人恼火。

    小红帽很义气的甩锅:“不管了!上次我就说过为什么不净化薇姬,现在果然晚了!你搞出的烂摊子自己解决!”

    李奇鄙夷的道:“你管就有用的话还要我干什么?哪次净化魔女不是靠了我的真诚仁爱勇敢机智?”

    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打鼓。

    这次可真不一样了,不管是蛮力还是爱都用不上,这完全是个技术问题。

    不可动摇的……

    回想刚才赤红神力冲击尼斯塔时的景象,李奇隐隐抓住了什么,小红帽少有的安静了,没打扰他的思索。

    刚才神力消退,显露出的点点银星是什么?

    李奇心头一动,对小红帽道:“配合我。”

    感应到他的想法,小红帽答应得很利索:“好嘞!”

    李奇凑到了屏障,也就是尼斯塔的本体外,意念一动,小红帽默契的推送神力,在腐化飓风上喷出一小片银白区域。

    腐化神力很快吞噬了这股力量,这片区域消退为几点银星。

    “果然如我所料……”

    李奇嘀咕着,伸手抓住一颗银星往外拽。

    没拽动,黑气卷涌,他整个人呼的飞上了天。

    在远处砸起一团沙尘,李奇却不气馁,招呼小红帽:“再来!”

    银白区域消退,没等银星出现,李奇就握住一团如云雾般的灰暗光斑。

    光斑像是只瓜,扯出了一连串的藤蔓,这一下腐黑飓风动荡起来。

    李奇将那块光斑往身上一缠,催促道:“继续!”

    没过一会,他身上就缠了一大堆光斑,扯出的藤蔓也越来越多。牵连着的银星不再消退,密密麻麻绕在他身上。腐黑飓风由此渐渐减弱,从冲天激流变成了温和的喷泉。

    当李奇又拉出一团硕大的光斑,牵连出无数藤蔓时,飓风消散。藤蔓和“瓜”像是有了生命,急速回缩重组,李奇又被抛到了天上。

    等他把脑袋从沙子里拔出来时,看到的是一道缓缓流动,层次分明的屏障。虽然还充盈着腐黑之气,却不再是之前狂乱暴躁的飓风。

    “不出我所料,你所谓的命运,就是个金字塔结构……”

    李奇看着自己的阶段性成果,异常自得。

    最上面一层的阴暗光斑要么是自然之力,比如魔网,要么是神祇。之下的银星要么是传奇,要么是身居高位的权贵。再往下次之,一层层星辰秩序分明的堆砌着,直至最底层要极力分辨,才能隐约察觉的细微光点,那应该就是最底层的凡人了。

    这是再典型不过的金字塔社会结构,每一层都泾渭分明的流转着。层与层之间会有一些流动更替,但跟整体相比,这种流动非常细微,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整个结构显得无比稳定,似乎像在幻梦空间里永远不会停下的陀螺。

    这就是尼斯塔的本体,一个……怎么说呢,算法?程序?数据结构?都算得上,总之就是用来推演凡人命运的东西。

    “你发现了我的本貌,让我从无序的腐化状态中挣脱了出来,真是了不起的成就”,尼斯塔的腔调依旧机械:“你在我的权限列表上已经处于第二顺位,可以随意使用我。”

    李奇皱眉,使用?他要的可不是使用,而是越过。

    尼斯塔说:“我虽然不是整个尼斯塔,却拥有尼斯塔应有的完整结构,你可以用我推演任何一个凡人的命运。”

    李奇说:“我要你解除对薇姬的灵魂防护,让我直接碰触她的灵魂。”

    尼斯塔的话听起来又像是讽刺了:“很遗憾,薇姬的灵魂已经与我绑定,她被永恒的固定在第一顺位上,你无法解除我对她的灵魂防护。

    李奇正头痛时,小红帽忽然说:“问她要在什么情况下才能解除防护。”

    这样也可以?

    “对付人工智能不就是这样吗?看这只尼斯塔的智能等级还没到拥有自主心智的程度,对付起来可容易了”,小红帽用略带傲然的语气说:“别忘了,我可是码农啊。”

    这画风变得有点大啊,之前觉得你充其量不过是学了几天《爪哇从起步到升天》的码农,现在一下子变得这么高大上了,似乎很懂人工智能的样子。

    现在也不是探究小红帽底细的时候,李奇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问:“那么在什么情况下,你才会解除防护呢?”

