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千亿盛宠:闪婚老〕〔毒萌双宝:父王,〕〔护花神豪〕〔医武透视至尊〕〔兽妃当道:冷王盛〕〔这个明星来自地球〕〔奶爸小文人〕〔迷上初夏的月光〕〔灵鼎山人传〕〔我要吃遍诸天万界〕〔神级修复高手〕〔绝武仁医〕〔穿越星际皇帝旅团〕〔头号男秘〕〔跟世界首富隐婚之〕〔星临诸天〕〔旺夫小哑妻〕〔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王隐花都秦风〕〔农田喜事:胖丫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四百零九 亡灵之战,晚上请你们吃火锅!
    一  嘹亮而急促的号声响起,士兵们抱着装备,拖着武器,纷纷涌出帐篷,互相帮着穿戴。

    在这之前,军官和冒险者们早已经行动起来,他们的随身助手提前发布了前线指挥部调度中心的语音指令。调度员基本都是之前冒险者服务中心的接待员,用甜美嗓音做了战情通报,交代了所属单位的任务。

    戴克带着他的白杨小队上了石墙,趁空向远在贝塔城的妹妹发了短信。这已经成了习惯,如果出了意外,还能给妹妹多留点记忆。

    可惜,现在随身助手(冒险者助手的升级版)的语音通讯功能处于军事管制状态,不能进行私人之间的通话了,不然戴克还真想跟妹妹多聊几句。

    还好能发文字信息……

    想想之前的冒险生涯,死在险恶之地无人能知,戴克自失的笑笑,太贪心了啊。

    他向小队成员交代任务:“今天来的亡灵比昨天强很多,我们的任务是在十七段协助一一五军团防御,重点注意防空。”

    队员们看向墙下还在整队的士兵,议论纷纷。

    “一一五军团?士兵全是平民的那个新军团?”

    “听说五天前才到,现在就拉上来了?”

    “炮灰嘛,能耗一点低级亡灵算一点呗。”

    “今天肯定要血流成河,贝塔城看来快支持不住了,咱们得为今后考虑啊。”

    有忐忑的,有怜悯的,有不屑的,跟戴克心中翻滚的杂乱思绪一一对应。

    一个队员忽然惊声道:“看啊,他们的武器装备跟咱们一样!”

    戴克一看,抽了口凉气。

    从前两天开始,费共向所有参战的冒险者免费发放武器装备。虽然护甲样式简陋,武器也都是刀矛盾牌之类的短兵器,但对大多数冒险者来说,紫铜甲和秘银武器依旧是价值不菲的好物。

    即便有更高级装备的冒险者,也很欢迎。毕竟身上的传家宝并没有永不磨损的超魔属性,他们本就备有替换品,能多一套更好。

    当时费共还公告说,随时可以拿损坏的装备替换新的,这意味着这种装备并不值钱。可冒险者们还不敢相信,紫铜甚至秘银装备已经廉价到了这种地步。

    现在,事实就摆在眼前,平民士兵都用上魔导装备了。

    某个队员沮丧的摸摸腰间的秘银刀:“我还以为这玩意能传家呢,结果是大路货啊。”

    随身助手传来十七段段长的语音:“冒险者就位!”

    戴克招呼队员们前往战位,见那个说炮灰的队员还在发呆,拍拍他肩膀笑道:“就算是炮灰,有了这身装备,也能多烧一会。”

    来到标注有“十七”字样的区域,冒险者们聚到段长身前。

    “亡灵对进攻神迹堡已经失去了信心,企图突破南北翼堡,将神迹堡包围起来!跟之前的战斗比,低级亡灵多了好几倍!死亡骑士、苦骨法师、憎恶、女妖和双头骨龙这些高级亡灵也会出现!今天是一场硬仗!”

    段长重复了大家已经收到的敌情通报,他们这里是北翼堡,离前方的神迹堡有一公里远,处于神迹堡的净化结界之下。

    从空中俯瞰,战场是以神迹堡为中心,半径大约三四公里的圆形区域。位面缝隙在距离神迹堡两公里外的西面山谷里,正好处于净化结界的范围内,位面缝隙溢出的亡灵气息被严严实实压制住。

