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造化武皇〕〔重生校园:系统男〕〔我即是赛博坦〕〔钟离的黄昏〕〔狰天录〕〔凤归九霄:狂妃逆〕〔无敌狙击兵王〕〔重生西游之天篷妖〕〔龟毛明星的小助理〕〔我的皮肤强无敌〕〔都市极品最强主宰〕〔超级黄金瞳〕〔我的极品女邻居〕〔古武机甲战神〕〔神的游戏之我是星〕〔一宠情深:晚安,〕〔妖妻撩人:少帅,〕〔三无丫头混在深圳〕〔鬼封棺〕〔帝国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四百零一 与终亡圣女阿丽珊的冥河之旅
    贝塔城外,某条小溪旁,纯黑的帷幕隔出一个空间,地上也铺了黑色的地毯。

    有着一头亚麻色长发的少女解下长袍,褪下身上所有织物,露出纤瘦而青涩的躯体。

    她跪坐在地毯上,接过黑袍妇人递来的碗,将碗中的液体一饮而尽。

    片刻后,她开始呕吐,吐得两眼翻白,倒在地毯上不停痉挛。旁边伺立的妇人只是看着她,没有任何言语和动作。

    等她把该吐的都吐完了,回过气爬起来,原本泛着青春气息的粉嫩肌肤已经变得煞白,见不到一丝血色。

    妇人扶着她到小溪里清洗,不放过任何一处地方。

    洗干净后回到已经换过的地毯上,妇人再给她身上擦什么膏药,雪白肌肤向死人般的青色变化。

    直接套上黑袍,少女被妇人搀扶着到了帷幕外,那里已经挖好了一个长而窄的坑,一具薄薄的棺材放在坑边。

    “阿丽珊……”

    终亡之主东方教会的大主教,少女的父亲邓肯,抚着少女的肩膀,用微微颤抖的声音说:“这是你的荣耀。”

    “是的,父亲”,阿丽珊淡淡的说。

    躺进棺材里,少女双手交叉放在并不丰隆的胸前,做了个深呼吸,闭上眼睛说:“开始吧。”

    邓肯问:“墓志铭……”

    “等回来再刻”,少女的语调也有些颤抖。

    邓肯愕然:“回来?”

    他再恍悟,叹道:“应该的。”

    棺材被盖上,再挪进墓穴里,黑袍教徒们默默的铲土,夯实,将无字的墓碑插在墓穴前方。

    邓肯开始祈祷,教徒们围住墓穴,也跟着诵念。

    渐渐的,墓穴上卷起微微旋风,有什么无形的力量在不断吸聚,让墓穴散发出微微的荧光。

    随后墓穴里传出咚的一声闷响,荧光消散,力量也被什么尽数带走。

    邓肯停止了祈祷,低声道:“她……下去了。”

    ………………

    李奇呸呸吐着嘴里的土,刚才被活埋的感觉真是可怕。他感觉快要憋死了张嘴想喊,结果吃了一嘴土。然后意识恍惚,就从躺着变成站着了。

    看来是传送到了终亡之主的国度,这有个很朴实的名字:大墓地。

    “长江~长~香~”

    小红帽的呼叫已经变得飘渺,又跟最初进入风暴群岛一样,不,比那还要严重,对她的感应都变得模模糊糊了。

    睁眼一看,李奇差点啊的叫出声来。

    他正置身人流密集的道路中间,行人摩肩擦踵,默默的朝一个方向前行。所有人在即将撞到他的时候就诡异的滑开了,仿佛他站立的空间与此隔绝。

    看了看身上散发的细微光尘,李奇恍然,这就是终亡之主给自己加护的冥岸气息吧。

    再看周围的行人,李奇镇定下来,还行,没有超越之前的预想。

    行人或老或少,个个都形容枯槁。身上还干净的,应该是老死病死的,还有鲜血淋漓,缺胳膊少腿的,甚至有的脖子上没东西,脑袋是拎在手里的。

    即便没有腿的人也都在“走”,依稀能看到道路两侧,有漆黑的身影挥着鞭子在驱赶人群。鞭子并没落到这些人身上,像是抽打在某种气流上,让整条道路像传送带似的,载着滚滚人流前进。

