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宫墨珏乔冷月〕〔等不到的你〕〔她被反派攻略了〕〔第一好婿〕〔极品大散仙〕〔美人神棍〕〔踏星〕〔苏厨〕〔美漫之道门修士〕〔明王首辅〕〔都市之魔帝奶爸〕〔剑从天上来〕〔透视民工混都市〕〔无上升级系统〕〔逆成长巨星〕〔大良医〕〔超级至尊兵王〕〔美女总裁狂保镖〕〔实力不允许我低调〕〔回到过去变鹦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三百九七 凡人的终亡危机与奇丽的节操沦丧
    邓肯和阿丽珊一行人被传送回了贝塔城,在挨着安妮广场的礼宾楼住下。教会其他人都在露台上新奇的打量这座风格怪异的城市,只有父女俩忧色难掩。

    邓肯叹道:“我们该去找曙光女王的,让她请动凯姆,赤红女士……祂的信仰与亡者无关啊。而且祂仅仅只是位弱小神祇,普雷尔公爵不是传奇,贝希米亚女伯爵也不是,就算愿意帮忙,力量也不够啊。”

    “父亲,这是神谕”,圣女阿丽珊说:“吾主的墓地之音很清晰,去找赤红女士,墓穴由祂而启,墓碑由祂而立,祂是这一切的关键。”

    她再加上了自己的理解:“凯姆还在为自己而战,不可能分出力量去解决亡者的事情。而且死神诸职从黑暗时代开始就零落了,就算是凯姆这样的强大神祇,也不敢贸然介入。”

    “我们的力量太弱小了,吾主执掌的终亡已经所剩无几,凡人的灵魂被神魔肆意掠取”,邓肯沉重的道:“如果赤红女士帮不上忙,吾主陨落还是其次,凡人会失去永恒的安息啊。”

    阿丽珊安慰说:“欧萝拉圣女虽然有些……不太了解情况,但赤红女士应该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邓肯依旧持悲观论调:“希望如此,不过时间太紧急,墓地的宁静都难以维持了。圣女要把这件事情报告给神祇,肯定得做很多准备,至少得做一场祭祀。”

    墙上挂着的卷轴忽然显现影像,吓了众人一跳。

    黑发雪肤,身穿泡泡袖红裙,头戴尖尖红帽,一个秀丽绝伦的小姑娘坐在造型简洁的桌子后,在她背后是活动的影像。正是那座邓肯和阿丽娜等人见到的石塔,隐约能听到怪异的呼号声和剧烈的爆炸声。

    小姑娘表情严肃,语气凝重:“小红帽广播紧急报道,今天上午10时左右,在2087.6190.0位置,一道通向亡骨之域的位面缝隙突然开启,亡灵气息正在侵蚀该处地域。目前我方已经建立起净化结界,正在遏制亡灵气息的侵蚀,城卫和军团也已经赶到,堵住了自缝隙里涌出的亡灵。”

    说到这,背后的影像转换到战斗现场,能看到已经被浸染得灰黑大地上,士兵们正用魔导炮、魔导枪以及各种武器,在石墙上阻击如潮水般从山谷里涌出来的亡灵。

    即便是邓肯和阿丽珊这样的终亡信徒,也看得心神摇曳。他们可没想到,刚才那座石塔前面,正在发生的战斗是如此可怕。

    :“费共贝塔城统合部向在神陨高原活动的所有人员发布如下通告,位面缝隙极有可能在其他区域出现,没有结界的区域无法阻挡亡灵气息的侵蚀,请所有平民向贝塔城集中,贝塔城会为大家提供庇护。”

    “所有冒险者请尽快赶往冒险者广场,领取任务,参与到保护神陨高原的行动中。我们也欢迎热心冒险者直接前往战场,在那里接受我们的统一调度。”

    小红帽讲述着各个跟住民和冒险者有关的细节,听着听着,邓肯脸上的迷茫越来越重:“怎么好多东西都听不懂?之前听到的传闻果然没错,神陨高原真是个古怪的地方。”

    阿丽珊看着屏幕上的小姑娘,视线久久没有挪开:“这个也是赤红女士的圣女吧,真美……”

    被终亡圣女赞誉的当事人,此刻正在赤红神座上叉着腰,抖着腿,姿态非常不雅。

    “李奇那家伙,真是不靠谱!”

    小红帽发着脾气:“说断线就断线,怕坏了他的事还不敢强行黑进去。这下可好,下面的事情都落在我身上了,我哪知道他鼓捣的这一摊事该怎么摆弄啊!”

    秋香和画眉两个小天使绕着华表跳舞,在乖巧的编织神力,没有开口。

    小红帽身前浮了几十个光屏,拼成半圈,每个都显示着不同的影像,大半都跟位面缝隙有关。每幕影像都关系着一件事,正等着李奇做最终决策。

    李奇不在,小红帽只好硬着头皮自己上,可她根本没经手过费共的实际事务,完全是两眼一抹黑。

    好在这些事情并不是真的等着她给出指令,由塔伦斯和欧萝拉等人组成的临时小组已经做出了决策,并且在执行了。她要做的就是画个勾确认,如果觉得哪里不对,再提出异议重新讨论。

    “这是逼着我干在奏折上画圈写朕知道了这种荒唐事情!”

