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强兵王在都市〕〔既然人生可抉择〕〔重生八零好姻缘〕〔成为仙兽师的小民〕〔绝世兵王之贴身保〕〔乡村妙手小仙医〕〔霸道女总裁的黑宠〕〔重生学神:封少娇〕〔婚前婚后:腹黑总〕〔张晨曦,我喜欢你〕〔男神要黑化:女配〕〔我的野蛮老祖〕〔仙缘归途〕〔青梅很强势:小狼〕〔绝世盛宠:我本为〕〔娇女谋案〕〔抓紧我,我的腹黑〕〔弃妇成凰:皇后要〕〔猎户出山〕〔穿越之兽世种田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三百八六 诸神的换位与总枢机的绝大危机
    “风暴群岛重归主位面,魔法师们已经卖身给秩序同盟了!你们去问问王都街头的乞丐,克斯特王国该站在哪边,他们的答案都是一样的。我们这些人的见识,难道还不如乞丐吗?”

    “乞丐的见识就能指引王国的话,克斯特早就不存在了,事情哪有这么简单!我们离迩香,比离瓦伦丁近得多!午餐的时候我们宣布加入秩序同盟,晚餐我们都得在迩香的地牢里吃了!”

    “我们可以寻找盟友,神陨高原的普雷尔公爵可以支援我们!”

    “他是支援我们呢,还是肢解甚至侵吞我们呢?女王的面首宠臣正迫不及待的想扩张他的地盘!”

    “他还没有那么大的力量!但只要争取到他的支持,他可以说服曙光女王投入力量支援我们!”

    “我们为什么不继续保持中立呢?为什么非要马上做出选择?曙光女王的目标是瓦伦丁,等她攻下瓦伦丁,获得护卫之盾的认可,那时候再向她效忠嘛。”

    “无知!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克斯特还拿什么向女王效忠?你知道前几天伯努瓦发来的清单把摊派份额加了几倍?迩香正在背水一战,不把克斯特和其他国家的力量耗光,他们是不会认输的!”

    “愚蠢!我们分明可以早早投向胜者,一起分享新秩序的荣光和利益,为什么要等到一切尘埃落定,再向胜者做败犬的哀鸣?”

    克斯特王宫的王厅里,国王、王子、首相和诸位重臣济济一堂,正在为王国的前路而激烈争吵。

    贝利诺王子站在队列的后面,扭腰缩脖子的,感觉极为难受。好几次他也想开口说话,可不是被兄长们瞪了回去,就是想说的话都被别人说了。

    “早知道该请病假的”,他嘀咕着往王厅大门看去,祈祷会议尽早结束,好带着他的那班喽罗在王都里继续吃喝玩乐,纸醉金迷。

    王厅外,侍从们等候的房间里,须发皆白但收拾得很利落,整个人看上去很威严很强大的维克爵士对达凯耳语:“该死,那个半身人跑哪里去了?”

    圣骑士达凯顿时脑门泌出一层汗:“戈米斯不见了?”

    他惊恐的扫视左右:“刚才还在这呢!”

    维克爵士咬着牙说:“我早就说过别带他来的,这里是王宫!之前他在凯姆神殿和商业神殿捅的篓子你难道都忘了?”

    说话的时候有人跟老头打招呼,爵士瞬间就完成了微笑回应再到继续说下去的转折,整句话居然没有丝毫停滞。

    达凯快哭出来了:“是殿下点头的啊!”

    “很好,看来殿下会再上一堂名为‘负起责任来’的课,当然负责盯牢戈米斯的你就不是上课那么简单了”,维克爵士露齿笑着。

    达凯感觉两腿发软:“我、我这就去找他!”

    王宫深处,某间阴暗的库房里,一个小小身影从空气中挤出来。

    这是个有一头卷发的半身人,两眼闪烁着异样的神采。

    “宝贝……我听到了你的召唤,你在哪里……”

    戈米斯伸着手,手指头像弹琴似的跳动着,凭空一一点过房间里的铁架子。

    然后他的手停住,眼瞳在极为短暂的瞬间,变化为翻腾着的铁灰色迷雾,再恢复清澈。

    “啊,在那里!”

    戈米斯冲到一个铁架前,从毫不起眼的角落里捡起一件东西。

    那是枝粗壮而巨大的箭矢,箭羽和箭杆已经朽烂,箭头锈迹斑斑,罩着厚厚的灰尘。

    “就是这个,宝贝,我的……宝贝。”

    半身人脸上满着贪婪之色,将箭放进空间戒指。

    然后他一个激灵,似乎从梦中醒来。

    “我怎么在这?”

