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家天使萌萌哒〕〔语落仙山〕〔我应该是富二代〕〔重生之农女致富攻〕〔这个农民要逆天〕〔吞天神皇〕〔俞总的妻子很傲娇〕〔明末不求生〕〔家有王妃初长成〕〔星尘源起〕〔奶爸的漫威聊天群〕〔盛少的天价弃妇〕〔逆天铁骑〕〔身为勇者被魔王俘〕〔史上最强文明祖师〕〔万古第一狂帝〕〔戏闹初唐〕〔我的钢铁男友〕〔厉少又来撒糖了〕〔夫人今天又被黑了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三百七八 年轻人你印堂发黑,霉星高照啊
    干掉了碍事的尼斯塔,该收庄稼啦!

    意识又一阵恍惚,举着娇小身躯,额头相触的感觉回来了。

    赤红神力自额头顺畅流向一个柔弱存在,少女的紫色眼瞳渐渐浮起生气。

    “冕下……”

    少女低声呢喃:“这是真的吗?我的命运不是注定会陷入沉睡,成为支撑尼斯塔存在的凡人意志吗?”

    李奇温和的说:“女神和我一起打败了尼斯塔,把你抢回来了。”

    少女眨眨眼睛,眼瞳有了焦距,闪烁着的银丝让她终于像个活人了。

    她蹬着腿想站起来,才发现自己正被李奇举着,蹬的是空气。

    “很高兴能将灵魂献给女神,也很高兴见到您,不过……”

    她抿了抿薄薄的嘴唇,似乎有点生气:“我不是小孩子,也不是猫,能把我放下来吗?”

    这是个自尊心很强的姑娘啊。

    “呃……不好意思”,李奇赶紧放下她,然后她仰面就倒。

    李奇赶紧扶住她,身上还有禁锢锁链贯通的伤,灵魂也才刚刚从沉睡中醒来,她太虚弱了,只好用上公主抱。

    薇姬脸颊微红:“抱歉,只能麻烦您了。”

    这时候有什么东西从她脑后的头发里落下,她赶紧伸手去捞,却没捞着。

    李奇眼疾脚快,用脚背掂住了。

    那是一把梳子,很古朴,甚至很简陋的梳子,梳齿很粗大。

    脚背上的感觉有些怪异,李奇讶然问:“这个是……”

    “尼斯塔的牌盒,家族把我转换成魔女的腐化神器”,薇姬手掌一展一握,梳子就从李奇的脚背跳到了她手里。

    她脸上又泛起红晕:“抱歉,其实没必要捡的,它已经是我的一部分。”

    这么爱说抱歉,比伊芙还内向啊。

    这梳子就相当于缇娜的告死之镰和艾丽的荷姆斯之锤吧?

    李奇下意识的问:“牌盒?塔罗牌吗?”

    “塔罗牌是什么?”

    薇姬摇头:“这就是尼斯塔,不过它已经没了推演命运的能力。”

    肯定是没了,尼斯塔被小红帽和自己克死了,就不知道跟祂融合的你剩下了什么能力。

    李奇开启神视,少女身上弹出一个标签。

    “职业,命运魔女。”

    “等级,四级。”

    再开启自己的属性面板,话说好久都没用这玩意了,李奇差点都忘了自己还有这么个金手指。

    天赋里果然多了个命运,打开一看,喔哟,还真像是神秘侧的东西。

    “命运是对凡人的最后一层枷锁,挣脱它才能实现凡人的终极自由。”

    没有更多的注释,也还没看到可以载入《赤红之书》的革命理论,看来小红帽还没有完全解析这个神职。

    注释之下是技能,就三个。

    第一个是“尼斯塔的占卜”,相当于预言术,不过小红帽也没搞懂,只含糊的说是预见未来的残影。

    第二个是“推演术”,根据现有信息和设定逻辑进行推演,在李奇看来,就是把自己当做强大的人肉计算机用吧。

    第三个是“干涉术”,这个没太懂,难道是大预言术?

    没有战斗能力,也没看到特殊的神力光色,这个命运魔女,还真是个迷。

    李奇的沉默让薇姬有所误会,她急急的道:“我有能力的!我可以预言!不信您看!”