    因为损害了小红帽的自尊,所以她很生气。

    然后她终于收到了一件需要给出具体意见的事务,说起来她在神人通讯这项能力上,远远超越了其他神祇。现在她不仅可以向凡间发送事先录制好的影像,还可以逆向操作,通过传送神殿那根神迹bff木桩接收由欧萝拉传送上来的影像。

    包围住她的光屏里就是欧萝拉之前发送上来的资料,没隔多久又发来这份消息,显然很重要。

    看了内容,小红帽刚涌起的喜悦瞬间消散。

    “这是什么意思?那道位面缝隙还是我搞出来的吗?墓穴由我而启,墓碑由我而立?”

    她嘀咕道:“这个终亡之主,是来找我闹事,要我负责的?该叫什么,神闹?”

    心虚的挠挠下巴,小红帽将那面光屏一推:“这是革命事业不可避免的附带伤害,关我什么事啊!?”

    光屏正要消散,她手一抓又凝住了。

    “万一遗漏了什么重要的信息,等李奇回来被他鄙视就惨了……”

    小红帽背着手踱起步子,然后她啊的一声,拳头落在掌心上:“有疑问,找专家!”

    手再一抓,小光头从地板里浮了出来,正是尤赞。

    见他身体模模糊糊的,像压扁了的奶酪,小红帽叹气:“又炸了?”

    “是啊,陛下,我们是英灵也不怕,就是身上换几个零件的事”,尤赞说:“37号的15次改型还是不太稳定,不过离……”

    小红帽打断了他:“都打起来了还在搞这个,临时抱佛脚有什么用?先搞定这个!”

    她把光屏推给尤赞:“跟我说道说道,这事有什么来龙去脉。”

    “但是37号……”

    尤赞还有些舍不得手头上的试验,不过看到光屏上的信息,灵魂就是一震:“终亡之主找上来了!?”

    它呆了好一阵,眼中光彩闪烁,应该是在搜索自己的记忆。

    许久后,它惊恐的叫道:“陛下!这可了不得啊!”

    小红帽怒道:“我知道了不得,所以才找你上来!仔细说!”

    话虽如此,她脸上却挂着明显的庆幸表情。

    “这事得从费恩的生灵循环……好吧,范围小一点,就是凡人的灵魂循环说起……”

    尤赞是千年巫妖,自然对这些事情很了解。

    “这个略过,说重点”,小红帽更了解,之前她还给李奇上过课,纠正过转世这个概念。

    尤赞哦哦的道:“那陛下也该知道,主宰灵魂循环的冥河,已经上千年没有主人了,原本这是死神掌管的。”

    “当然,这是常识。冥河无主,才由苍白之主窃取了死神的亡者神职,将亡者之域变成了亡骨之域。死神之下的终亡之主,原本是中等神力的神祇,也衰落到了弱小神祇。”

    “死神执掌的死亡之力被夜女士、恐怖、罪行、谎言、瘟疫等神祇分踞,原本这些神祇只能在符合祂们教义的死亡中获得凡人的灵魂,但现在祂们可以肆意掠取。”

    “同样,善神也可以不遵循信仰之道,自由掠取凡人的灵魂到祂们的神国,只受祂们神国资源的限制。虽然我不清楚善神是怎么鼓捣那些凡人的灵魂,祈并者还能不能保有真正的灵魂,但在这事上祂们的行径跟恶神没什么区别。”

    “陛下说得对”,尤赞捧了捧主子,再道:“冥河贯通了费恩所有位面,在炼狱深渊的每一层都有出口,凡人的灵魂从那里化作源初灵质汇入混沌虚空。”

    “冥河虽然没有主人,但不管善神恶神,掠取灵魂都很挑剔。苍白之主不断截取灵魂,也干涉不了冥河的流向。所以上千年来,亡者之域不断壮大,苍白之主从一个小小的巫妖之神,变成强大的亡者之神,也并没对费恩造成太大影响。”

    尤赞的语气变得异常凝重:“现在不一样了,如果终亡之主说的是真的,埋骨之地的魔王替代了苍白之主,让亡骨之域跟埋骨之地连通的话,冥河的流向就有可能被控制住。”

    “同时控制了上游和出口的话,的确就有了改变流向的能力”,小红帽也意识到了严重性:“具体会出现什么情况?”

