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还愿人生路〕〔无尽云霄〕〔直播快穿之打脸成〕〔本尊夫人有点狂〕〔阴倌法医〕〔都市红粉图鉴〕〔哥哥,不可以〕〔长生王者〕〔天才萌宝双面妻〕〔沈蓓一宁少辰〕〔极品天医〕〔最佳上门女婿〕〔重生做神医〕〔迷上初夏的月光林〕〔江一楠〕〔极品上门女婿秦浩〕〔我独仙行〕〔黑科技直播间〕〔八岁帝女:重生之〕〔智能之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四百零四 求援,欧萝拉的外交努力
    欧萝拉离开的时候也注意到了女神的异样,不过她根本没功夫深想。

    从赤红神座下来,她就召集临时中央的小组成员,在石塔顶层开现场会议,没能到场的成员都通过哔哩小子远程参与。

    将李奇的动向和女神的指示做了交代,再强调了一切工作围绕李奇之前提出的“战争是大熔炉”这个方针展开,跟大家讨论出各方面的应对。

    做好安排后,欧萝拉传送回贝塔城,她得寻求外援。

    首先是妮可这边负责对口联络的提米,小龙女正在起劲的从风暴群岛向大陆倒腾垃圾。据说已经搬空了好几座魔法塔,清理了好几片海域,甚至把几艘沉在浅海的浮空舰原样弄了回来。

    “魔导炮和魔导弩那些废旧武器……”

    “报废的魔力井……”

    “塔灵、舰灵等等各种二手虚灵核心……”

    妮可认真记录下欧萝拉提到的各类物资,信心十足的道:“既然是紧急需要的战略物资,我就跟提米少砍两个回合,这样她一定会以为占了大便宜,尽心尽力的为我们搜集这些物资。”

    欧萝拉瞠目:“李奇治得住她是正常的,怎么你也能治住她了?”

    “嘿嘿”,妮可扯着偏马尾得意的道:“我是总枢机的真传弟子,提米区区一个外门弟子,怎么能跟我比?”

    “真传弟子?外门弟子?”

    欧萝拉摇头,女神和李奇总是能发明这些稀奇古怪的用语。

    安排好了妮可这边的事,欧萝拉进了通讯室,第一个找的是佐尔德。

    “啊,美丽的女伯爵,我已经听说了你们那里的大麻烦,正等着李奇给我交代任务呢”,佐尔德一副铁杆党羽的姿态:“李奇他不在?哦哦,当然不是怠慢,女伯爵能亲自跟我交谈,我真是受宠若惊!”

    欧萝拉回忆了一遍李奇对她交代的相处原则,矜持的道:“这也算不了太大麻烦,就是我们缺乏一些人手,能做点杂事就行。”

    “就这样吗?”

    佐尔德还有些失望,他慷慨的道:“我在红石的伯爵领地刚好征集了卫队,就把整支卫队派过来吧。虽然人有些少,也不够精锐,填填城墙还是没问题的。尽管用,不心疼!另外,跟亡灵作战,维持净化结界的神性水晶消耗肯定很大吧,我也无偿捐助一批。”

    他认真且期待的道:“如果之后还有什么需要,请尽管说,我跟李奇不分彼此!”

    滚!

    欧萝拉差点就骂出来,不分彼此?我怎么算?

    瞧在这家伙手一挥就是一个军团三千人,还给了大量神性水晶的份上,欧萝拉维持着优雅的风度,“真诚”感谢了他的援助。

    在佐尔德身上顺利拉来一批援助,欧萝拉松了口气,觉得在下一个目标身上,应该能拿到更多东西。

    她在信风之书上找到特蕾希娅的标识,当然现在是不可能直接呼叫到她了,只能层层转达,得耗一阵子时间。

    这让昔日的优雅圣女,现在的旌旗魔女,心中掠过一丝淡淡的失落。

    她跟特蕾希娅,差不多都快成路人了。

    盾堡王厅,原本的王座撤掉了,放了一张圆桌。

    特蕾希娅坐在王座所在的位置,正跟部下们商谈着。桌子中间投影着一副巨大的地图,中心不是瓦伦丁大教堂或者盾堡,而是神陨高原。

    “这是迩香的阴谋!他们一次次的想转移我们的注意力!”

    外形彪悍,怀疑有兽人血统的将军用大嗓门喊道:“上一次是北方的兽人入侵,分走了我们一半力量!这次又想在神陨高原动手,我们不能中计!”

    另一个像是学者的老人附和:“巨人王的目标只是原有的斯兰霍恩王国,就算他危及到整个神陨高原,也无关大局。”

    “终亡教会给我提出过警告,这是苍白之主衰落引发的变故”,一个老迈圣骑士严肃的说:“炼狱七十八层的喀鲁扎已经攻入亡骨之域,他企图夺取死神之位,截断冥河!”

