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唐朝小白领〕〔重生八零:弃妇带〕〔不死魔种〕〔穿二代的补丁生活〕〔吃鸡之无限升级系〕〔傻子的燃情岁月〕〔西游大妖王〕〔一胎双宝:总裁大〕〔你的爱如星光〕〔一胎双宝:总裁大〕〔极品天医〕〔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你的爱如星光〕〔此情惟你独钟〕〔萌宝驾到:爹地投〕〔婚婚欲醉:顾少,〕〔我的神秘老公〕〔楚臣〕〔太古帝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三百九十 魔导技术,不,魔女是第一生产力
    贝塔城核心区办公楼,欧萝拉出了通讯室,恨恨的摔上门,嘴里还念叨着“好你个特蕾希娅”。

    妮可问:“殿下,您没事吧?”

    “妮可啊”,欧萝拉瞬间换上笑脸:“说了叫我欧萝拉姐姐的,再叫殿下我要生气了啊。”

    “没事没事,工作上的小麻烦而已,比不上你,成天跟提米吵。又要联络提米吗?告诉她多弄点跟通讯有关的垃圾给我们。”

    她揉揉少女圣堂的偏马尾:“另外一边的马尾呢?不过这样也挺可爱的。”

    等欧萝拉离开,妮可抓着马尾疑惑的道:“我一直就一边有马尾啊?欧萝拉姐姐以前是眼睛花了吗?”

    回到办公室,欧萝拉余怒未消,身上隐隐溢出冷白光芒,让办公室里的丝丝魔女们都担忧的看着……办公桌。

    “太气人了!以后见着你我露一颗牙就算我输!”

    欧萝拉手上浮起一团白光,初看还是一朵玫瑰,却很快变成骷髅头。

    手掌啪的拍在桌子上,噗哧一声闷响,魔女们都发出果然如此的哀叹。桌子上多了个手掌形状的焦黑窟窿,欧萝拉的旌旗魔力不仅能震慑心灵,还有夺取生机灵力的附加效果。

    某个丝丝魔女怯怯的说:“枢机,您又损坏公物了。”

    欧萝拉抚额:“呃,下班后我去找长锤要工具自己修好。”

    坐在窟窿还冒着淡淡烟气的桌子后,欧萝拉捧着脸颊生闷气,助手兼“魔导工业发展委员会(魔工委)”干事的伊芙端来茶水,低声问:“导师,跟女王吵架了?”

    “吵架?我哪有资格跟她吵啊,人家是陛下”,欧萝拉不屑的撇嘴,再叹道:“我问她要联合通讯络的技术资料,想找到可以介入进去的技术角度,她推说不清楚具体情况,让我直接找海瑟薇。”

    语气又转为恶劣:“找海瑟薇?上次通话的时候,那个小婊砸一直用鄙夷的眼光盯着我的胸脯。还说什么李奇不是那种越大越好的俗人,更喜欢有型的,挑拨离间到了不要廉耻的地步!”

    “我是胸大无型……不,无脑的人吗?听说她也正在鼓捣幻景,想给自己拍宣传片,她肯定是在嫉妒我!”

    “我不是想跟她比什么啦,总之她对我,对我们的恶意满得她那张嘴都含不住了!特蕾希娅和她一起,就是想把我们挤出正在搞的联合通讯!”

    不愧是被欧萝拉调教出来的魔女,伊芙马上就从混杂着私人恩怨的话里抓住了关键:“联合通讯络正在讨论技术标准,我们不能介入的话,以后就只能当单纯的用户了。连里面埋着什么后门都不清楚,就跟信风之书一样,没办法在我们的地方大规模推广。”

    “是啊”,欧萝拉叹气:“李奇走的时候,交代说这是很重要的任务。联合通讯的节点服务器就是以信风之书为基础,终端是以哔哩小子为基础。如果我们不能在前期介入,不仅掌握不了节点技术,终端领域也要被挤出来。”

    伊芙了然的点头:“听导师这么说,女王和魔法师那边,都想把我们踢开。等联合通讯搞成了,我们只能用这张,然后在通讯上被他们任意摆布……”

