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红粉图鉴〕〔双面总裁宠妻无度〕〔璀璨仙途〕〔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出走萌妻:总裁别〕〔江上华笙空流转〕〔慕少独宠重生妻〕〔网游之至强剑士〕〔顶级强者〕〔黑夜进化〕〔侯府小哑女〕〔诸天之最强BOSS〕〔山村最强小农民〕〔权门悍妻〕〔美女总裁的特种兵〕〔少年大将军〕〔流云引〕〔莫负初夏〕〔楚楚星光〕〔心有瑶光楚君意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三百九九 李奇你敢金窝藏娇!?
    “尼尔瑟拉”还牵引着看台上的光潮,但她不再是终点,光潮通过她中转涌向了奇丽。

    钉住奇丽的光矛消失,连带伤口也急速愈合,疼痛渐渐远去。

    “果然,这只是个类似心灵幻境的地方”,奇丽大约明白这座竞技场的实质了。

    “尼尔瑟拉”的身影扭曲变幻,一点点恢复到尤尔娜的样子,让奇丽既感慨又诧异:“真是奇妙,结果有凡人之心的居然是你,你不是神之女兼天使吗?”

    “真正决定美的境界有多高,力量有多强的,不是形式本身,而是承载形式的实质啊”,尤尔娜还沉浸在刚才那一幕里,深深长叹。

    她再对奇丽道:“我只有天使之心,没有凡人之心,天使之心是无暇的。”

    “但我是失去了神主的天使,还因为我又是神之女,无法回到银月云岛。所以,我就成了自己的神主,暂时代管这座神国。”

    光潮的奔流更汹涌了,看台上的祈并者化作人形的光斑,投入到光潮中,一个个消失。

    “这座神国脱离龙尔德的时候,还载着很多很多的祈并者,我听得到他们每个人的心声。”

    尤尔娜静静的讲述着:“他们的记忆,他们的信仰,一刻不停的在我心中流淌。但我不是尼尔瑟拉,接收不到他们对神祇奉献的心灵之力。相反,他们过往生活的点点滴滴刻在我的天使之心上,或许这就是我看起来拥有凡人之心的原因吧。”

    “原本我一直在沉睡,神国脱离龙尔德的时候才苏醒,靠天使之心中残存的尼尔瑟拉意志维持着神国,不让它崩解得太快。从那时到现在,过去了多少个星耀之日我已经数不清了。”

    她伸手在光潮中捞起一团光点:“这些就是祈并者的灵魂,我不清楚凡人的灵魂是什么样的,只知道这些祈并者的灵魂就像一面面小镜子,不同的凡人记忆赋予了每面镜子不同的质地和角度,过滤和反射神祇的信仰。”

    “我的力量不足以维持整座神国,祈并者的灵魂不断消散。还能支撑到现在的祈并者,与神国的接触已经难以保持完全的真实。他们的灵魂无法注入更多的记忆,每隔一个星耀之日就会清空,再由我向他们重复一些必要的事情。”

    “其实也只有一件事情,等待传承者的到来,将她带到这座用残存神力编织起来的幻境里。”

    尤尔娜看向奇丽,如释重负的道:“幸运还伴随着我,传承者,你将获得这里的一切。”

    一个个祈并者融入光潮,空间也开始荡起涟漪,那种压制着心灵的力量骤然消散。

    奇丽揉揉眼睛,发现尤尔娜忽然远离了自己,而自己像是刚进来似的,还站在通道的出口。

    果然是幻境啊,刚才发生的一切,都不是真实的。

    奇丽庆幸的吐了口气,这就是说,刚才其实不过是在玩虚拟游戏,丢的那些节操,也不是真的没了嘛。

    尤尔娜扇动羽翼飘过来,她身上依旧牵引着光流,并不是幻境中那么猛烈的光潮,而是一点点微弱白光连成的丝线。每点白光都萦绕着模糊的画面,那是一张张毫无表情的人脸。

    奇丽诧异的道:“他们……是消失了吗?”

    虽然还不知道尤尔娜所说的“这里的一切”到底包括什么,但这些祈并者也算是自己的所有物吧,就这么没了多可惜!

    “主人,这里已经归属您所有,这些为尼尔瑟拉而在的祈并者与您毫无关联,他们没有再存在的理由了。”

    尤尔娜说:“他们其实早就该消失了。”

    美丽绝伦的精灵天使俏生生立在身前,用无比自然的语气喊出这声“主人”,让奇丽心中生起一股恶寒。

    不是针对尤尔娜,而是下意识的感到心虚甚至恐惧。跟罗丝魔女们当初喊主人不同,尤尔娜是真的把自己当作主人的吧?

    还没来得及细想下去,尤尔娜忽然咦了一声:“有两个祈并者没有消失。”

    两个?

    奇丽确定是之前见到的翡翠和晨光,他们为什么会留下来?

