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强兵王在都市〕〔既然人生可抉择〕〔重生八零好姻缘〕〔成为仙兽师的小民〕〔绝世兵王之贴身保〕〔乡村妙手小仙医〕〔霸道女总裁的黑宠〕〔重生学神:封少娇〕〔婚前婚后:腹黑总〕〔张晨曦,我喜欢你〕〔男神要黑化:女配〕〔我的野蛮老祖〕〔仙缘归途〕〔青梅很强势:小狼〕〔绝世盛宠:我本为〕〔娇女谋案〕〔抓紧我,我的腹黑〕〔弃妇成凰:皇后要〕〔猎户出山〕〔穿越之兽世种田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四百一二 亡灵之战,狂飙的魔导社会
    一  戴克躺在担架上,感觉全身冰寒,骨头和肌肉似乎已经分离了,他怀疑自己这会的眼珠子跟亡灵一样绿油油的。

    他受伤后,队员赶紧把他抱下石墙送到医疗队。医疗队在前线医疗所给他做了例行处置,其实也就是灌圣水、清创、抹神油。发现三板斧无法稳定他的伤势,马上后送。

    乘坐傀儡车,通过传送门到了贝塔城的后方医院。这里原本计划开辟为第三个冒险者广场,名字叫米娜广场。现在广场还没修好,冒险者服务中心也没完工,但建好的部分已经当作医院用了。

    医院的一层大厅里,平民医工推着一副副移动担架,分别从几个口子经过。每个口子都坐了一个穿着青色长袍,戴着同色帽子的人,对伤势进行检查。

    检查戴克的是一个阴郁的干瘦老头,匆匆看了几眼,刷刷写了一张单子就转头喊:“下一具!”

    当时戴克就打了个哆嗦,下一具!?

    这个老头难道是个死灵法师!?

    接着戴克被送到二楼,一个脸色白得跟死人似的少女用小刀剔掉他伤口上的腐肉。亡灵的攻击附带了会腐化血肉的亡灵气息,如果头部受伤的话,甚至有可能被腐化成活尸。

    穿着青色短袍的少女剔得非常专注,小刀操控得异常精细,剔到活肉的时候,戴克竟然没感觉到痛。

    少女长得很清秀,戴克的搭讪之心正蠢蠢欲动,却见少女吐出舌头,舔着嘴唇,一副很享受的模样,甚至脸颊都泛起了微微的红晕。

    再看到少女脖子上有块像是被擦掉的刺青,依稀能分辨出是一把刀和一根针交叉,中间有根手指,戴克差点大叫着翻身而起。

    这是血腥女士的信徒!严格说,是专门活剐人的刀手!

    “别慌,她们已经改邪归正了,而且我在看着”,旁边一个人注意到了他的异常,按着他说。

    这个人胸口挂着微笑五角星神徽,是个费共成员,戴克松了口气。

    他一边用眼角余光瞄着血腥少女的刀子,一边对那个人说:“下面检查伤势的好像是个死灵法师!这里就没有正常点的,应该出现在这的人吗?”

    “你是说牧师吗?”

    那个费共成员说:“费共的牧师都在前线,其他神祇的牧师忙着制作圣水,分不出更多人手照顾伤员。”

    戴克嘀咕道:“那也不能用这些……这些人吧?他们都是恶神的信徒啊!”

    很显然,这些扮演着医生护士的家伙,正是之前打黑扫恶行动里抓起来的犯人。戴克真没想到,费共竟然把他们弄来治伤救人,这是违背他们信仰的行为。

    “他们已经在劳改营里做过真诚忏悔,跟那些恶神脱离了关系,失去了邪恶神力”,身上弥散着德鲁伊特有气息的费共成员说:“只有确认已经背信的信徒,才被允许加入到这场战争里,为他们过去的恶行赎罪。当然,他们也会得到减少刑期甚至获得自由的奖励。”

    刚说到这,旁边有个伤员惨叫出声:“天啊!谁来阻止他!他在吃我的肉!”

    伤员旁边站着个清创的刀手,嘴里含着什么,摇着头摆着手,含糊的喊道:“习惯——习惯——!”

