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千金:老公饶〕〔逆天铁骑〕〔史上至强帝尊〕〔洪荒之命运至高〕〔美利坚传奇人生〕〔炽炎焚天〕〔末日天赐系统〕〔诸天万界大轮回〕〔萌妃来袭:皇叔放〕〔封神之召唤猛将〕〔都市之异种降临〕〔特警为后:误惹妖〕〔军痞农媳:山里汉〕〔金牌县令〕〔重生我不是影后〕〔诸天我为帝〕〔绣华〕〔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道门法则〕〔电影世界逍遥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四百零零 为了大同主义,小红帽你就当死神吧
    快速浏览了奇丽的“选美决斗”影像后,小红帽以少女形态加最普通的长袍兜帽出现。

    她的原话是:“我才不想沦落到跟你一样的低俗境界,而且这是跟我们潜在的盟友见面,必须谦虚!”

    奇丽……不,现在是李奇了,他敢肯定小红帽在浏览过程中不断否定了原本的打算,最终放弃了打扮自己。

    当小红帽的投影出现在竞技场时,另一个纯黑的身影也出现了。

    这是个面目很刻板的中年男子,尽管只是投影,李奇也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

    还好李奇就站在小红帽身边,而且对方散发的力量波动虽然是第一次接触,却感觉有些熟悉,有压迫却不令他痛苦。

    尼尔瑟拉的神国正被告死神力渗透,所以李奇转换到了告死天赋。

    “向爱与解放……”

    终亡之主的投影向小红帽行礼,话刚出口就顿了顿,改口道:“以及告死之主致敬。”

    当着外人,小红帽异常贤淑优雅:“向终亡之主致敬。”

    终亡之主感慨的道:“很高兴我没有找错人,没想到女士居然拥有告死神职,我们是一家人。”

    李奇顿时不爽了,你谁啊?大舅子?嘴巴一张就要把小红帽领走么?

    不过说到告死……算起来貌似还真是一家人呢,这是缇娜的份了。

    终亡之主注意到了他:“这位是普雷尔公爵吧?难怪女士这么快就在主位面打下了根基,女士选择代言者的眼光真是不错,接下来的事情就要拜托公爵了。”

    神居然也称赞我拜托我呢,李奇有些飘飘然。

    小红帽咳嗽一声说:“先说说事情具体是怎么样的,我再做定夺吧。”

    “当然,女士”,终亡之主很礼貌的点头。

    对方开始讲述,小红帽悄悄戳了李奇一下,只是投影所以不痛:“你这人怎么就经不起抬举呢?外人客套一下你的尾巴就翘上天了?没我把关还不知道怎么卖你呢!”

    李奇顿时清醒,心头暖暖的。

    终亡之主的解说,终于让小红帽和李奇对这场危机有了透彻的了解。

    死神的神国叫亡者之域,并不在神国位面,而是在特殊的冥岸位面。这个位面是冥河流经主位面形成的特殊区域,主位面的凡人灵魂由此进入冥河沉解。死神在此掌管冥河,确保费恩的灵魂循环正常运行。

    死神虽然更迭过很多次,但只要有死神在位,即便每代各有风格,灵魂循环都不会有太大影响。但在第三纪元里,死神耶罗陨落,神座就此空悬,死神之力被分割,亡者之域也变得破碎。

    终亡之主的神国是冥岸位面与主位面的交界处,严格说算是亡者之域的入口。

    苍白之主原本是黑暗时代亡灵法师的进阶职业,后来被研究亡灵法术的奥术师取代。这些奥术师可以获得死亡之力,但因为不是依赖神术运用死亡之力,又游离在死神的统治之外。

    死神陨落后,一位苍白之主先取代了巫妖之神,再窃取了部分至高死亡之力。没人知道的本名,只知道将苍白之主的道路集于一身,统御巫妖和所有亡灵。

    因为苍白之主的根基来自奥术师,始终无法夺取死神的神座,也无法完全占有亡者之域,只是从其中分割出了一部分,称为亡骨之域。

    死神的亡者之域极其辽阔,其下还有众多亡灵君主。这些亡灵君主的国度都依附于亡者之域,统御着无数的亡灵。苍白之主依靠巫妖的力量,以及不完整的至高死亡之力,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掌控所有亡灵意志,很快让各个亡灵君主俯首称臣。