    “问题可不仅仅是通讯”,欧萝拉摇头:“李奇说过,信息的传递和交互也是一项能力,而且非常关键,比传奇禁咒的价值都高。谁越快掌握,越快挖掘出更多应用,谁就能发展出更高的生产力。”

    “我们神陨高原现在很多事情这么方便,就是因为信息技术有了很大发展。但这还不够,如果不能跟大陆其他地方连接起来,我们这里就是个信息孤岛。”

    伊芙握着小拳头,坚定的道:“那我们就自力更生呗!我们现在还是领先的,继续这种势头,领先联合通讯也不是难事啊。”

    欧萝拉摇头:“这就是难事啊!信息技术只是研究院的一个分类,专心投在基础技术研发上的人有几个?信息技术的实用化在魔工委里也只是一个部门,你也清楚现在才多少人。”

    “跟特蕾希娅和海瑟薇那边没法比啊,她们可以抽调出几千上万的神术师和魔法师做基础研究,她们拥有整个东费恩的魔法塔、神殿和通讯塔做试验和测试。还有难以计数的超凡者潜在用户,既可以赚到钱,还可以挖掘出更多应用。就算她们对信息技术的价值没有我们认识得这么深刻,可力量对比摆在这里,靠我们小小的费共,根本没办法跟她们比。”

    伊芙也没辙了:“那就只能等总枢机回来,跟他商量了。”

    “我不是胸大无型……不,我能做到的”,欧萝拉给自己打气:“李奇正跟女神忙很重要的事情,而且什么事情都要靠他拿主意,我们难道只能当花瓶吗?”

    想了想,她从办工作上拉出一根导线接到护腕上,呼叫厄普西隆的研究院。

    这事终究还得跟技术专家讨论,她只能向尤赞和阿图尔求援。

    通讯连线,只有滋滋的杂声。

    然后欧萝拉听到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导师!你怎么啦导师!?你坚强点……是师兄啊。”

    什么东西被踢开了,咚咚的滚着,阿图尔的声音稍微清晰了一些:“导师?你在哪里啊导师?”

    欧萝拉神色如常的切断了通讯:“他们又炸了,魔凝胶的研究还是没起色。”

    她对伊芙说:“你亲自去一趟吧,去跟尤赞大师谈谈,我们自己独立搞通讯络的话有多大难度,顺带问问妮丝心灵络的进度。还有,看看魔导金属熔炼生产线的情况。”

    伊芙眉眼舒展,开心得不行。她更喜欢四处溜达,而不是闷在狭小的空间里,绞尽脑汁跟枯燥的数字和魔导技术打交道。

    新生魔女努力压住脸上的笑意问:“那我还回来吗?”

    欧萝拉摆手:“忙完了直接去黑曜石塔,晚上跟大家一起上课。”

    伊芙乐颠颠的下楼去传送大厅不提,厄普西隆,罗丝大神殿深处的殿堂里,套着厚重魔钢铠甲,整个人就像魔偶般的阿图尔终于找到了一个圆球。

    圆球被炸得黑乎乎的,某处破了个口子,露出杂乱的管线,弹出的机械腿正徒劳的划拉着。

    “导师你的头呢,哦,这里……”

    阿图尔找到小的半球,拼到大圆球上,再娴熟的调整了一下设置,机器人终于有了声响。

    尤赞用还有些紊乱的机械腔调说:“我得申请用晶钛做身体的外壳了,这玩意的威力真不错,魔钢都能炸穿!不错不错,就是这个!”

    “这是37号样本?我记得是遗忘森林产的一种史莱姆。告诉德鲁伊公会,我们需要大批货源,最好是直接来神陨高原养殖。”

    “但是很不稳定啊”,阿图尔说:“我又不太懂这个,只能给导师打下手。”

    尤赞一边用机械臂修理自己的身体一边解说:“不够稳定也没关系,37号吸收力量的速度很快,我们可以在魔法阵激发装置的基础上加装缓冲装置,做成引信,只需要对魔导炮的缓冲装置进行一些修改,再用导线实现远距离引爆。”

    阿图尔愕然:“刚才我们压了三十七个火球术才让它起爆,引爆法术得很强大才行。再加上魔导炮级别的缓冲装置,这个引信成本得多高啊。而且要充能的话,也得耗费很多人力和时间,很不划算。”

    “阿图尔,你的观念还没有彻底改变呢”,尤赞严肃的说:“三十七个一级魔法师就靠魔法,能对一个四级魔法师造成致命威胁吗?很难,但三十七个一级超凡者拿着魔导枪,一个四级超凡者就不敢轻举妄动。之前在风暴群岛里,三百个低级超凡者用魔凝胶炸掉了一座巨型魔法塔!”