    两个卫士冲上来用枪托把刀手砸倒在地,边砸边喊:“那就松口啊!为什么不松口!”

    刀手的眼珠子瞪得都快蹦出眼眶了,似乎在努力吐掉,可牙齿却不听使唤,死死咬着那块肉,卫士只好把这家伙拖了出去。

    戴克惊恐的看了看德鲁伊,再看少女刀手。

    少女刀手不迭摇头:“我绝对不会吃的!这里有比人肉更好吃的食物!”

    戴克想要大叫,说话的时候别吞唾沫啊!

    还好,少女很快料理完他,又接下一桩活了。

    戴克躺在担架上,侧头看看几乎被剔光了肉的肩窝,露出白森森的骨头,心中冰凉,仿佛残存在体内的亡灵之气直贯头脑。

    这条胳膊肯定废了,除非有高阶牧师施放血肉恢复术才能完全复原。但这种高阶神术非常耗费神力,就算是在各个国家的王都,可以很方便的找到牧师,怎么也得上百金蒲耳,还要有关系才请得动。

    担架推到另一处区域,一个老头看了看伤势记录,皱眉道:“前线医疗队处理得稍微精细点,亡灵之气就不会扩散,也不必送到这里来了啊。”

    又一个少女的声音响起:“他们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不错了,要在以前,治伤全靠神术,神术搞不定就放弃了。”

    老头恭谨的道:“主任创建的外伤术真是伤病者的福音,不仅平民能治疗伤患,连刺客、屠夫甚至血腥刀手都能救死扶伤了。”

    少女谦逊的道:“是吾主的神启和总枢机的指导,我只是沿着这条路走下去而已,这也是吾主倡导的凡人大爱之一啊。”

    一抹红影掠入戴克的眼角,少女在察看他的伤势。

    少女做出了跟戴克自己一样的判断:“必须再生血肉,不然这条胳膊就废了。”

    老者用感慨的语气说:“你叫……戴克?幸运女神眷顾了你,这是阿丝娜主任。”

    戴克欣喜若狂,这个貌不惊人的少女,竟然就是费共民政保障委员会的首席委员!

    那么治好自己的胳膊就是举手之劳吧?

    阿丝娜看出了冒险者的心思,摇头道:“我可不会那些高级治疗神术。”

    戴克的笑容僵住,阿丝娜又道:“但我们找到了一些血肉再生的方法,虽然还不是很成熟,至少值得一试,你愿意吗?”

    戴克不迭点头,这还有什么犹豫的,当然愿意!

    老者也有些讶异:“71号史莱姆样本可以用了吗?”

    阿丝娜说:“昨天做了十例试验,效果很好,不过伤员都说感觉怪怪的,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有什么后遗症。”

    等等,史莱姆?后遗症?

    戴克心口又揪紧了,感觉是很可怕的事情!

    “真没想到,史莱姆还有这样的效用”,老头叹道:“以前我们怎么就没发现?”

    “是你们不愿意发现,克雷提亚斯”,阿丝娜说:“除了大规模的瘟疫外,之前不管是巫师还是牧师,都不会去钻研让平民和低级超凡者也承受得起的治疗手段。”

    老头真诚的道:“是的,现在我才明白,只有拥有大爱,才会发现更广阔的真灵世界。”

    等等,真灵世界?

    戴克怯怯的问老头:“您不像是神职者……”

    老头笑道:“我啊,是个巫师。”

    巫师!?

    死灵法师不过是在死人身上鼓捣,巫师是在活人身上鼓捣啊!