    说着她一挥手,那把梳子,也就是尼斯塔的牌盒在空中浮出一片扇形的残影,残影由一张张怪异的牌组成,闪烁不定。

    “我可以看到世界的未来,虽然只是残影,但应该很准的!”

    薇姬又循着反方向再挥手,残影汇聚成一张牌,这下影像很清晰了,牌面上是个骷髅头。

    这是什么意思?

    薇姬说:“尼斯塔告诉我,亡灵之力掀起潮汐……”

    没了?

    后面不是还该有……“未来一周骷髅兵产量翻倍”?

    李奇忍住没把槽吐出来,你身上的尼斯塔已经完蛋了,又怎么可能再准确的预言世界?

    就算这个预言很准,亡灵之力的变化跟咱们也没关系。

    他温言劝道:“你不要急,先好好休息。”

    少女的感应异常敏锐,听出李奇的不在意,更加急切了。

    她眼中噙着泪花的道:“我真的可以的!我给您做个预言!”

    不等李奇开口,她再挥动尼斯塔的牌盒,又抽出了一张牌。

    牌面是个女人,和之前的骷髅头一样,都是由极为朴素的线条勾勒出来的。

    “第十三位留牌,意味着很……不吉利。”

    薇姬的声音骤然变得跟小猫似的:“您最近会遇上灾祸,跟女人有关。”

    你是说我……印堂发黑,霉星高照,要遭桃花劫?

    李奇的讶异被理解为生气,薇姬赶紧又扬起手:“一定是哪里出错了!我再试试!”

    别啊,瞧你脸色已经白成这样,再算下去怕不要榨成人干?

    李奇正要阻止,薇姬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小红帽的咆哮在脑子里荡开:“我正在解析薇姬的神力,结果忽然断了,你对她干了什么!?”

    你的预言应验了,我这不就因为你而倒霉了吗?

    李奇苦笑,抱着薇姬出了空间监牢。

    ………………

    萨其顿海岸,浪峰退下,码头、城镇、乡村,全被海水冲得一塌糊涂,唯独城堡所在的海崖安然无恙。

    城堡的结界内,无数民众热烈欢呼着,即便不少人都喊哑了嗓子,仍然不愿停下。

    特蕾希娅化作圣光巨人,伸展开道道光盾,拼成直抵云层的巨大光墙,稳稳挡住海潮,那神圣而神奇的一幕,深深刻在了人们心中。

    空中还留着缕缕残影,拼成特蕾希娅的轮廓,那是凯姆神力灼烧海水和空气留下的,她本人已经在城堡顶端,处理着由通讯法师团源源不断发送来的事务。

    “损失这么惨重吗?接下来还怎么继续打仗啊?”

    接过侍从统计的损失清单,特蕾希娅抚额哀叹。

    因为她及时处置,以铁腕手段组织起救灾行动,人员方面损失倒不大。原本预料的百万级别,降低到了可能不足十万。

    不过海啸摧毁了沿岸的中小港口,深入到内陆肆虐。要让人们恢复正常的生产生活,各国都得投入海量人力物力,原本就乏力的瓦伦丁前线,看样子得更加沉寂下去了。

    “李奇……希望你好好的……”

    特蕾希娅坐在简陋的木条凳上,感觉身心疲惫:“好好的回来跟我说明风暴群岛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不是你搞出来的,好好的领受我的惩罚!”

    努曼艾尔举着一个水晶球冲过来:“陛下!又一道海啸出现了!还有几个小时就要抵达!”

    没看水晶球里的影像,就看着忠诚骑士的脸,特蕾希娅蹙眉道:“又一道?可你为什么这么高兴?”

    “这一道海啸很小,影响不大,关键是……风暴群岛回归了主位面!”

    一直很沉稳的贝努因传奇,此时也雀跃得跟个毛头小子:“而且笼罩着风暴群岛的那层次位面膜变成了普通结界,这意味着……”

    话没说完女王就一跳而起,抢走了他手里的水晶球,死死的盯着里面的影像。

    “意味着,风暴群岛完全回归了主位面,魔法师……全面重返大陆!”