    “这个魔凝胶的意义,就跟总枢机和你一起弄出来的魔导枪一样,不,比魔导枪的意义更大!”

    阿图尔受教:“导师说得是!”

    尤赞再道:“你帮到这一步就可以了,还有很多工程要你负责,后面的事就交给玛达拉吧。”

    它转着半球脑袋找自己的另一个徒弟:“玛达拉呢?”

    殿堂远处,一个圆球正咕噜噜滚着,惊恐的叫道:“我的头呢?头呢?”

    尤赞呆了呆,无奈的说:“看来你还得帮我一阵子。”

    ………………

    伊芙传送回厄普西隆,就在传送殿堂里,直奔另一座传送门。

    光影转换,意识恍惚,她置身一处明亮而宽阔的殿堂里。低沉的嗡鸣声和富有节奏的咚咚响声,加上骤然升高的温度,热火朝天的忙碌景象挤入身心。

    天花板上是纵横交错的光纹,莹蓝波纹荡动,传输着一股股魔力。光纹顺着导线而下,接入一部部机器后方。

    这些机器造型怪异,体型硕大,都置于一条滚动的带子旁,每部机器都有一具机械臂,臂端装着铲子、夹子等各种工具,持续不断的进行操作。

    在这条“机器带”的最前端,有八条手臂的魔偶将大大小小的矿石铲上传送带。这个魔偶据说是奥斯奎姆商会从风暴群岛捡来的垃圾,原本用来训练魔武士的战斗技艺,稍作修复和改装就用在了这里。

    矿石到了传送带的第一个节点,机械臂用巨大的簸箕送入一部圆滚滚的机械,机械的另一端源源不断吐出被碾成细碎颗粒的矿石。

    伊芙知道,这部机械里并没有碾轮,而是好几个破坏法阵,由破坏魔女艾丽编写的粉碎岩石的神术程序改造而来。

    粉碎的矿石被传送到又一个方方正正的机械肚子里,感应着机械里的魔力波动,伊芙脸上露出骄傲而满足的笑意。

    从这里开始,就是她的成就了。

    这部机械里有一个复合熔炼法阵,专门用来熔炼紫铜。魔导金属矿石从外表上是分不出种类的,而且还是各个种类混合在一起。

    上古时代传说,魔导金属才是世界最初的金属,是名为泰坦的古神骨骼。泰坦死后,身躯与大陆融为一体,骨骼成了魔导金属矿脉。矿脉对外辐射的能量,将一些泥土变成了普通金属。

    传说只是传说,就跟魔晶石和神性水晶也是神祇的尸体凝结而成一样,总之凡人似乎热衷于将一切还有超凡力量的东西都归结为神祇的尸体或者排泄物。

    伊芙以前还不觉得有问题,现在想想,还真是污啊。

    毕竟自己这个魔女,在某种程度上也接近神祇了,尸体和便便……

    新生魔女脸红红的收住杂念,盯着正在熔炼的一炉紫铜。

    魔导金属的熔炼不是凡火能做到的,她作为新生魔女,拥有的源火比魔法师的魔法之火还要高一个层级,熔炼起来自然不费力。

    伊芙又杂念纷纷,当初全是靠欧萝拉的鞭子,才抽得自己学会了掌控源火,学会了用源火感应物质里的不同超凡力量,再用不同火候和方式,将不同的成分提取出来。

    而后是更痛苦的编程学习,不知道流了多少汗水和泪水,才编写出了程序。再经过法阵转换试验,一次次测试和修改,为此浪费掉的材料,想想都胆战心惊。

    殿堂里是有人的,每部机器旁边都有人操作,他们的工作是激发机械里的法阵。伊芙对这些穿着厚厚防护服的人非常敬佩,每一次激发法阵,都要承受巨大的魔力冲击。他们却从不叫苦,被替换下去的时候还很不高兴。

