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宫墨珏乔冷月〕〔等不到的你〕〔她被反派攻略了〕〔第一好婿〕〔极品大散仙〕〔美人神棍〕〔踏星〕〔苏厨〕〔美漫之道门修士〕〔明王首辅〕〔都市之魔帝奶爸〕〔剑从天上来〕〔透视民工混都市〕〔无上升级系统〕〔逆成长巨星〕〔大良医〕〔超级至尊兵王〕〔美女总裁狂保镖〕〔实力不允许我低调〕〔回到过去变鹦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四百零五 阿丽珊与冥岸巡礼
    旧大墓地的平原里,李奇背着阿丽珊,在无穷无尽的坟墓间穿行。

    前方依旧是茫茫墓园,根本看不到尽头,李奇正想问离冥河还有多远,背上的阿丽珊却开始颤抖。冰寒的气息穿透织物,由纤瘦躯体传递到他身上。

    李奇正要说话,阿丽珊却先开口:“欧萝拉姐姐很美,真人比幻景还美。”

    怎么说到这个了?

    “你也很美,阿丽珊”,他赶紧展现自己的正常情商。

    “虚伪”,阿丽珊毫不领情:“我么,说不上丑,更说不上美。就算很美也没有意义,我们终亡教会的人在其他人眼里是很晦气的存在,太靠近的话会沾染上死者的不幸。”

    “其他人不包括我,我也不关心其他人怎么看你,我只知道,你的确是美的。”

    李奇用很严肃的语气说:“说虚伪是在侮辱我的专业精神哦,你还不知道,不久前我刚刚打败了美神,获得了选美比赛的冠军。所以关于美,在费恩目前是找不到比我更有资格的评委了。”

    说话的时候李奇也在回忆,之前阿丽珊在山脊上,神殿前,举着灯等候他的那一幕,如果绘制成画卷,真的非常美丽。

    “你在选美比赛里打败了美神?”

    阿丽珊先是噗哧笑出声,然后身体哆嗦得更厉害了,不过不是冷而是很辛苦的忍着笑。

    她喘着气说:“公爵殿下跟传闻里的形象真是差得太远了,更像是城镇里那些游手好闲的小贵族,特别擅长搭讪女孩子和吹嘘自己有多厉害。”

    她环着李奇脖子的手稍稍紧了点:“我其实……偷偷吃过肉的。”

    依稀听到吞唾沫的声音:“烤猪头,很好吃,尤其是猪耳朵……”

    终亡圣女像是打开了话匣子:“有一次我吃得满嘴都是油,没擦干净,回去就被父亲骂,再洗胃和**,那是我唯一一次不想当圣女。”

    李奇顺着她的话问:“说起来,你这个圣女,有什么特殊的职责吗?”

    “我的职责是给死者带去大墓地的气息,引领死者的生魂,不让他徘徊在凡间”,阿丽珊说:“但我的资质并不好,需要经常下来熟悉这里的气息。”

    “经常下来?跟现在一样吗?”

    李奇抽了口凉气,这位圣女竟然可以在人间和地府随便来往?

    阿丽珊的声音变得低沉:“不,只是意识,像现在这样灵肉一体下来,只有两次,上次是成为圣女的时候。”

    想到她说的资质,还有她的身份,李奇又问:“你们终亡教会的圣女,不是选拔,而是世袭的吗?”

    “这是我们世代传承的命运”,阿丽珊说:“公爵您也知道,大家都对我们的教会避而远之。没有特殊原因的话,一般人哪怕再穷困,也不会加入我们的教会。所以大主教和圣女,都是一代代传承下来的。”

    “我明白”,李奇想到了捞尸人圆钩,跟晦气和不幸打交道的职业,几乎都是这样。

    虽然不明白阿丽珊为什么打开了话匣子,态度也骤然变了,可漫漫路途里能有个聊天的,李奇还是很高兴。

    两人就这么毫无主题的随口聊着,越过一座座墓穴,向完全看不到尽头的平原深处走去。

    阿丽珊越来越活跃,完全看不出是最初那个冷漠孤傲的终亡圣女:“其实,我也想穿好看的衣服,我想打扮得漂漂亮亮,想交很多朋友。”

    她羞惭的道:“以前我恨过父亲,甚至恨过……吾主,但吾主没有抛弃我。”

    李奇抽了抽嘴角,心说你家神祇是没得选择。就像我家不定有很多次都想把自己一脚踩扁了,可惜,她找不到更好的代言者。

    阿丽珊接着说:“在活人的世界里看着活人的生活,再在大墓地看到他们的生魂走向冥河,渐渐的我觉得这对他们来说是不错的,也是必须的解脱。大多数活人都被沉重的苦难压迫着,但大多数人还是能坚持到最后,他们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我做的事情虽然很微不足道,可想到凡人由此获得永恒的安宁,也觉得很有意义。”

    “这么想可不对哦”,李奇纠正道:“死亡对凡人来说并不简单就是解脱而已,幸福之所以让人愉悦,苦难之所以让人畏惧,都是因为人的生命是有限的。生命是无限的话,一切都没有意义了啊。”

    阿丽珊幽幽的道:“公爵果然明白死亡的真意,吾主的安排没有错,我……应该是值得的吧?”

