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上门修仙〕〔颤抖吧,渣爹〕〔农村泼辣媳〕〔全球无限战场〕〔医士无双〕〔荒海有龙女〕〔这个废物你惹不起〕〔圣手闯都市林羽〕〔上门好女婿林羽〕〔林羽江颜〕〔相思入梦恨别离〕〔樊璃凌月〕〔陈歌〕〔至尊人生陈歌小说〕〔重生名门娇妻:厉〕〔最佳上门女婿胡杨〕〔盛少的天价弃妇〕〔龙王楚炎〕〔流云引〕〔诸天之最强BOSS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四百一十 亡灵之战,战女神和可怕的悲剧
    一  神迹堡的石墙上,艾丽不爽的看着正在扫射的大号魔导枪。

    刚才她干掉了一只亡灵巨鳄,正要收拾旁边的憎恶,却被这玩意抢了人头……不,魂火。

    由女神亲自命名的“魔导机枪”,主体像是三截管子拼起来。中间最短也最粗的机匣都赶得上李奇的大腿了,前面一根管子是几层秘银夹在紫铜里卷起来的,镂空出无数孔洞,后面也是类似的构造。

    激发握把和弹匣都在机匣部分,跟其他魔导枪不同的是,弹匣居然在机匣上面,是圆圆的一个盘,即便子弹口径是魔导枪的两倍,有两公分粗,也装了满满三百发。

    一个支架托着机匣,将机枪固定在地面上,支架转盘可以让机枪自由旋转和俯仰。加上子弹,整枝枪重将近一百公斤,别说一个人,三个人都很难伺候。

    这玩意这么笨重,就算是连发更大的子弹,能比魔导枪强到哪里去?

    刚才干掉了憎恶绝对只是巧合!

    艾丽那张小脸上的表情就跟写了字似的,明显得旁人一看就懂。

    被破坏圣女鄙夷和怀疑的直直盯着,操作机枪的三人组满头是汗。

    战战兢兢的选择目标,扣下扳机,机匣嗡嗡转动,将子弹倾泻到逼近石墙的精英僵尸群上。

    幽绿的汁水团团喷溅,僵尸一片片倒下,不是被打成两截,就是脑袋爆裂。那道蓝光编织成的光流就像镰刀一般,将低阶亡灵当麦田般收割。

    艾丽的嘴角不歪了,还抿起了嘴唇。

    有点意思呢……

    圣女的表情让枪手稍感鼓舞,又选中了远处正在低飞的一只双头骨龙。

    光流以几乎平直的弹道,射向四五百米外的空中。

    那头双头骨龙的脑袋上溅起片片骨屑,它哀鸣一声,振动骨翼想要转身逃离,这给了枪手更明显的目标。

    骨翼粘连的残破肉翅上,噗噗噗多了一连串弹孔,打断了不知道多少根骨刺。

    双头骨龙歪歪斜斜的挣扎着,一侧骨翼猛然被撕扯掉大半,直直的坠落在地上,砸烂了大片骷髅兵。

    艾丽两眼圆瞪,小嘴微张。

    不错!厉害!

    枪手更得意了,转换方向,扣下扳机,激发神术。

    机匣的嗡嗡振鸣慢了下来,没子弹了。

    另外两个人赶紧换弹,圆盘装的弹匣换起来有点麻烦,再加上紧张,一时手忙脚乱。

    艾丽皱起了眉头……

    这下不厉害了!

    换好弹后,枪手咬牙切齿,满心想着要在圣女面前重塑形象。

    光流在石墙下的亡灵波涛中一片片割草,割得正爽,枪手两眼一翻晕过去了。

    艾丽也翻了个白眼……

    不过如此!

    一个枪手打一个弹匣就必须休息,这个家伙却逞强不下火线。

    让医疗队送走伤员,另一个枪手接替。

    这个枪手决心来个大的,好挽回圣女对魔导机枪的观感。

    他瞄向更远的地方。接近两公里的山谷谷口,有个像死亡骑士的角色正在部下的簇拥下指指点点,应该是个高级指挥官。

    太远没了准头,只打倒了指挥官旁边的几个骷髅武士。其他骷髅武士赶紧撑起厚重的金属盾牌,枪弹在盾牌上溅起点点火星,好一阵才打倒了两个,那个指挥官已经不见了。

    艾丽气得叫道:“卵大!拿泥!”

    枪手乖乖照着艾丽的指示,选择近一些的目标。

    “拿泥!真饿!”

    “拿泥!丝黄、鸡丝!”

    “驴妖!驴妖!”

    一个弹匣打光,艾丽拍枪手:“花胆!”