    布林托坐在很不起眼的位置,咳嗽一声说:“只要陛下拿下瓦伦丁,费恩主位面的新秩序也就到来了。到了那个时候,凯姆意志统一,解决喀鲁扎也会变得更容易。”

    努曼艾尔带着丝急切的道:“普雷尔公爵的力量太弱小,他挡不住巨人王。克斯特王国,还有哈德朗王国,会很快遭受亡灵的袭击,这可不是以前的亡灵天灾,而是来自亡者之域的亡灵!”

    “我看就是普雷尔那小子惹的祸!”

    罗伊达斯将军抱着胳膊冷哼:“当初他搞魔导枪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是个到处捣乱的家伙。风暴群岛的变乱是他鼓捣出来的吧?诺顿公国的暴动也有他的影子吧?现在这事……”

    “好了!”

    特蕾希娅蹙着柳眉轻喝,罗伊达斯顿时闭嘴低头。

    她看向还没开口的其他人,以此催促他们说出意见,手上的戒指忽然微微震动。

    “你们继续讨论,我去跟一个朋友聊聊”,她起身离开会场,即便出了门,所有人都没再吭声,会场像是按下了暂停键。

    “欧萝拉……你越来越美了”,通讯室,两人相对注视了片刻,特蕾希娅先开口。

    “我还以为没第一时间叫你陛下,会让你生气呢”,欧萝拉拍着胸口笑道。

    特蕾希娅也笑道:“欧萝拉,我永远不会对你生这样的气,你知道的。”

    欧萝拉眼里升起一层薄雾,正想说什么,特蕾希娅话风一转:“我只是为你到这时候才来找我而生气。”

    欧萝拉有点乱了方寸:“抱歉,特蕾希娅,我……”

    “好啦,开玩笑的”,特蕾希娅再道:“那么告诉我具体的情况吧,我收到的报告,总是被手下精心的做过选择,真相上面留着名为利益的恶心口涎。”

    欧萝拉勉强笑笑,将情况做了解说,包括李奇的行动。

    终亡教会到神陨高原找李奇这个消息是瞒不住的,李奇随后就无影无踪,显然跟下面的事有关,就没必要隐瞒。

    “李奇去了亡者之域!?”

    特蕾希娅很震惊,呆了片刻,苦笑道:“他还真是……虔诚啊,也总是消停不下来。”

    接着很果断的道:“你们需要什么?”

    听出特蕾希娅语气里的意味,欧萝拉压抑住喜悦,一一罗列了需要的支援。

    “我……”

    似乎下一刻,特蕾希娅就要说出“我马上给你们”,可想到了什么,话出口时却变了:“我会马上召集会议,做出决定。”

    顿了顿,觉得这么说有些敷衍,又道:“哈德朗王国那边,会马上给你们一些援助,你知道该找谁。还有,别忘了凯瑟琳受封的德兰西亚公爵领地,那里的一切都是她的。”

    听到至少在哈德朗和红石能马上得到援助,欧萝拉松了口气,感激的道别。

    出了通讯室,特蕾希娅走在廊道里,步伐异常沉重。

    “凯姆,请照见我的本心,让我明白该如何选择。”

    她低声自语着,身上圣光流转。

    许久之后,特蕾希娅回到王厅,会场里的人马上从蜡像变成活人。

    她也没在意这种变化,直接道:“神陨高原的事情不再讨论,我会做安排,现在讨论封锁瓦伦丁海路的行动。”

    会议结束后,努曼艾尔被留了下来。

    特蕾希娅用斩钉截铁的语气说:“你去神陨高原,盯着凯瑟琳和欧萝拉。如果情况紧急,把她们带到我身边,即便她们反对,也必须做到!”

    努曼艾尔先应了声是,再小心的道:“普雷尔公爵……”

    女王的回答很简洁:“如果你见着他就带回来,没见着就别管。”

    接着女王召见魔法顾问梅迪,通报了从欧萝拉那边知道的情况后,下令道:“去跟海瑟薇通个气,从正在编组的风暴群岛军团里,抽……三个到哈德朗王国,之后再视情况决定去向,同时调拨一批魔导物资给普雷尔公爵在哈德朗的领地。”

    老魔法师扬起了雪白的眉毛:“就这样?”

    女王缓缓点头:“公事上,就这样。”

    梅迪了然的道:“的确,赤红女士跟终亡之主已经联手,虽然赤红女士不可能获得死神之位,但这两位神祇走到一起,对陛下的新秩序来说,是个很不安定的因素。”

    “我只是觉得,再让他折腾下去,世界就要灭亡了”,特蕾希娅苦笑:“他现在是人在哪里,哪里就发生灭世级别的天灾,我很后悔让他带着凯瑟琳在我看不到的地方瞎折腾。”

    梅迪装作没听见,再问:“那私事上,需要我帮忙吗?”