    最初亡灵完全是闷头朝神迹堡冲击,在那个叫纳斯科恩的龙将出现后,进攻开始有了章法,知道向两翼伸展,发起有组织的攻势了。

    为此费共沿着神迹堡东面的长墙继续扩展防御,建好了南北两座翼堡,阻挡亡灵的进攻。

    前几天亡灵在两翼的攻势并不猛烈,更多是伸展兵力,为更多亡灵自位面缝隙进入主位面挪出地盘。今天的动向有所变化,也难怪费共匆匆把新的军团拉了上来。

    “我们也获得了新生力量,一一五军团会跟我们肩并肩战斗。他们只是平民,不过装备你们都看到了,解决爬上墙的低级亡灵没有问题,你们可以专心对付那些刺眼的家伙。”

    段长是个夏安迪亚圣武士,级别虽然不高,嗓门却很大。

    “我知道,你们里的很多人都在忐忑,在害怕。这也不怪你们,跟神迹堡的九十八军团比起来,你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

    听段长这么说,戴克跟其他队长都呵呵笑出了声,笑声里并没有负面情绪。

    某个队长懒懒的说:“段长,激将法就别再用了,之前的段长也是这么说的,都成套路了。”

    段长瞪眼吹胡子:“嘻皮笑脸否认不了事实!”

    他再昂扬的道:“既然不需要激将了,那我就吹吹你们。你们在这里已经奋战了五天,没有退让过一步!你们虽然是乌合之众,却在不断成长!在变成一个坚强的集体!”

    “我就不说什么为了荣耀那种话了,不过我也不相信你们就只是单纯为了冒险点数才站在这里。除了报酬,你们总还想着为了点什么。具体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丢下战友,背对亡灵,灰溜溜的逃出去,绝对不是你们愿意做的!”

    “说得对!”

    “那是肯定的!”

    “在所有队友死完之前我肯定不会跑!”

    冒险者们嘻嘻哈哈的回应着,玩笑的语气下,多多少少含着些真心。

    段长拔高声调:“总之,我们绝不会让亡灵得逞!”

    没有牧师的神恩术和祝福术,人们心中都已经烧起了战斗的火焰,并不旺盛,却足以驱散之前的忐忑不安。

    这时候军团士兵也就位了,这些平民们虽然套着紫铜甲,手握秘银武器,却依旧紧张得脸色煞白。

    戴克有些担心这些士兵会大幅拉低冒险者的士气,段长也朝他们的军官走过去,想做点思想工作,清脆悦耳的稚嫩嗓音忽然回荡在整个堡垒。

    “小红帽开始广播啦!”

    “今天又是艰苦的一天,亡灵发动了前所未有的攻势,费共的赤红战士、冒险者和士兵们,你们将迎来艰巨的挑战!”

    “过去几天的战斗已经证明,最终的胜利必将属于我们!在整场战争里,今天只会是很平常的一天!哪怕亡灵再凶恶,再强大,也无法阻止我们晚上在堡垒里吃火锅!”

    是费共的播音员小红,现在她几乎已经取代了欧萝拉,赢得了神陨高原上所有人的喜爱。

    戴克跟大家一同回头,看着堡垒上挂着的巨大幻景屏幕。屏幕里那个红裙红帽,秀丽绝伦的小姑娘,正挥着拳头给大家加油。

    所有人都吞了口唾沫,他们听到了什么?火锅!

    在第一天建起神迹堡,打退亡灵后,贝塔城就提供了一顿火锅,那般美妙滋味,似乎到现在还留在舌头尖上。

    “没错!今天后方特别为大家准备了丰盛的火锅晚餐,大家英勇战斗,努力获得胜利吧!”

    小红元气满满的说:“我期待看到大家奋战的英姿,女神也在期待!美丽睿智、优雅端庄而且仁慈无私的女神在跟你们一起战斗!”

    似乎在呼应小红的话,自神迹堡上方亮起一点银白光芒,如星辰般升入空中,再散入屏障中,荡起一圈清晰可见的涟漪。

    每个人的心灵都想被一股清新凉风拂过,随即觉得视野更清晰了,头脑更清醒了,气血更顺畅了。身心轻灵中,汩汩热流从心头涌出,人们感觉全身充盈着力量。

    段长和军官们高声呼喊:“准备战斗——!”

    平民士兵们的动作利落多了,握着武器的手也变得稳定。

    戴克转过身,看着远处正在接近的灰褐之潮,低声嘀咕道:“来吧,亡灵渣渣们!”