    戴克白眼一翻,意识模糊。

    晕过去之前,依稀听到阿丝娜说:“送到试验区吧,这里就交给你了,我还得去巡视后勤方面的事情。”

    ………………

    阿丝娜出了医院,边走边处理随身助手发送来的各项信息。

    作为民政保障委员会的首席委员,医疗只是阿丝娜关注的一部分事务,食物、城建、民生等方面的事务都得过问。

    还好,其他事务都有专门的委员主持工作,她只是统揽全局。

    比如她现在赶过去的农牧业部门,负责组织粮食生产,由委员贝弗罗管理。

    粮食问题目前并不迫切,李奇从特蕾希娅女王那要来了很多粮食,哈德朗王国那边也获得了不少,加上自己的产出,足以支撑现有人口。

    可负责贝塔城和移民事务的史丹发来消息,提醒她注意确保粮食存量充足。说不知道为什么,连接阴影城和贝塔城的传送门一直没有关闭,移民还在源源不断涌入,数量已经远远超越了李奇跟海瑟薇商定的四万。

    移民自然是越多越好,但费共现在的承受力有限,在暴仓之前,史丹希望能把极限尽量往上提一点,其他物资都没什么,粮食最关键。

    贝塔城南面,紧靠生态绿园的区域,一座座大型库房拔地而起,这里就是费共的农牧业生产基地。

    每一座库房就是一类作物的生产工坊,没错,这里的粮食和牲畜生产,完全是工坊式的,厄普西隆创业阶段的经验在这里得到了发扬光大。

    阿丝娜隐隐有些担忧,希望贝弗罗没有带着德鲁伊在生态园里变成熊开会。

    现在委员会里的德鲁伊组织了个“万物可食会”,成天琢磨什么东西能不能吃,该怎么吃。一旦聚在一起,不管讨论什么,最后都会偏到这个话题上。

    还好,贝弗罗跟一大群人在一座刚建起的大库房里,蹲在地上,围成圈,观察着土里的什么东西。

    贝弗罗手下的队伍也在急速壮大,除了费共的赤红德鲁伊外,还有信奉自然女神的德鲁伊、巡林客、游侠,连没信仰的巫师都有。

    德鲁伊是最多的,还按不同理念分出了原初派、均衡派和发展派。原初派追求一切回归自然,反对凡人干涉“自然灵态”,这种极端当然在这吃不开。大多数德鲁伊不是均衡派的,就是发展派的。

    发展派是另一个极端,强调自然的一切要为凡人所用,均衡派却强调凡人跟自然和谐共处。具体到细节上,要怎么用,怎么共处,又有各自的主张。

    还好,“万物可食会”的创建,将两派都融合在了一起,至少暂时是这样。

    见到阿丝娜,贝弗罗很高兴:“太好了,正想叫你过来看看这个呢。”

    见一大帮德鲁伊都专注的瞅着地里跟杂草差不多的草苗,阿丝娜心想难道又发现了新的食物品种?

    贝弗罗舔着嘴唇说:“我们发现了一种食腐果,可以吸收亡灵气息,转化成价值很高的作物。既可以当蔬菜吃,也可以榨油,还可以磨成粉做成各种食物。”

    阿丝娜差点蹦了起来,吃食腐果!?

    “肯定有一些副作用,吃多了会上吐下泻,就像总枢机说过的阴气过重一样。”

    贝弗罗说:“我们用神光术替代阳光,催熟了这种果子,培育出新的品种。想看看新品种能不能只吸收亡灵气息里的灵力因子,排谢掉死亡和腐化之力。”

    阿丝娜明白了,这些德鲁伊正在用灵力感应,探测这种草里的灵子构成。

    听起来前景挺不错的,可阿丝娜依旧心头发毛,这种东西谁敢吃啊!

    “就算不吃,种在亡灵巢穴附近,也可以吸收亡灵气息啊,甚至前线也用得上。”

    贝弗罗指指那片草苗地上的零星黑灰:“那就是圣灵果排谢出来的死亡和腐化之力。”

    阿丝娜抚额:“你们连名字都取好了?这么神圣的名字,真的合适吗?”

    贝弗罗热诚的道:“没什么不合适的,等培育出了绝对安全的种子,到时候大家都会称赞的。”

    “这个……你们继续试验吧”,意识到这帮吃货已经把“万物皆可食”的理念上升为信仰,阻止他们是徒劳的,阿丝娜转移了话题:“现在最重要的还是保证食物产量。”

    说到大事,贝弗罗也没含糊。

    带着阿丝娜巡视了其他“车间”,贝弗罗满怀成就感的说:“我们在厄普西隆洒下的汗水没有白费!不仅培育出了各种高产作物,运用神力操纵灵子,催熟作物的技术也已经非常成熟!”