    “主人您记得他们,虽然是很粗略的记忆,但这里已经属于您,他们可以继续留下来。”

    尤尔娜说话的时候手一招,翡翠和晨光出现在她身后。两人的记忆似乎被刷新过了,像是当了李奇多年的仆从,熟捻的低头垂手,伺立一旁。

    “好吧,你说这里的一切都属于我了,那到底有什么?”

    奇丽一时也顾不上去梳理自己跟尤尔娜的关系,以及研究这两个祈并者的情况,刚才那一番战斗虽然只是幻境,还是让她很疲累。

    所以就先跳到loot环节吧!

    “当然是我,还有这座神国的一切”,在尤尔娜眼里,两个祈并者微不足道,不值一提。

    她盈盈笑道:“主人现在的力量还不足以完全掌握这座神国,更无法向上抬升,毕竟您还没到传奇。我可以继续代管神国,让它隐藏下去,直到主人成为半神,把这里变作您的个人位面。”

    “主人也可以将这里当作位面探索的基地,只要出入小心一些,就不会被其他神祇和冒险者发现。”

    某个成语掠过奇丽的脑海,让她心中那股惧意更重了。

    这好像是……

    脑子里忽然响起河东狮吼般的咆哮:“李奇李奇李奇!你在哪里哪里哪里!”

    奇丽的大脑在那一刻宕机了0.2秒,回过神来,她终于明白那股惧意是为何而来了。

    “你失联了大半天!去干什么了!”

    小红帽的语气虽然凶神恶煞的,急切和担忧却显露无疑。

    大半天?这么久!?

    罢了,幻境的时间流速应该是不一样的。

    奇丽赶紧回报:“说起来你肯定不信,我参加了一场选美,拿到了冠军。”

    小红帽呆了呆,嚷道:“这不公平!早知道我就亲自来了,结果让你捞了便宜!”

    你还真信了啊!

    奇丽赶紧把事情作了择要报告,当然也没忘上交loot清单。

    果然,几分钟后,小红帽勃然大怒:“李奇你敢金屋藏娇!?”

    这就是奇丽心中那股惧意的来处了……

    奇丽叹道:“这不正准备给你吗,只是所有权还在我身上,看怎么转交给你。”

    跟小红帽当然没必要分出彼此,只要小红帽愿意,脑子里想什么都一清二楚,还搞什么金屋藏什么娇。

    奇丽心中的惧意,是怕自己由这座神国发散出的一缕杂念,让小红帽当了真。

    有一天她奇丽,不,他李奇也成了神祇,不就可以摆脱小红帽对他的永恒奴役了吗?

    这真的只是不受控制的杂念,小红帽跟自己的关系也说不上奴役,说起来真的跟小红帽没了这种灵魂关联,自己反而会很不习惯,甚至很沮丧吧。

    奇丽正心绪翩翩,小红帽在脑子里欢呼:“太棒了!一座废弃的神国啊,就是捡垃圾也够捡到饱!”

    奇脸捂脸,你走,我没有你这个女神!

    “还瞧不起我?龙尔德和尼尔瑟拉的垃圾,就算是凯姆也会认真的刨!”

    小红帽对她的想法嗤之以鼻,再道:“总之你立下大功了,论功行赏的事情后面再说。咱们还有太多事要做,我先翻翻手册,找找把这座神国拖过来的办法。”

    熟悉而亲切的翻书声响起,似乎这事也很棘手,好一阵没有结果。

    奇丽暂时不理会小红帽了,看向尤尔娜:“很抱歉,我当不了你的主人,不过我的神祇会接收你和这座神国。”

    “赤红女士吗?”

    尤尔娜毫不意外:“这是很自然的事情,您是一位选民,把这笔宝贵的财富献给神祇,是正确的选择。”

    这跟是不是正确无关啊,是唯一的选择。

    奇丽对她的反应有些意外:“你不会失望吗?或者对未来很忐忑?”

    尤尔娜淡淡的道:“都说不上,不过从功利的角度看,成为一位神祇的天使,比等待您成神再恢复天使的身份更好。”

    奇丽觉得自己该稍稍后悔一下的,刚才那声甜甜的“主人”就成绝唱了么?

    尤尔娜再道:“而且,您既身怀正义神力,又展示出了比尼尔瑟拉更强大的美丽之力,尼尔瑟拉之美的传承就更不必担心了。”

    合着刚才对我的殷殷叮嘱,都是在演啊,怎么觉得你这个天使更像心机婊呢。

    奇丽有点讪讪的,转移话题说:“之前你说过第一位冒险者拒绝了这个传承,只拿走了神国之石,那是怎么回事?”

    “神国之石是神座遗留下的残片,上面凝结着神国法则。尼尔瑟拉的神国已经被龙尔德的意志浸染,神国之石还在压制我对神国的管理。那位半神取走神国之石,我的负担就轻了很多,可以坚持得更久。”

    “我不清楚那位半神为什么这么做,我无法像对待你那样对待他。如果他强行掠取,我无力反抗……”

    尤尔娜悠悠道:“他拒绝了我献上的尼尔瑟拉之美,还说会有更合适的人来接受这个传承,他说的没错。”

    这个夏安还真是……

    奇丽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这显然是份大礼,但就是这样,才更让纠结啊。

    以后绝对不要在奇丽的状态下遇到那个变态!