    果然,尼斯塔很诚实的做了回答。

    “第一,由薇姬发出指令……”

    “第二,薇姬的灵魂消散……”

    “第三,你由第二顺位升到第一顺位……”

    “第四,将我更改为新的结构……”

    听起来法子似乎还挺多的,仔细一想全是废话。

    薇姬的灵魂已经沉睡了,所以尼斯塔才锁死。

    要等到薇姬灵魂消散,那更没意义,要的是薇姬而不是你。

    至于权限顺位,刚才你也说了薇姬是固定第一顺位,这等于回到了第二条的情况。

    至于第四条,没有权限怎么更改,如何更改?

    小红帽又道:“等等,这不等于root吗?”

    哟,还真是像呢,不愧是专业人士。

    不过说得更准确的,这该是强刷吧?

    然后李奇摇头:“问题是,尼斯塔那套决定论和宿命论的东西,在我们看来虽然落后陈旧,可终究是套完整的系统。咱们能刷什么?一颗量子?一根弦?还是一只猫?”

    小红帽说:“你到底是要这只尼斯塔还是要薇姬?有了薇姬就有一切!如果把薇姬当成水果手机里的资料,我们要做的破解!对,破解!”

    破解……

    李奇再瞅瞅这层流动的金字塔屏障,忽然觉得这又不是个技术问题了,而是个社会学……不,哲学问题。

    他想到了之前差点把尤赞忽悠瘸的事情:“尼斯塔,如果我证明你所谓的既定命运是错的,你会怎么样?”

    尼斯塔说:“命运既是真理,我因正确而存在,错误会否定自身,由此消散,当然这种可能性是不存在的。”

    这么简单!

    李奇顿时兴奋了,一个可以推演凡人命运的存在,价值完全可以媲美一件顶级神器,但跟一个魔女相比就算不了什么。如果这件神器还会出错的话,价值就更低了。

    至于这种可能性存不存在,咱们马上见分晓!

    “那好,你就推演一下这些凡人的命运,我是说,他们现在的情况,并且说明他们对世界的影响……”

    “契约魔法师乔茜-米尔德恩……”

    “战斗魔法师萨希娜泰德……”

    “魔武士德雷斯……”

    “范斯、流银、红角、莫什乌……”

    对尼斯塔来说,力量越强、地位越高的人,推演起来越费力。而这些力量微弱,地位低下的凡人,成千上万加起来,也比推演李奇这种人的命运轻松。

    李奇将一个个人的影像和特征展示出来,这些影像投入到流动的金字塔中,在底层亮起一点点微弱星光。

    片刻后,尼斯塔推演出了结果。

    “乔茜-米尔德恩,死亡,毫无意义……”

    “萨希娜-泰德,死亡,毫无意义……”

    “德雷斯,以及其他人,死亡,毫无意义……”

    死亡是对的,毫无意义就不对了。

    李奇再问:“那再推演一下,阴影城人作为一个整体,他们现在的命运跟之前相比有变化吗?”

    作为命运女神,尼斯塔不知道也不关心世界现状是什么样子的,祂只关注凡人的命运。只要给祂一点关于推演目标的信息,她就能基于自己的本体,也就是这个命运金字塔,推演出结果。

    八十万阴影城人,也只在金字塔的底层带起一片光斑,能看到淡淡的涟漪波动,但很快就归于平静。

    尼斯塔说:“没有任何变化。”

    “看来你得否定自己了”,李奇将阴影城的情况投影出来。

    头顶那层屏障已经破除,城市议会和曙光会的人正在向市民宣传移民政策,挑选最初一批移民,所有移民脸上都是喜悦但又忐忑的表情。

    “这是……可以容许的……误差”,尼斯塔的语调变得迟缓。

    喂喂,你不是人工智能吗?居然还耍赖皮!

    “我并不是整个尼斯塔,还因为被分割出来,处于腐化状态,推演能力和命运的完整性受到了影响。”

    “即便是整个尼斯塔,推演也不是绝对正确的,会有一些小小的偏差。在一段时期内,或者平均到每个目标上可以忽略不计,经过数百上千年,以及成千上万推演目标的累积,出现这样的误差也在所难免。”

    尼斯塔的辩护真是振振有词:“更何况,根据薇姬对自身命运的推演,以及你所展示的阴影城人的命运变化,纪元更替即将到来。对命运来说,这也意味着命运累积的偏差太严重,纪元更替就是一次清零和重启。”

    “你可小瞧了人家,人家早把逻辑后门堵住了”,李奇在脑子里损了小红帽一句,小红帽悻悻的哼了一声没再说话。

    这不意味着李奇放弃了,既然这个尼斯塔懂得堵后门,他就索性不当成人工智能看了。

    “尼斯塔,你所谓的命运,只是冰冷的世界设定。”