    再看看房间的情况,他倒抽了口凉气:“这里是王宫的宝库?天啦,我做了什么!?”

    半身人正要消失,又急急从铁架上随手抓了一些东西:“不能白跑一趟!”

    王宫外,某处街道的角落里,没了双腿的乞丐将头深深埋下,遮掩住脸上泛起的铁灰色符文。

    “一切顺利……”

    乞丐低声呢喃:“吾主啊,您的神谕很快就能完成,失落的荣光即将重返大地。”

    ………………

    迩香,外城区狭小巷道的破旧宅院里,金发青年丢开报纸,包裹着绷带的左手攥成拳头,疼痛让他的眉头皱得更紧。

    “少爷!”

    秀美侍女紧张的握住他的左手,施放了一个治疗术,淡淡的白光将她的灰发映得如流动的水银,碧蓝眼瞳里荡漾的泪光让她更显美丽。

    想到少爷回家就闷闷不乐,少女关切的问:“怎么了少爷?工作上有麻烦的事情吗?”

    “我亲自把吉尔万尼送进了监狱”,青年苦涩的道:“不然被其他人抓到,他恐怕要被判死刑。”

    再拍拍报纸:“还能买到的报纸,全是粉饰太平的谎言。”

    “吉尔万尼?一直给你送报纸的那个?我买菜的时候也听到看到了,现在城里禁绝传播一切小道消息,大家见面都不敢聊天了,连酒馆里都装上了摄像机”,少女显得很紧张:“少爷可不要把心思摆在外面啊,上面怎么说就怎么做。”

    青年点头,眼中闪过不甘:“听说魔法师都加入了秩序同盟,瓦伦丁肯定守不住了,红袍们开始垂死挣扎了吗?迩香最终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我们能活过必将到来的最终审判吗?”

    他低头发出苦涩的叹息:“我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默默的看着,默默的等着。”

    “少爷”,少女抱住青年:“祖先一定会护佑您的,机遇一定正在寻找您。”

    “忒温丝……”

    青年感动的抱住少女:“谢谢你,从小你就照顾着我,鼓励着我。没有你,我恐怕早就认输了。”

    “我是少爷的啊”,少女幸福的呢喃道:“少爷,你又忘了,我会不高兴的。”

    “对不起,忒妮”,青年嗅着少女的体香,感受着少女的温热柔软,叹道:“只是为了你,我也会坚持到底!不管未来发生了什么,就算是面对最终的审判,我也会不惜一切保护好你!”

    少女脸上泛起红晕:“我只是个低贱的侍女,不值得少爷在意,少爷应该牢记的是祖先传承的事业。”

    点点少女的嘴唇,青年笑道:“你也让我不高兴了哦,忘了该叫我什么?”

    按住青年另一只正在摸索的手,少女羞怯的道:“是,少爷……不,罗……罗,罗罗……”

    这一刻,罗姆罗斯-希瑟感觉灰暗的人生终究不是绝望的,一轮明月始终伴在自己身边。

    “好啦少爷,小心别伤着手”,少爷的攻击更加猛烈了,少女忒温丝咬着红唇,用残存的理智提醒他:“让塞古斯爷爷察觉了,又要被他说,说不定要把我送出去呢。”

    罗姆罗斯哼道:“他敢!”

    话是这么说,还是放开了少女,拍拍她腰下的圆润说:“去帮我暖床。”

    少爷媚眼如丝的嗯了一声,背对着他,羞怯的脱下衣服,缩进被窝里。

    罗姆罗斯心虚的开门张望了一下,正准备往被窝里钻,地面忽然亮起一圈淡淡的光芒,光色古铜,仿佛带着无尽岁月的沧桑。

    罗姆罗斯和他的侍女都惊住了:“这是……”

    脚步声急急响起,老者冲进房间,也不理会惊呼着缩回被窝的侍女,激动的对罗姆罗斯说:“打开它少爷!快打开它!先祖留下的遗物在呼唤你,只有你才能打开这道封印!”

    罗姆罗斯呆了好一会,心跳稍微放缓了点,才颤抖着解开绷带,照着老者的提示,将还染着血迹的手掌按在地板那道光圈的中心。

    冥冥中有个什么灌入罗姆罗斯的心灵,光圈汇聚成光团,将一件东西从地下缓缓拉了出来。

    当光芒消散时,一副散发着迷蒙铜色的连枷摆在了地面。

    “不朽的图铎啊!”

    老管家塞古斯震惊得将深藏在心底的祷言都喊了出来:“这是图铎大帝的武器,名字叫永恒宁静,陪伴大帝征服四方,据说黯精灵女皇都是死在这副连枷上的!它居然就藏在我们身边,就在我们的脚下!”