    看着由传奇在前方发送回来的模糊影像,特蕾希娅的玉白脸颊泛起了大片红晕。

    她的声音微微颤抖:“这必定是李奇办到的!他立下了大功!”

    魔法师虽然加入了秩序同盟,但真正愿意出力的也就是海瑟薇和梅奈苏斯那股势力。现在风暴群岛重返主位面,虽然还不清楚更多细节,可未来的形势已经明朗了。魔法师必然会更深的介入到大陆里,秩序同盟比迩香能提供更光明的前景和更自由的空间,显然是魔法师的不二选择。

    特蕾希娅心中正笼罩着的阴霾被一扫而空,有了魔法师这股力量,被这场灾难拖慢的步伐,必然会回归正常,这场战争,也必然更稳操胜券!

    她指示道:“赶紧搭设强化通讯的法阵,确保风暴群岛那边能第一时间联络到我,我相信李奇或者海瑟薇,应该正在设法联系我。”

    努曼艾尔领命而去,特蕾希娅即便一向稳重,此时也禁不住握着拳头,轻轻挥舞。

    如果真是李奇办到的,可要给他一个大大的奖励!不,不管是不是他办到的,这是他去了风暴群岛之后才有的变化,他都是大大的功臣!

    “陛下!”

    布林托又匆匆而来,撑起隔音结界,凝重的道:“诺顿公国出事了!”

    特蕾希娅脸上的喜色骤然消散,随着布林托的讲述,再转为震惊,渐渐的,罩上了厚厚阴云与浓浓怒火。

    她冷声道:“好大的胆子!他们真是罪该万死!”

    诺顿公国并不靠海,本着秩序同盟团结一心的宗旨,特蕾希娅让各个内陆国家也出人出力,共同救灾。除了出动必要的人手外,还要支援构建结界法阵用的物资,以及支撑结界的神性水晶和魔晶石。

    诺顿大公接到指令后,火速调集人手听由女王指挥,同时也从各方面组织物资支援救灾前线。

    但没想到,公国的“国家议会”抗拒诺顿大公的征集,在会议现场刺杀了大公!

    “现在诺顿公国形势一片混乱,连公国首都也陷入到暴乱中,大公嫡子米特-诺顿逃到靠近遗忘森林的城堡,守护着他的只有少数忠于大公的贵族。”

    布林托叹道:“倒也不全是诺顿人的过错,大公不仅向大家征集救灾物资,还征集包括金蒲耳在内的其他物资,数目远远超越陛下的征调额度。这是借着陛下的名头,为他自己聚敛啊。”

    “这是次要的问题”,特蕾希娅背着手快速的踱步:“没有以神之名的弑君,是不可饶恕的大罪!诺顿公国这个议会,当初弄出来的时候我就说会出问题,现在果然如此!如果议员都是贵族倒还好说,可超过一半的议员是毫无廉耻的商人、行会首领和地方豪强,这种事情也就他们能干得出!”

    “这个议会”,布林托跟泰德阁下和普雷尔公爵的推动有关。”

    特蕾希娅坚定的摆手:“不!这是谎言!是迩香间谍企图嫁祸李奇和海瑟薇而散播的谣言!”

    布林托张了张嘴,却没说什么,只把目光投在女王身上,跟随她踱步的身影不停挪动。

    女王骤然止步,以不容抗拒的凛冽语气下令:“通知罗伊达斯将军,让他以秩序同盟之名,以我之名,统率诺顿军团紧急返回诺顿公国。镇压暴乱,清剿叛乱分子,保护大公之子接任大公!”

    “告诉罗伊达斯将军,我会派包括七十四军团在内的若干直属军团支援他。希望他不要对暴乱分子有丝毫怜悯之心,以雷霆万钧之势,迅速、果断、争分夺秒的稳定公国形势!不让诺顿公国的暴乱扩散出去,影响到其他国家!”

    布林托点点头,再问:“那个议会,还有刺杀大公的凶手,以及暴乱行动的首领……”

    “整个议会都是叛党!必须取缔!不,连根拔起!”