    他意念一动,空中投影出尼斯塔的本体,那座流动的金字塔。

    “凡人最初的命运也不是这个样子的,是这样的……”

    金字塔瓦解为若干座小的金字塔,跟分作多层泾渭分明的金字塔不同,这些金字塔没有分层或者只分出上下层,如一个个小型的飓风,由下层向上层卷动,不断壮大。

    “凡人最初是隔离的,每一处都是相互团结,近于平等的……”

    精灵时代的人类就是原始部落,跟地球世界的上古人类差不多。

    “然后才变成现在这样……”

    飓风一个个汇聚起来,重新变回一座大的金字塔。

    “这样是不是就永远不变了呢?不,它其实一直在变。”

    点点星辰在金字塔各层跃升着,也有明亮之星坠入低层。每一层的分野总会有一段时间会非常模糊,甚至有剧烈的波动让所有分层都变得混乱,底层如火山喷发般涌到上层,过了好一阵才重新分出清晰的层次。而后不管是层次的划分,还是层次之间的流动速度,都有了明显变化。甚至整体的金字塔造型,也在梯形、柱形甚至纺锤形之间变动不定。

    “误差是怎么来的呢?不是你的推演偏差,是因为你用静滞的模型去对应这些变化,是你忽略了凡人对命运的反抗。当这些反抗汇聚起来,改变了整个世界时,就成为你所谓的命运重启。”

    李奇的话说得很玄乎,尼斯塔有些迷惑:“凡人对命运的反抗?那依然归于命运啊……”

    “错!”

    李奇沉声道:“刚才我就说了,你所谓的命运,只是冰冷的设定。命运不是凡人本身,而是一个个坑,一条条路。”

    “在你的命运里,每个凡人都对应着一个位置,对应着一条路线。汇聚在一起,成为你现在这个样子,对,就是这座金字塔。”

    “灵魂的本质是自由的,天生不愿受命运束缚。当然大多数人受后天的蒙蔽和压迫,放弃了这样的自由,乖乖遵循命运的安排,于是凡人和那个位置,凡人和那条路就重合了,金字塔整体上看起来没什么变化。”

    “可那些挣脱了束缚的凡人,他们不再是固定的那个点和那条线,他们在金字塔里游动着,成为命运的变数。当这些变数累积得越来越多,世界又产生一些变化,让这些变数骤然喷发的时候,金字塔也就变了。”

    随着李奇的讲述,萨希娜、德雷斯、范斯、流银等人的面容投入到金字塔的底部,成为一颗颗闪烁的星辰。这些星辰汇聚在一起,映亮了一片星辰。整片星辰脱离了金子塔的底层,跑到了塔的外面,让金字塔空陷了一截。

    同样的进程一遍遍复制着,金字塔底部渐渐掏空,脱离到塔外的星辰挤压上层,让原本稳定顺畅的分层流动变得紊乱。流动的金字塔一层层坠落、混淆,最终轰然垮塌,变作混沌的乱流。

    李奇淡然的道:“看到了吗?他们虽然微小,最终却摧毁了你这座塔。”

    “这是……这是新的命运吗?”

    尼斯塔的声音变得有些紊乱:“凡人的灵魂是自由的,不受命运束缚,是命运的变数,这我无法理解,也不符合我的设定。”

    李奇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小红帽在他脑子里大叫:“但这更完美的解释了你,还有整个尼斯塔,为什么会有偏差!这是比你的设定更优先的真理!”

    赶紧复述她这句话,尼斯塔的声音已经像在风中飘曳:“真理……是的,这样的解释更完美,更合理。如果我的设定与此相悖,说明我的命运不是真理,这、这很矛盾。”

    李奇继续当小红帽的嘴:“承认是你自身的存在导致了这样的矛盾!”

    尼斯塔悠悠的道:“承认……”

    最终祂的声音化作依稀的风声:“在我之后,新的命运又是什么呢?”

    李奇说:“自由之下,命运是无尽的,即便穷尽宇宙的一切能量和物质也无法推演。尼斯塔,你终将消亡。”

    没有回应,流动的金字塔消散,只余下风声的空寂。

    李奇呆住,这样也行!?

    小红帽快意的叫道:“我就说了不过是只没有自主心智的人工智能!”

    然后她赞道:“好样的小白!你也出了大力!”

    好样的小红!咱们真是好搭档!

    李奇回过神来,满心欢喜,居然真的成功了!

    小红帽处理技术问题,自己处理哲学问题,两个人还真是配合默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都市极品赘婿〕〔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玩家超正义〕〔佛系反骨(快穿)〕〔无限终焉〕〔末世之星际帝尊〕〔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帝少宠妻要亲亲〕〔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