    小红帽忽然道:“好了!搞明白了,其实很简单嘛!”

    温热的触觉挤入心灵中,奇丽明白,自己又跟小红帽“合体”了。

    小红帽操纵奇丽的身体,一巴掌拍在尤尔娜的肩膀上。手掌挪开时,一根银白丝线自神国上空冥冥垂下,连接到尤尔娜。

    触觉消失,小红帽离开了奇丽。

    “我先把精灵天使和祈并者带走,赤红神国人口加三!这座神国就用告死神力遮掩一下,等藏妥了再慢慢拖回来。”

    小红帽解释了她的处置,赤红神力由银白丝线传下,尤尔娜和两个祈并者的身躯渐渐也被一层银白光辉包裹。

    奇丽挥手道别:“神国见!”

    “再见!”

    尤尔娜像之前翡翠那般行了一个繁复的礼节:“再一次感谢您,美丽的奇丽。”

    能不能不要强调这个词啊!

    一个天使两个祈并者化作银光,顺着丝线射入混沌虚空。自丝线又传下另一股神力,让神国微微荡动了一下,亲切的力量波动渐渐向神国各处蔓延。

    “总算完活了”,奇丽吐了口长气,接下来该回主位面去处理位面缝隙的事情了。

    等等,小红帽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

    奇丽在心中大喊:“把我弄回去啊!”

    “等等别吵!”

    小红帽显得很兴奋,在她脑子里一个劲的呱噪。

    “好漂亮!4s级超模啊!”

    “还是精灵诶!唉可惜她没一点关于精灵时代和尼尔瑟拉的记忆……”

    “咦,这是什么?尼尔瑟拉之美?”

    “我要这玩意干嘛?虽然喜欢尖耳朵但不等于要给自己做变耳手术啊!”

    “奇丽,这个给你!”

    一股清光自银线射下,渗入奇丽体内,心灵里骤然多出了一股怪异的力量。

    :“这什么尼尔瑟拉之美的传承,你就自己收下吧,当作这次出差的补贴。这玩意对你应该很有用,至少可以遮掩灵魂波动,就算是半神都认不出你的本貌。”

    我又不当冒险者,弄个仙侠里主角标配的“你认不出我”牌伪装面具干啥?

    奇丽叹气,结果这什么“尼尔瑟拉之美”的传承,还是落到了自己身上。

    然后她发觉自己左手的手背上,出现了一个淡青色的图案,是一只蝴蝶。

    喂我是好女孩啊!

    为什么要给我身上弄个刺青!?

    奇丽憎恶的甩着手,发现不管怎么抹都弄不掉。即便用神力遮掩,依旧顽固的穿透神力,出现在手背上,从这点来看,这个刺青其实只有自己能看到。

    那也很恶心啊……

    正跟刺青战斗着,小红帽又道:“这件任务咱们就圆满完成了,不过你还得在那呆一下,这关系到更重要的事情,我已经通过终亡教会跟终亡之主约好了……”

    听完之后奇丽跳脚:“什么?跟终亡之主在这里见面!?”

    她严肃的道:“这可是第一次跟费恩的神祇直接会面,确实有这个必要吗?你确信自己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小红帽的语气变得虚弱:“我、我是有点那个啥……害怕来着,我都不知道该打扮成什么样子。”

    奇丽没好气的道:“你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每一个细节都告诉我!”

    小红帽很不爽:“说得好像我故意瞒着你似的,是谁花了大半天时间去做美的决斗啊!”

    接着她如释重负的道:“事情是这样的……”

    接收了一大堆资料,再听小红帽讲解完,奇丽先是脸色煞白,炼狱深渊的魔王也开始行动了!

    “终亡教会是说,我们两方都面临巨大的危机,必须联手才能共度难关?”

    将形势在脑子里再急速过了一遍,奇丽的心跳骤然加快:“但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这个想法真的非常大胆,以至于小红帽都震惊得好一阵没反应。

    许久后,小红帽怯怯的道:“你……你怎么会想到这个上面去的?”

    “我已经可以肯定,祈并者不是原本那个人了,如果我们再解决了亡者的事情”,奇丽说:“还在困扰我们的来世观难题,不就迎刃而解了吗?我们的革命事业,在凡人生死这件事情上就豁然开朗,再没有阻碍了。”

    小红帽再度沉默,正当奇丽以为她不再开口时,却听她幽幽的道:“我现在真的有点庆幸是你了。”

    什么意思?

    奇丽正要问,小红帽的语气骤然变得热烈而昂扬:“那我们就干吧!”

    她问奇丽:“你觉得我该打扮成什么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玩家超正义〕〔无限终焉〕〔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尝我一往情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