    换弹得两个人,艾丽顺势抢占了枪手的位置,娴熟的拔下握把,换上自己的握把。

    然后她发现靠一米四的身高和短短的手臂,根本无法操作这枝大枪。

    白光闪烁,艾丽变身凯瑟琳,嗡嗡振鸣不断,魔导机枪又开始喷吐光流。

    两个枪手对视一眼,传递着既无奈又欣慰的心情。

    最初凯瑟琳还不太习惯这种连发的魔导武器,切换目标时还总要停一下。后来发现这种“节俭”反而会浪费神力,索性搂住扳机不放,来回扫射。

    虽然戴着头盔看不清楚面目,但听凯瑟琳偶尔发出啊哈哈的笑声,就知道她很快活。

    石墙下几百米内,有价值的目标差不多被清空了,她又看上了空中的目标。

    这些包括了女妖、双头骨龙、亡灵狮鹫等各个种族的飞行单位,一直绕着神迹堡转悠。找着机会就直扑而下,跟苍蝇似的,是守军最头痛的敌人之一。

    凯瑟琳又不满了,机枪固定在枪架上,得蹲下来才有足够的仰角。

    铿锵一声,她直接把机枪从架子上扯了下来。

    高大的银甲武士,两手端着硕大的魔导机枪,朝着天空射击,一边开火还一边啊哈哈的笑着。

    笑声和枪声混在一起,似乎融进了枪口喷吐的猛烈蓝焰中,化作恐怖之力,将一只只亡灵射落在地,甚至就在天空打成纷飞骨屑。

    不仅那两个枪手仰头呆呆的看着这一幕,附近所有的赤红战士都心神迷醉。

    简直就是战女神下凡!

    如果笑声没那么狂狷的话就更完美了。

    ………………

    北翼堡,石墙上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道蓝光连绵不绝的扫射着亡灵,每处炮台也有光流遮护天空,不仅是戴克这样的冒险者,就连一般的军团士兵都感觉压力大减。

    几十部魔导机枪陆续配置到位,防线固若金汤。

    除了魔导机枪,还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魔导枪。

    有发射奥术飞弹的,能同时射出三发飞弹。虽然没有子弹,杀伤力不如魔导枪,但对女妖那种亡灵有奇效。而且每次三发,间隔不断,看起来也接近连发枪了。

    还有发射火焰或者冰冻射线的,伤害和穿透力都不如魔导枪,可射程很远,而且是持续攻击。能在很远距离上,对憎恶之类行动迟缓的亡灵造成伤害。

    这些千奇百怪的魔导枪像是试验品,数量不多,都给了特定的人使用。

    一般冒险者也有了新武器,是近距离用的魔导喷枪。这种可以对身前整个扇形区域造成伤害的武器,正适合当面敌人太密集时使用。

    戴克摩挲着粗短的枪管,暗暗叹气,之前要有这样的武器,段长也没必要冲上去肉搏了。

    中午的时候,亡灵的攻势减弱了很多,冒险者和士兵们在石墙上吃起了盒饭。

    如果战况紧张的话,就没有盒饭了,只能啃夹了肉片和蔬菜的面包。

    盒饭很丰盛,松软的面包,各种蔬菜,肉都有好几种,全冒着热气,每个人还配了一杯淡啤酒。食物用既坚固,又防水保温的厚纸包装成一个盒子,“盒饭”这个称呼,就是这么得来的。

    冒险者都习惯了这种盒饭,据说包装纸是公爵委托好朋友罗文娜大师研究出来的,在冒险者公会里可以用很低廉的点数换到,是所有冒险者外出活动时,用来盛装食物的必备用品。

    士兵们从未见过,都舍不得丢,甚至有人把纸杯子用绳子穿起来挂在腰上。

    包装是其次,盒饭的内容才是关键。

    某个平民士兵哽咽着道:“太好吃了……能吃上这顿饭,马上死了也不后悔。”

    戴克才想起,这个军团的士兵不少是贵族的农奴。

    对身具超凡之力的冒险者来说,跟农奴这种卑贱者一起吃饭完全是种侮辱。哪怕是善神的神职者,心怀怜悯之心,也不可能这么自然的跟农奴蹲在一起吃饭。

    但现在,别说冒险者,军团牧师都席地而坐,混在士兵堆里,捧着盒饭吃得香喷喷的。

    来自费共的军官拍着士兵的肩膀说:“你会后悔的,晚上还有火锅。”

    另一个士兵叉起一块晶莹剔透的肉问:“这是什么肉?吃起来像鱼肉,但我是打渔的,从没见鱼肉长这样。”

    军官很自然的道:“蜘蛛肉。”

    噗噗一阵响,好些人都把嘴里的东西吐了出来。

    戴克义愤填膺,又觉得这些农奴真是卑贱者了:“你们真是浪费!这么好吃的东西居然吐了!?”

    那个渔夫想了想,吃下了那块肉,边嚼边说:“真饿了说不定连人肉都吃,蜘蛛肉算什么?而且真的很好吃啊。”

    一些士兵怯怯再度尝试,还有士兵忐忑的问:“其他的肉呢?不会又是什么稀奇古怪的动物吧?”

    “双头牛肉,水晶猪肉,啊,还有一对炸鸡翅”,某个冒险者说:“看来保障部的德鲁伊们已经研究出了能长三对鸡翅膀的新品种。”

    “一只鸡能长三对翅膀?”

    士兵想得两眼发直,也想不出具体的样子。

    叉起鸡翅膀一啃,士兵发出幸福的感慨:“是真的鸡翅膀呢,小时候捡领主老爷吃剩的鸡翅膀啃过,现在还记得那味道。”

    还有士兵贪心的道:“才长三对,长十对多好啊,人人都能吃上鸡翅膀了!”