    他伸展双臂,拥抱这座面积大概有十来亩的大库房:“这里的麦田,一个月就能产出五吨黑麦!按照人均月消费五十公斤粮食的标准计算,一座库房就能解决一百个人的吃饭问题。”

    阿丝娜提醒道:“现在我们要解决十万人以上的吃饭问题,难道要建一千座库房吗?”

    “这是育种田”,贝弗罗胸有成竹:“东面的劳动基地开始抽苗了,足足有上万亩田。”

    “其他聚落的冒险者和平民也在栽种我们的新作物,只是丰收七号黑麦,他们就种了好几万亩。他们照料田地的工序不如这里严谨,成熟周期延长到了两个月,产量也不如这里高,可加起来也相当于上千座库房了。”

    “劳动基地已经播种了吗?”

    阿丝娜稍稍松了口气,冒险者和平民的生产难以掌握,他们种出来的粮食也不可能全收购上来,实践基地就不一样了,是费共专属的公田。由保障委员会照管。战前刚刚组织了费共成员和贝塔城市民播种,现在抽了苗,收成就可以指望了。

    “要说问题的话,也有很大问题”,贝弗罗又道:“急速催熟的后果是土壤灵力流失很快,我们正在研究灵力生态,希望找到可以让土壤快速补充灵力的方法。”

    “另外,粮食保障绝对足够,加工就麻烦了。虽然不是我这边负责的事务,可生产出来的食物,不能得到精细的加工,再多再好吃也没意义。”

    说到加工,阿丝娜也皱起了眉头。人手严重不足,阴影城那些平民,女王送来的囚犯,都指望不上。

    贝弗罗说:“只能希望魔工委能多关注一下这方面的需求。”

    能用机械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这个道理不仅贝弗罗懂,阿丝娜也懂。

    粮食的加工是一整条链环,以黑麦为例,从脱壳到磨粉,费共在厄普西隆开拓时代就已经搞出了全自动的生产线。

    但从面粉再变成食物,这些环节就麻烦了。总枢机曾经提过“自动面包机”的构想,可所有自动生产线和魔偶生产线都在开足马力生产武器装备,尤赞和阿图尔他们那些魔导工匠也不可能把精力花在这些事情上。

    所以,一直到现在,食物的加工还需要大量人力。

    之前有贝塔城市民在,费共要养活的人也不多,这个问题并不严重。现在市民都充实到了直接为战争服务的辅助岗位,大量冒险者不仅战斗在前线,还在后方各个辅助岗位上工作,费共也必须给他们供应食物,粮食加工环节的人手需求骤然猛增。

    目前的人手还能应付,甚至有余裕按照最高标准为前线士兵准备盒饭甚至火锅。战争要再持续下去,或者规模扩大,事情就麻烦了。

    本着未雨绸缪的准则,阿丝娜还是联络阿图尔说了这事。

    “这个事,魔工委实在抽不出人手来搞啊”,阿图尔的反应跟阿丝娜预料的一样。

    接着阿图尔提了个建议,让阿丝娜两眼一亮:“你可以组织一个……生活机械行会,让阴影城那些移民来设计制造你想要的魔导机械。他们虽然不熟悉法阵技术,但精通怎么接入法阵,实现各种应用的机械。”

    “我们魔工委可以把低级法阵资料公布出来,他们需要的话就下订单,从我们这里买法阵,再自己组装制造。”

    阿丝娜赞道:“好办法!”

    一瞬间,她想到的不仅是“自动面包机”,还有“自动烹调机”、“自动封装机”等等各种用来加工食物的魔导器。

    她决定去找移民委员会的首席委员,同时也是她恋人的史丹,马上着手推动这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抓紧我,我的腹黑〕〔全民武道时代〕〔昙花青春〕〔星际绿化大师〕〔霸道女总裁的黑宠〕〔青梅很强势:小狼〕〔情定一生无悔过〕〔临时老公,吻慢点〕〔男神要黑化:女配〕〔极品老木匠〕〔世纪第一宠:厉少〕〔世界末日了和我真〕〔乡村妙手小仙医
  sitemap