    ………………

    战斗果然是艰苦的,不过有段长的动员,有小红的加油,冒险者和军团士兵们顶住最初的猛烈大潮后,渐渐适应了变得更猛烈的战斗节奏。

    骷髅兵如波涛般不断涌上石墙,军团的平民士兵发现对方的武器对附着了硬化术的护甲毫无办法,附着了驱逐亡灵术的秘银武器,却能轻松砍破骨盾,刺穿头骨,将里面的魂火烧灼成黑烟,这让他们的胆气越来越旺,能够将那点微末的技艺发挥出来了。

    来自各个善神教会的牧师,在各自的区域后方巡视,密切关注着士兵们的情况。一旦有人的护甲和武器神术失效,就去补充一个。

    他们倒不是出于仁慈之心,而是多一个有神术附着的士兵挡在前面,他们就能多一分安全。跟套着重甲,举着盾牌,挥着晨星,和士兵们一样在前线肉搏相比,不仅安全得多,消耗的神力也小得多。

    一旦出现伤兵,军团牧师也不用管,后方守候的医疗队会第一时间把伤兵运走。

    冒险者的队伍分散在军团士兵组成的防线里,他们的任务是用魔导枪或者其他远程武器解决高级亡灵。如果等级太高,也要牵制住,由专门组织的狙杀队处理。

    狙杀者大多使用费共成员专用的菲尼精确射手版魔导枪,子弹也是特殊型号,这是前几天战斗里总结的经验。

    将复合子弹里的钢钉取出来,塞进浸了圣水的胶泥。子弹穿射入亡灵体内,子弹变形后挤出胶泥,所含的圣水可以伤害到亡灵的魂火。经常能看到一只高级亡灵脑袋前仰后合,溅起点点黑烟,那就是被狙杀者集火的景象。

    炮台上的魔导炮不停发射出巨大的爆炎火球,防线上每隔一段也有火球不断飞出,在远近两层距离上,将亡灵波涛炸出一个个空洞,虽然很快被其他亡灵填补上,波涛的厚度却在不断削减。

    亡灵的势头虽然无比猛烈,看起来战况还很稳定,快到中午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坚持到晚上吃火锅,似乎并不是难事。

    这时候,亡灵的攻势开始有了点变化。

    苦骨法师和弓箭手聚集成若干个火力点,专注攻击炮台。

    死亡骑士带着骷髅骑兵,不断向只有五六米高的石墙发动突击。

    力大无穷的僵尸领主用身躯撞击着石墙,让守军不能再安逸的缩在墙垛后,必须探头攻击墙下。

    女妖和双头骨龙也不再随意分布,孤零零的发动攻击,而是配合地面的亡灵,压制狙杀者和炮台。

    这些变化还只是加剧了防线的压力,而当亡灵开始使诈时,守军一时没反应过来。

    一片看似普通的骷髅兵靠近石墙,所有人都忙着应付高级亡灵和空中的敌人,并没太关注这波杂兵。

    没想到自这群骷髅兵里冒起一群骷髅骑兵,领头的死亡骑士策马上墙,撞飞了一片军团士兵,就在附近的戴克心脏差点停跳了。

    破邪斩的金黄圣光劈在死亡骑士的身上,却只震落了一片骨屑。

    戴克眼睁睁看着段长冲了上去,却被后续上墙的骷髅骑兵埋在马蹄下。他只觉满嘴发苦,一时不知该做什么。

    附近的狙杀者拼命拦截,这群骑兵头上溅起点点骨屑和黑烟,但火力太稀疏,根本阻挡不住。

    军官身先士卒,带着士兵自两侧夹击,企图封闭这道缺口。好几只女妖却从附近急飞而至,弱化版的女妖之嚎虽然不足以杀死大片凡人,却足以让缺口附近的平民们昏迷倒地,低阶超凡者魂飞魄散。

    再看后方,几只巨大的憎恶顶着魔导炮的轰击,缓慢接近这处缺口,很显然,这是一次精心策划的突击。

    戴克被几个不知道是昏迷了还是死了的士兵压在下面,犹豫着是装死,还是用手里的魔导枪继续战斗。

    现在只能靠高阶超凡者封堵缺口了,可惜,南北翼堡并没有太强大的超凡者坐镇。

    终究只是凡人啊,戴克遗憾的想,力量差距太大,就算再英勇无畏,也填不平这样的沟壑。

    暖白光芒骤然闪烁,就听一声怒喝:“圣光——斩!”

    光弧轰在已经跃下石墙,进入堡垒内部的亡灵身上。领头的死亡骑士跟后面的大群苦骨骑兵发出尖锐的凄号,爆出大片骨屑。

    那是……

    戴克想要高声欢呼,那是带着军团来的唐恩爵士!女神保佑,这里终究还有高阶超凡者。

    “今天,是我凯文-唐恩的名字铭刻在这座堡垒上的日子!”

