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和我结婚我超甜〕〔最强透视〕〔张牧〕〔西花点斋〕〔无尽升级〕〔王爷你的师父掉啦〕〔噬天丹皇〕〔炮灰她嫁了豪门大〕〔大周王侯〕〔萌宝来袭:总裁爹〕〔轮回乐园〕〔万界仙帝〕〔山村小医农〕〔我在万界写小说〕〔超品兵王〕〔求魔问道〕〔木叶之我是宇智波〕〔魔宠的黑科技巢穴〕〔一剑齐天〕〔凰谋天下:魔帝的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三百九六 美果然是正义与终亡之主教会
    黑发在脑后盘成发髻,类似女仆装的白底红裙替代了原本的中性猎装,银白胸甲和裙甲又覆盖了小半红裙。女性的柔弱和战士的刚强混在一起,不协调的反差反而从看台上吸聚了点点白光。

    裹着铁手套的双手握住剑柄,奇丽微微叹气。

    发色不说了,裙子下意识就变成了红色,大概是因为地球世界红蓝阵营的分别,所以对蓝色总有些抗拒吧。

    魔法之光就是蓝色,也是魔法师的标识,费恩世界跟地球世界的阵营划分还真是契合。

    可这就不是呆毛王了啊,成了她女儿小莫……

    也罢,要的就是这种不丢节操依旧能吸聚力量的美。虽然很有些违和,可力量源源不断涌入体内,说明这条路线是成功的,至少能跟油腻师姐一战!

    红裙铁甲的黑发小莫版奇丽挥着光剑冲锋,尤尔娜变身的油腻法师不断射来类似风刃的光弧,这次却被光剑牵引的力量不断粉碎。

    奇丽冲到尤尔娜身边时,已经和她一样从看台上牵起了白光汇聚成的光流。

    光剑和法杖交击,以两人为中心,一圈沙尘冲天而起。

    “你为什么还在矜持?”

    尤尔娜闪到空中,展开光盾挡住奇丽如光炮般的一击,还在作着评判:“不过你在矜持中也找到了美丽之力,真是让人意外,虽然很有些古怪。”

    古怪就对了!

    “如果真的只是纯粹比谁美,直接搔首弄姿不就行了吗?为什么还要战斗呢?”

    奇丽鼓荡光翼冲上天,再如雄鹰搏兔般扑地,拉出道道鲜红残影,追逐着不断闪现挪移的尤尔娜。

    越来越强的力量涌入体内,让奇丽的信心也越来越强。

    “这说明战斗才是本体,美必须要在战斗中呈现!像你这种只能摆造型,动起来就毫无打击感的油腻师姐,根本就偏离了竞技的本质!”

    再一剑劈得尤尔娜衣发凌乱,连长裙下摆都被切掉了一块。油腻双腿骤然露出,赢得了又一波力量,奇丽化身的红裙少女却因为胜利之姿,获得了更多力量。

    身着朴素的长裙,就是个凡人少女。套上铁甲,手持长剑,以简洁而洗练的风格战斗,稳稳凌压着对手,这种以柔弱之躯撑起非凡之力的反差之美,就算是精灵,也为之倾倒。

    “看来你入门了,但很遗憾,你依旧忽略了自己的潜质”,尤尔娜闪到竞技场另一端,身上光影闪烁,又开始转变。

    “美就是绝对的,摆造型也好,战斗也好,都只是美的不同呈现……”

    说话时油腻法师消失,尤尔娜再度变身。

    看着她的新造型,奇丽居然松了口气,有这颗珠玉在前,她就不必考虑山寨小红帽的女版孙猴子了。

    上身就是一个金属圈套住胸房,露出度无限接近于百分百的护甲,下身护甲比***宽了一两个指头而已,却又套着多余的护膝护肘。

    再罩一件几乎完全透明的轻纱,手握类似月轮的双刃,仅仅只是手臂伸展,就从看台牵引出一波怒涛般的白光。

    奇丽冷笑:“你还真是卖肉到底呢……”

    如果变回男身,奇丽不得不承认自己有可能斗志大减。

    “人体之美,就是自然之美”,尤尔娜飞身而上。

    “猥琐的摄像师也是这么说的!”