    此时小红帽和李奇才由终亡之主确认了苍白之主的级别,就只是中等神力而已。

    一般来说,中等神力会有三到五个力量不等的分身,分身的力量极限就是弱小神力。苍白之主先后被小红帽干掉了两个分身,都是弱小神力级别的,这么一算,苍白之主本体就衰落到了弱小神力。

    至于这个倒霉鬼为什么会这么悲催,终亡之主说:“夜女士曾经跟苍白之主达成过什么协议,具体情况我不清楚,但苍白之主会对某些事情特别关注,或许跟这个协议有关。”

    小红帽跟李奇默契的对视了一眼,居然又跟夜女士有关……

    仔细想想这也很正常,夜女士的大计划不可能不在死亡这方面做手脚。以前的死神或许不答应,没有拿到死神神职的苍白之主却是个不错的合作对象。

    夜女士有可能允诺帮助苍白之主晋升为死神,让关照自己的若干计划。苍白之主之所以会在尤赞的灵魂碎片被收回时,第一时间派分身过来,就是因为尤赞跟夜女士在迷雾沼泽的布局直接有关。而风暴群岛,那就更明显了,那里是夜女士的试验场。

    这么一想,说不定死神的陨落都是夜女士的阴谋呢……

    苍白之主之所以倒霉,可能是夜女士放弃了原本的计划,却没通知那家伙。于是遗留下的烂摊子被小红帽跟李奇清算时,这只看家犬被无情的连削两顿。

    然后制造了现在这个更大的烂摊子……

    说起来,还真是小红帽跟李奇的责任啊。

    苍白之主神力衰落,各个亡灵君主都蠢蠢欲动,有“巨人王”之称的斯兰霍恩末代国王,满心想要收复国土,又机缘巧合的打开了通向神陨高原的位面缝隙,才让费共面临眼前这场危机。

    但跟冥河被截流的危机比起来,巨人王制造的麻烦就不算什么了。

    “埋骨之地的魔王喀鲁扎曾经是一位亡灵君主,他因为特殊的原因获得了炼狱之力,脱离了亡者之域,占据了单独的一层,开辟为炼狱亡灵之地。”

    “他曾经是苍白之主的盟友,帮助苍白之主降伏了各个亡灵君主。现在他的炼狱亡灵大军已经越过血战位面,进入亡骨之域,要消灭苍白之主,夺取苍白之主的至高死亡之力。有了这个力量,他就能坐上死神的神座,将整个亡者之域炼狱化,彻底控制冥河。”

    终亡之主说到这,小红帽忍不住道:“这么严重的事情,其他神和魔王都无动于衷吗?”

    “如果最初的晨曦之主还在,或者后来的晨曦女神会常驻的话,们会有反应。如果龙尔德精神正常,凯姆的意志没分裂的话,们也会第一时间采取行动。”

    终亡之主叹道:“至于其他的神,要么没有力量,要么没有感受到直接的威胁,要么在做浑水摸鱼的准备。而炼狱深渊的魔王,虽然也不乐意看到喀鲁扎掌控冥河,但他们并不会第一时间出手,毕竟在他们看来,直接的受害者是主位面的凡人,肯定会有神挺身而出的。”

    “比如你,还有我”,小红帽耸肩摊手,李奇只是凡人,当着外神的面不好吐槽,就换她来了。

    “我是冥河的接引者,职责所在,不得不出面”,终亡之主很坦诚:“女士的根基是在神陨高原,不解决亡者之域的事情,巨人王是不会停手的。而且女士的信仰是爱与解放凡人,肯定也不会容许这种事情发生。”

    他刻板的脸颊上泛起僵硬的笑容:“现在,女士又多了一个必须介入的理由,您拥有告死女士的传承。告死女士虽然不是死神,但传说冥河在主位面的流向,也就是亡者之域,就是由告死女士开辟的。其实是位古神,本质可以上溯到费恩的生灵循环。”

    小红帽一呆,开始显露二性:“喔哟!我还有这么大的来头?”