    特蕾希娅的语气已经转淡,却蕴含着更森冷的寒意:“包括凶手和首领在内,我会调动其他人手去处理。”

    布林托打了个寒噤,不敢再追问下去。

    等布林托离开,特蕾希娅铁青着脸,用传讯戒指向谁发布了一连串指令,脸色才渐渐缓和下来。

    她低声唏嘘道:“壮丽的合奏里,总会有一丝不和谐的杂音,这是难免的,尽快清理掉就好。”

    又过了一会,努曼艾尔举着个更大的水晶球过来了:“陛下,泰德阁下给您发来了通讯。”

    特蕾希娅惊喜交加:“海瑟薇!”

    水晶球里,海瑟薇恭谨的行了个礼:“法师联合会至高议会临时议长,陛下最忠诚的盟友,侍剑者海瑟薇-泰德,向陛下致敬,愿凯姆圣光由您普照尘世……”

    即便是做了特别增强的通讯,因为魔力乱流太猛烈,影像和声音也有些失真,还偶尔扭曲闪烁。

    特蕾希娅急切的道:“海瑟薇你别跟我来这套了,你们那里情况怎么样?等等你成议长了?这意味着……”

    “是的陛下,风暴群岛迎来了新生,魔法师会全面加入到秩序同盟里,为陛下的事业做出更大贡献。”

    海瑟薇盈盈笑道:“这样的变化,光靠我们自己魔法师可做不到啊,还是李奇帮了大忙,他简直就是风暴群岛的救世主。”

    “我就知道”,喜悦充盈着特蕾希娅的心胸:“果然跟他有关,我本来还担心他的安全,没想到他立下了这么大的功劳,我会好好奖赏他的。”

    海瑟薇说:“我会向他转告陛下的话,想必他会非常高兴。”

    特蕾希娅笑着问:“他在哪里?怕我责备他搞出了这么大的乱子,让大陆生灵涂炭,所以不敢见我吗?”

    “他……还在休息,之前我们的遭遇真是一言难尽,我们共同面对了超越生死的巨大考验。虽然很辛苦,但我们一起熬过来了”,尽管影像有些模糊,可海瑟薇满脸红晕,喜意之间夹杂的浓浓羞涩,即便旁边只能看到影像侧面的努曼艾尔都讶异的扬起了眉毛。

    特蕾希娅的笑容凝住,就呆呆的听海瑟薇继续说:“完事后他倒是顾着自己快活了,一片狼藉还得我收拾,男人啊……”

    似乎才意识到自己失言,她掩着嘴说:“陛下,不是您想的那样,我是说我们一起……呃,一起战斗……”

    “是啊,那必定是场很艰巨的战斗”,特蕾希娅的嗓音机械而空洞:“你们……”

    “陛下,或许你会很快听到一些传言,但我保证”,海瑟薇换上肃穆的语气:“我们绝不会将私人的情感代入到秩序同盟的事业里,我是陛下最忠诚,最可靠的盟友,李奇是您最忠诚,最可靠的封臣。”

    特蕾希娅嘴角微微抽搐:“我明白的……”

    像是怕对方听不见,她拔高了声调:“我当然相信你……”

    通讯结束,特蕾希娅来到城垛边,抱着胳膊,面无表情的看着远方的天海。

    过了许久,看着她呆呆的像是成了尊雕塑,努曼艾尔有些担心的唤道:“陛下?”

    “哦哦,我没什么,还有什么紧急的事要我处理?”

    特蕾希娅回头,眼瞳的焦点依旧散着,就听她用漫不经心,像是随手处理一桩:“用一切办法联络李奇,让他第一时间滚过来见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紫阳小师叔〕〔续,梦醒千年〕〔龙牙特种兵王〕〔午夜布拉格〕〔1猎人的奇妙冒险〕〔大将军传〕〔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我穿越了我自己〕〔杀剑诀〕〔扣篮天才〕〔财运天降〕〔大汉帝祚〕〔豪门暖婚:大叔情〕〔清浊向恶而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