    奇丽光剑相迎,两人展开了新一轮的战斗。

    一粉一红两个身影急速交错,光剑与双刃荡开道道涟漪。这一刻,尤尔娜如化身绚彩蝴蝶,围着奇丽这朵红花翩翩起舞。不管是身体本身,还是变幻的身姿,都令人目眩神迷。

    “你依旧不明白,永耀之灵的美就是正义!我们据此评判一切,美就上升为神圣的衡准之线,由此开创永恒的秩序!”

    尤尔娜的声音也如舞动的身姿,在奇丽耳边萦绕:“不管是激发*的美,还是令人膜拜的美,所有美都是力量!现在我只需要用这种最直接的美,就能击败你!”

    你们精灵果然是颜值党!

    奇丽总算明白了龙尔德为什么找上精灵美神的原因,精灵还真是把美视为正义啊。

    虽然对人类来说这有点奇葩,可抛开性质和内容不谈,正义的确就是一种用于审判的标准。人类的标准是善恶,精灵的标准是美丑。

    或许这就是精灵最终被人类推翻的原因……

    奇丽暗暗吐槽,却又叫苦不迭。尤尔娜的力量越来越强,而自己已经没了新的进账。

    难道真的要走卖肉路线,才能跟尤尔娜抗衡?

    信心骤失,再一走神,双刃掠过肩头和腰身,奇丽打着滚的摔出去。两道血水螺旋挥洒,居然还牵引到了一波白光,赢回了一丝力量。

    躺在地上,任由那股力量在体内流转,伤势急速好转。奇丽心说看台上的精灵祈并者,恐怕对变态之美都能接受吧,还真的是标准的唯美主义者。

    “尼尔瑟拉之美高于一切!哪怕是人类的神祇龙尔德都无法融合,这也是祂最终放弃了这座神国的原因。”

    尤尔娜缓缓走来,身上还染着奇丽的血迹,殷红与玉白相衬,让涌向她的光点之潮更猛烈了。

    美高于一切?

    形式不是体现内容,而是决定内容?

    艺术不是再现生活,是生活模仿艺术?

    区区王尔德的思想,就算是在心灵拥有力量的费恩世界,也是落后并且荒谬的啊!

    即便说不上本末倒置,也完全否定了客观存在对心灵的影响,费恩可不是纯粹的唯心世界。

    这分明是费恩历史的败犬,怎么可能败给这样的对手!?

    奇丽艰辛的站起,身上的铁甲红裙,甚至头发和面部都泛起淡金光芒。

    既然你顽固的走卖肉路线,那就在同样的路线上打败你吧!

    让你知道,卖肉路线不是这么走的!

    就算是卖肉,也有会所和洗头房的分别!

    虽然有点掉节操了,但都到这一步了也没办法不是吗?

    再说了这总比搞成比谁露得多,谁的波动更抓眼好得多。

    做好了跨入新世界的心理准备,不等于就直接坠入罪恶的深渊啊!

    光芒消去,漆黑长发变作银灰短发,纯黑发箍套在头顶。

    铁甲红裙成了紧身束腰,类似哥特洋裙的黑色小短裙,胸前是大片镂空花纹的蕾丝,肩上的泡泡袖和花瓣袖口连成整体,将手臂和手严密包裹。

    一双长到膝上的厚底高跟黑皮靴遮掩了修长双腿的大部分区域,之上的绝对领域又被黑丝遮掩,只在短裙荡动时才能看到雪白的肌肤。

    只是静静站着的话,新的奇丽,在露出度上跟尤尔娜成了截然相反的两个极端。

    就连她的脸颊都被黑眼罩遮住了上半部分,唯有红唇在整个人构成的黑白色调中夺目而出。

    怪异又大得过分的带鞘宽剑背在身后,尺寸比例明显不协调。手中还有一把长刃,不再是由淡金光芒凝结成的光剑,而是前端略带弧度,泛着金属光泽的长刀。

    仅仅只是静静站着,看台就陷入一片沉寂,原本不断向尤尔娜涌动的白光之潮也骤然消失。

    “你……再次让我意外呢。”