    老头艰辛的将视线转到罗姆罗斯身上:“少爷……不,殿下,拿起它!这是先祖在召唤你,时候到了!”

    罗姆罗斯已然不能言语,僵硬的将手按在连枷上,然后他身躯一震,异样的光华激流自连枷上喷涌而出,灌入他的身体。

    不知过了多久,连枷已经变得普普通通,罗姆罗斯缓缓站起,眼中闪烁着躁乱的光色,整个人更散发着野兽般的凶暴之气。

    他抬头仰望,张嘴就要高喊,似乎体内充盈的力量给他带来了巨大的痛苦。

    仅仅只是张嘴,一股无形的力量就冲击而出,掀得屋子里所有的东西腾空飞起。老管家不得不紧紧抓住门框,侍女忒温斯惊叫着扯住被子,遮掩自己暴露的春光,整个人却高高花板贴去。

    “平静……”

    苍老嗓音忽然响起,屋子里多出一个身影,一身白袍显得圣洁肃然。

    白袍老者按住罗姆罗斯的肩膀,温和的道:“学会控制这股力量,不要让自己变成力量的傀儡。对,就是这样,牢记自己的本心,牢记自己是谁。”

    暴走的力量消散,哗啦啦一阵响动,屋里的东西和人都回到原位。

    罗姆罗斯清醒了,看清这个白袍人,他、管家和侍女同声惊呼:“白袍!?”

    在迩香人的嘴里,“白袍”自然是有特殊含义的,指的就是忠诚神廷的主教。

    “我是神廷主教卢西安,不要紧张,我不是你的敌人,相反,我一直在等待你,等待这一刻。”

    白袍人说出了跟管家一样的话:“现在,时候到了,图铎的荣光该重现世间!迩香应该走向崭新的未来,旧的秩序必须被推翻!”

    连番变故让罗姆罗斯的脑子都快转不动了,不过保留着的一丝清醒,依旧让他眼中露出警惕之色,这是个主教啊,居然站在他这一边?

    宅院外响起嘈杂的脚步声,白袍卢西安脸色一沉:“果然来了……”

    他直视罗姆罗斯,急速道:“你从小就被神廷监视着,负责人就是我,但神廷怎么也想不到,我早就对神廷的黑暗统治深怀不满。在监视的过程里,我触摸到了图铎大帝的信仰,明白了他是什么样的存在,成了他的信徒。现在,大帝将使命交托给了你,我会帮助你实现这个使命。”

    “神廷统治世界上千年,背后隐藏着惊天的黑幕,稍后我会一一告诉你,再教你怎么使用大帝的力量,现在……”

    他眼中闪过凛冽的杀意:“我得处理一下那些神廷的喽罗,你们也做好离开这里的准备。”

    白光一闪,他的身影消失,罗姆罗斯跟管家和侍女面面相觑。

    忒温丝忐忑的道:“我们……能信这个主教吗?”

    管家叹道:“这位主教是个传奇,他要对我们做什么,我们毫无反抗之力。”

    罗姆罗斯掂了掂手里的连枷,神色渐渐坚定:“我们先听他的,等我完全掌握了先祖的力量,不怕他耍什么花样。”

    宅院外,嘈杂声几乎瞬间消失,整条巷道重归宁静。稍后有狗叫了一声,又呜咽着没了声息。

    紫山忠诚圣堂,顶层的隐秘殿堂里,伯努瓦等了半天,却始终没有声音出现。

    “大人们都没在吗?”

    “不会是……”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

    “可迩香的神力降低了三分之一!凯姆之心也被关闭了,大人们肯定出了什么事!”

    “慌什么!?迩香的神力没有断绝,就说明大人们还在。”

    “瓦伦丁还在,形势还没有坏到必须劳动大人的时候!”

    “是啊,大人们一定在忙其他事情,我们没必要惊动他们。”

    在伯努瓦身后,十多个白袍渐渐沉不住气了,你一言我一语的争执起来。

    伯努瓦稍稍镇定:“好了,大人们既然没有表态,说明是让我们自行处置。”

    他扫视这些要么乱了阵脚,要么还麻木不仁的白袍,心中又生起一丝悲哀,这些整日都泡在酒池肉林里的家伙,还能指望他们吗?