    这语气有些不对呢?

    李奇正要问,阿丽珊说:“放下我吧,冥河到了。”

    这就到了?

    李奇举目眺望,前方依旧是无穷无尽的平原,只是没有墓穴了,依稀能看到一股股灰暗的烟气急速飘过。

    “冥河一定要有河吗?星河也不是真正的河啊”,阿丽珊为李奇的无知而叹气。

    不好意思,一直以为这里的冥河跟其他奇幻世界的冥河一样,必定有条河呢。

    再一想,不管是各种传说,还是终亡之主,都没提到过“摆渡人”,费恩世界的冥河果然不一样。

    不对,其实是有“摆渡人”的,就是终亡之主。

    阿丽珊落地后晃了晃,李奇扶住她,确认了之前的触感没错,她身上的确只穿着这件黑袍。他还来不及有其他想法,就被她身体的温度惊住了。

    冷得像万年寒冰……

    再看阿丽珊的脸,李奇暗抽口凉气,除了眼瞳还在微微转动,能感觉到呼吸外,此时的终亡圣女,跟尸体几乎没有差别。

    阿丽珊急速翻动着嘴唇,似乎在争分夺秒:“对不起,公爵,之前我是怕时间不够才不想跟你说话。要您背着我,也是想依靠您的生命气息,支撑得更久。”

    “我还很担心我坚持不到这里,还好,我没有辜负吾主的嘱托。”

    她说到,李奇就有了不妙的感觉,急声道:“那就赶紧回去啊!”

    阿丽珊咧开嘴,但因为脸上的皮肉跟冰块一样僵硬,笑容很不自然。

    “刚才说过了,我还要陪公爵渡过冥河,进入亡者之域。”

    李奇很担忧:“但你这个样子……”

    阿丽珊摇头说:“公爵,我还会陪你很久,但你陪不了我了。”

    “告诉欧萝拉姐姐,我很喜欢她,最喜欢她演的伊丽莎白女王。”

    “还有,我的墓碑还空着,麻烦公爵给我刻墓志铭。”

    李奇差点要跳起来了,你在说什么啊!?

    “别说话……”

    阿丽珊又恢复了最初的冷傲模样,将手中的长杆灯插在地上,然后定定看着李奇。

    “以吾主伯塞奎斯之名,我,阿丽珊-约德尔在此献上灵魂,护佑李奇-普雷尔完成亡者之旅。”

    她的身影像是着火了般渐渐模糊,一处处化作跟灯色差不多的橘黄光影,飘摇晃动,有如人形明灯。

    “阿丽珊——!”

    李奇大惊,伸手去抓她,手却落了空,只在那团光影中荡起一团涟漪。

    光影裹在他手上,带着微微的暖意向他身上蔓延,急速流入他脖子上的吊坠里。

    那是阿丽珊给他的吊坠,给他的时候只是说到了冥河需要,也没详细解释。

    现在李奇明白是拿来干什么的了……

    光影不断流入吊坠,光色也由橘黄急速褪色,变成类似亡灵的幽绿。但李奇没有感觉到一丝亡灵的气息,只觉得自己的灵魂像是套上了一件严密无缝的外衣,很温暖,很柔软。

    光影中还带着模糊的意念,李奇依稀听到了哭声。

    “我舍不得父亲,舍不得伙伴,舍不得活着的一切啊……”

    “如果没有普雷尔公爵,我就不会死了,我恨他……”

    “这是我的职责,是我的命运……”

    “公爵是个有趣的人呢,也是个好人……”

    当阿丽珊的身影尽数流入吊坠时,那些杂乱的声音也随之消散,李奇依旧维持着伸手的姿势。

    稍稍回神,李奇看到了另一个阿丽珊。

    她仰面倒在地上,两眼紧闭,散乱的黑袍露出纤细的手臂和小腿,皮肤青白如纸。

    刚才是她的灵魂,这才是她的身体。

    “阿丽珊!”

    李奇还想把阿丽珊扶起来,可刚接触到她的肌肤,就明白这已经是一具尸体。

    “你……你在玩什么把戏?你人呢!?”

    他还有些不相信,觉得阿丽珊是不是用了什么特殊的法术,把灵魂从身体里抽出来,躲进了吊坠,陪他继续走下去,然后还能回到身体里活过来。

    “咱们换个办法行么?你这个样子,身体怎么处理啊?”

    李奇慌乱的道:“为什么不先说清楚?咱们可以一起研究更好的办法?”

    “她已经死了,公爵。”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让李奇骤然僵滞,是终亡之主。

    终亡之主淡淡的道:“你戴着的吊坠是一件神器,名字叫冥岸巡礼。它可以保护你的灵魂不受冥河侵蚀,同时遮掩你的灵魂波动,让其他亡者视你为同类。”

    “这件神器原本已经失效了,需要填入一个有资质的,并且自愿的灵魂。阿丽珊符合这个条件,遵循我与赤红女士的约定,我将她和这件神器送给你。”

    李奇呆呆的嘀咕:“她……死了?就为了这个,死了?”