    尤尔娜的脸色变得凝重了。

    ………………

    还泛着残留着魔力波动的石墙上,奥图靠着墙垛一屁股坐下。

    他全身都在颤抖,意识也在发飘,觉得自己能跟同伴一起撤下来简直是个奇迹,幸好包里还剩一瓶荆棘圣水。

    也得感谢那个叫长锤的矮个子大叔,就是他带着贝塔城基建团的德鲁伊和魔法师,用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在山谷外建起了这道石墙防线。

    那个满脸络腮胡子,一看就有矮人血统的大叔还很愧疚,说来不及修好前沿和纵深的防御设施,基建团的赤红暴君、土木德鲁伊和营建魔法师都已经累垮了。

    大地在不断颤抖,爆裂声如连绵雷声一直停不下来,魔导枪的枪声更像瓢泼大雨,就在奥图身边响着。

    听这动静,就知道墙垛外的战况异常激烈,奥图心中却异常平静。

    军团已经上来了,几十门魔导炮正在不停轰击。圣光塔也立了起来,净化结界罩住了整座山谷。虽然没有将亡骨之域的亡灵之气尽数驱散,却遏制住了扩散的势头,被腐蚀的灰黑地面也就至于这道石墙前。

    最危险的时刻过去了……

    奥图喘匀了气,摇头拒绝了拉尔夫要自己去后方休息的提议。夏安迪亚的圣武士是外人,做到这个程度已经够了,可他是赤红圣堂,只要还有一丝力气,都得留在这里,准备着应对突发状况。

    他看向石墙护住的圣光塔,塔下的平台上,教会的高层和圣女们正神色严肃的眺望着战场。

    包括他在内,没人因为她们远离战场而说半句风凉话。事实上他们之前不过是在打下手,真正战斗在一线,起到关键作用的还是圣女们。

    就连那个银头发的小不点,都拿着跟玩具一样的短弓冲上去了啊。

    再看到那个浑身包裹在银甲中的高大武士,奥图心中一动。

    他从挎包里掏出一颗坑坑洼洼,却又玉白无暇的石头,有拳头大小。

    这是在战场上捡的,是一只强大亡灵留下的。

    大多数亡灵被净化和驱逐后,骨骸就化作了飞灰,但有少数却会留下核晶以及这种叫“骨玉”的东西。

    跟容纳魂火的核晶相比,骨玉的价值要低得多,唯一的特异之处是对亡灵气息有很强的感应。很多善神教会和圣武士教团把它雕刻成小刀之类的器具,用来探测亡灵气息。

    奥图掏出自己的雕刻刀,呆呆盯着这块“石头”,在心中勾勒自己想要雕刻的东西。

    银甲武士挥着大剑横扫,摧毁了山谷里的大片亡灵,那一幕深深刻在奥图心里,让他对这块材料的规划很快成型。

    在费共里对圣女的崇拜,人人都不遮掩,还因为随时都能碰到圣女,甚至经常一起吃饭聊天上课出任务,崇拜里又带着浓浓的亲切,让大家自觉跟其他教会的神职者完全不同。

    艾丽……不,这个形态该叫凯瑟琳,就是所有人既喜爱又敬畏的一个圣女。

    可惜,总枢机没在这里,据说还有一位叫奇丽的圣女,她将会替代总枢机称为圣堂系的导师,他是多么渴望见到总枢机的战斗英姿,而同样拥有正义神力的奇丽,又会有怎样的炫目身姿呢。

    正准备动刀,圣光塔那边忽然出现了小小骚动,欧萝拉似乎接到了什么消息,急急离开了。

    “会有什么事?”

    奥图想想,把疑问丢在了一边。

    趁着这个空档赶紧雕刻好这个不定这就是人生中最后一件作品了呢。

    虽然并不遗憾,奥图还是怀着小小的憧憬,死后能上神国的话就好了。

    ………………

    圣光塔背面,欧萝拉接见了一群怪异的来客。

    十多个人都是人类,长相也很普通,怪异在他们的衣着。

    他们都穿着纯黑的长袍,这在费恩很少见。哪怕是夜女士或者其他教义跟隐秘有关的教会,都不会穿这么黑的衣服,因为黑到极致,反而很显眼,很容易沾染灰尘,看上去非常脏污。

    但这些人的黑袍却一尘不染,似乎身上带着什么怪异的力量,让他们隔绝于尘世之外。

    “终亡之主东方教会的大主教……”

    欧萝拉看了看领头那位相貌平凡的中年男子,再看向旁边那个也没有出彩之处的瘦弱少女:“以及圣女?”