    这些人并不是活人,也不是肉身,而是凡人死去后,沉到冥岸,即将投向冥河的灵魂。

    四周昏暗,但又有冷光映照,有如月夜。

    李奇抬头,以为能见到月色,看到的却是点点灯火汇聚成的光流,向前延伸,无穷无尽。天幕还依稀荡起涟漪,更像是水面。

    那些灯火,恐怕就是道路中这些灵魂的映射吧……

    光流不停闪烁,一点点急速消失,对应着光点的消失,人流中不断有灵魂挣扎着,渐渐消散。

    这该是神魔在掠食灵魂吧,就像一群行走在草原上的难民,不停被野兽掠食,最终能到冥河的,不知道会剩下多少。

    李奇挤出人流,到了路边,一个黑影停住鞭子,向他鞠躬行礼。

    这是终亡之主的神侍,放在华夏世界,就是牛头马面那种角色。

    黑影也不说话,伸直胳膊,默默指向前方。

    远处的山脊上亮着一盏灯,灯光橘黄,带着迥异于此处的暖意。

    李奇朝山脊走去,暗道终亡之主真是会折腾人,在自己的神国里,都不能定点传送,还得劳动自己的双腿。

    爬上山脊,发现上面立着一座造型古朴的小小神殿。有个矮小单薄的身影立在神殿外,举着一盏灯,一身黑袍,戴着兜帽,看不清面目。

    “普雷尔公爵?”

    稍稍走近,那个声音开了口,嗓音细细嫩嫩的,竟然是个少女。

    她摘下兜帽,灯光映出一张很平凡的面目:“我是阿丽珊,奉吾主之命在这里等候您。”

    手中的长杆晃了晃,灯光也摇曳起来,她用李奇一时难以理解的坚定语气说:“再陪您渡过冥河,进入亡者之域。”

    “你是……”

    李奇打量着她,忍住摸摸捏捏的冲动:“活人?”

    “是的,我是吾主的圣女”,阿丽珊抿着嘴唇说:“如果公爵还有其他疑问的话,可以一边走一边问,我的时间有限。”

    也是个圣女?怪不得这么冷傲呢。

    李奇有点讪讪的跟在少女身后,沿着山脊向深处前进。

    “不是说时间紧急吗?你的陛下为什么不直接把我拎到冥河边?非要你带路?”

    “就算公爵是选民,也不可能马上适应冥岸位面,直接让您到冥河边会冻裂您的灵魂,行走是让您慢慢适应。”

    “为什么非要渡过冥河?冥河对岸才算真正的亡者之域吗?”

    “是的,凡人的灵魂还没跨过冥河前,还不是真正的亡者,只能算生魂。那些跨过冥河,没有沉解的灵魂,进入亡者之域,才变成亡者。”

    李奇对亡灵的了解全来自尤赞那头巫妖,可惜那家伙成为英灵后,很多东西都忘了。

    所以他有问不完的问题,阿丽珊起初还认真的回答,渐渐的就不耐烦了。

    “我不太懂这行,提的问题很幼稚也不要笑话我哦,亡者跟亡灵,有什么区别?”

    “没区别,叫法不同而已。”

    “我还以为会在学术上有很严格的区别,还有很多说道……呃,背景呢,原来如此。”

    “……”

    “天上那些就是生魂的映射吧?数量在不断减少,是被神祇掠取了吗?”

    “是……”

    “这里为什么叫大墓地呢?”

    “你很快会看到……”

    “阿丽珊,你也是圣女啊,平常过着什么样的日子?”

    “吃饭、睡觉、修行、祈祷……”

    “那你是怎么成为圣女的呢?”

    “吾主眷顾……”

    “为什么会被眷顾?”

    “……”

    “哈哈,别生气,既然要走很远的路,除了咱们外又全是死人,不聊聊心中总是发毛啊。”

    “我跟活人聊不来……”

    “也对……你们教会就只跟死人打交道。那是什么样的生活呢?就跟守墓人差不多吗?还是随时准备着镇压墓地的亡灵骚动?”

    “你……”

    阿丽珊加快了脚步,像是在强忍怒气般的道:“很烦!”

    没有人这么对我!

    还是个妹子!

    李奇感觉自尊心受到了暴击……

    他真的是对这地方有点犯怵,能跟圣洁的圣女殿下谈笑风生,能极大缓解心中的不安,并没有其他的用意。

    可没想到这位圣女殿下,跟他不来电……

    后面的路程,他都沉默了。

    走着走着,前方地势骤然开阔,是一片大平原。仔细一看,平原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土堆和墓碑,居然全是墓穴!