    李奇赶紧咳嗽一声说:“时代变迁,都是老早以前的事了说这个也没意义,咱们还是谈实际一点的事情吧。”

    说话的时候也在批判小红帽:“还说我,别人随口忽悠你一下就飘上天了?而且就算再有来头那也不是你的来头而是缇娜的!好歹是我的老板,当着外神的面你矜持一下有点神样好么?”

    小红帽也赶紧自我检讨:“是是,我给你丢脸了哈……”

    情况是搞清楚了,可要解决问题,就凭两个弱小神吗?刚才终亡之主还说具体的事情得拜托李奇,一个凡人又能干什么?送给苍白之主当营养品,让恢复力量?

    终亡之主说:“原本我有三个方案,一个是帮助苍白之主恢复的力量……”

    你还真这么想呢!

    “当然现在看来,就算恢复力量,死神的神座继续空悬,以后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所以,第二个方案是帮助某位亡灵君主,或者某个命运不测的凡人,让他成为死神。”

    说到这终亡之主又叹气:“这个方案的难度太大,所以,原本我更倾向于第三个方案,让自己成为死神。这虽然有悖于我的意志,但权衡利害,也是不得已的选择了。”

    李奇张了张嘴,但没说出话,终亡之主还有话没说呢。

    “现在,我有了新的想法”,终亡之主看住小红帽:“女士,您愿意成为死神吗?”

    小红帽和李奇同时抱住了胳膊,做出思考的模样。

    “居然也有这样的想法!”

    “神人所见略同!”

    两人异口同声在灵魂频道里说。

    让小红帽登上死神之位,这就是李奇说到的“大胆的想法”。

    掌控冥河,不再让神肆意掠取凡人的灵魂,不仅是对凡人的解放,也是革命事业的需要。这么一来,来世观在费恩就会失去现实基础,大同主义在费恩的实现就获得了稳固的根基。

    如果没有其他神的支持,这个想法也就只是个大胆的想法而已,没想到终亡之主主动提出来了,就有了一丝实现的可能。

    当然还得认真分辨,终亡之主这是画大饼呢,还是真心的。

    这话不好由小红帽说,李奇出面:“陛下,您为什么不愿成为死神?”

    “我的信仰根基是接引死者的灵魂,让一切归于平静。就像凡人国度里扫地的仆人,扫地让我平静,即便跨越了纪元,我也能享受安宁。让我去做国王,力量带来的野心和**,正是我之前清扫的东西啊,我不确定能不能适应,也不知道我能坚持多久。”

    终亡之主说:“女士您就不一样了,您的神职是多个源初神职融合的,多一个死神也能承受。”

    这些话听起来很真切,但就是真切,让李奇感觉很怪异。

    神不都是泯灭了凡人之心的吗?这个终亡之主只是根据需要展露出这样的真切,还是其实残留着凡人之心?

    涉及到神的根底,李奇当然不敢直接问,他装作相信了终亡之主的说法,问到实质问题:“那具体该怎么做?”

    终亡之主一副松了口长气的模样:“女士拥有告死神力,就有掌控死亡之力的资格。只要女士以本土降临亡者之域,坐上死神的神座,获得部分至高死亡之力,再解决掉苍白之主,冥河就有了主人。到时候喀鲁再进攻也没有意义了,肯定会退去。”

    “这绝对不行!”

    李奇当即否决,哪怕在终亡之主看来这是僭越,怎么可能让小红帽亲身犯险!?

    终亡之主劝说道:“我可以帮女士进入亡者之域,我还可以劝说一些亡灵君主配合。如果女士愿意的话,我可以跟您订立真名誓约。”

    小红帽有些动心了,给李奇传去心里话:“我可以……试试,我没理由只让你们冒险,自己就安稳的坐在神国里。”

    李奇没好气的回道:“别捣乱!”

    “你给我记着……”

    小红帽气得抽了抽嘴角,也就仅此而已。

    “这不仅仅是信任的问题,陛下该明白”,李奇面对终亡之主,毫不松口:“陛下不愿意做死神,也是觉得风险大,但能大过让吾主本体降临到亡者之域的风险吗?说说替代方案吧?”