    唐恩一个人立在缺口前,面对无数亡灵,神色肃穆的自语着:“特蕾希娅……陛下,我会在此证明我的忠诚,我将恪守您赋予我的职责,我将把生命献给您,献给凯姆!”

    漫天骨屑中,没了坐骑的死亡骑士咆哮着冲出,手中的大剑弥散着浓郁的黑气,显然是个异常强大的存在。在它后方,亡灵如洪流般自石墙倾泻而下。

    这一刻,在它们前方,就只有一个凯文-唐恩。

    “邪恶的亡灵,让你们尝尝凯姆的怒火——!”

    唐恩大呼,微微蹲身,正准备施展出忠诚化身,后方有人大喊:“快离开那!快闪开啊!”

    唐恩下意识回头,入眼的景象,让他充盈全身的悲壮之气噗哧一下泄没了。

    身后几十米外,几部怪异的东西跑了过来。

    已经不能说是怪异了,而是荒谬。

    大约两米高三米宽的魁梧魔偶,踩着细碎的小步子奔跑着。在魔偶的胸口镶嵌着一块狭长的水晶,透过水晶能看到,里面有个人的脑袋在晃动!

    魔偶里装着人,这还不是最让人吃惊的。

    当魔偶转身,侧对着唐恩和石墙时,才看到它身体后面连接着一个车厢。车厢上的人和东西都暂时忽略了,只看到车厢后方又有一具魔偶。

    荒谬感更多来自那具魔偶,没有脑袋没有躯干,只有两条腿顶在车厢上。

    别说唐恩,连石墙上的戴克,看到这玩意,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两个人假扮的马。

    “闪开——!”

    车厢上的人再度朝唐恩大喊,看着一枝放大了若干倍的魔导枪对准了自己这个方向,唐恩下意识的连连退步。

    接着唐恩和戴克瞠目结舌……

    呜呜的怪异振鸣声中,那枝大得出奇,立在支架上由两个人操纵的魔导枪喷吐出猛烈的蓝焰。

    冲在最前面的死亡骑士身上爆起片片骨屑,像是当头撞上连绵不绝的激流,原本疾冲的身体倒撞而回,不断退步。

    死亡骑士发出更为愤怒的咆哮,用大剑挡在身前,还在竭力前进。

    大剑上溅起噼噼啪啪的火星,不到两秒,就哗啦崩裂。弹雨扫上死亡骑士的头颅,像是石膏像被凿子急速凿击,片片崩裂。

    再过了两秒,死亡骑士仰面倒下,它的头颅已经不见了,魂火飘飞上天,在净化结界中恐惧的尖叫。

    蓝光向后方延伸射击,这时候又有两辆傀儡车(?)停下,三道枪弹激流同时扫射缺口。

    噼噼啪啪破响声不断,涌下石墙的亡灵骨骸崩裂,魂火四溅。

    看着一片片骷髅怪倒下,戴克下意识的想到了自己种的那片黑麦田。

    收割的时候,麦秆也是这么一片片的倒下。

    不过片刻功夫,冲下石墙的亡灵就被清扫一空,枪弹激流继续延伸到石墙上。

    唐恩在旁边表情呆滞的看着,接下来的景象又让他脸颊抽搐。

    一部傀儡车继续封堵缺口,另一部向空中扫射,一只女妖嘶叫着坠落,其他女妖惊慌飘走。另一部跑到石墙下,组成前部的傀儡猛然一跳,手臂抓住墙沿,配合车厢后方的两条腿,就这么爬上了石墙。

    傀儡车的四条腿蹲下,车厢触地,车上的三个人转动枪口,朝石墙下的亡灵射击。

    唐恩抬头,目光跟戴克相触。

    两人四目相对,唐恩摸摸头,显得异常尴尬。

    戴克张嘴想说什么,唐恩像尿急一般匆匆离开了。

    戴克低声嘀咕:“刚才我没听见,什么也没听见。”

    目光投向石墙外,石墙其他区域也出现了怪异的大号魔导枪,急速喷吐着蓝焰。那队正在接近石墙的憎恶,像是被强酸冲刷着,身上的腐肉不断剥落,脑袋也左摇右晃的,下场已被注定。

    “真是可怕的武器……”

    戴克转头看旁边车厢里的大号魔导枪,思绪直接越过了庆幸的环节,为晚上的火锅高兴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