    阿丽珊说得对,一看就知道这里为什么叫大墓地,好大一片墓地!

    他终于忍不住问:“抱歉我真的很想知道,为什么这里会有墓地?”

    道路上那些“人”其实是灵魂,正在去沉解的路上,*也都在凡间,还要埋葬什么?

    阿丽珊的语气依旧冷漠:“看看就知道。”

    好吧我看……

    李奇这一看,还真看出了端倪。

    生魂一进入这片平原,就像是被无形的凛冽之风刮过,身上的衣服、皮肤甚至面目都被刮走了,只剩下灰蒙蒙的,类似动画里那种简单线条的人体。

    那些被刮走的东西,落到道路两旁,堆起了一座座新的墓穴,将原有的墓穴向后推挤。平原无穷无尽,仿佛再多的墓穴都能容下。

    那些东西,像是生魂的记忆?

    阿丽珊确认了李奇的猜测:“人的灵魂像是苹果,果皮和果肉就是记忆、性格、情感这些属于人格的东西。如果都沉解在冥河里,会阻碍冥河的灵质流动。所以在冥岸边吹起的冥河之风,会把果皮和果肉先削掉,只让果核,也就是灵魂中的源质沉入冥河。”

    这些坟墓葬的全是生魂的人格和记忆?

    李奇咂舌,这片平原得有多大啊,能容得下所有曾经活过的凡人?

    阿丽珊说:“并不是所有人的人格和记忆都会埋在这里,强大的灵魂不受影响。而且,纪元更替时,冥河会掀起潮汐,这些墓穴都会被冲刷掉。”

    又是纪元更替……

    李奇担忧的道:“这风对活人有影响吗?”

    阿丽珊很肯定:“有,即便是公爵这样的,也会被迷失心智。”

    李奇愕然:“那我们怎么过去?”

    “戴上,等会到了冥河会需要……”

    阿丽珊递给他一条项链,坠子是一颗灰蒙蒙的宝石,看不出来历。

    她再道:“我的灯就是用来避风的。”

    李奇正松了口气,又听她说:“背我。”

    啥?

    “我走累了,背我”,阿丽珊语气僵硬的道:“这样也方便灯光罩住我们两个。”

    等再遇到终亡之主,一定要向祂投诉,你家圣女小妹服务态度恶劣!差评!

    李奇叹气,蹲了下来。

    背就背吧,一个小姑娘而已。

    比菲妮重不了多少的身体到了背上,细细的胳膊环住脖子,两手掂着没多少肉的大腿,李奇心中那点不快瞬间消散。

    你不是圣女吗?营养不良,还没发育,你们家神祇到底是有多虐待你啊?

    “阿丽珊,你多少岁了?”

    “……十七……”

    “尺码不对啊,咳咳……你小时候的家境很差,吃不饱饭吗?”

    “我父亲是大主教……”

    “你父亲不给你吃饱饭吗?”

    “我们教会都是素食者……”

    “素食主义者?那可不好啊!女孩子得吃肉,该有肉的地方才会长肉。”

    “……”

    “好吧,说点其他的,除了吃饭睡觉修行祈祷,你就没其他喜欢做的事了吗?”

    “……”

    “看来你很不喜欢交朋友呢,我们教会里有很多圣女,年龄跟差不多。等事情完了,我把你介绍给她们,她们很喜欢交新朋友。”

    “……啰嗦……”

    自尊心再次被重击,李奇不再絮叨,背着轻盈的少女,下了山脊,步入遍地墓穴的平原。

    就在李奇最初到来的大道上,开始出现身着红衣的人。

    这些红衣人血肉模糊,瞪着眼,举着手,似乎还在挥舞兵器跟谁战斗,但前后左右除了战友外,并没有敌人。

    他们混杂在人潮中,如溪流中的枯叶,漂向前方的冥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穿越之爱如尘沙〕〔伏命葬世〕〔医妃有毒:王爷,〕〔重生之剑神〕〔财运天降〕〔豪门大佬求放过[穿〕〔陛下息怒〕〔通天劫途〕〔霸道小叔,请轻撩〕〔星际绿化大师〕〔重生逆袭:高冷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