    “谢谢导师,你总是明白我的”,特蕾希娅叹道:“导师应该有渠道了解到亡者之域正在发生的事情,就麻烦你随时给我通报消息。另外,再给我准备一条去亡者之域的秘密通道。”

    老魔法师的眉毛一跳:“你要……”

    “他救过我,帮助过我,我欠他很多”,特蕾希娅淡然的道:“我可以舍弃其他的东西,但凯瑟琳的亲情,还有他的……我还无法舍弃。”

    女王又挑起眉梢:“凯姆与我同在,我不可能有事的,到时候把他抓到身边,让他老老实实陪着凯瑟琳吧。至于赤红女士,以凯姆之名跟祂做个交易,让祂换个代言者,只要利益足够,祂不可能不答应。”

    梅迪赞叹道:“陛下公私分明。”

    ………………

    贝塔城通讯室,欧萝拉跟海瑟薇四目相望。

    “我是公私分明的,圣女殿下,绝对没有针对您个人”,海瑟薇拨弄着自己垂洒在胸前的黑发,也不知道是在嘲笑欧萝拉那土气的麻花辫,还是在鄙夷她那“大而无型”的海拔。

    海瑟薇敷衍的说:“至高议会现在已经不管具体事务了,我们只能对魔法师提出号召和建议。”

    “如果能把移民的男女比例和年龄构成调整一下,就是对我们的莫大帮助了。”

    欧萝拉强压下怒气,维持着优雅姿态和不卑不亢的语气。

    老实说,在海瑟薇身上,她看到了一丝跟过去的自己有些相似的气质。可对方是自然天成,自己却是在优雅教会里训练出来的,这让她很有些挫败感。

    再加上海瑟薇的传奇级别和议长身份,以及总是有意无意的提及跟李奇的暧昧关系,她原本很不愿意面对这个女人。

    但为了革命事业的大局,个人的颜面和自尊,欧萝拉是敢于舍弃的。

    当然,现在面对海瑟薇的笑容,她确实有些后悔。

    “我当然会尽力的,李奇我怎么会不帮呢”,海瑟薇“真诚”的道:“我们是最亲密的……盟友啊。”

    狐狸精!

    这么低级的挑拨离间,怎么可能让我欧萝拉-贝希米亚上当!?

    欧萝拉在心里这么对自己说,再暗暗咬牙,等一切事情了结,要李奇好好交代跟海瑟薇到底发生过什么!

    看着她极力掩饰,眉头还是微微跳动的表情,一直到通讯结束,海瑟薇的笑容都还是发自内心的愉悦。

    然后至高议会的议长又觉得索然无味,没有观众……

    海瑟薇回到自己的房间,沉在交织的紫带中,用传讯戒指联系叔叔高登。

    高登对海瑟薇的处置有意见:“就送些物资吗?是不是太敷衍了?至少在名义上,李奇是我们风暴群岛的大恩人啊。”

    “我都觉得心疼呢,这不是送给情人的礼物,是送给敌人的弹药”,海瑟薇说:“而且李奇没出面,联系上终亡教会的动静,他肯定是跟终亡之主合作,跑去亡者之域了,祝他长眠不起!”

    高登咳嗽了几声,再道:“阴影城那边的传送门还开着,是你交代的吗?我问其他人都说不知道是谁的决定。”

    海瑟薇没好气的道:“还开着?要给他送多少人啊!?”

    “那么就是下面的人自行其是了”,高登叹道:“几乎所有魔法师都恨不得把阴影城的人全部送走,就跟丢垃圾似的。既然有道门能直接丢进去,他们才懒得管垃圾会丢到哪里,我这就去让他们关掉。”

    “等等!我想想……”

    海瑟薇骤然坐起,身体随着荡动,某处晃出极为美妙的曲线。

    她沉吟了片刻,决然道:“继续开着吧。”

    高登讶然:“哦?你是要帮他?”

    “看他本事了”,海瑟薇冷笑:“他本事够,就是帮他。本事不够,就是他自食恶果。”

    高登叹道:“如果他在亡者之域出了事……”

    海瑟薇哼道:“那不更好?”

    切断通讯,传奇女魔法师在紫带上辗转反侧,似乎在犹豫什么。

    最终她弹了个响指:“米斯娅,帮我联络芬琳德-暗月。”

    “好的,小姐”,塔灵米斯娅说。

    “在那之前,你可不要死啊,李奇”,海瑟薇蜷缩着身子,那一刻的微笑,像是黑暗中窥伺着什么的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午夜布拉格〕〔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拜师九叔〕〔黑铁皇冠〕〔专属校草养成计划〕〔毒戮天下〕〔洪荒青莲道〕〔紫阳小师叔〕〔我学会了瞬间移动〕〔我不想成仙啊〕〔笔御人间〕〔这个魔主逆天了〕〔星际美食女神〕〔第二世界的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