    “费恩的灵魂循环相当复杂,不过也可以粗略的看成是一出一入”,尤赞说:“如果冥河被截流,凡人的灵魂无法回归世界本源,主位面也就无法获得足够的灵魂源质。新生的凡人灵魂会更加羸弱,成长会更困难。到了最后,说不定就不会再有凡人出生了。活着的凡人,也因为更加弱小,不是被主位面溢出的亡灵气息变成活尸,就是沦为神祇的傀儡。”

    小红帽狠狠抽了口凉气:“冥河既然被截流,那凡人的灵魂就会在亡者之域,或者埋骨之地,被那个魔王永恒奴役啊。”

    尤赞叹道:“喀鲁扎会成为比死神更强大的冥河之主,凡人的灵魂就是他拥有的财富,他应该不会彻底灭绝凡人,其他神祇和魔王也不会容许他那么做。但冥河在他手里,凡人的命运只会更悲惨。”

    小红帽无比庆幸把尤赞抓了上来:“我就说呢这绝对不是好事!”

    她有些焦躁的道:“那我们该怎么办?那个终亡之主要我们帮忙,祂可信吗?我们又要怎么帮?”

    尤赞道:“终亡之主除了葬礼和墓地的神职外,还执掌‘终亡’这个神职。所有凡人,不管老死病死,各种意外,甚至战争,总之是命运既定的死亡,灵魂都归终亡之主监管,负责送到冥河里沉解。”

    “但苍白之主和其他神祇的不断介入,让‘终亡’神职越来越衰弱,终亡之主其实已经名不副实了,叫葬礼和墓地之神更准确。”

    “终亡之主的教义是确保灵魂循环的完整,最让祂喜悦的事情,就是所有凡人灵魂在死后都归于冥河。在这件事情上,祂应该是可靠的。”

    “至于怎么帮……”

    尤赞挠头:“我也不知道啊,我觉得陛下应该跟祂直接谈谈。”

    “直接谈!?”

    小红帽明显变得紧张了:“你是说……让我跟祂见面?”

    “当然不是本体直接会面了”,尤赞很理解主子的顾虑:“可以投影到特殊的场所,既然终亡之主的大主教和圣女都来了,可以通过祂们,跟终亡之主约定在某个地方会面。”

    “还是要会面!?”

    小红帽咬着指甲,更加不安了。

    斜着眼睛瞅瞅尤赞,小红帽皱眉:“你……是在怂恿我?”

    小光头跪地磕头:“陛下明鉴,我绝无二心!”

    “我知道,不过……”

    小红帽在心里嘀咕,你终究是个巫妖。

    想到原本可以有个人商量的,现在却处于断线状态,小红帽又是一肚子火。

    她恨恨的骂道:“李奇那混蛋到底在做什么啊!?我这里正面临着来费恩的最大一次考验,要去见外人……不,外神了!他都不能给我提点建议!”

    如果李奇……不,奇丽能听到小红帽的心声,打死她都不会说自己正在干什么。

    只是静静立着,看台上沉寂片刻后,就涌出大片光潮,让她浑身充盈着力量。

    从这点来看,看台上的精灵祈并者们是很公正的,哪怕跨越了不同世界,只要是美,他们都会打call。

    奇丽信心十足的迈步……

    等等,图笔小姐姐的美不只是静态的,更美在动态。

    那优雅而色气的步伐,是怎么走的来着?可不简单是猫步啊。

    但是那么羞耻……

    奇丽内心挣扎了0.2秒,然后迈出了步子。

    都到这一步了还纠结个什么劲?

    而且又不是真的卖肉。

    至于怎么走,盯着小姐姐后背的上百个小时不是用来打怪的!

    这一步应该是标准的……

    奇丽脚踝一崴,坐在地上。

    该死!忘了自己穿着就算是一般女性都难以驾驭的厚底高跟鞋!

    这一坐,涌到身上的光点更密集了,奇丽才意识到什么。

    好吧,这一坐,高叉短裙散开,庞次也露了,自己照原样拷贝,是白色的……

    向失去的节操致以崇高的敬意!

    只有胜利才能告慰牺牲的一切!

    奇丽站起,迈着优雅而坚定的步伐走向尤尔娜。

    长刀劈出,短裙飘摇,那偶尔显露的一抹素白,甚至超越了其下的肉色,让涌向她的力量更加猛烈。

    铛铛的金铁交鸣声不绝,眩目的肉色与沉稳的黑色在刀光与火星中穿梭。

    强大的力量在体内奔流,再由长刀喷发到对手身上,奇丽一刀劈得尤尔娜陷进地面,刀气将她身后的沙地震出数十米长的裂痕。

    尤尔娜嘴角溢血,艰辛的道:“这是什么美?连我都在动摇了!”

    “这是某个骚男踩在若干个时代的美学和心理学之肩上的杰作,每个细节都凝聚着无数人的智慧和色心,由社会化大生产下的艺术工业创造出的卖肉高级境界!虽然还是停留在低级趣味的层次上,却已经不是你们精灵这种静滞了数万年的陈腐之美能比的!”

    奇丽有点踩不住挥洒节操的刹车了,呼喊道:“正所谓全果诚可贵,制服价更高,一朝禁欲出,二者立马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都市极品赘婿〕〔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玩家超正义〕〔佛系反骨(快穿)〕〔无限终焉〕〔末世之星际帝尊〕〔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帝少宠妻要亲亲〕〔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