    那个很年轻的冒险者说:“光吃鸡翅膀,总会吃腻的。不过放心,费共以后鼓捣出来的食物,种类多得你们轮着吃一辈子也吃不完。”

    军官笑着对那个年轻人说:“你知道得不少啊。”

    “我姐姐就是保障部的,她跟部里‘万物可食会’的那些德鲁伊们很熟悉”,年轻人不好意思的挠头:“我本来也有机会进贝塔城统合部的学习班,但没通过旗手的审查,说我还需要磨练意志。”

    军官安慰道:“这场战争你能坚持到最后的话,意志肯定就达标了。”

    冒险者们纷纷咳嗽出声,年轻人苦着脸道:“本来好好的,你这么一说,我觉得意志都快崩溃了。”

    “啊……哈哈,忘了忘了”,军官抱歉的道:“都忘了你们冒险者的禁忌。”

    接着他收敛笑容,严肃的道:“如果真的想加入费共,就不能讲这种禁忌。”

    想想之前牺牲的圣武士段长,戴克叹气,暗道自己是没资格加入费共了。

    午饭后,傀儡车运来了新的武器。

    魔导机枪和各种新式魔导枪让戴克等人大开眼界,而这种傀儡车,却是让大家都不忍目睹的奇物。

    虽然靠着这种车,才能方便的运动伤员和物资,可一个人形魔偶加两条腿的构造,实在是心灵污染。

    这种魔导车是用风暴群岛收来的废旧魔偶改装的,在魔偶的肚子里开个洞,拆掉不必要的东西,塞个人进去操纵。后面再加两条腿,托着个敞篷车厢,能跑能爬。速度虽然比不上马车或者贵族用的魔导车,却哪里都能去,魔偶还很坚固耐打。

    问题就在于,这玩意的外形太刺眼了。

    又一批武器从车上卸下,分发给冒险者时,戴克顿时把傀儡车造成的心灵污染抛到脑后。

    自动魔导枪!

    还是两种,跟着武器过来的费共魔工委干事说,一般人用斯通纳试验二型,个头大的,级别高的,用米哈伊尔试验二型。

    戴克选择了米哈伊尔,因为这完全就是小号的魔导机枪。

    那个干事特别警告,一级职业者最多打五个弹匣,也就是一百五十发子弹,就会力竭。但米哈伊尔的射速是斯通纳的两倍,会更快耗光力量,所以得注意节制。

    戴克是三级巡林客,觉得即便按照简单的倍数计算,自己也能打接近五百发,对这个警告也就不当回事了。

    五百发是什么概念?以前用菲尼魔导枪清扫亡灵巢穴时,一整天也就打一百来发。到晚上的火锅盛宴前,怎么也打不到五百发吧?

    下午,亡灵的攻势又加强了。戴克搂着米哈伊尔自动魔导枪,将一片片亡灵扫倒,干得两眼血红,此时他脑子里已经完全没有了五百发这个概念。

    一个弹匣三十发,不到十秒就打完了。他机械的卸弹匣,装弹匣,跟同伴们一起用道道连续喷吐的蓝焰,将亡灵波涛牢牢挡在石墙下。

    整个下午,军团士兵基本处于看戏状态,没多少亡灵能冲上石墙。后来学会了怎么压弹匣,都蹲在墙垛后面帮冒险者装弹。

    又打完一个弹匣,戴克感觉眼前一片模糊,两腿也开始发软。

    该死,自己到底打了多少发啊?

    正暗道不妙,石墙下方,被他射得堆成了骨骸小山的山头上,一个只剩半截身体的骷髅武士掷出了长矛。

    戴克明明看到长矛飞过来,身体却根本没力气做出反应,长矛扎在没有防护的肩头上,他惨叫着倒地。

    傍晚,月色初上,一盏盏萤石灯将堡垒四周照得通亮。

    有夜幕的掩护,亡灵原本比在白天活跃。可亮如白昼的灯光含着神力,比日光对亡灵的压制还严重,所以到了晚上,亡灵也暂时偃旗息鼓了。

    除了必要的警戒瞭望人手外,三座堡垒里的守军都欢天喜地的围锅而坐,享受期待已久的火锅盛宴。

    白杨小队的队员唏嘘的道:“可惜队长不在。”

    另一个队员说:“希望他尽快好起来,别错过更多的好事。”

    队员们用一只手夹着两根细长木棍,争先恐后的伸进锅里捞东西:“所以,队长那份就由我们帮他吃了吧!”

    欢笑声中,地面猛然剧烈震动。

    眼睁睁看着锅子翻倒,汤水肉菜洒了一地,队员们惊骇欲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拜师九叔〕〔黑铁皇冠〕〔洪荒青莲道〕〔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奥林匹克〕〔寻人专家〕〔自在神医逍遥客〕〔重生八零进行时〕〔厨娘有点田〕〔请开始表演〕〔我真是富二代〕〔最强天赋树〕〔我在私服疯狂刷钱〕〔看我玩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