    “的确,是我太急切了”,终亡之主也没动气:“至于替代方案……”

    看了看李奇,那一刻李奇感觉自己肠子都被看穿了。

    终亡之主说:“也可以由女士的代言者去触摸神座,让女士研究怎么在不降临本体的情况下获得死神之位。当然,对代言者来说这很危险,毕竟不能获得至高死亡之力,无法得到护卫神座的亡灵认同,不愿支持女士的亡灵君主,也会把代言者看作必须消灭的目标。”

    这家伙没安好心!

    小红帽对李奇说:“可以让缇娜去,她毕竟是在世的告死女士。”

    李奇嘴上问:“如果是凡人去,会有多危险?”

    终亡之主摇头:“除非到了传奇,或者有特殊的神器和魔导器庇护,不然凡人是没法进入亡者之域的。”

    李奇正皱眉,终亡之主补充说:“但公爵你是选民,由我引领的话,应该没问题。”

    沉吟了片刻,李奇在意识里捅了捅小红帽:“就说你决定了由我去。”

    小红帽愣愣的:“诶?为、为什么?”

    然后她反应过来:“为什么不让缇娜去?”

    “缇娜能指望你吗?”

    李奇叹道:“我去了出什么事还能指望你伸手,缇娜去了,你帮得了她?”

    “的确隔了一层”,小红帽有些犹豫:“但你去的话,那个地方对我们之间的联系压制得更厉害吧?我也帮不到你啊,时间这么紧也不够我跳舞……不,破解的,亡者之域那地方也没那么容易破解吧?”

    李奇道:“别想着破解的事情,难道你还想把阎王殿也踹破吗?”

    极短的时间里,两人做了一番争论,最终小红帽屈从了李奇的意志。

    “贝塔城那边就交给你了”,李奇不放心的叮嘱。

    小红帽有些不满:“嗦,那点小事我怎么可能照顾不好?”

    李奇叹道:“你这态度让我怎么放心啊?”

    小红帽气呼呼的道:“都是咱们的心血,难道我会不在意吗?你担心什么我知道,放心吧!”

    姑且也只能交给她了……

    讨论完毕,小红帽一副我说了算的姿态,指指李奇说:“我已经决定让他去了。”

    她再拔高声调:“你我立下真名誓约,你必须确保他的安全!”

    终亡之主用异样的目光看了看李奇,点头道:“只要我能做到的,必定全力以赴。”

    两位神直接交流,立下真名誓约,这让李奇有些沮丧,他还不知道小红帽的真名呢。

    小红帽给他发了个翻白眼的表情:“吃什么鬼醋啊!我在费恩世界的真名就是赤红女士!”

    誓约达成,小红帽就先离开了,投影消失后,还没忘在脑子里喊一声:“你可千万小心啊!”

    当然,我还想看到你坐上死神的神座后,会是什么样子呢。

    “那么,我先送你到我的国度去吧”,终亡之主这就开工了,这话还真是不吉利。

    李奇有些忐忑的问:“怎么去?”

    终亡之主淡淡的说:“当然是以死者的身份去。”

    “哈!?”

    那一刻李奇的下巴差点脱了,让我死!?

    终亡之主解释道:“仪式而已,完成仪式后,你才能获得冥岸气息的加护,可以直接传送到冥岸。”

    噢,意思意思而已,具体怎么做呢?

    终亡之主脸颊动了动,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笑:“就在这挖座墓穴,树块墓碑,再把你埋进去。”

    李奇看了一会,觉得就算这位神是在开玩笑,或者故意作弄他,他也无计可施,只好乖乖照办。

    用告死之镰很快掘好一个坑,再随手削了块石头当墓碑。

    李奇跳进坑里躺好,虽然不是第一次死了,可上次来得太突然,现在这么郑重,哪怕知道只是仪式,也禁不住心慌。

    这时候终亡之主问:“墓碑上除了名字,还要刻墓志铭,你想刻什么?”

    非要有这个吗?

    李奇想了想,觉得在这里的确失去了一些东西,有必要缅怀一下。

    “就刻……他的节操长眠于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穿越之爱如尘沙〕〔伏命葬世〕〔医妃有毒:王爷,〕〔重生之剑神〕〔财运天降〕〔豪门大佬求放过[穿〕〔陛下息怒〕〔通天劫途〕〔霸道小叔,请轻撩〕〔星际绿化大师〕〔重生逆袭:高冷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