    几分钟后,“紫铜熔炉”的另一侧开了个口子,一块长宽高都有接近一米的紫铜,流溢着光华送出来。

    伊芙很高兴,这一炉紫铜比预想的少,说明矿石里余留的其他成分还很多。

    熔炉里的“炉渣”由另一侧传送带送往下一站,那是秘银熔炉。

    看着传送带就到秘银熔炉为止,伊芙的心头又沉甸甸的。

    现在她只是把熔炼秘银的程序写出来了,精金的还没有完成,总枢机说,她的灵魂还不够强大。

    不仅是精金,各种特殊属性的紫铜和秘银,她也完全没有头绪。总枢机说,这方面的事情就不是她一个人能完成的了,需要整个大陆的所有魔导工匠共同参与。

    要快快升级啊,伊芙对自己说。

    传送带忽然停下,一个脆脆细细的嗓音说:“把同步率修改一下,数据我发给你们了。”

    生产线的负责人应了一声,跟大家一起忙碌起来。

    伊芙在角落里发现了一个娇娇小小的身影,是个魔女。

    这个身影在魔女里很有辨识度,丝丝魔女们要么一米三一米四,菲妮一米三,艾丽一米四,缇娜一米七左右,跟欧萝拉差不多,卡琳的人形态超过一米九。

    听说还有个正义魔女,身高跟李奇差不多,那就填充了一米八这个高度,但在一米五和一米六上就出现了断层。

    伊芙填充了一米六这个高度,一米五一直空着。

    这个魔女的到来,终于让魔女的身高有了平滑的阶梯分布。

    这个一米五,自然就是命运魔女薇姬。

    薇姬为什么在这?看起来还像是在工作的样子。

    “阿图尔大师说这里的生产线不太顺畅,让我来帮着做一些调整。”

    薇姬叹气:“我原本是六级魔法师啊,现在只能做这样的事情了。计算,是每个预言系魔法师的基础技能。”

    她手里摆弄着粗齿梳子:“还有尼斯塔的牌盒,把事情分解成通过某种方式组合起来的数字,我就能找出其中的问题。虽然跟之前用预言法术的感觉不同,但也有点意思。”

    机器的嗡鸣声再度响起,这时候再看,传送带各个环节的衔接比之前又顺畅了一些。

    伊芙用略微轻浮的语气说,“很厉害啊,不过……就这样吗?”

    她觉得这个低自己一个阶梯(身高)的新伙伴,也不过如此。而且作为魔工委的干事,负责着魔导工业的基础环节,面对这个临时工,被鞭子抽得习惯性缩着的小尾巴又翘了起来。

    她再用前辈的语气说:“听说前几天靠你的占卜才找到了总枢机,我觉得你应该更多把精力放在那些事情上面。”

    薇姬没有争辩,举起梳子说:“今天我还没有占卜,可以给你做个预言。”

    伊芙点头:“好啊好啊,我就想知道,什么时候我能升到魔工委的部门长,手底下管着很多人。”

    牌影摊开,闪烁不定,再凝聚为一张牌。

    牌面是一面镜子,薇姬张了张嘴,欲言又止。被伊芙催着,才勉强道:“很快,应该不会超过三个月。”

    “太棒了!”

    伊芙高兴得又扭又跳,拍拍薇姬的肩膀说:“好好干啊,等我当了部门长,一定会照顾你的。”

    目送伊芙离去,薇姬低声道:“为什么会跟我有关?我会是她的上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午夜布拉格〕〔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拜师九叔〕〔黑铁皇冠〕〔专属校草养成计划〕〔毒戮天下〕〔洪荒青莲道〕〔紫阳小师叔〕〔我学会了瞬间移动〕〔我不想成仙啊〕〔笔御人间〕〔这个魔主逆天了〕〔星际美食女神〕〔第二世界的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