    蔻塔显然失败了,其他红袍被派到西方去做什么事,连他都不知道。

    大人们的想法,难道是……

    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让他暗暗打了个激灵,再看这些白袍,一股火焰滋滋在心底升起。

    烧吧,彻底燃烧吧,在那一天到来之前,至少迩香是……

    他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至少是他的。

    红袍白袍们都离开后,殿堂里飘起幽幽一声叹息:“虽然早就做好了准备,但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

    另一个声音说:“我们完全忽略了夜女士的计划。”

    又一个声音忿忿的道:“不,我们忽略的是那个赤红女士!”

    第一个声音说:“说这些都没意义了,就算瓦伦丁的护卫之盾生效,迩香也必须改变了。”

    第二个声音赞同:“卢西安已经按我的安排行动,迩香很快会变的。”

    第三个声音有些不舍:“其他红袍也按计划转移到西方去建新基地了,不过……咱们就这么切割开吗?不能再拖延一下?”

    “凯姆已经做好了切割的准备,等到祂动手的时候,我们再主动脱离就晚了”,第一个声音坚定的道:“还好我们早就做了准备,现在是时候换到另一条路线上了。”

    ………………

    深夜,月光下阴影晃动,竹林里荡开两团涟漪。

    一个稚嫩的嗓音嘀咕道:“德鲁伊都不在了,咱们赶紧挖那个东西!”

    另一个同样稚嫩的嗓音说:“那叫竹笋!”

    涟漪在竹林间巡弋,在竹子下寻找着鲜嫩可口的食物。

    进到竹林深处,巨大而肥粗的身影如小山般骤然入眼,两团涟漪顿时止住。

    “哇!我们没有偷东西,德鲁伊先生!”

    “我们、我们迷路了!

    似乎被吓得不清,两个像是小孩的嗓音同时低呼。

    等了片刻,除了呼呼的鼾声,再没其他动静。两只黑幽幽的硕大蜘蛛从空气里挤出来,蜘蛛背上各坐了一个小小身影。肌肤在月光下泛着棕灰色光泽,耳朵尖尖的,竟然是灰精灵。

    左耳带着银耳环的灰精灵怯怯的问:“德鲁伊先生?”

    右耳带着耳环那个嘀咕道:“真的是德鲁伊吗?怎么变成的熊是黑色和白色的,好奇怪。”

    左耳那个操纵足有一人高的蜘蛛,用蜘蛛腿碰了碰趴在地上就有两人高的黑白怪熊。

    “睡着了……”

    右耳环用蜘蛛腿捅了捅怪熊,开始还小心翼翼的,后来越来越用力,依旧没反应。

    “睡死了……”

    左耳环说:“那就别理它了,咱们继续!”

    右耳环叫道:“等等!”

    灰精灵吞了口唾沫,眼里放光的说:“迪达,你记不记得,咱们部落里保存着的那本《食人魔食谱》?”

    另一个疑惑的道:“记得啊,怎么了?”

    “里面有一道菜我还记得呢”,灰精灵说:“叫……水煮熊掌。”

    “达迪!”

    叫迪达的灰精灵惊恐的道:“你不会是想……万一这就是个德鲁伊呢?就算不是它醒了咱们就死定了啊!”

    “嘿嘿”,达迪掏出一个瓶子:“我带了神蛛毒液的哦,整整一瓶!就算是头龙都醒不过来,何况一只熊呢?再说了……”

    达迪安慰道:“这么大,我们砍一只熊掌就够了。如果真的是德鲁伊,他会治好自己的。就算不是,德鲁伊也能治他嘛。”

    迪达还在犹豫:“但以后我们恐怕就偷不到竹笋了。”

    达迪拍胸脯:“部落正在讨论搬出来加入贝塔城呢,到时候可以找人类买嘛。”

    “好……好吧”,迪达终于同意了。

    “来,蘸毒液吧,用最大最利的标枪”,两只灰精灵从蜘蛛背上取出标枪,在枪头蘸满毒液,朝那只小山般的怪熊比划。

    “瞄准脖子,那里最软,预备……”

    随着达迪一声“射”,两只标枪飞射而出,扎在黑白怪熊的脖子上,勉强破了皮,晃悠悠的挂在上面。

    过了一会,怪熊的鼾声变得更沉了,达迪兴奋的道:“生效了!动手!”

    座下的两只蜘蛛举起蜘蛛腿,像剪刀一般,交错着落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抓紧我,我的腹黑〕〔全民武道时代〕〔昙花青春〕〔星际绿化大师〕〔霸道女总裁的黑宠〕〔青梅很强势:小狼〕〔情定一生无悔过〕〔临时老公,吻慢点〕〔男神要黑化:女配〕〔极品老木匠〕〔世界末日了和我真〕〔乡村妙手小仙医〕〔亿万宠妻:入骨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