    他猛然爆发,愤怒的咆哮:“就为了这个!?”

    终亡之主的情绪没有丝毫波动:“既要让你安全渡过冥河,又要保护你进入亡者之域深处,接触到死神的神座,这是最好的办法,我不明白你为什么生气。”

    李奇依旧很激动:“因为你强行塞给了我这样的牺牲!我连知情权都没有,更别说反对了!”

    “更可恨的是,在我刚刚认识了她,以为会多一个朋友的时候,又马上夺去了她的生命!”

    “但这两个只是我个人的感受,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牺牲只是在迫不得已的时候才会考虑!为什么把牺牲当成吃饭喝水那种必须而且自然的事情?也不管是不是有其他可能,首先就选择牺牲?”

    终亡之主啊了一声:“珍惜凡人的生命,这也是爱与解放的信仰具现吗?还真是奇特……”

    祂用平淡得像是说凡人不吃饭就会死这种事情的语气说:“至于为什么,我是神祇啊。”

    李奇一愣,满腔怒意骤然消散,只化作深沉的悲哀,落进心底,为革命的火焰再添了一捆柴。

    他苦涩的叹道:“是啊,你是神祇……”

    一点也没注意自己的语气很不恭敬,李奇揣着一丝侥幸问:“能复原吗?阿丽珊能活回来吗?”

    终亡之主说:“很遗憾,她的灵魂不够强大,已经被神器消解了……”

    “伯塞奎斯陛下”,李奇语气转冷:“你能忠实的履行与吾主的约定,我很感激。但这件事情,以后我会跟你算账的。没错,是我,而不是我的女神。”

    “虽然不是太明白,但我异常期待”,终亡之主说:“没有事先告知的确是我的疏忽,作为小小的赔礼,我给你一个提醒。”

    李奇压下对终亡之主的厌恶,没好气的道:“什么事?是我眼皮上少了两枚金币的手续费?”

    终亡之主显然没听出这个梗,语气未变的道:“注意背后。”

    背后!?

    李奇一头雾水,还想问个仔细,终亡之主却再没任何回应。

    从附近捡来石块,给阿丽珊的尸体垒砌了简陋的墓穴,李奇低沉的道:“阿丽珊,如果我能活着回去,会在你的墓碑上刻‘你与我同在’,你不会反对吧?”

    最初李奇见到阿丽珊的山脊处,那座小神殿里,一个干瘦的中年男子,收回了盯在半空的目光。

    在祂的视野里,李奇的身影已经没入冥河。

    “伯塞奎斯陛下……”

    墙壁上的昏黄灯焰微微摇曳,传出发音怪异的女声:“我要怎么找到他?”

    男子挥手,灯焰骤然拔高了一截,小小殿堂瞬间亮了许多,又渐渐恢复正常。

    “冥岸巡礼吗?陛下还真是舍得啊”,女声接到了信息,喜悦的语气中又带着丝狐疑:“您是真心想……”

    “在我的计划里,你只是辅助,当然你自己有什么盘算,我既不知道,也阻止不了你,不是吗?”

    终亡之主说:“我只想让死神的神座不再空悬,这一点我们应该是有共识的,暗月陛下。”

    “我不过是个小小的亡灵君主,在陛下面前可承受不起这样的称呼”,那声音笑道“叫我芬琳德就好,叫芬妮的话更好。”

    终亡之主没说话,灯焰骤然熄灭。

    黑暗中,终亡之主的视野穿透空间和力量,“看”到了一个冷白光点,在湍急的河水中,一点点向对岸移动。

    终亡之主没有看那点白光,而是审视从白光上延伸出来的,若隐若现的光丝。虽然已经极为黯淡,但仍然能分辨处淡金、冷白、暖白等各种光色。

    “真是奇特……”,终亡之主低声叹息:“不知道能给冥岸带来多大的变化。”

    顺着某根淡金色的光丝,一路回溯,最终在进入大平原的道路上,没入一个怪异身影。

    这个身影就是一团飞灰汇聚起来的,不断的涌动变幻着,似乎在努力的凝聚成型。

    在这团飞灰的后面,又有十多团相似的身影,还有一团小小的飞灰,就直接缀在领头那团飞灰的后面。

    只有神祇能看见的光丝上,一股细微的波动传入,那团飞灰骤然一震。

    一颗头颅渐渐成型,那是个黑发青年,正面目贲张,却又闭着眼睛,似乎在迎接什么巨大的灾难。

    “敏………凯……”

    青年嘴巴微微张合,跟濒死的鱼似的,低低喊着毫无意义的音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都市极品赘婿〕〔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玩家超正义〕〔佛系反骨(快穿)〕〔无限终焉〕〔末世之星际帝尊〕〔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帝少宠妻要亲亲〕〔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