    终亡之主伯塞奎斯是位弱小神祇,执掌葬礼和墓地神职,严格的说更倾向于善良阵营。但因为教会总是跟死者打交道,而且跟执掌亡者和巫妖神职的苍白之主关系紧密,在费恩主位面就成了“不可接近的中立者”。

    中年男子恭谨的道:“伯塞奎斯的第一眷顾者邓肯,向赤红女士的圣女致敬。”

    面目跟男子有些相似,应该是他女儿的少女同时低头:“聆听伯塞奎斯神意的阿丽珊向您致敬。”

    说话的声音和他们的气息都是一样的,淡漠得仿佛过耳就忘。

    “我们奉吾主的神谕,来此求助”,邓肯大主教说:“我也知道我们教会在凡人中的形象很不好,说话没有多大的可信度,但此事关系重大,我们不得不请求您给予最大的信任。”

    他诚挚的道:“我希望面见普雷尔公爵,跟他讨论这件事。”

    欧萝拉压下身为贵族时对终亡教会的厌弃,叹道:“你们来得真是不巧,我们的总枢机……呃,也就是教宗冕下,正在外执行吾主的神谕。”

    “是吗?”

    大主教难掩脸上的失望,他抬头看看前方还在喷薄的灰黑烟气,忧郁的道:“情况已经非常紧急,再晚就来不及了。”

    欧萝拉心中一跳,赶紧道:“但吾主还是能听到我的祈祷,向我直接传达神谕,所以有什么事可以先跟我商量。”

    父女俩对视一眼,女儿说:“整个费恩都知道伯爵您的美名,我想可以信任您。”

    邓肯点点头说:“我们是来警告公爵,苍白之主已经失去了对亡骨之域的控制,各个亡灵君主都开始自行其是。现在正在攻击神陨高原的,应该是斯兰霍恩的末代国王。”

    欧萝拉一惊,怪不得之前从缝隙里传出的吼声,自称是斯兰霍恩王呢。

    不过除了这点,再加上苍白之主的动向,也算不上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吧。

    至于情况紧急,这还用你们说吗?前面打成那个样子了不都看得明明白白?

    少女瞥了父亲一眼,大概是在抱怨父亲说话抓不到重点,她补充道:“斯兰霍恩王拥有半神级别的力量。如果让它挤出位面缝隙,它会把整个神陨高原都拖到亡骨之域里。”

    欧萝拉的脸色终于变了,这真是太可怕了!

    少女再道:“但这还不是最关键的,炼狱深渊的第七十八层,埋骨之地的魔王喀鲁扎,有可能取代苍白之主。到时候埋骨之地跟亡骨之域连通为一体,费恩的生灵循环就会被堵塞,后果完全不堪设想!”

    “对,不堪设想”,欧萝拉重复着,两眼发了直。

    不是不堪设想,是根本想象不出来……

    她对这事毫无概念,只是听到有炼狱深渊的魔王参与,就下意识的觉得很严重,非常非常严重。

    “看来殿下还不明白这个后果意味着什么”,终亡之主教会的大主教果然是跟死者打交道的专家,面对活人就没了情商。

    欧萝拉勉强笑道:“我……我确实不明白……”

    大主教摇头道:“所以我们才希望跟教宗冕下谈啊。”

    “他确实不在,你们也看到了,我们现在正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就是你们说的那个斯兰霍恩王”,欧萝拉说:“要么你们先住下来,等他回来,要么就尽量跟我说清楚这些事情的意义。”

    “你……不会明白的”,大主教摇头。

    少女没好气的瞪了父亲一眼,再对欧萝拉道:”我们会试着说清楚,不过最好是把这些消息尽快告诉赤红女士,她应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辣妻来袭:少帅别〕〔清浊向恶而战〕〔大将军传〕〔霸道老公放肆爱〕〔午夜布拉格〕〔佛系反骨(快穿)〕〔一仙难球〕〔穿越时间的地平线〕〔两界布道〕〔人世繁花〕〔古龙绝技横行大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